《逸凤引凰》

第12章 黑白两道 会聚高升

作者:云中岳

整座食厅只听见一阵惊叹声,字内双仙脸色大变,倏然离座站起。

荀文祥向双仙走去,没有人敢再拦阻。

“两位今晚是在房中相候呢?抑或是在院中相等?”荀文祥笔直立在他们面前,脸上木无表情的问。

“贫道在院中相候。”正一真人常道衍镇定地答。

“三更正见,你们两人联手。”

“贫道恭候。”

荀文祥缓缓转过身,向自己的食桌走去。。

人声倏起,但没有一个人敢大声说话,窃窃私议声四,似乎这些人的嗓门突然间都坏了。

威远的人都成了哑巴,你看我看你做声不得。

扶起满天花雨的人,一杯酒把满天花雨泼醒了。

荀文祥已酒足饭饱,带着三个同伴步出食厅。

一个年约花甲的人站了起来,眼望着苟文祥一行离去的背影,悚然地说:“我的天!这里真有鬼。”

铁胆郎君扶天花雨花下,低声道:“刘叔,怎么回事?”

满天花雨仍在冒冷汗,恐惧地说:“他……他的抽劲可……可怕,一阵无可抗拒的万钧潜劲涌到,我的护体神功突然崩散,身躯硬向上震飞。这人……威远这次栽定了。贤侄,你们兄妹今晚必须远避。”

“谁也不能置身事外,刘叔。”

“愚叔是怕你们有了三长两短,令尊恐怕就得陷入生死困境了,现在你兄妹退出,还来得及。”

“已经嫌晚了!”

“唉”

三更天,院中黑得不见五指。

炎热仍未全退,但偌大的院子里冷清得令人全身发寒。只有三个人影在,四周死一般沉寂。

“你们为何不把其他的人手统统带来?”荀文祥首先出声,语音冷峻已极,打破了沉寂。

“贫道禁止他们前来,因为这是你与贫道三个人的事,用不着他们来。”正一真人常遭衍沉静地说。

“你们认为太清神罡足以对付得了在下?”

“正相反。贫道认为今晚是贫道与真阳道友兵解之期。”

“你们本来有机会远走高飞。”

“敢作敢当,这是武林人的本色。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贫道与真阳道友大错已铸,理该还你公道”

“你承认你们做错了?”

“错在贫道误信谣言,因此将你看成白莲妖孽,故而不惜犯忌,双剑联手蓦然行雷霆一击。

白莲会妖孽妖术实在可怕,可驱役万千人丧失元神,贫道定力有限,不得不出此下策。当发觉尊驾用的不是妖术,贫道便知已犯了终生遗憾的大错,尊驾仍肯让贫道与真阳道友联手吗?”

“你的意思是……”

“尊驾不是白莲妖孽,当然要按武林规矩公平决斗。只要尊驾允许贫道两人联手,并不违反武林规矩。”

荀文祥左手一抬,向侧一伸,绿色火流远射丈外,天地间,热流荡漾。

“这是不是长术?”荀文祥问。

正一真人庄严的老脸上有了笑意,缓缓拔剑出鞘。

“天下间用火器比尊驾高明的人,多得数不胜数,你这种并不高明的白磷硝火伤不了人。”正一真人说。

“如果在下用妖术呢?”荀文祥问。

远在两丈外的句曲炼气上立即撤剑,跃然慾动。

“贫道即毫不迟疑地加入,那晚因袭击而生的悔愧之念一扫而空。对付白莲妖率的任何作为,贫道从不后海。”句曲炼气士理直气壮的说。

“谁说在下是白莲妖孽?”

“参予白龟祠缎羽而旧的人,众口一词指证尊驾使用妖术,不由贫道不受骗。”正一真人说。

“难道就没有知道以神御音的绝技?摄魂魔君、银龙、天涯浪客,皆具有以音制敌的奇学。”

“那是不同的,他们的威力不能及学,所发的魔育支持不了片刻。魔君的九音魔铃与天涯浪客的魔鼓,损耗内力至巨,比银龙发自丹田的夺魄神音为期更甚。因此,威远的人误会,乃是清理中事,贫道……

这时候说这些话,都是多余的了,天色不早,咱们早早了断吧!”正一真人一面说,一面举剑。

“贫位请求地驾,准许贫道二人联手,不但可让贫道有幸在有生之年,得见识武林无上绝学,也可让尊驾平地春雷,名震天下。”句曲炼气上接着说。

荀文祥将手往身后一背,情绪慢慢轻松。

久久,他不言不动,低头沉思。

如果已有剑在手的宇内双仙碎然突击,这时可说是最佳的良机,丈余空间,刹那便可及。

但没有任何主为在人发生,双仙皆站在原地未动。

“你们可以走了。”荀文祥突然说。

双仙反而一怔,弄不清他的用意。

“在下也误会两位是不择手段的人。”荀文祥加上一句,徐徐转身举步。

双仙征在当地,有点不知所措。

荀文祥背着手,缓步走向月洞门。

伏在附近树丛中或是瓦面上看热闹的人,不由同感失望,为看不到预料中的龙争虎斗而失望。、“希望下次咱们不要碰头,两位最好离开威远的人远一点!”南文祥在月洞门转身冷冷地说,然后转身走了。

一场可能是武林空前绝后的恶斗,因荀文祥的愤火消散而无疾而终。主战最力的白凤,也因见不到神针玉女出面而最感失望。

一早,真正的旅客都走光了,没走的,全是江湖朋友,彼此心照不宣,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彼此心中有数。

早餐仍在食厅,荀文祥四人来得晚,厅中已没有多少人。

客栈的早点是札札实实的,小米粥、烙饼、大葱、小蒜、硬馍……一应俱全。

邻座一位留了鼠须的中年人,吃像极不雅观,烙饼卷着大葱又粗又大,一口咬下去嘴都塞满了。

更恶劣的是,一面猛嚼一面含糊地说话,用手中卷着葱的烙饼向荀文祥扬了一场,含糊不清的大声说:“荀兄;你已吃定了威远镖局,要砸掉他们的招牌了,何不到开封去跑一趟?”

鬼手琵琶凤目圆睁,不悦地说:“你只管填你的五脏庙,不说话撑不死你的。你这厮没安好心,要我们去开封送死吗?”

中年人咽下口中的食物,翻着白眼说:“鬼手琵琶,干嘛生那么大的气?你说在下没安好心,恐怕是说你自己吧!”

“哼!开封威远镖局,目下只剩下一个空壳子,能派得上用场的人都派出去了,谁还敢在你们太岁头上动土?”

你们在开封一闹,南宫局主必定从什么要紧的鬼地方钻出来,赶回镖局保老家,”咱们就可以查出他暗像要走的路线了……嗯……”

一块硬馍从鬼手琵琶手中飞出,不大不小,半分不差射入中年人的大口中,把中年人打得往后便倒。

荀文祥喝完碗中的小米粥,大笑着说:“哈哈!威远明修栈渲暗渡陈仓的妙计,说不定会因信阳近来的故变而改变计划,虚实互换,岂不把你们骗得团团转?大家都在这里干耗,正好中了他们的计。”

中年人挨了一口馍,爬起来光瞪眼,怎敢撒野?

万里鹏放下手中的食物,剑眉深锁,说:“兄弟,你说在这里干耗要中计,依你之见。暗镖可能走哪条路?”

荀文祥摇摇头,说:“天下地理山川小弟不熟悉,但小弟知道一句老话:条条大路通长安。

他们在此与咱们死缠,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其他的路就可能通行无阻了,那位仁兄说到开封去闹,并不是什么好主意,不过也可能有用,招牌被砸,南宫局主修养再好,也得大动肝火。”

“那……荀兄弟,你要去开封?”鬼手琵琶问。

荀文祥盯着她笑了笑,说:“南官局主就希望我到开封去,他在梦中都会笑死了呢!”

“你的意思是……”

“目下我们已是众所瞩目的人,我们这一定,你知道有多少人要跟来看热闹吗?他就可以从容布置了。所以任何人都可到开封去闹,我们却不能。”

“这个……”

“要不信你可以把那位仁兄弄来加以酷刑通问,我敢保证他一定是威远派来的人,在信阳附近,威远所派的各式眼线决不会少,说不定就藏在我们身边。”

口中尽说出仇恨威远的话,心中却在转其他恶毒念头打如意算盘。“我会去开封的,但不是现在。”

那名中年人,早已老鼠般溜走了。

“兄弟,依你之见,下一步棋该如何走法?”万里鹏关切地问。

“等待。”

“在这儿待待?”

“是的。”

“哦”

“如果我所料不差,勾心斗角大家观望的局面不会保持得太久。如果不是小弟适逢其会,在风云变幻的前夕平空出现,平地一声雷干得有声有色,吸引了所有群雄的注意,他们根本弄不清我的底细。”

“所以,他们情愿花些工夫摸清我的意图,不然剪除异已的血雨腥风风就掀起了。以邪道第一高手银龙来说,他对我就存有戒心。”

“你的意思是……”

“他并不完全相信我是远威的死对头。也许是威远派出的钓饵。大哥,你也不能无疑,对不对?”

“你是不是呢?”万里鹏笑问。

“问题不在小弟是不是,而在大哥信不信?”

“这个…”

“至少小弟是神刀邓国安伯邻居,就令人不得水怀疑。所以迄今为止,除了实力最单薄的云阳三燕,甘愿冒险亲自出面与小弟打交道外,我还没有见到那些首脑人物与小弟当面谈条件。”

九真魔女是最聪明的人,她也只是在小弟揭破威远假镖骗局之后,方完全疑出面谈合作。她是第二个出面的首脑人物,可惜用的方法错了。”

“兄弟,你希望他们用何种方法与你谈合作?”

万里鹏试探他的口气。

“不是我希不希望,而是他们决定用何种方法才对自己有利。首脑人物可说皆是江湖上顶尖儿人物。

所以,他们有他们独特的看法与作法,不会受旁人所左右,其中利害皆以自己为计算的中心,其他皆是次要的事了。因此,小弟宁可自己办事。小弟也犯了个相同的错误,对不对?”

“兄弟,真要找人合作,你希望找谁较适宜?”

“这得找到天涯浪客方能决定,他是第一个找上我的人,所以他有优先权。”荀文祥不假思索地说。

一直不参加意见的白凤,俏巧地用腰帕净手,笑笑道:“威远的人今早一无动静,似乎认为风雨已过太平无事啦!荀兄,你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吧?”

鬼手琵琶神色有点萧索,懒洋洋地说:“荀兄弟昨晚放过了双仙,他们不是不知自爱的人,不会再主动挑衅。苟兄弟连双仙都放过了,当然不屑再与威远的人计较。依我看,我们还是赶回湖广去吧少在此等待,等不到什么的。”

万里鹏放下碗筷,淡淡一笑说:“范姑娘对威远态度的转变,是可以解释的。咱们的武功,在年轻的一代中,固然有我们的成就和地位,但比起那些真正身怀绝技的人,无可讳言地要差上一筹。”

“荀兄弟再这样闲下去,以后得讯赶来的人,将一个比一个高强、荀兄弟不在乎,咱们可撑不住啦!所以范姑娘想早点离开。”

鬼手琵琶瞥了万里鹏一眼,哼了一声说:“程少谷主,你不必用激将法来激我,真要怕事,我就不会去招惹威远镖局。

老实说,不管是银龙也好,九真魔女也罢,他们固然很了不起,但真要与威远的后台人物公然冲突,他们是讨不了好葯,银龙就对双仙有所顾虑。

我是一个江湖女亡命,招惹了威远又有何好处?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咱们今天可说已争足了面子,再不知足恐怕就要自找麻烦了,见好即收,你懂不懂?”

四个人之间,不但有了看法上的意见,也有了作法上的差异,相处久了,难免有此现象发生。

在口头上,似乎大家都默认年长的万里鹏是主脑,但在事实上,却以苟文祥为主事人,如何取决,当然听荀文祥的了。

荀文祥似已成竹在胸,以排解的口吻说:“你们的意见各有长短,都有忽略情势发展的缺点。”

如依程大哥的意见与某人合作,一我们便会失去行动上的自由,受对方的控制。如使范姑娘的意见,早日至湖广春风景,咱们更会受到大江南北的群雄纠缠注目,多增加不少竞争的强敌。”

白凤向他嫣然一笑说:“荀兄,说了半天你还没说出你的意见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黑白两道 会聚高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逸凤引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