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凤引凰》

第13章 魔头现踪 惊煞玉女

作者:云中岳

一阵险像环生的紧迫抢攻,把绝剑逼得八方闪避,共挨了十余掌中了五掌,仍未能抓住荀文祥的弱点反击。

最后一声爆响传出,绝剑左胸挨了一记重拳,身躯倒冲丈外,背部重重地撞在一株大树干上。

荀文祥如影附形疾冲而上,双手齐出。

一声剑吟,绝到终于不得不拔剑了。

荀文祥冲势倏止,戒尺在手。

绝剑站稳马步,脸色苍白,沉声说:“老夫一生中,身经百战,第一次被迫撤剑,你准备了。”

荀文祥冷冷地一笑,沉下脸说:“姓雷的,你将在此谷断送一世英名。”

绝剑以行动作答复,剑发“射星追虹”一出手便是雷霆万钧的杀着,他是真的拼命了。

荀文祥知道盛名之下无虚士,对方既号称绝到,怎可大意?小心地先求自保,对迎面射来的若有若无快速绝伦的剑虹,洒出一道戒尺结成的天网,尽量减少受袭的空间。

身形半转侧面向敌,身躯受直线攻击的面积减至最低限,成尺上下分飞,点打排劈牢牢地防守。

“铮净挣……”兵刃接触的急剧震呜连续爆发,罡风剑气直迫丈外。

一第一轮强攻,荀文祥共退了女五六,险像横生。

第二轮急攻,他仅退了两步,绝剑的可怕剑虹,已经威胁不了他,锋尖已经离开他的身躯。

荀文样不但稳下来了、而且已经看出绝剑那些变幻莫测,霸道绝的绝招,有许多弱点可乘。

绝剑展开了第三压力万钧的攻势,但剑上的力道已可觉出大不如前了。

一声清叱,他开始转变态度,易守为攻,无畏地反击。

“铮!”他架住了袭向中宫的一剑,斜身一侧,戒尺一带,闪电似的反抽而出,“嗤”一声抽在绝剑右胳外侧,这一尺劲道不小。

“啊……”绝剑惊叫,急退、沉剑、伸剑。

“铮!”剑又被震开。

戒尺再次排空直入,贴身相搏,短戒尺比剑灵活多了。

绝剑无法拉远距离,只能旋身闪避,但身形转动却又没有荀文祥来得迅疾,右肩挨了一下。

这一下几乎击散了绝刻的护体神功,吃惊地后退。

“铮!”保护中宫的剑又被崩开,成了不设防之城。

戒尺直射胸口,生死间不容发。

绝剑不愧称为武林一绝,百忙中挫身仰体,左手剑决变掌,向射来的戒尺用卸字诀向上一抬。

如果是换了旁人行险攻入,这一掌不但可以将近身的刀剑震得向上扬失去准头,而且可乘势前拍,必可把对方胸腹拍裂。

可是,戒尺上的力道比想像的凶猛百倍,掌尺一接触,只感到手一麻,接着尺尖擦肩而过,火辣辣地。

剑无法收回自保,太快了!

不等这位白道中名震天下的高手绝剑雷一鸣有所反应,右肩已被荀文祥抓住了,有手一麻。

“外!”小腹被荀文祥的右膝击中。

这一次打击,力道万钧,直钻心腑、立感气散功消。

“嗯……”绝剑绝望地叫,仰面便倒。

生死关头的刹那,玉扇书生到了,鬼魅亿似到了荀文祥的身后,玉扇疾攻向荀文祥的脊心要害。

荀文祥如同背后长了眼,扭身成尺一拂,啪的一声,玉扇从中而折,顺势一尺劈向玉扇书生肩头。

“请手下留情……”是女性焦灼的惊叫声。

戒尺停在玉扇书生的左耳下腮骨分,尺尖顶住了柔软的致命要害藏血穴,只要一用劲,必将贯颅而入。

玉扇书生左手握住了腰下剑靶,由于不顺手,根本无法将剑拔出。

用两种兵刃的人,在这种危急时的缺点很难克眼,三尺长的剑,决不是一只手可以技出来的。

右手只剩下寸长不到的断扇,身躯半挫,状极可笑,脸无人色,眼中涌起绝望恐怖的光芒。

绝剑雷一鸣卷缩在丈外,抱住小腹痛得缩成一团。左肩衣破皮伤,被戒尺的直角形锋沿划破了。

两个人影飞跃而至,总算救了玉扇书生。

荀文祥脸上有汗影,冷冷地说。“你们来得正好,在下正要找你们。”

不远处,脸色发青的胡士俊,正挺剑踉跄地接近。

赶到的两个人是铁胆郎君和神针玉女兄妹。

先前叫“手下留情”的人是神针玉女,兄妹两神色惶恐,看到缩在地的绝剑一鸣爬不起来,不由他们心惊胆跳。

绝剑是与圣剑神刀齐名的当今武林顶尖儿人物,功力比圣剑神刀相去不远,这时生死未卜,难怪他们心惊。

神针玉女酥胸一挺,暗暗吸了口气,镇定下来了,说:“荀爷。咱们可否平心静气的谈谈?”

荀文祥左手一伸,一指头点在玉扇书生的另期门穴上,玉扇书生一地如中电击,顿时躺下了。

“很好,很好。”荀文祥的戒尺缩回袖内:“在下是个喜欢讲理的人,对使用暴力颇不以为然,现在,你要谈些什么?”

“荀爷……”神针玉女的口气显得十分客气尊敬:“你找他们泄愤,是不是有失公允……”

“住口!”荀文祥打断对方的话:“这三位武林高手,与玉骷髅在此地打打杀杀。在下在此地袖手旁观,没招意任何人。

这位叫什么绝剑的人,一听到玉扇书生说出在下是荀文祥,他立即不由分说,立下毒手攻击。

你已经两次平白无故指斥在下是宵小歹徒,这次当然也会指在下是凶徒了。现在,我给你同黑白是非的机会,然后给我滚蛋!”

他劈胸抓起玉扇书生,向前一丢。

“问吧!”荀文祥又说:“人交给你。”

铁胆郎君先起玉扇书生,摸索胸背想解被制的期门穴。

“哼!你不要枉费心机了!”荀文祥冷冷一笑:“能解在下所制穴道的人,天下间数不出几个。”

“荀爷,由于过去我的刚愎自负,我不该胡说人道。”神针玉女愁眉苦脸地说:“今天的事……”

“今天的事你怎么说,那是你的事。”荀文祥向已坐起的绝剑走去:“你们不是迷信武力吗?强者有理。现在,我让你问口供。已经是你另眼相看了。在下不想听你的任何解释。今天。你没拔剑,算你走运。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了,因为早晚我会要你落得和他们同样的下场。”

“卟”一声响,刚站起的绝剑被一掌劈倒了。

胡士俊恰好到达,厉叫一声,一剑递出。

荀文祥身形扭转,恰好让剑贴胸掠过,左手一勾,便司住了胡士俊握剑的右手抓门,右掌发如电闪,对外两声急响,两掌劈在胡士俊左右劲骨上。

“哎……”胡士俊狂叫,仰面跌出文外,剑丢掉了,晕头转向挣扎难起。

好快的手脚……

铁胆郎君兄妹毫无阻拦的机会。

“你们不问口供吗?”荀文祥口气不耐:“那就把人还给我,在我改变心念之前,远远地离开我的视线以保安全。今天在下要捉的人中。没有你们兄妹在内,不过计划不是不可更改的。”

“荀爷,你先别生气好不好?”神针玉女满脸陪笑:“我知道你是一个很讲理的人……”

“讲理的时机早就过去了。”荀文祥摆出拒人于千里外的姿态:“他们师徒三人根本不讲理,在下又何必自讨没趣?”

“荀爷……”

“南宫姑娘,你并不是喜欢讲理的人,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在石界桥头,你要擒我到开封去听候威远镖局发落,当时飞卫姜易……”

“荀爷,你要完全责备姜镖头,这是不公平的。”神针玉女抢着说:“人熊屠霸的确是被打得内伤沉重起不了床,就算他为人粗野,口出不逊,打得那么沉重也的确是有点儿过份……”

“我想,你们把天下的理字都占尽了,别人都不要活啦!”荀文祥阴阳一笑,沉下脸来:“这一路上,在下受够了你们这些自称白道英雄的窝囊气,是在下以牙还牙的最好时机了。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在下已决定周旋到底,决不罢手,我要逐一的清除你们这些只认刀剑不认理的人。”

他一把抓起浑身冷汗,左手不住发抖的绝剑,向前一推。

“该走了,姓雷的。”他再抬起绝剑的剑轻轻一拂,说:“你如果不肯走,在下割掉你的一双耳朵,再用你的腰带拴着你的脖子,索狗似的拖着走。你希望被人索着脖子走吗?不希望的话,给我乖乖走。”

“你……你要老夫走……向何处?”绝剑虚脱地问。

“你不用问,届时自知。”荀文祥语气奇冷:“你是武林位高辈尊的风云人物,不会把生死大事放在心上。难道说你是个怕死鬼吗?你走不走?”

右方十余步外的树影中,闪出了去而复返的玉骷髅毕天奇,身分多了一身着银衣、戴了银色特制遮阳帽的银衣使者柳如是。

“哈哈哈哈……”玉骷髅仰天征笑。

神针玉女大吃了一惊。

铁胆郎君脸色大变,脱口惊呼:“玉骷髅毕老魔!果然有你一份。”

荀文祥剑眉一轩,不悦地说:“玉骷髅,你真的不死心,硬要用夺魄神音献宝吗?在下已经知道你与银龙联手,对你已不耐烦了。希望你自爱些。”

玉骷髅停止怪笑,咦了一声说:“你果然很不错,看来,你是真的击败了摄魂磨君。还有皇甫长虹的两个儿女,居然也不在乎老夫的夺魄神音。小伙子,老夫真的是估错你了!”

铁胆郎君兄妹脸上有点变化,定力稍逊显明可见。

荀文祥扣指轻弹在来的长剑,剑发出清越的震鸣。

“他们练的是佛门弹功。”荀文祥冷冷地说:“你阁下的夺魄神音对他们影响不大。毕老魔,你我赌个东道,如何!”

“赌什么东西?”玉骷髅问。

“赌在下能不能以音克制他们?”

“哈哈!你算了吧!”

“你不信?”

“你的渔鼓不在,何必逞能?”

“你不要管在下有没有渔鼓,反正在下用音克制他们就是了。”

玉骷髅打量了简文祥片刻,将信将疑,最后居然不敢打赌,弄不清荀文祥说的话是真是假。

“算了!小兄弟,目下你我道虽不同,但仍然算是同仇敌代的人,哪有工夫赌东道?你把姓雷的带走,剩下的我来接收,如何?”玉骷髅友好地说。

“你能对付得了他们兄妹联手,在下颇表怀疑。”

银衣使者取下头上的遮阳帽,俊美的脸庞全部呈现眼前,风目水汪汪,粉面挑腮,樱桃小口红艳诱人,虽则穿着的宽大银衣掩住了身材,梳的也是男装发结,但任何人也可看出他不是男人。

“还有我呢!”银衣使者说。

荀文祥眼前一亮,看呆了。

银衣使者小嘴一张开说话,颊分便出现了迷人的笑涡,俏巧的友好神情,平添了三五分妩媚。

“你到底是男还是女?”荀文祥感然问。

“这重要吗?”银衣使者笑问。

“当然!”

“哦!怎么说?”

“男不与女斗,我就是胜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你要与我交手?”

“很难说。你是知道的,令师银龙上当劫去了威远的假镖,冒在下名嫁祸于我,而且日后因利害冲突,很可能成为死对头。”

“我们并没将你看成仇敌啊?”

“真的?”

“我很佩服你,希望和你交个朋友。”

“这个……”

“请告诉我你们落脚的地方,我会找机会去拜望你、你不会拒绝吧?好朋友多一个,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对不对?”

那女性特有的柔媚悦耳声音i那明艳照人的面庞,那令人魂索梦击的秋水明眸,那诱人心动的小嘴……

加上在仙翁山荀文祥对银衣使者戏弄玉扇书生的事深具好感、这时荀文祥怦然心动就不足为奇了。

在此之前,他所接触的年轻女性,似乎皆缺乏女性特有的温柔可人本质。

鬼手琵琶那玩世嘲世的神态,他并不怎么欣赏,而且前者的年岁也大了些。

白凤呢?美则美矣!但对争强斗胜颇为热衷,而且另有他深怀戒心的原因。至于神针玉女,这个自负骄傲的女孩……不用说了。

人与人之间,第一个印象最为重要。

第一个印象可能掩盖了以后所看到的缺点,可能容忍一切艰疵,忽略了对方可能引起的不良后果。

银衣使者穿的是男装,并不是完全无疵的姑娘,也佩了剑,不会是什么善信女,又是银龙的弟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魔头现踪 惊煞玉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逸凤引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