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凤引凰》

第14章 江湖群雄 齐斗威远

作者:云中岳

“费兄,你是个明白人,必能权衡利害轻重,把人交给兄弟,留一份情义,兄弟当感激不尽。”

四天王之一大踏步而出,厉声说:“说了好半天,全是些无用的废话,我铁臂天王愈听愈不是滋味。”

“南官义,你敢不是来说道理的,不要再假仁假义了好不好?早些了解岂不干干脆脆?喂!那位吴大镖头绰号叫神力天王,与咱们黑道四大天王有盗名之嫌,来来来!咱们亲近亲近!”

神力天王在白龟神祠丢了虎尾棍,一直就心里不痛快,这时有人指名叫阵,可把他一肚子怨火引发出来了。

于是挟了新买的大铁棍大踏步而出,火爆地说:“吴某就陪你玩玩,看能不能打断你的狗爪子。”

铁臂天王拉开马步,取下插在腰带上的铁爪棍,刚完成进攻的准备,神力天王已火辣辣地抢到,铁臂一伸,当响便点。

铁臂天王不敢大意,对方是威远四霸天王之一。而且名列首位,这一棍凶猛绝伦,力道万钧,决不能逞强硬接,身形一闪,便待钻隙切入。

神力天王家勇在进步,一声沉叱,棍尾反挑,宛若电光一闪,劲风骤发,变招之快令人目眩。

“当!”棍与虎爪第一次接触,火星直冒。

“再来一记!”神力大正沉喝:“老树盘奶”攻攻下盘,控制了方圆两丈空间,根风呼呼刺耳。

铁臂天王很了不起,前纵,扑出、虎爪兜头便劈,左手也五指如钧疾探胸怀,用的是拼命打法,志在贴身行雷霆一击。’神力天王一声长笑,扭峰侧倒。

这瞬间,棍尾一吐一吞,快逾电光石火。

“嗯……”铁臂天王问声叫,疾卫而过,远出两立外脚下大乱,噗地一六虎爪失手坠地,手掩住小眼,走了两三步,然后一声惨叫,砰然栽倒。小陶下,血染下体。原来丹田破了一个大孔。

神力天正倒拖着铁棍,哼一声往回走。

杀戒已开,不可收拾。

另一位挨了托天叉的天王抢出,翻过铁青天王察看,慢慢地站起,钢针眼彪圆,切齿叫:“好,你们开始采人了!”

神力天王止步回身,冷冷地一哼说:“兵刃无情,生死认命,你阁下是不是大惊小怪了?“金戈银弹上前略加察看,叹息一声讪讪地说:“很抱歉,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兵刃相搏,死伤难免,在下……”

“你那些假仁假义的话说得太多了。不惜,用兵刃相搏死伤在所难免,谁死谁倒楣,只怪他自己学艺不精,怨不得准。问题是双方目下并无深仇大恨。吴老兄分明不需要用这种阴险很招。”

“这个……”

“看来,咱们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了。来吧!你我也拼个你死我活,我托天王枯向你金戈银弹讨公道。”

托天叉一伸,作势递出,锋利的尖宽有一尺六寸,向上一提,任何兵刃也休想攻入,托天叉也称虎叉,在兵刃中算是极霸道的家伙。

一个穿灰衣的中年人拔出两尺二寸长的雷槌,迈步上前说:“南宫兄清退,让我惊天雷陈代友,见识见识天王震江湖的天又绝技。”

金戈银弹伸手示意惊天雷稍候,向在三丈外杀机怒涌的千手天尊说:“费兄,在下不希望再发生不幸的事。务请费兄将人交给在下带走,以免……”

千手天尊恨火中烧,举步上前抢着说:“人说你南宫义一生中,做的全是假仁假义的事,阴险很专攻手心计,笑里藏刀表里不一,果然名不虚传,你阁下已经探出费某实力单薄,所以亲自出动步步进退。

就算是费某把人交给你带走,你也不会就此罢休的,对不对?因为你已经认定可以吃定费某矿,是吧?你的银弹是武林一绝,十丈之内弹不虚发,今天费某倒要看看你是否浪得虚名?”

“费兄,何必呢?你的左手已被荀小辈……”

“你不必猫哭耗子假慈悲,费某的左手废了,你的心里可高兴死啦!你准备好了没有?”

双方已面面相对,相距约丈五六。

“你任何时候皆可发射暗器。”金戈银弹傲然地说,先前镇定谦虚的神色已一扫而空不复存在了。

托天王托天叉一抖一旋,向惊天雷逼进叫:“笨鸟儿先飞,姓陈的,你我不要闹着,接招!”

“铮”一声大震,雷槌击偏托天叉,槌影一闪,乘隙突入,快如奔雷制电,两人搭上手,就是一场快攻。

另一面,干手天尊徐徐绕走,右手空无一物,随移动的脚步自然摆动,谁也弄不清他的暗器藏于何处。

金戈银弹的左手抬至胸口,掌心可看到四颗鹅卵大的弹丸,银光耀目,在掌心中圆滑地旋动,发出一阵阵互相磨擦的怪声。

两人都是当今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风云人物,无形的杀气未交手便已充塞在空间里,心意神首先作凌厉的接触,谁的气势弱,谁便是输家。

千手天尊猛地一闪,右手微抬,金戈银弹不无顾忌,身形一顿。没有暗器飞出,太平无事。

“嗤嗤!嗤嗤……”银弹转动磨擦的声音愈来愈急。

双方的同伴皆警觉地向后在退,免遭地鱼之灾,只有恶斗正烈的两个人在原地急急转动。

“哼!”千手天尊沉叱,身躯急旋而舞。

青芒快得几乎个人肉眼难办,两枚暗器破空飞到。

同一瞬间,金戈银弹也挫身发射银弹,四弹聚在一起,似乎粘住了,然后另一道很芒,追还在四弹之后,速度快了一倍。

青芒在金戈银弹身前三尺左右,突然由平行变成交充当而飞。

一声暴响,后发的银弹击中前四枚,五弹聚分。

“哎呀……”两人同时惊叫,急速闪动的身躯一顿。

在惊呼声中,双方的同伴皆抢出救人。

紫衣秀士来得最快,一声怒啸,双手齐杨,暗器满天飞。

院门内掠出四个一式村夫打扮,戴了黑头罩的人,以惊人的速度飞掠而至。

河岸的柳树葫芦中,也抢出了满天花雨、红砂拿两位总镖头,与六名身手矫捷的男女等人。

任院测方,五个黑衣人随着宇内双仙,无畏地越墙而入,窜入里面去了。

紫衣秀士挽住了右胯受伤的干手无尊,这一弹挨得不轻,右脚已无法举步。

金戈银弹右肩外侧被飞钱割裂了一条血缝。

两败俱伤,谁也没占便宜。

可是,双方开始混战,各我对方拼命。

紫衣秀士打出了十余件暗器,伤了威远两个人。他志在阻挡以便救人,因此被击中的人伤势皆无大碍。

有满天花雨八个伏兵加入,似乎仍然未能占上风,因为邮来的四个戴头罩村夫,四支长剑交叉袭击有章有法。

三两冲错,威远最具威力有长兵刃的神力天工,首先使挨了一剑,擦右胁而过,几乎伤及肋骨,大铁棍竟挡住神奥绝伦的三尺剑。

双方都红了眼,下手不留情,受轻伤的人也拼死不退。

不久,双仙与五个黑衣人出现在院门外,两个黑衣人扶持着神色美领的完手琵琶,另一人挟着她的黑玉琵琶。

“住手!”正一真人常道衍舌绽春雷沉喝,震得所有人耳中轰鸣。

片刻间,双方纷纷退出斗场。

双他从容举步徐徐接近,一胶萧杀。

句曲炼气上用手向四蒙面人一指,冷冷地说:“诸位施主的剑术,神乎其神霸道绝伦,定非无名小卒,可否除去头罩,让贫道看着施主们的本来面目?”

四个蒙面人互相打手式,四剑同时前指,一声低叱,四人同时飞退。

两者道上当了,误以为对方要进攻,岂知却是以进为退,刚来得及拔剑准备接斗,四人已退出三大外了。

常道衍一怔,急掠而上训:“你们走得了?贫道留客。”

四个蒙面人向庄院东面飞奔,身法快极。

但双他更是是轻功掠人,去势如电火流光。四人刚到达院墙屋角,常遭衍已遍及最后一人身后了。

“站住!”常道衍沉叱。

对方如不听制止,老道恐怕真要从后面送创了。

一声娇叱传出,屋角窜出曲线玲珑的白凤姑娘,挣一声剑鸣,双剑接触。

蒙面人向前一窜,扭头扫了白凤一限,立即转身回扑。

白凤被震得连人带剑飘出两丈外,脸色大变。

常道衍一怔,讶然问:“是你……”

青影缓缓而至,荀文祥到了,挡在白凤面前,脸一沉,寒气森森,一字一吐地说:“很好,今天正好作一了断。”

后面的句曲炼气土吃了一惊,一拉常进行的饱油,徐徐后退。

蒙面人转身如飞而去,不再理会这里的事了。

“荀文祥!”斗场上的人几乎同声惊呼。

随后到达的万里鹏,扶住了白凤,跟在荀文祥身后,一步步向前迈步。

双仙竟然不敢于递剑,他们大概知道荀文祥的戒尺随时皆可从抽底吐出,两人一步步后撤,神色颇为紧张。

一声剑鸣,万里鹏第一次撤剑,低声说:“兄弟,敌势过强。”

白凤蹑上两步,不胜忧虑地说:“荀兄,千手天尊的人可壮声势。至少,我们不至于太孤单。”

荀文祥止步,瞥了被黑衣人扶持着的鬼手琵琶一眼,用带有不满的口吻说:“千手天尊很聪明,终于制造出有利于他的情势了。看清形,我又被人所愚弄,他似乎又算定我们会在这恰当的紧要关头赶到,及时将范姑娘交给威远的人,这块不是巧合,我得好好想想其中的可疑征候。”

“荀兄你是说……”

“绝剑雷一鸣提供的消息是正确的。问题是,他没有提供的必要,除非他希望我们与千手天尊合作。

在已知的三山五岳人马中,千手天尊的实力目下最单薄。你如果想与人合作,会兴地挑最可能失败的一方?”

“千手天尊朋友不少说……”白凤接口。

“我知道这期间,他隐藏了真的实力,但已可断言,他决不比银龙一面强。”

“所以我主张与银龙合作。”万里鹏说。

荀文祥不再多说,重新举步。

两方面的人皆各聚一方,壁垒分明,铁臂天王的尸体,搁在千手天尊这一方面的人群面前。

双他已退至金戈银弹的左首,剑已八路。

荀文祥直向中间走;冷然打量行手天尊的人,再向金戈银弹的人打量片刻。

“费老邪,是你把范姑娘掳走?”荀文祥问。

“老夫可是好意请她来的。”千手天尊大声说。

(缺448~449页)

物,彻底摧毁镖路上的所有明暗椿。”

“这一来,威远保不成这趟镖,我们能得到些什么?”他明白地表示反对这种做法:“这是杀鸡取卵的笨办法。”

“当然这些行动,皆需在他们接镖之后方行展开。”千手天尊进一步解释;“迄今为止,各路群雄一直就不曾正式对付威远的人。

即使不得不交手,也点到即止各守分寸,用意就是等他们接镖之后现行比拼。今天为了范姑娘的事,南宜义竟然下毒手杀人,咱们如不还以颜色,他们将肆无忌惮放胆妄为了。”

千手天尊这些话,勾起了荀文祥隐藏在心今的新仇旧恨。

今天第一次出人命,在他来说并不足怪,那天晚上宇内双仙悴然袭击,要不是他不惜冒神形惧灭的大险,临危用御神大法自保,恐怕早就臭皮囊喂了蛆虫,第一个死的是他而非铁臂天王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逸凤引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