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凤引凰》

第15章 南宫局主 拼斗文祥

作者:云中岳

不远处的院墙上,不知何时站着一个灰抱人,大笑两声,用清晰震耳的嗓音说:“费老邪说得不错,今天的事威远做得太过份了。南官局主亲自出马索取范姑娘隐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至少他不该公然纠众强索,他没有任何理由问费老邪耀武扬威,威远镖局湖广那趟镖,是否保得成仍是未定之无,南宫局主岂能凭天下黑道群雄扬言劫镖,便可以先下手为强杀人索人?

如果老夫扬言要摘取天下的月亮,皇帝老爷就要派人砍老夫的脑袋吗?至于上一次的假镖,劫的人是银龙。

“威远杀银龙的人也许在理字上站得住脚,向费老邪的人报复就不对了。宇内双仙,你们不站出来主持公道吗?

忘记了你们在侠道中的身份地位吧?你们带人入庄带来了范姑娘,一未伤人二没恐吓,不愧称武林声誉极隆的名宿。但如果不拍出来说公道话,在下就不再尊重你们了。”

“咦!这人是谁?”万里鹏讶然问。

这人穿一袭宽大的灰袍,未配兵刃,布帕包头,戴了一张青面獠牙鬼面具,全身连耳朵也没露出外面,只可看到小眼孔中一双黑睛。

荀文祥突然举手向灰抱人连挥三次、灰袍人仰面便倒,消失在院墙后。

“荀兄,你……你向那人打手式”白凤惊问。

“是的。”荀文样简单地答。

“那是谁?”“一位朋友。请不要问,尔后便知,我已经请他离开,这里的事不需劳地的大驾。”荀文祥说完,示意两人在两人原地等候,大踏步向了相候的金戈银弹走去,脸上寒气逼人,神色青砖。

正一真人常遭衍跨出两步,依首说:“青松道及,神力天王吴施主,并无意下毒手杀人,双方全力相搏。失手的事极易发生。吴施主固然不对,但情有可愿……”

“你给我走开,我不听这些强词夺理的骗人活。我要我南宫局主,问问他准备如何处置范姑娘。”荀文祥声色俱厉地说。

金戈银弹淡淡一笑,神色安详毫不激动地说:“在下并不准备处置范姑娘,向费老邪索人,本人打算劳驾范姑娘向老弟你联络,转达在下向老弟你所致的歉意。因为这几天来,老弟你飘忽如神龙,行踪无定。

在下多次追寻,曾徒劳往返,所以只好在范姑娘身上设法,也不顾范姑娘范在费老邪手中而受到伤害、”

“你怎么全说些假仁假义的话?”荀文祥抢着问。

“老弟……”

“阁下并无意无条件释放范姑娘。”

金戈银弹呵呵大笑,举手一挥。

挟持鬼手琵琶的黑衣人放了她,另一个壁还墨玉琵琶。她一言不发,从容地走向荀文祥。

“范姑娘,你没什么吧?”荀文样问,脸上的寒意慢慢消容。

“没什么。费老邪的人可恶,逼我诱使你和他们合作,吃了不少苦头。兄弟,你没挨过金针刺麻筋的折磨?他们在我身上施用过了。”鬼手琵琶咬牙切齿地说。

他的目光,移向不远处的千手天尊。

千手天尊身后站出一个獐头鼠目的中年人,大声说:“范姑娘,你可不能怪我,我嘴上不饶人不住咒骂,谁受得了?”

“你给我出来,本姑娘要见识见识你张国良的妙手飞计绝技,你不出来就不是人养的。”鬼手琵琶切齿大叫。

张国良脸色一沉,飞步而出。

“张老弟,回来!”手行天尊焦急地大叫。

张国良怎能回来?鬼手琵琶的话,刻毒得任何人也受不了,不叫倒好,叫了更糟,张国良走得更快。

鬼手琵琶一跃而前,咬牙切齿迎上。

“范姑娘不可……”荀文祥大喝,一跃而前。

可是,已晚了一晚,一声弦鸣,急掠而来正想发话的张国良如中雷击,身形一顿,手一按胸口,然后向下一栽。

荀文祥抓住了墨玉琵琶,将鬼手琵琶推出丈外,虎目中杀机怒涌,脸罩寒霜,一字一吐地说:“我料错了,原来你不是费老邪的人。”

张国良悲愤地大叫;“针贯心坎,死了!好恶毒的贱女人。”

鬼手琵琶脸色大变,惶然叫:“兄弟,你的睑色好可怕,你说什么?”

荀文祥一把拉断所有的弦线,说:“我明白你的身份了,你把天下间最精明、消息更灵通的人也骗住了。

“兄弟作……”

“三年前,你在安庆的吉祥老店,与紫衣秀士同是落店投宿。这次你也现在许州,与紫衣秀士出现葛仙它晚不了几天。

在五方院店,你两人表现得不像是互相认识的人。因此,在下以为你是费老邪的人,费老邪黔驴技穷,掳你实施苦肉汁以诱我前来谈合作条件。你“你……怎么知三年前的事?”鬼手琵琶惊问。

“在下的消息来源绝对可靠。”荀文祥斩钉截铁地说。

紫衣秀士举步而来,大声说;“三年前在安庆,在下与她虽是同时落店,但仅互相客套几句而已,落店前在下并不知她的名号。”

“没你的事,退回去。”荀文祥不客气地说。

紫衣秀士乖乖地退回,对荀文祥深怀惧意。

荀文祥将墨玉琵琶向下一丢,一脚踏破说:“擒你的人竟替你装上摄魂针,暴露了你的身份。有人目击四煞星擒你时,你琵琶内的钉已经发射完了。”

“你……”鬼手琵琶恐惧地向后退。

“难怪威远镖局的人会倾巢而出来救你。三天三夜中换了十一次住处,都是你送出的消息,要不是我机警,早就被威远的人分尸剥皮了,有你作内应,出其不意给我三枚摄魂钉,我哪有命在?”

“你……”

“你杀了张国良,要引起混战,两方面的人都要找我,你好毒,你……你敢跑?”

金戈银弹身后两个青袍人向前冲出,让过鬼手琵琶,四剑列成罗网,阻止他追鬼手琵琶。

他本想冲上,最后忍下了,阴森地说:“南宫义,你叫那残女人逃吧!反正我找你要人,你是跑不掉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金戈银弹哈哈大笑,召回四位青袍人,说:“老弟,不要怪范姑娘,她在开封出了纰漏,闯下杀身大祸,是老夫救了她的命,她欠了老夫一条命的情,因此她感恩图报,为老夫尽力。

不错,千里追风与老夫交情不薄,在葛仙宫无意中发现了你,老夫的长子南宫星恰好在许州调度人手,便动了用你吸引群廉的念头,巧安排让范姑娘接近你、如此而已。”

东面的果林中,突然踱出铁胆郎君兄妹,神针玉女睑色难看,愤然问:“南宫叔,人熊屠霸的伤是假的了。这些事,为何要瞒我?”

“贤侄女,任何事多一个人知道,便多一分泄露的顾忌,不是愚叔有意……”金戈银弹含笑解作。

铁胆郎君哼了一声,拉了乃妹扭头便走,一面说:“南宫局主,不要再派人来找我兄妹了。”

贤侄……”金戈银弹急叫。

兄妹俩飞奔人林,三两起落便消失在林内。

正一真人常道衍脸色也难看已极,哼了一声说:“难道白龟神祠回来的人,众口一词说荀道友是白莲妖孽,唆使贫道与真阳道友除魔,原来局主已知用荀道友的事已不可收拾了,要及早除去,永绝后患。好,你真够朋友,贫道一世英名,葬送在你这位好朋友手中,你好。”

一卢剑啸,“一声裂帛响,老道斩下一幅袍袂往地下一丢,冷笑一声收剑举步。

句曲炼气土也挥剑割袍,两人叹息着,一同杨长而去。四大弟子也一言不发,随在后面走了。

割袍绝义,金戈银弹怔住了。

传出一声明冷已极的怪笑,一位三角眼青袍人说:“南宫兄,镇定些,少了他们,咱们同样可以办事,船到江心马行狭道,不可乱了方寸。”

金戈银弹讪讪一笑,点点头说:“对形势已成,不能因小意外变故而错失控制良机,而致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荀文祥把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不胜感慨地说:“南宫义,据在下所知,阁下在江湖得意三十年,声威远播,唯力是尚。

江湖人提起威远二字,确也畏惧惊恐,不仅黑道人畏之如虎,白过豪杰也敬鬼神而远之,你并没有几个令江湖朋友真正敬佩的朋友。

你这次护镖的苦心固然值得同情,但手段卑劣,已违反了光明正大的武林传统道义,不足为法。你这样做,是自毁前程。”

金戈银弹虎目怒睁,恼羞成怒厉问:“阁下,你教训者夫吗?”

荀文祥淡淡一笑,冷冷地说:“当然在下一个小人物,不配谈论高手名宿的是非,但骨鲠在喉,不吐不快,谈武功修为与武林声望,你阁下与圣剑神刀、红尘双邪、宇内三魔四鬼、邪道至尊银龙,都是江湖同辈的顶尖儿人物。

而今天,绝大多数的人皆与你为敌,为什么?你以为他们都是为了四川那批不义之财吗?

你错了,那批珍宝并不值多少钱。他们并不在乎那些沾了血腥的民脂民育。

他们之所以找你,是为了替江湖朋友出口怨气,打击你威远的威信,威远两字太刺耳了。”

“胡说八道!”金戈银弹不悦地说。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而你,除了要保全威信之外。还得保全威远的基业;威远的存亡续绝,皆寄托在这趟镖的得失上。

阁下,你准备关门大吉吧!因为在下必须毁去这趟镖,是你阁下逼在下这么做的啦!”

“你以为你胜了字内双仙,使敢出此大言吗?”金戈银弹冷冷地问。

“在下知道你准备了众多高手,要一举歼尽天下群雄,你如果成功了,今后威远镖旗所至,草木不惊太平无事。

失败了,对你并无多大损失,这趟镖仍可安全到达京师。因为迄今为止,知道你这越红货提早到达,暗镖已完全通过信阳州的人屈指可数。

金戈银弹大吃一惊,脸色大变。

千手天尊一群人,也议论纷纷意似不信。

“荀兄,你怎知道的”白凤讶然道。

“兄弟,这消息是真是假?”万里鹏也将信将展急问,对荀文祥近来料事如神的神秘举动极感困惑。

荀文样指指脸色不正常的金戈银弹,说:“他的神色,已经告诉你是真是假了。”

金戈银弹呼出一口长气,神色庄严地说:“阁下,你知道得太多,可惜知道得晚了些。老夫知道你是威远最可怕的劲敌,有你在,永远是老夫最危险的威胁。老夫势在骑虎,休怪老夫得罪你了。”

荀文祥从容举步接近,也神色肃穆地说:“阁下搜了在下三天三夜,今天当然不会放过在下。同样地,在下也不会放过你。”

金戈银弹刚解下减震江湖的金戈,后面已大踏步出来一位黑衣中年人,解下腰悬是的流星槌、傲然说:“南宫兄,请退,杀鸡焉得用牛刀?让在下送他回家,我擎天一槌不信他是个铁打的金刚。”

“李兄,不可轻敌,小心他的剑术。”金戈银弹呼吁。

擎天一槌哼了一声,向荀文祥迎夫,冷冷地说:“大名鼎鼎的白莲会江北法主第一魔法师,也在李某槌下断魂。凭你学了几天的道行,还没放在李某眼下。姓荀的,你可放展妖术了,不然就没有机会碰1”

荀文祥一步步接近,冷静得不像个活人。

擎天一槌李兄拉开马步,流星槌开始旋舞,虎虎罡风啸声渐厉,劲道渐增。

荀文祥步速不变,三丈、两丈、丈五……

流星槌破空而至,快得如同电光一闪,肉眼见难看清,劲道骇人听闻。

“铮!”戒尺奇准地击中射向上的流星槌,相向外侧呼啸而去。

荀文祥步伐不变,稳定地迈进。

流星相快速地旋飞一匝,这次是旋扫而至。

“铮!”相向上急展斜飞。

荀文祥已迈进了两步,双方距离巴拉近至丈内。

流星相不能让对手贴身。擎天一槌有点心惊,两枪急袭而攻,怎能不惊?

立即开始统走移位,流星槌招势一归,飞行的锐啸不声愈来愈尖厉,链绳的破风更是刺耳。

“铮!铮铮铮……”槌尺接触声连续爆发。

不管槌从任何方向攻到,也难逃小小戒尺的有效阻击,四面八方皆形成毫无空隙的戒尺防卫网。

尽管擎天一槌内力修为已滚化境,三丈外御槌如臂使指,折向攻击灵活万分,吞吐盘析有如灵蛇,相劲万钧,绳链比钢刀更具威力。

但在戒尺有效的点打挑拔下,狠劲一一瓦解,而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南宫局主 拼斗文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逸凤引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