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凤引凰》

第16章 白凤姑娘 流露真情

作者:云中岳

“老夫纪年。”银袍人用洪钟似的噪音说:“老夫此来,是怀着诚意的。”

“荀大哥,家师与诸位前辈,告诫来找你谈合作的事。——矮黑影按口音应是银衣使者:“要不要请我们进去!”

“呵呵!纪前辈,附近到底藏了多少人?”荀文祥站在阶上大声说:“五十呢,抑或是八十?祠内能容得下这许多人吗?费老爷好像没有来。”

“老夫代表他来。”另一上黑影说,脸上蒙面巾。

荀文祥自力超人,已看出这人正是白天四蒙面人之一,人举步下阶,后面白凤与万里鹏紧随左右。

“纪前辈,你们会商的结果如何?”荀文祥在一在接近一面问:“是不是如果在下不接受合作,便以武力煎迫令在下就范?说啦!反正早晚都要说的,对不对?你就别客气啦!”

“唔!你似乎什么都知道,看来,你会法术大概也不会假了,”银龙语音渐变:“咱们这次打击威远的威信,迄今总算谈妥合作条件,六批各路高手有志一同。公举老夫为总指挥,请你加盟出任副指挥,总管策应。”

“你以为在下会答应吗?”

“你会的。”银龙的语气极俱自信。

“在下已击败了金戈银弹,知道暗镖的下落,为何要答应受你指使?再求在下另盟,你在作过份的要求。”

“你……”

“你们走吧!不要再来打扰我。”他沉声说。

“你…你拒绝了?”

“坚决拒绝。”

“那……”

“在下三个人办得了事,根本不需要你们这些乌合之众。”他语利如刀。

“你知道后果吗?”银龙厉声叫。

“你要利用夜色,暗器刀剑齐飞,对不对?阁下,你最好不要轻试,那时你将是一生中最不幸的一件事。

“好狂妄的小辈,费老兄说你击败了金戈银弹,老夫不敢小看你,且先让你尝尝魄神者的滋味,哈哈、”

银龙只笑了两声,喉咙似乎突然被人捏住了,接着浑身一震,猛烈地颤科。

“纪兄,你…你怎么啦?”蒙面人扶住银龙急问。

荀文祥站在两大外,屹立如宝相庄严。

右面林了里踱出九真魔女,扬声说:“他被神术制住了,快将他放下躺平。”

银衣使者大惊,急叫:“荀大哥,请……请不要蒙面人放下银龙,一声长啸,拔剑出鞘,举剑沉声喝:“姓荀的,你在迫老夫走极端。”

荀文祥的戒尺伸出袖口,厉声说:“你如果下令发出围攻,荀某将大开杀戒。你有两条路好走,一是下令围攻,让金戈银弹笑死。一是退走,去找金戈银弹结算,你找我拼命愚不可及,倒因为果。

你们到底是找金戈银弹呢?还是找我荀文祥穷开心?你们是替金戈银弹送死呢,抑或是有意互相残杀?

从你们今天这种愚蠢举动看来,可知你们全是些目光如豆,一群自私愚昧的乌合之众,能成得了什么大事?我好可怜你们。

“咱们找你,有两个原因,其一,要证明你不是南宫义安排的姦细,加盟血誓之后,便知分晓。其二,你能胜得了金戈银弹,便能对付圣剑神刀,有你加盟,咱们胜算在握。你的极尽苛毒,讽刺,扇动……”

道不同不相为谋,多言无益,一句话,在下决不会加盟你们既然不信任在下,在下同样不信任你们,彼此皆有成见,既不能同患难,也不能共安乐,你们何必找我,好来好去,你们走吧!”荀文祥抱着说。

“恐怕由不了你,阁下。”蒙面人厉声说。

“你要下令围攻?你知道要有多少人遭殃吗?”

蒙面人手一拂,剑鸣乍起,喝声似沉雷:“制住他!”

两支剑架住了他的脖子,是白凤和万里鹏。

“很抱歉,兄弟,戒尺访交给我。”万里鹏在后面说。

“荀兄,你是不是太固执了。”白凤幽幽地说。

荀文祥竟然呵呵大笑,毫无所惧地说:“你们两个的剑如果能制住我,我怎会让你们一直跟在身旁?算了吧。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底细?连范姑娘也瞒不了我,虽然我猜错他是千手天尊的人。”

万里鹏冷笑一声,左掌按在他的天灵盖上,说:“兄弟,不要逼我,我知道你目下并未运功护体,你也无法凝神施术…嗯…”

随着叫声,万里鹏似被重物所击,向后飞撞丈外,砰一声跌也个手脚前天,剑扔出两丈,天太黑,谁也没有看清事故是如何发生的。

白凤手一松,剑无力地脱手,向下一仆,跪伏如羊。

急掠而来的蒙面人距荀文祥尚有丈余,苟文祥左手虚空连点三指。

从两侧树林中冲出的人远在三丈。便发现荀文样已经平空失踪了。如何走的?谁也不知道。

次日一早,荀文祥单人独骑出了北关。

健马小驰,他的歌声燎亮——“孤鹤旧飞,再过辽天,换尽旧人。

念累累枯冢,茫茫梦境,毕竟成尘……官道右侧的树林内,驰出一匹健马。

女骑士神针玉女冲荀文祥矜持一笑,策马并辔小驰,说:“猜想你会追赶威远的人,幸而料中了”

“你不会拦截我的吧?”荀文祥泰然问。

“我怎敢?威远的人已早走了半个时辰,家兄昨晚便先走了;他要去找家父。”

“令尊已脱不了身了,姑娘。”

神针玉女脸上涌起了愁云,显得忧心忡忡。

“家父根本不知道南宫局主的安排。”神针玉女说。

“其实,南宫局的计谋是十分成功的,唯一失算的是估错了在下的实力。”

“昨晚在白龟神祠的事,我听说了。”

“南宫局主有人混迹在那些人中?”

“是的,所以才能控制全局,荀爷,你怎知道白凤和万里鹏的底细?”

“万里鹏的老爹面了谷主程旭,化装易容躲在银龙身边,被绝剑是雷一鸣着出了底细,白凤的父亲邪剑舒徐,就是昨晚那位代银龙发令的蒙面人。

起初,根据朋友所供给的消息,我猜想鬼手瑟琶是千手天尊的人,因为她三年前在安庆与紫衣秀士同时落店相识。

千手天尊与邪剑舒徐号称红尘双邪,两人暗中有交情,白凤的龙虎双卫,负责双方消息的传递。

他们的行动,皆在我的朋友监视下,所以我猜想鬼手琵琵与白凤是同路人,两女之间的亲密表现也令我深信不疑,没想到仍然料错了,三个朋友原来是三个仇敌,你们这些江湖人真可怕。”

“幸亏是你,换了旁人……”

“如果我没有朋友,同样会中了他们的暗算,不经一事啊不长一智,这件事给我的教训是:永远不要信任对你太过于热心的陌生人。”

“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你我是不打不成相识。”神钟玉女粉颊涌起了动人的红霞。

“你很自私,”荀文祥冷冷地说。

“我……我自私。你……”

“你知道我回程北上,用意在追威远的红货,如果我所料不差,在许州一带时常押镖的人,定然是地圣剑神刀,姑娘,你我能成为朋友吗?

如果是朋友,我能向今尊动手吗?我不信任你,你不要跟着我。”荀文祥不能不得不客气地下送客令。

“荀爷……”

“你一个大闺女,跟在仇敌身边,难道你就不想想后果?”荀文祥的睑拉得很长,几乎要冒火了。

神针玉女却笑了,满不在乎地说:“我不像你那么小心眼,错了我认错,我自认为骄傲武断自命不凡,但是我会改,你总不会希望你做一个一生中从不犯错的圣人,今后再不管威远的事。”

自从你击败了玉骷髅与千手天尊之后,我就把你看成朋友,那天如果没有你,我兄妹已遭白衣使者和紫衣秀士的毒手。

“这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哼!等我把令尊毁了之后,你就会改变以前的想法,不管你如何在我身上下工夫,我不会轻易放过令尊,除非他离开成远远一点。

“家兄已经走了,他要把南宫局主欺骗我们的经过向家父禀告,家父便会再也不管威远的事了……”

“哼!令尊如果做手不管,他就不配称白道至尊,凭你兄妹俩的话,他能奔走威远而不顾?你算了吧!要想令尊撒手不管,简直是异想天开。”

谈说间,前面出现一座歇脚事,亭内踱出一位灰衣蒙面人,背着手笑笑说:“如果需要证实,红货绕道光州,已于五天前越过光州地境,前面三岔路备妥长程健马,响导已在前面,贫道至汝宁府拦截。”

“谢谢前辈”荀文样在马上抱拳行礼。

“这小丫头必须留下。”蒙面人指指神针玉女说。

“我来弄断她的鞍僵,她就无法跟来啦!”荀文祥说。

神针玉女策马斜冲,笑说:“你休想……哎呀首先是缓绳自断,然后是马肚带自拆,人往下掉,鞍堕着下坠,马儿突然长嘶,发狂似的奔八路旁的高粱路。

“哈哈哈哈……”荀文祥和蒙面人大笑。

神针玉女几乎摔倒,大发娇唤:“你……你你可恶,你……”

蹄声骤起,荀文样向北策马飞驰而去。

蒙面人往亭后的林子里一审,眨即失踪。

神针玉女咒骂着去追坐骑,坐骑早就不知跑到何处去了,好在随身折小包裹仍在马鞍上。

最后,神针玉女无可奈何地背上马鞍,向北举步,希望在前面的村庄里,能买得到马地代步。

她记得,前面五六里就是双溪桥镇,那个大镇必可买得到坐骑。

她不能回头,必须追踪荀文祥,要是让荀文祥与她爹碰头。她老爹圣剑必定会凶多吉少。

荀文祥在相距丈余,竟然令她的僵绳和马肚扣带无故自折,想起来就会令她感觉毛骨悚然。

昨晚大名鼎鼎的银龙。黑夜中于三丈外发夺魄神音,无缘无故喉都部受伤,她老爹爹的剑术再了得,也决难逃在荀文祥手下讨得了好。

她已看出荀文祥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用软功夫缠住他或许有希望,她老爹如果也来硬的,那就大事休矣!昨晚要不是银龙使者及时声叫唤,银龙恐伯不仅喉部受伤,可能会被废掉呢!

走了两里路,已是日出三竿,大太阳愈来愈热,神针玉女背着个大的马鞍,委实有点吃不消。

后面蹄声入耳,两匹健马急驰而来,后面尘埃滚滚。

她起初并不在意,埋头赶路。

呼声到了身后,她扭头一看,咦了一声。

是白凤和龙卫。

白凤也看出是她,坐骑一怪。

她丢掉马鞍,拦住去路拔剑欣然叫:“好啊!借坐骑给我,你我过去的过结一笔勾销。”

白凤勒住了坐骑,哼一声说:“好哇!圣剑的女儿做起拦路打劫的劫路贼来了,你就不怕丢人现眼?我有事不和你计较,你我正邪两剑,以后再拼个你死我活。”

“不管你怎么说。我要坐骑。”她横蛮地说。

“你的坐骑呢?”白风问。

“丢了,被荀……被他撵跑了。”

白凤凰目一亮,拉里下马牵着坐骑向她走近。

“你碰上他了?他没有揍你?”白凤笑问。

“废话!我已经向你道歉…他……”

“那他为何撵走你的马?”

“他……他可恶,不许我跟着他。”

“他走了多久?”白凤急急地追问。

“反正往北追,错不了,”白凤说,踏马鞍上马。

“往北追,一辈子也休想赶上他,不信你就追吧!就算你追上了,他也不会理你啦!”她干脆闪在一分说。

“你的意思……”

“我知道他往何处走的,等我买到坐骑,再追尚未晚,你为何要追他?”

白凤重新下马,陪笑说:“我给你坐骑,我们结伴去追,如何?”

“嘻嘻!你也想计算我?”神钟玉女慾擒故纵。

“其实你也心理明白,你我之间并无仇恨可言。

在石界桥头是你挑衅的,对不对?”白凤和气地说。

“我是上了威远镖局的当,万里鹏暗下重手伤了人熊,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而且,这件事我已经向他道歉过了。”

所以,这件事大家不要放在心上好不好?昨天你兄妹愤然离开成远的的人,你我已经没有利害冲突。”

“你真想要我带你去追?为何?”

白凤长叹一声,黯然地说:“昨晚银龙受创,我爹接手主持大局,被他用神奇的隔山打穴指力,制了任脉封闭气海、鸠尾,玉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白凤姑娘 流露真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逸凤引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