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凤引凰》

第17章 守孝三年 苦练神功

作者:云中岳

艳阳下,荀文祥一路疾驰赶路,向南再向南,行行复行行,次日行抵砂沟渠,距玲珑山摄魂度君杜家,约五六里路,原先集上有百十户人家,是附近三十里内最大市集。

但是,当荀文祥工抵达时,已是是田园依旧,人物全非,砂沟渠看不到半个人影,房屋倒塌的倒塌,即使能够保持完整的也已尘封已久,蛛网遍布。

荀文样几乎不敢相信。

不!这不是那情景,而眼前所见的,只是衰草斜阳,白杨黄垄,阴沉沉的一片凄凉的情景。

摄魂魔君杜家,在是山南建立一座在院,当荀文祥赶到时,两扇黑漆的大门却紧紧的关着。大门前有一根丈八高的旗杆,本来一年四季都飘扬着青绸费流苏边,中间绣了一个筒铃标志的旗帜。

而如今,中剩下一根光旗杆,连大门左首平日擦得雪亮的“杜庄”白钢招牌也不见了。

自己离开才一年光景,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呢?

荀文样几乎不敢相信,他急步奔上石阶,举手抓着大门上的兽环,当当的叩了两下,大声叫道:“里面有人么?”

里面总算有了回应,问道:“来了!是什么人?”

荀文样忙道:“是我。”

“两扇大门呀然开启,开门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汉,看见荀文祥不禁惊道:“荀少爷,你回来了!”

荀文祥认得他叫杜永,是摄魂魔君家里的管事,这就一脚跨了进来,说道:“杜永,这是怎么回事?”

目中说着,人已举步朝天井行会。

杜永关上了大门,道:“少爷,你还不知道咱们杜家以及砂沟集出了大乱子么?”

荀文样回到玲珑山,急于会见双亲,听了杜永的话,不禁脚下一停,回身问道:“出了什么大乱子?”

杜永忽然神色一黯,说道:“咱们这一带的人全都死光了。”

这话犹如晴天霹雳,听得荀文祥心头猛然一震,张目问道:“你说什么?”

杜永望望他,惊诧地道:“荀少爷还不知道?”

荀文祥急急地道:“知道了我还会问你?你快说;摄魂魔君前辈怎么了?还不我爹娘怎么了?”

杜永道:“这件事发生在三个月前,砂沟渠突然发生瘟疫,一夜之间,突然满延了整个砂沟渠,不出三天,砂沟渠的人死了一半。

官家为免瘟疫流传开会,禁止这儿的人迁离,派兵屯守,凡出去的,一律格杀勿论,本庄的人也在那次瘟疫中死去…”

荀文祥一呆,西行热泪不禁夺眶而出,回声道:“我爹娘是否也……”

杜永道:“砂沟渠及杜家庄的人无一幸免于难。”

荀文祥抹泪道:“杜管事却是完好如故?”

杜永道:“老朽是在事前奉命前往邻镇催讨一些帐务,事情发生后,官府禁止人员出入,是以逗留在外,事件平息后,才随同官府的人进来处理善后的。”

荀文祥道:“这里还有什么人?”

“就只老朽一个人在家。”

“魔君及在下父母有无择地安葬?”

“有。”

“在那么?”

“老主人及荀老爷夫妇都葬在石平河……”

葡文样回头朝外便走?

杜永道:“荀少爷,你要到哪儿去?”

荀文祥含泪道:“我要到双亲的坟上去拜一拜,哦!杜管事,我要在庄上暂住几天,麻烦你替我整理一个房间。”

荀文祥赶到石平河,那里本来荆棘遍地,摄魂魔君曾想在此地建造中型水库,将黑龙池的水引人利用河水开出很好的耕地?

如今,竟出现了大大小小不同的一坯坯的新土。

荀文祥逐一寻找,终于找到了自己父母的坟墓,石碑上写的是——“荀公伯昌府君德配阮氏夫人之墓。”

荀文样想起严父,慈母,如今竟然天人永隔,不禁跪倒地上,哭拜下去。叫道:“爹,娘,孩儿回来了!”

原想此次回到乐守田园,孝敬老人家,没想到爹娘竟弃了孩儿而去,孩儿从此再也看不到你们两位老人家……”

说罢,伏在地上,放声大哭。

哭了好了一阵子,荀文样才抹去泪水,开始清除坟上的野草,又整理了一下坟墓,才折返杜庄。

次日,荀文祥选结庐墓旁,一来以尽孝思,二来修道养性,勤练武功?

守孝三年易满,思亲百世难忘。

荀文祥在守孝之期,苦练了各项武功,作复出的打算。当然他也时时想念着白凤……未碑将逝,虽是夏秋之交昼长夜短,但由于满天阴云密布,风雨慾来,感觉上似乎黑夜来得快,旅客们只好来晚先投宿,早些落店免得麻烦。

这里是砂石镇,西距陕州还有六十里左右,是陕州与渑池县的中途站。

如果不是密云慾雨,急于赶路的旅客,尽可再赶二十里到张茅镇投宿。

不急于赶路的人,还是在此地落店比较完全,因为这一带山区经常有幼路的毛贼活动,万一赶不上宿头那就惨了。

东来的旅客纷纷找店投宿,西来的旅客也在找店。西街的永福客钱紧仅邻着砂石镇,因此旅客争先恐后在永福客栈挤。

店前的广场相当宽阔,几株大槐树亭亭如盖,拴马椿、驻车场、停轿处……一应俱全。

一部东来的骡车,正在驻车场停经,车把式拉开车门,取下搁在厢厕的踏凳放好,客气地请客人下车。

而原先与车把式同坐在车座上的一位老苍头,也要死不活的爬下来。

车内只有一个客人,一位荆钗布裙打扮仆素,但眉目如画,清丽出尘的年轻女郎。

女郎微微撩育市长裙,从容下车,向绕来的老苍头,用不太纯的官话说:“三伯,就这儿歇息吗?”

“是的,小姐。”老苍头三伯欠身恭敬地说:“天快黑了,恐怕要下雨,路上不好走,反正明天就可以到地头,只好在这儿落店了肝”

“哦!那边是驿站……”

“好小姐,住驿站的时光已经过去了。”三伯苦笑:“没有老太爷在,是不能住驿站的。”

“唉……”

“老奴领路,小姐请眼来。人挤,可得小心了。”

“哦!真的人好多。”

“但愿还能有上房。”三伯说。

他从车厢内报出一只大包裹挂上肩头,转身向车把式说:“程老五,车安顿好,赶快把行李送来,别误事。”

“是!”程老五答着。

同一时间,一队东来的旅客抵达。

人丛中,走着一位身材高大,头戴着一顶遮阳帽,背着一只又长又大的背囊,手拿一根枣木打狗棒,剑眉虎目留了修剪得很清爽的小八字胡,看眼角,没有着纹,肌肤泛着光润的健康色彩,那双虎目明亮而神光内敛,二十五六的年纪。

那身青市衫已泛灰色,看样子像个粗活的人,但腰间若悬着两引人注目的东西——一只绣凤带囊,一只绣云霞图案荷包。

这个汉子说是荀文祥,他复出江湖,就是这身打扮。

当荀文样看到了青衫布格的美女郎,先是一怔,然后剑眉一轩,呼了一声,不再理会向店门走去。

这时,有两个中等身材的青布包头的中年人,站在树下左顾右盼,两双怪眼不住打量涌来的旅客。

他们先看到了美女郎,身材稍高的中年人眼前一亮,低声向同伴道:“看到了吗?匡兄,你的眼珠子大概长歪了!”

“废话,我早就看到了。”匡兄撇撇嘴说。

“如何?”

“要评论女人,你差的太远啦!像你,看到稍有姿色的女人就大惊小怪,一看就知道你是少沾腥的猫,唔!看到那位使大个儿了吗?”

“还要你说,要论看肥羊,你也差得太远了,你的眼中只能看到雌儿。”

“但我看出这傻大个儿有不少油水。”

“不是傻,是自以为聪明,以为穿得破破烂烂,别人就不知道他藏有金银多和。”高的中年人说。

“你看有多少?晁兄,很肥哩!”

“背囊中没有五百也有三百,唔!那只荷包很名贵。里面有宝,走,先看看!”晁兄一面说,一面举步。

三五步便到荀文祥身后,再几步就超过前面去了。

匡兄也装得不注意,从荀文祥的另一侧跃过。晁兄已接近店门。

这时,老苍头与美女郎已经入店去了,连背影都看不见啦!

荀文祥突然急走两步,打狗棒一伸。

晁兄正想举步抢人店门,突然上身一顾,打一冷颤,转头便看到搭在左肩上的打狗律,更是一惊。

他想将棍扔脱,但不可能,棍但在他的肩上生了根,压力并不重,但另一股怪异的劲道拉住了他,而且在半边身子似乎已麻木失去控制,脚下竟也不听指挥?

头部可以转动,他看到荀文样那似实非知的脸容。

“你的气色不太好,”荀文祥微微一笑:“好像注定要死的样子。”

“你……”

荀文祥伸出左手,作出把东西拿来的手式。

匡兄踏进两步,伸手急扣荀文祥的左肘说:“老兄;有话好说……”

“劈啪!”耳光爆响,快得不可思议。

“哎”匡兄惊叫,连连退后三步,背部拉在一名旅客身上,两人几乎栽倒,晕头转向。

荀文祥连看都懒得看,左手仍向晁兄伸手,仍作出把东西拿来的手式,仍是那令人莫测高深的怪笑。

晁兄额上留冷汗,愁眉苦脸的探手人怀,乖乖取出到手荷包,乖乖送人荀文祥手中去。

荀文样收了打狗棍,将荷包在手中掂了掂,冷冷地说:“带子捏断了,这是件十分麻烦的事。”

“不麻烦,不麻烦。”晁兄慌忙地在怀中掏出一锭十两银子送过:“找店家设法,找位穷缝大姑娘编根绣带,要不了一个时辰,失礼,失礼。”

不远处到了一位青衣大汉,高声叫:“咦!荀兄,是你吗?”

叫声中,排开人群挤近。

荀文祥摘下遮阳帽,笑笑道:“山与山不会碰头,人与人总会相见,周兄,你来得好,这里有了很讨厌的事,你来评评理。”

晁兄看清了周兄的脸,脸色突然变得苍白失血。

“原来是你!”周兄冷电四射的怪狠狠盯着晁兄道:“你神愉晁亮,招子一点也不亮,居然……”

“不要理会他了,原来这位仁兄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神愉,”荀文祥阻止周兄往下说:“难怪我荷包丢了才发觉,高明高明。”

说完,将银子丢回神愉手中。

“还不给我滚!”周兄沉叱。

神偷急急退出丈外,方转身咬牙切齿地怨声道:“八方风雨周嘉祥,你不要神气,你总有……”

八方风雨踏出一步,神偷扭头便跑。

荀文祥拦住了八方风雨,呵呵一笑道:“算了,小鬼碰上了你这位大菩萨,该地倒据。周兄,三年前听说你在南阳府任职,怎么跑到此地来了。”

“一言难尽,”八方风雨苦笑道:“本来南阳刘扬府是个好官,我跟了他两年,没料到这次天下各地替国贼魏忠贤建生祠的事,他为保乌纱帽居然大兴土木,以一府之等亲自监工建造,我一气之下就辞职返回故里,陕州是我的故乡嘛,目下在陕州替空乡做点事,仍然在任职巡捕?

陕州知府张大人还不错,他派了两个泥水工,在东门外魏野墓附近,虚应故事建了一座比土地庙是还小的魏贼生祠,派一个卑田院老跛子看守,没香没火的,所以我非常愿意替他卖命!”

“难得。”荀文祥将荷包揣入怀内:“当今之世,像张知府与你老兄这种有骨气的人,已不多见了!”

“咱们不谈这些,三四年不见。看你这身打扮,一箫一剑一囊;仆仆风尘在天下遨游活现世,一定还没成家?”

“你从何处来,往何处去”

“从开封来,往西安走走,你不是盘问我吧?”

“老天爷,公门中人如果居然向大名鼎鼎的青松道人荀文祥盘问,这一行饭还吃得下去吗?”

“别恭维我了!”荀文祥笑笑:“人怕出名,猪怕肥,我荀文祥这几年安居家乡守庐养性,但谁也不保证自己决不会犯错,也不敢保证决不会有人故意陷害我,最重要的是,连我自己都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行事合理合法。”

我根本就不相信我这种人,永不会做出有违天理国法人情的事,总有一天,你们公门中人会把荀文祥列为重犯缉捕,除非我从此安份守己的做个庄嫁汉,不谈这些,我要落店;来吧,安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守孝三年 苦练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逸凤引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