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凤引凰》

第18章 胭脂飞马 惹起风波

作者:云中岳

重要人物终于出面了,三个相貌狰狞的骠悍中年人,领着十二名打手迎面奔来。后面百十步,大马脸吊客眉的庄主断魂鞭宫麟,也带着十二名打手飞奔而来。

“好小子!你还没远走高飞,居然往在上来了。”

一名到得最快的源悍中年人想叫,盘龙护手钩劈面搭到。

苟文祥重施故技,长绳出其不意拂向对方的下盘。

中年人很了得,反应奇快,猛地撤钩向上纵,因为后退已经无及,长绳控制住下盘,往在石闪皆无法避开,想沉均接绳又嫌晚了,唯一自保的身法是往上纵起,恰好落入荀文祥的算计中。

绳头一震,叭一声向上弹,先拍击在中年人的右膝弯,然后收紧勒住。

“你会飞!好!”荀文祥高叫,奋力扭转猛扔。

中年人直飞起来了,翻腾着被飞扔出三丈外,砰然春地,挣扎难起,市旧膝碎骨折,惨号不已。

一照面便被扔飞,然后是长绳着肉声爆响,两名打手几乎同时被抽得头破足折,把其余的人惊得心胆俱寒,两面一分,不敢再往前冲。

荀文祥不再追击,在原地等候,手中的长绳信手拂动,长绳在他的头顶上空绕圈子,呼啸有声。

宫大爷终于到达,解下缠在腰间的丈八蚊筋九合长鞭。

鞭黑油油乌光闪亮,鞭梢粗如小指,缠的手工十分精细,弹性奇佳利于远攻,没有宝刀宝到休想伤得这条鞭,缠住脖子一拉,保证可像利刀般把脖子割断。

“宫大爷,我知道你的鞭是宝刃,号称断魂。鞭下无故出神入化。”荀文祥一面拂动着长绳一面说:“所以在下临时弄来一条麻绳,与阁下玩玩。

在下的麻绳已侵饱了水,勒劲并不比阁下的九合绞筋鞭差多少,正是棋逢敌手,看谁学艺不精。”

说真的,宫大爷实在是有点心虚,不敢冒失地冲上,咬咬牙说:“阁下,不要欺人太甚,你……”

“你这是什么话?”荀文祥厉声问。

“你与鸿泰一不沾亲,二不带故……”

“你是说安分守已的人就该死?”

“你既不是执法的官吏,也不是主宰善恶报应的神明……”

“你说的不错,那好办,你听清了,今天在下权充江洋大盗,要洗劫你这松林庄,等在下屠尽你满庄男女,一把火把你这鸟庄烧成白地。你去报官好了,我荀文祥在天底下人世间等着你,但唯一的条件是你必须留待命在。你不上我可要上了。”

长绳愈转愈急,呼啸声动人心魄。

宫大爷正想硬着头皮下令围攻,不远处一丛矮树后传出一声刺耳的阴笑,蹁出高大的幽冥使者澹台克刚。

这老凶魔天生一双三用眼,发出利箭似的阴冷眼神令人不寒而栗,加上鹰钩鼻和干瘪的刻薄嘴山羊胡,胆小朋友见了真会心沉下落。

“人交给我。”幽冥使者恻侧地说。

宫大爷正求之不得,挥手示意令手下向后退,自己也徐徐移向一侧。

仇人相见,份外眼红。

荀文祥今天不再害怕,情势已不容许他害怕。

他沉着地将长绳缠回腰际,仰天吸入一口气。

脸上的神气一变,变得庄严肃穆,虎目中神乍现。

“铮!”长剑出鞘,向外徐引。

他像是突然变了另外一个人,刚才嘲弄众人的神情一扫而空,变得严肃、沉静、冷凝,充满了危险窒息。

他举剑的手似乎并未用劲,但那无形的杀气却一阵阵向四面八方涌发。

平时他与人交手很少用剑,用剑必定是已而临生死关头。所以,他的剑平时是藏在背囊之内的。

兵凶战危,如果你不想伤人或杀人,那就不要拔剑。

剑出鞘,那便是你死我活的局面。

幽冥使者不敢托大用袍袖接剑了,撤剑出鞘阴森森地说:“你小子向大,居然敢去而复来,你以为老夫走了吗?老夫要活剥了你。”

荀文祥用行动作为答复,举步缓缓向老魔接近。

幽冥使者一怔,似乎没料到他敢主劫逼进。

“你是何人门了?”幽冥使者厉声问。

他不理不睬,沉静地迈步挺进。

近了,两丈、丈五“你敢不回答?”幽冥使者再厉声问。

他沉着地迈步,剑尖徐沉。

“你聋了不成”

剑突化长虹,走中宫无畏地长驱直入,剑动风雪骤发,剑势山涌。以牙还牙,他也用上了玄门秘学天玄神罡御剑,行致命的雷霆一击,剑尖幻化一颗寒星,以可怖的奇速和摧枯拉朽的无穷劲道,攻向老魔胸口。

“铮铮铮!”剑鸣震耳慾聋,火星飞溅,人影摇摇。

幽冥使者连片三剑,竟然未能封住长驱直入的电虹,硬被逼得连换三位,退了丈余,仍未能摆脱荀文祥疯狂的正面抢攻,所封的剑皆被无穷大的浑雄劲道展出偏门中宫大开,险像环生。

荀文样心中大定,手上一紧,一剑紧接一剑着进逼,气吞河岳,压力渐增。

“铮!”龙吟震耳,幽冥使者被震得斜飘丈外。

勇气与信心是一体的,信心一失勇气自然消逝,反之亦然。

荀文祥被老凶魔的名头所震慑,未交手心中早虚,所以昨晚他毫无斗志、加上没料到老凶魔出手使用绝学突击,因而几乎送了命。今天,他已存了有敌无我死拼的决心。

等到双方的剑开始接触,他发觉自己的内劲竟比老凶魔浑厚,老凶魔没有想像中的高明可怕,立即信心倍增,勇气百倍。

终于,老凶魔在他的狂攻下崩溃了。

老凶魔剑术不错,尚能封住他的快攻,但老的魔毕竟老了,内功没有他雄厚,他的玄天神罡占了绝对优势。

一剑展飘了老凶魔,他抓住先机如影附形跟进连击,一剑疾飞。

幽冥使者睑色苍白,脚下大滑,身形尚未稳下,剑气已任体,剑尖光临右胸,是拼命的时候了,拼全力扭身一剑急封。

“铮……嗤……”双剑接触声与异响先后传出。

幽冥使者身形右倒,脚下大乱,展出立外脚下一滑,砰一声摔倒在地,右胸被划了一条缝,襟裂肌伤。

这是说,封招晚了一刹那;锋尖在胸部留下彩头。

“你如此而且!”荀文祥疾追进去。

幽冥使者大骇,厉吼一声,剑脱手飞掷,然后手脚并用,连滚带爬逃之夭夭,窜入路右的矮松林,兔子般窜走了。

荀文祥击落掷来的剑,身形一顿,让老凶魔逃了。

包括断魂鞭宫鳞在内的二十余条好汉,被这场情势一面倒的凶狠快速拼搏吓坏了。

威震江湖大名鼎鼎的幽冥使者,竟然连迎手的机会都没抓住,荀文祥香霆电击似的可怖剑势,这里谁能挡得住?

断魂鞭发现老凶魔逃之夭夭,不由胆裂魂飞,也激起了求生的本能,扭头便跑。

“你敢逃跑?”荀文祥断喝。

断魂鞭一窜。

“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吗?”

断魂鞭宫大爷如遭雷击,脚下打滑,突然摔倒在地,慌忙又爬起,看到令他心胆棋寒的剑尖,距易尖不足一寸。

“我……我把钱送回鸿泰”断魂鞭用不似人的声音叫号,浑身在颤抖,双腿似乎支持不住沉重的身躯。

“你认为发生了昨晚和今天的事情,把钱送去就可以把事情摆平了吗?”荀文样沉声问。

“那……你说该乍办”

“你的命值多少钱?”

“这……这这……”

“说!”

“我…我…”

“我给你一条活路走!”

“谢……谢谢!”

“先别谢我,活路走起来不容易,要付出代价的。”

“我……我知道。”宫大爷的语音有了稳定的转机。

“其一、你必须要付鸿泰的利息,连本带利须在十天之内送到,利息算是你付出的买命钱,少一文我会来向你要十倍偿付。

其二,今后你如果再在外面行动,那表示你已经无葯可救,我绝不会和你多说半句话,直截了当要你的命,一了百了。

即使我不来,自然会有其他的人来向你讨公道两个条件都很宽大,你必须办到,有问题吗?”

“没……问题。”断魂鞭如逢大赦急急回答。

“那就好,后会有期?”

断魂鞭一群人,眼睁睁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相野外,一个个像泥塑木雕的怪物,没有敢有所异动。

久久,断魂鞭用近乎虚脱的声音道:“老天爷,江湖上有了这么可怕的绝顶高手,有谁不相信大名鼎鼎的幽冥使者被他击败了吗?”

荀文祥返店,无法动身赴陕州。

一是他疲劳未复,得休养个一天半天才行。二是气候恶劣,雨愈下愈大,冒雨赶路是相当烦恼的。

午间,更是下起大雨来了。

同一时间,陕州也下着倾盆大雨。

那天与荀文祥同时落店,载着荆钗布裙美女郎的骡车,停在州城西北隅羊角山下的逸庐院门外。

逸庐是本城仕绅翟大爷翟思齐的别业,曾任山东莱州知府,五年前告老还乡纳福。

老苍头三伯冒雨上前叩门,向开门的老门子行礼。

“劳驾老哥!”老苍头从怀中取出拜帖双手奉上。

小的从归德府来,求见程大爷,相烦老哥车里拜帕,拜托老哥方便一二。”

奉上的拜帖上,有一锭碎银。

老门子不收这种常例钱,递回银子客气地笑笑说:“好说,好说,老哥情稍候,老爷恰好在家,我这进去禀报。”

“多谢老哥,感激不尽。”老苍头卑谦地道谢。

门子走了,老苍头从敞开的院门向里瞧。

这里并不是租大爷的家,他的家在城外的太原仓,距城四里左右的焦川旁,田地直延伸至西面的黄河滨。

逸庐,只是他在城中的别业,与地方仕绅诗酒应酬的地方,每十天半月便来往上三五天,因此平时显得相当清静。

门后是座四君子照壁,挡住了视线,看不见后面亭园景物。

片刻。门子再次出现,含笑招呼道:“家老爷有请老哥,同时请贵客暂勿下车,请进!”

至大厅须经过栽满花木的大院子,花径长约百尺,两侧有亭有台,花园一片翠绿;确是幽雅脱俗一位健仆与一名仆妇,在河外的石阶上好奇的目迎来客,手中有雨具,那是两把大型雨伞。

大厅全是些古雅的家具;壁上幅轴俱全,字画琳琅满目,书香人家毕竟不同凡俗。

主人翟思齐华发流了一个道上答,花甲之年依然神爽气清。脸上泛着健康的色泽,方而大耳,脸上挂着笑容,亲自出到厅门外迎客,手中仍握拜帖。

老苍头除去雨笠抬上阶,先作揖道:“老奴石忠,向翟老爷请安。”

说完,掀衣下拜。

“免利,请不要客气。”翟大爷说,示意老门子赶快扶住老苍头石忠,眼中有疑云。

“谢老爷。”石忠只好不再跪拜。

“石忠,如珠姑娘具名拜帖,难道说只有她一个人来吗?你家老爷呢?”翟大爷柔声的问。

“一言难尽,老爷见了家小姐,便知其详了!”

石忠愁容满面欠身答。

“这一这样吧!雨这么大,路上不好走,请如珠姑娘暂且在选庐歇息,雨小些再派车送至乡间舍下安顿。

你们千里迢迢光临舍下,真也难得。翟明,你和三嫂快去把石姑娘接,替石姑娘准备内间客房。”

健仆和仆妇同时应了一声,撑开伞下阶去了。

石忠也告罪随同外出搬行李并打发骡车。

不久,石如珠姑娘在三娘的搀扶下,进入了厅堂。

看到堂下的翟大爷,立即珠泪双流,上前哽咽着说:“侄女如珠,世伯万安…”随着语声,她盈盈下拜。

“如珠姑娘,清起。”翟大爷感然说。

三嫂扶着如珠在下首交椅上落座,泪盈盈有如带雨梨花。

翟大爷脸色微变,坐下不住打量这位朴素的小站娘,老眼中布满疑云,而且颇为惊讶不解。

“你就是宏文兄的千金如珠姑娘?”翟大爷狐疑的看着她问道:“宏文兄膝下有两子三女,你是“倒女排行三,今年刚满十六岁。”石如珠抹泪说:“家父任职徐州时,并未携绻赴任,家小一直留在乡间耕读,因此座女一直不曾见过世怕。”

“好像令尊在三年前转调浙江金华府,曾经由邮传寄来手书,以后便因路途过远而断了音讯。贤侄女,莫不是分尊有了意外?”

如珠又哭了,哀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胭脂飞马 惹起风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逸凤引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