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凤引凰》

第20章 杀死魔头 携女归隐

作者:云中岳

真巧,一个披头散发的鬼影,恰好从黑暗的走道悄然掠向楼门,以防狭路相逢,劈面碰上了。

双方都来不及闪避,也来不及拔兵刀,变生仓促,全凭本能出手自保,用上了仓年间所能用上的真力进攻。

“卟啪!”各接一掌也各族了一掌,罡风貌发;力道山涌。

“哎……”鬼影厉叫,飞撞而退。

“砰……”荀文祥也暴退,撞上了楼门,脚下受力太重,楼板断折,他稳不住身形脚下陷入也跌倒。

他反应超人,在身形随楼板下陷的刹那间,双手一张,搭住了左右未断的楼板,硬将下沉的身躯架住。

再双手一挥,拔起身形背贴楼板滑出,滑下梯口,骨碌碌向下滚落,在整座楼梯崩塌的大震中,他跌在梯口下灰头土脸狼狈万分。

烟雾徐消,钟朗在火堆上加了几块木板,所有的人也先后回到火堆旁,这才发现所有的人都受到袭击,连钟朗也在烟雾中被人踢了一脚,相当沉重。

大腹贸脸色泛青,说是从东厅飘出的一团黑雾扑到,左颊挨了一击,脸上浮肿,大牙断了三颗。

赖老乞的右小腿,裂了一条血缝,说是大头完突然从他身侧掠过,他感到小腿痛,大头鬼使不见了。

灵狐扎菲发会已被打断,头发一团糟,是怎么被击中的,烟雾中她根本就不知道掠过身侧的一团绿光是什么。

墨娘子的右腰,被利器割裂了一条三寸长王分深的创口,总算不严重。

唯一幸运的人是白山黑煞,这家伙仍昏迷不醒。鬼啸声此起彼落,愈来愈是凄厉。

荀文祥在耳轮上救上葯,沉下脸说。“诸位,再不交出飞马,下一次攻势恐怕更强烈,将有人会送命了。”

“荀兄!”钟朗忧虑地问:“依你估计,飞马可能在谁手中?”

“不知道;在下并不曾勘察过现场,也没有工夫进一步追查线索。”荀文祥坦率地说:“钟巡检,你要听老实话吗?”

“荀兄清说!”

“今晚在场的人,恐怕活命的机会不多,即使交出飞马,对方也不会留活口的。如果换了我,我也不会把飞马交出让对方如意;对方逼得太紧了,凶兆已现,看不出活路,反正是死,没有交出的必要。

所以,你我得靠自己了,我要仔细想想自全之道。”荀文祥说话的声音很大,用意是让扮鬼怪的人听清楚:“置之死地而后生,我相信只要冷静下来,我们会度过这个难关大劫。”

他往壁上一靠,开始闭目养神。

墨娘子在他身侧坐上,他傍着他周壁歇息,突然转脸问他低声说:“荀……荀兄,你也是公门中人吗?”

“不是。”他闭着眼睛说:“我只是个无聊的江湖浪人,不甘下田赶牛耕种,趁年轻在外闯荡见识天下众生。”

“哦?何时打算收心?”

“不一定。姑娘,你呢?贵姓呀?”

“我……我姓白,爱穿黑。浪迎江湖八春,从没人知道我姓什么。”

“你墨娘子的艳名,可是天下闻名。”

“我也是人。”墨娘子居然红潮上颊:“你知道我这种女人,除非嫁一个地痞流氓,良家子弟谁敢要我?我已经是快三十的人了,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我有权获取自己的快乐。荀兄,如果你我联手,就可能平安脱身,你有什么条件?”

“你能付出什么?飞马吗?”

“如果我有,我会给你,连人都给你。”

“呵呵!你脸红了吗?”

他轻笑,并未张目。

“我这种女人是不会脸红的,敢爱敢很;即使是你我两人在一张床上,我也不会矫揉作态的。

天下间男男女女千千万万,男女间的事平常得很,有什么好脸红的?不要岔开话题,说说你的意见好不好?”

“什么意见就是假的,保住老命才是第一要务。

有了飞马,再谈其他的事犹未为晚。”

“你还是死抓住飞马的话题不放?”

“性品交关的事能放吗?”

“你说过,即使交出飞马,仍是死路一条。”

“不然,我可以利用飞马,与份鬼怪的人好好结算。飞马在你手上?”

“三分本能,三分情测,加上四分推理。”

赖老乞和灵狐已悄悄离开了火堆,猫似的到了厅门两侧,两人一打手势,突以奇快的身法章入黑暗风雨中,一闪不见。

“祝福你们!”大腹贾前南地说。

“他们的确是需要祝福的。”钟朗摇摇头苦笑:“可惜他们的去向是鬼门关,而不是上南天门。”

荀文祥一蹦而起,顿足说:“这两个家伙不知死活!”

他大踏步走向厅门,钟朗关切地说:“商兄,犯不着!”

他一笑道:“如果飞马在他们身上,我能不跟去吗?”

鬼啸声益厉,风雨声更急。

赖老乞一马当先,在风雨中狂奔。

“不可走园门!”后面的灵狐说。

花径已经了无痕迹,两人仅凭行走的方向踏草丛而进,刚向右一折,掠过一座半塌的凉亭旁,风雨呼啸,雨水打在脸上双目难睁。

刺老乞前面不足一丈,突然升起一个黑影,侧方的一株小树,也突然倾折。

赖老乞早有戒念,可是仓促间无法应付突变,大喝一声,伸臂架住了倒来的小树,飞跃而起,想从黑影上空飞过。

一声鬼啸,黑影一张一合,突然贴地逸定,一闪不见。

“哎……”赖老乞厉叫,双腿骨折,跃起的身躯无法控制,飞出两丈外砰然摔倒,翻倒在草丛中拼命。

后面的灵狐孔菲,火速收势止步,双脚在草上滑行,直沿到赖老乞倒地处,方稳下身形来。

前面,升起一个绿光闪烁,高不过三尺的巨头。

“咻……”大头鬼啸叫声刺耳,令人毛发谏然。

“铮!”灵狐总算还没得住气,拔剑出鞘。

眼前一花,怪头一闪而没。

身后,传来荀文祥的话声说:“回去吧!闯不出去的,咱们一举一动,皆在他们监视之下,他们随时可以给咱们致命一击。”

她神色一懈,颤抖着向荀文样身边靠。

荀文祥右手持剑,一步步往前走,拾起赖老乞的包裹挂上肩,说:“你死不了的,在下带你走。”

他将赖老乞驮在左肩上,左手抱住了赖老乞的腿弯,右手仗剑护身,喝声中,脚下一紧,回到大厅,三人成了落汤鸡,赖老乞双腿俱毁,不住呻吟。

灵狐吓破了明,在火推旁暖身子,浑身不住颤抖,也许是湿透了感到寒冷,那喷火的玲珑曲线,怎不动人!

荀文祥不客气地打开了赖老乞的包裹检查,搜出了三件属于陈家的珍玩。

“我要搜你的身。”荀文祥向痛得发昏的赖老乞说:“飞马高仅八寸,径不足两寸,在怀里并不碍事,我要搜。”

“你搜吧……”赖老乞痛苦的呻吟着说:“是我削断了铁算盘的大油,但我入楼时已有人抢了先。

我看到有尸体在地上,老二陈也说我拿走了飞马还回来要什么?所以我知道我去晚了一步。”

“原来是你这个混帐东四!”大腹贾咒骂:“难怪你不敢造出窗外与我在死面上拼命,委不了三把两式,我就可以看出你的身份了。”

“现在,似乎只有两个人涉嫌藏有飞马了!”苟文祥的目光,冷冷地落在两个女人的身上。

“你呢!”灵狐指着他问。

“我说过,事发时我在硖石镇……”

“谁相信?”

“我荀文样不在乎你信不信。”

大腹贾吃了一惊,戒备地远退五六步,说:“你……你就是那……在江湖上专与黑道朋友作对的……荀文祥?”

“如假包换,八方风雨是在下的朋友,你明白了吗?”

灵狐孔菲大概也听过他的名号,惊得直退。

“外面有鬼怪在等你,孔姑娘,你走好了!”他冷冷地说。

墨娘子原来站在他身左,重施突袭一仗追魂的故技,猛地一肘撞向他的左助,劲道出奇地凶猛。

荀文样早已暗中留了心,一把扣住了她撞来的手肘,身形急转,右手已如闪电地扣住了她的咽喉,向上直顶。

“你为何要计算我?”他沉声问。

“我……我我……”

“说!”

“你是八方风雨的朋友,势将要一要将我们交给他……早晚要死,宁可干干脆脆,不上法场以免伤害世道人心。”墨娘子语音模糊的说。

“你倒还有点良心和英雄气概。”荀文祥放了她:“我答应八方风雨追回飞马,不负责缉凶,我不会捉你去归案,飞马呢?”

“我确实也是去晚了一步……”

“你说谎,你用飞镖,这是我在门外找到的,你用来射伤鬼怪。”他掏出一枚钢镖抛给墨娘子。

“这……确是我的。”

“最先入楼镖杀一位护院,另一镖落空,第三镖射伤老二陈手腕的人,就是劫走飞马的凶手。”

“我是从楼下侵入的,我的弓鞋上不了大雨下的瓦面。”墨娘子急急分辨:“我发誓,我没上楼,在楼下就被缠住了,不信你搜!”

她真大胆,解开了包裹,解开了腰巾,拉开了衣襟露出亵衣,饱满的胸膛不可能再藏一只飞马。

“没有要你脱衣。”荀文祥替她拉上了衣襟,冷冷地说:“不害羞……你真是一个……一个……”

“一个不道学的女人。”墨娘子替他接腔:“你不敢骂出口,是吗?”说着,她居然睑红了。

荀文祥不理她,目光落在灵狐身上。

灵狐软弱地倚在门旁,丢下背上包装。

“你杀了我,我也拿不出飞马来。”灵狐哭丧着脸说:“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的话,但我必须说。

当我进入锦云阁,已经是满楼血腥,大部分侵的人已经撤走,整个陈家乱得像被捣毁的蚁窝,还轮不到我去检飞马。你搜吧,我……”

“荀兄,知道自己必死的人,不一定甘心将飞马招出来。”钟朗愁眉深糊地说:“会不会是死了的人,宁死不招呢?当然,他们的话不一定可靠一”

“鬼见愁:你不要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好不好?”墨娘子不悦地大叫:“正如荀文祥所说,日下已是生死关头,他已经答应追赃而不缉的,还有人不知好歹把飞马交出救命吗?你说我们的话不可靠是什么意思?”

“好了好了。”荀文祥不耐地摇头:“恐怕在场的人中,谁也没说几句真话,既然你们都没得手,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劫飞马的人已从另一条路走了,不过,这个可能性倒是很小。

八方风雨名列天下名招,他封锁的行动快速而极有效率,民壮的运用十分成功,劫走飞马的人应该知道利害,大河蚌这条唯一的生路,这是说,你们之中,一定有飞马得主在内,既然没有人肯合作,在下不管你们的事了。

让那些扭鬼怪的人来对付你们,他们决不会像在下一样慈悲的。在上不是执法人,不会用刑逼供。”

说完,他重新坐回原处假寐。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作声不得。

钟朗从怀中掏出一颗丹丸,塞人昏迷不醒的白山黑煞口中,捏牙关,丹丸入腹,然后在苟文样身旁落座。

好半晌,钟朗忧心忡忡的说:“看来,扮鬼怪的人志在飞马,却又不知究竟在何人手中,你我恐怕也将遭了池鱼之映。

荀兄,我看还是把这几个人组织起来,大家联手对付鬼怪,或者可以安度难关。当然,在下愿尽全力听候驱策。”

“我懒得过问了!”荀文样不胜烦恼地挥挥手:“让扮鬼怪的人去追出来。你是陈州的名捕,鬼怪不会对你怎样,你又何必耽心。

哦!如果明天能够脱险,你到陕州投文时,请别忘了向八方风雨知会一声,告诉他我有了消息,再回去见他。”

“恐怕我不会到陕州投文了,脱险后立即东下。”

“咦!你不到陕州投文!”

“是呀!这会耽误时间,早走早好。”

荀文样默然,闭上了眼睛,但他的胸前出现不平常的起伏状态。

“荀兄,你认为咱们可以脱险吗?”

大腹贾脸色苍白,一蹦而起火速拔剑。

钟朗抢出,挡在昏迷的白山黑煞面前。

荀文祥张开双目,泰然自若不言不动。

“不交出飞马,你们都得死!”语音发自西厢里口,不知何时那儿出现一个发长及腰下,前面散掩着脸孔的黑袍人,也握着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杀死魔头 携女归隐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