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1章

作者:云中岳

二月天,解冻期将届,河南大平原一片白茫茫,冰封的大地没有生物活动的迹象。

天宇中彤云密布,凛冽的罡风,一阵阵掠过死寂的原野,户宽阔的南北大官道,看不见任何旅客,没有车马往来,显得更为空茫,更为死寂。

已经是黄昏将临,旅客早就该未晚先投宿了。郭店驿是新郑的唯一大镇,在城北四十里,是一处良好的宿站,南来的旅客该在郭店驿投宿,因此这段大道,黄昏时光不会再有旅客行走了。

大官道最为明显,车马行人把路踏得成了暗黄色,与两侧被冰封雪盖的大地不一样,天色一暗便成了一条黑色的巨蟒,南北首尾似乎直通向天尽头。

云沉风恶寒气彻骨,路上出现了一个孤零零的步行旅客身影,以坚定沉实的脚程,一步步向南而行,似乎他是天底下唯一的生物。

三片瓦皮风帽,放下掩耳仅露出双自,身材修伟,穿了一件及膝的老羊皮大袄,背了一个走长途的旅行用背囊,腰间有百宝襄和一把佩刀。

露在外面的一双大眼愉在暮色暗沉中,似乎有隐约的怪异光芒闪烁,俱暗夜中的猛兽眼睛。

佩的是狭锋单刀,长两尺八寸,厚背薄刃,但不是尖刀。刃尖前六寸,刀尖两面收,两面开刃,与传统的单刀不同,可以刺戳挑剔。

这是说,这种刀已经失去拼命单刀的功能,不能用于硬砍硬劈,而是须用技巧取胜的特殊武器。使用时本身所冒的风险甚大,必须走险取胜,稍一大意疏忽,结果很可能两败俱伤。

江湖道上,使用这种刀的人极为罕见。

他带了刀,所以敢天将黑还在赶路。,

这条大官道上赶夜路很危险。连年旱、涝、蝗天灾不断,人祸连绵,亡命之徒日众,聚结成小股强盗的所谓盗群出没无常。夜间正是亡命之徒们,流窜打劫的好时候,旅客碰上了,保证尸体深埋在野地荒泉之下,永远从世间消失无踪.

他以沉稳的步伐,昂然向南过程,不理会天色,更不在乎天寒地冻的恶劣天气。

他一双手也暴露在彻骨寒风中,与其他戴皮手套的旅客不同,手大指长,肤色在冷风中依然红润。南面出现小山的形影,满山的调林,枝头上有由雪转结成的冰凌,像满山挤满了张牙舞爪的妖怪。间或有一丛丛松柏,比其他调了的乔木臃肿庞大,似乎枝杠不胜负荷,随时都可能被冰雪压垮折断。

那是新郑北面的高地,当地人称为抱樟山或捕狞山,表示他已经顷城仅二十里左右了,天色已经黑迈沉。

从路右的行道树枝干的空隙中,突然出现闪烁的灯光。

“晤!真该找地方歇息。”他喃喃自语,口中的水蒸气化为一阵阵白雾涌出:“也许前面有村落,或者有路旁的野店。距县城不远了,该不会是卖人肉包子的野店吧?”

其实他并没走过这条路,只是在途中打听出有关这条路的概略情形而已。到底走了多少路,他并不清楚,反正早晚会到达目的地,何时到达他并不怎么介意,有一步算一步。

邀游天下浪迹天涯的人,对宿处要求不苛,任何地方都可以落脚。天寒地冻固然有点不便,但对不畏寒暑的人影响不大。

有客店投宿,当然是最好不过了,至少可以有热腾腾的食物和暖洋洋的床。

不久,他失望了。那盏灯不在官道旁,而是远在路右一两里的山脚下。官道岔出一条小径,通向那座聊可算山的小山。“那里一定有村落,一定可以找得地方借宿。他喃喃自语,大步踏入了小径。

不是村落,是一座古木森森的破庙。

远看灯光似在一两里外,其实近大道仅百余步。那盏气死风的因灯笼光度有限,因此似乎相当遥远。

庙有三进殿堂,两厢还有偏殿,规模不小,可惜无人照料,成了破败的古庙。

居然在山门外悬了灯笼,令人起疑。他的在阴亲森破败的山门外,日心察看附近的古林,满地枯枝,落叶已被冰雪所覆盖,甩约可以看出有人走过的遗痕。

没错饿,庙内确有人。那盏灯笼悬挂在背风的断垣下,不住迎风摇晃,闪烁不定。

踏入山门,殿前的广场杂树丛生,枯草及肩,中间有被人踩踏的痕迹。大殿的门都不在了,殿内有灯光,果然有人。

踏入幽暗的大殿,原来灯光是从偏殿透出的。不但有灯光,而且有人声。

踏人半坍的偏殿,寒风彻骨,幸好没有风灌入,囚为有人用旧木板,把透风的窗户坍墙钉死了。一技松明插在没有神像的破神龛上,红色的火焰吐出略呛鼻的黑烟,照亮了上面多处蛛网重垂的梁柱,与下面到处有碎瓦破木板的积尘地面。

两个面貌老丑,穿了臭味熏人破老羊皮袄的老人、分坐在没有脚摆平在地的斑驳神案上,兴高采烈下棋,不时相互嘲弄挖昔对方的棋艺差劲。

棋盘是一块羊皮绘成的,可以折叠或卷起收藏。棋子白的是用碗瓷烧制的,黑白分明光亮匀称,似是出于江南名窑。

“妙哉,又来了一个送死的!、那位留了花白山羊胡,满脸横肉狰狞丑恶的老人、抬起头盯着他狞笑着说叁吟天似乎闯入地狱的人不少呢!”

“喀!年轻、膘悍、带刀,是有意来闯地狱的主。另一个三角脸颧上无肉,三角眼冷电森森伪老在接口:来者不辩,善者不来,孔老哥,也许咱们收拾不了他呢!”笑话,丑恶老人推子而起。

“哈哈哈……”他大笑,取下背箩走近,顺手放在一旁。

“你黄泉双魔的孔老大,姦滑使诈有名的泼赖,这盘棋你:经输了无法挽救,乘机扫了棋局,你看你,乎中就偷藏了棋子。哈哈!我敢赌你一文钱,你手中最少也有三个棋子。”

“那是给你的。”孔老大声出手动,三颗棋子一黑两白,幻化为光芒破空而飞。

松明的火光不怎么明亮,棋子飞行速度惊人,即使目丈锐利惊肚,也看不到白棋了,黑的更不能看到,能看到白杉子的光影,已经是了不起的神目如电了。

相距不足两丈,棋子一发即至。

他大手一抄,速度更是骇人听闻。黄泉双魔总算同力圭而更佳,但也只看到他的手动了一下而已。

棋子射向胸腹,却暮地失踪。

他浑如未觉,似乎不知有棋子射来。

“呵呵呵……”他的笑声变了怪腔调,泰然走近在一乡坐下:“孔大魔,你这个有名的小气鬼……”

“你说什么?”扎大魔厉声问,三角眼中有惊讶的神情,在他的胸腹观察,似乎想找棋子的射孔创口。

“你这些棋子是在江西景德镇特地订制的,正是所谓三磁化白玉棋子,你舍得给我?你本来就是一个吝啬鬼,喂!你们两老魔,在这荒郊破庙搞什么鬼?”

两老魔惊疑不定,孔大魔居然重新坐下,并没有出手乎凶,已经断定三颗棋子,并没有射中这个年轻人。

“你是干什么的?”孔大魔反问。

赶路的,错过了宿头,他笑吟吟毫无故意,像在和遂朋友寒暄:“天气冷饿得快,像我这种牛高马大的年轻人,上不饱餐一顿,堤睡不着党的。两位想必早就来了,有东西吃么?肚予饱才会暖和,浸浸寒夜也好过些,是吗?赐

“少废话!从哪儿来?”

“郑州/他信口答。

“你认识咱们黄泉双魔?”

“听说过,从两位下棋猜中的。你们都是大名鼎鼎的魔道老名宿,江湖朋友谁不知道你的棋子,可在五丈外杀人,发则必中凸”

“说你的来历?来意?”二魔沉声问。

魔道人士在最近三十年,人才辈出,老一辈的名宿依然在江湖横行,高手名宿的数量,比侠义道的英雄更多,正所谓道高三尺,魔高一丈。

黄泉双魔,正是众多老魔中凶名颇为昭著的魔头。大魔孔成,二魔关功,三十年来一直走在一起,秤不离陀联袂为祸天下,杀孽之重,江湖侧目。

他们很少白天出现,所以称为黄泉双魔,专门替那些大豪大霸杀掉对头,索取花红甚重,普通的豪霸还真请不表他们的大架呢!

所以,他们是名震江湖的杀手。他们的黑白棋子,可在五丈外杀人,劲道之强骇人听闻,重量比飞钱更轻的棋子,在三丈外根本不可能造成伤害,但他们竟能在五丈外,击中要害而且发则必中。

“没有什么可说的,前辈。”他将右手伸出,丢下接来的三瞩棋子在棋盘上:在下姓桂,你们不可能知邀我这个小人物。在武林中,没有我桂垦寒的排名;在江沏遭上,没有我的地位。”

混蛋,凭你这一千纪技!沁大扈孔戍治起一被自棋于察看,琅中有惊骇的神情:“没有人能在暗夜里,在两丈内按住老夫的三枚碎发夺魂棋子。所以,在江湖道上,你必定有甚高的地位。”

“名望地位,在每个人的心目中,认定标准各有不同。你认定是你个人的看法,没有追究的必要。哦!你们两个狼狈为好三十年,人见人怕的老魔,躲在这荒野破庙中,张开地狱之门,下毒手杀害闯来的人,到底有何图谋?”

“小辈,你不配问!”大魔乖戾的说。

“彼……”

“你得死!”

“我要知道理由!”桂星寒语气坚决的说。

“你可以向阎王投告。”

“你的意思,我非死不可?”

“是的,你不该闯来。”大魔语气冷厉无比。

“没有其他理由?”

“没有。”

“好。”桂星寒长身而起:“你们也得死!”

“混蛋,你小辈……”

“你们要我死,我有权回报。”桂星寒虎日怒睁,一字一吐:“在下达游天下,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们要我的命/我也有宰你们的权利。你这老狗已经下过一次毒手,你必须为你所做的事负责。

大魔一声怒叫,抓起搁在身侧的间路杖跳起来。双鹰都有一根四尺余长的乌木间路杖,但知道双魔底细的人都知道那不是老年人用来探路,用来助力的问路杖,而是凶震江沏的凶器杖中剑。

江湖人士所用的剑种类繁多,重量、长短、宽窄各有不同,通常可分为普通的长剑和狭锋剑。

长剑可以砍劈,狭锋剑以轻灵戳刺为主。杖中剑可归属于狭锋剑,也可以称之为刺形兵器。

桂星寒既然知道两老魔的来历,当然知道杖中剑的底细。

噗一声闷响,他扭身一脚扫在大魔的小腹上。大魔狂叫一声,倒摔出两丈外,直滑至壁根下,滚了一身积尘,挣扎难起,这一脚的力道可怕极了。

“你可以把杖中剑拔出来了。”他向吓了一跳的二魔招手:“一比一公平交易.

二魔死死的瞪着他,似乎仍然无法接受,他一脚把大魔摆平的事实。 :

“你··…·用什么秘密兵刃暗算了他?”二魔指着挣扎难起的大魔,用不稳定、充满怀疑的嗓音问)“他已经运功护体了,刀劈锤击也伤不了他.

“他幸亏已经运功护体,所以受伤并不重。”

“你……”

“我踢了他一脚而已!”

二魔一咬牙,拔剑出鞘。杖是剑鞘。也可当作兵刃使用。剑身宽仅一寸,棱形开锋,锋尖锐利,尖锐如刺,刺中人体,贯穿人体轻而易举。

人的名,树的影,面对大名鼎鼎的黄泉双魔,他不敢大意轻敌,冷然拔刀出鞘。

他先摆平大魔,就是不敢大意的具体表现。面对不熟悉的强敌,他从不大意轻敌。

二魔看清他的刀形,阴厉的眼神一变。

刀长两尺八寸,造型怪异,刀尖前六寸西面开刃,像是剔肉的刀,刀身冷冽晶亮如一渺秋水,在暗红色的松明火焰映照下,依然令人感到森森冷冽的刀气,令人彻骨生寒。

“老夫听说过这把刀。”二魔冷然说。

“是吗?”桂星寒冷冷一笑。

“好像是……是……”

“天斩邪刀。”

“对,天斩邪刀!”二魔讶然惊呼:“你就是两年前,一鸣惊人的天斩邪刀?”

对,那就是我,天斩邪刀桂星寒。”他刀向上直伸,刀发出亮红色的光华,那是反射松明火光的光芒:“你的杖中剑,重量在三斤以上,我的天斩邪刀只有两斤半,你可以毫无顾忌的硬封硬架。而且你的剑长了四寸,一寸长一寸强,上啦!“兵刃上你已占了先机。”。

尖锋两面开刃的刀,不能用刀背挡架对方的标刃,更别想用来硬封硬架了,功能丧失了一部分。

该死的小辈,你成名没几天,说话的口气,已经狂得不像话了!”二魔怒叫,右手疾扬。

一串棋子鱼贯破空飞出,速度快得目力难及,相距仅丈索,没有闪避的任何机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