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10章

作者:云中岳

不了激不怕后果严重,一激就坚定豁出去的决心,正中老怪杰下怀)

“你最好不要参与,那些人敢不听锦衣卫密探的驱策?甚至会替那些人打头阵,你劝阻得了他们吗?说不定你也会被列名钦犯,被他们擒住解去领赏呢!

“怎么会?你不要危言耸听。 ”

是吗?走着瞧好了。

堆星寒领先出房,扭头向跟在后面的飞天夜叉说道:“际人多,在高手眼中,人多反前是累贫,你一定要带着他们,尽快的远离危险区,以免有人落人了他们的手中,你日后的处境将十分恶劣。”

你不会善用人手,布下埋伏等他们来吗?他们人多。而我有可用的人手……”飞天夜叉大表不满,对他固执的孤军奋故态度不敢苟同。

“人多便形同是造反啦,.我不希望这次的偶发事件,被他们描绘成预谋,你们先走

“咦?你的意思……

“快走,越快越好,桂星寒嗓音一变)

小子有所发现了。

银扇匈魂客低声说道/咱们走,不要缴住他的手脚……咦!”

桂星寒已经不见了、像是 眨眼就无影无踪。

飞无夜叉一跺脚, 气冲冲的赶上走在前面的同伴、

她本来打算说赐桂星寒,利用她的人手布伏,与对方决战,让她有机会并肩联手。桂星寒显然础和她合作,地十分失望。”

破晓时分,小径旁的枣树林前,四位高憎席地而坐,不诵经却高谈阔论,

“那个什么神将元帅,大概死得心不甘情不愿。”法慈大、师在没有外人的地方,说的话可就没有高僧味了:“如果他知“道天斩邪刀,等候他前往挨刀,一定会趋吉避凶, 在大街上 和我们挤缠,=就可以逃过大劫了。

“生有昧死有地、师兄,咱们尔是相信因果吗?种什么因,就得什么果,那个神将元帅杀人挥刀,死在刀下理所当然呀!,另一位高憎说的因果似是而非:“他如果在大街上和我们挤搏,我们能沾血腥杀他吗?” “就算我们不得已杀他,也不能用刀己嘴三位高憎夏不像高倡:“那个陈百户偎怒地决心全力一掷,一意孤行,不知会在送多少性命)连累多少人挨刀合师兄,你觉得他们十路埋伏,成功的机会有多少?””

“呵呵!这得看天斩邪刀是不是膘然无知了。尽法慈大师大笑:“糊糊涂涂一头撞入埋伏区,不死也得脱层皮。”

“狗多咬死羊,何况围起来咬?”、

“他们不是狗群,而是虎狼群。”法慈大师的口气有阶冠味:“以北面两里地小河沟来说,那是进出城的小径。十个以妖术和暗器,同时淬然猛攻,天斩邪刀不被撕成粉淬才怪。,

“甫面的双池小径,也是乡民出入县城的必经之路。”第四位高憎不甘寂寞:~那一路埋伏,实力又太弱了,十个武功不怎么高明的教头兼密探,绝对禁不起天斩邪刀的切割。

“可不一定哦!”

法慈大师说:)两边是冰己解的池憎绝地,出其不意先用暗器,一迟之下,不死于暗器,也将被返落片刻可将人冻僵的深池里。

“毫无防备的人,怎能逃得过暗器阵?看来,无斩邪刀只有靠菩萨保佑了。

“管他呢,那是菩萨的事/法慈大师整衣俞起:

“呵呵,事不关己不劳心。咱们到别处走走,找地方化缘,一夜没睡. 饥寒交加研了啦,走也。”

“我佛慈悲,,其他三僧也一跃而起、四位高憎缓步离去)车相庄严,这才有高憎的气派了,憎绪控制得很好。枣林中潜伏着一个人、把回高憎的活听得字字入耳。

“这四个大和尚很有意思。这人是桂星寒,冲着囚位高憎绥离去的背影暗笑:“昔修了几十年,还没修至六根清净境界,居然玩弄借刀杀人的游戏, t们受了衡肚子委屈,受不了啦!他往东北方向窜走,宛若电火流光。

小河宽仅丈余,流经这一带荒野,可灌渴两里多连绵了绝的麦地。小径在河北岸,是乡民进城的必经道路,平时并没有多少人行走。荒野里枯草荆棘丛生,、间或生长着一些不足两年的小榆树。

十个人分为三组,潜伏在小径北面,眼巴巴监视着东间,那是县城的方向。

昨晚三更,天斩邪刀还在城里兴风作浪。

宜至四更天将尽,仍然有人看到一个来去如风的人影,在县衙附近飘忽不定,甚至打昏了三个巡街的密探。

这表示天斩邪刀,在天亮之前必须撤出城远走,该从东面来,走这条路的可能性4卜常高。。

十个人腰间,皆携有大型的乾坤百宝袋,是盛装法器的 宝贝,表示十个人都是具有神遍的术士。。

枯草高及腰际,坐在草中才能看到远处的景物。想看远 些,必须站起来。

天终于亮了,方面毫无动静。  。

最东的一组人,等得心中焦躁/

三人与同伴的一组,相匣约二十步左右。

“这杂种可把咱们累坏了。乃一个术士站起来远眺,口出怨言:把他弄到手,我要剥他的皮。

“恐怕他不会到这条路上来,轮不到你剥他。”另一同伴说:“我觉得,大少主这一。招十路埋伏并不妙/人部分散了,守株待兔,是最笨的主意。咱们应该全面搜寻他,穷追猛打,”讪算捉不住他,至少也可以把他远远的赶离县坊,暂时解除危机。” “三宫主受了伤,大少主沉不住气。也就是说,他有点‘第三个人又接着说,、大少主刚赶到不久,一点也不了解天斩邪刀这混蛋的底细,、一时大意)被那混蛋在面前伤了三官主,伤了他的自尊。固此,他坚持配合陈百户,双方联手布十路埋伏,他自己带了人策应,=希望能亲自擒了天斩邪刀榔尸万段。哼!既然设了十路埋伏少哪有机会让他亲自出马擒住天斩邪刀?比方说,我们发现了,他能及时赶桑亲自下手吗?”

“我们把死人交给他,也算是他亲自出马呀)他亲自带人出城策应,证明他并不心怯,老七,你批评他心怯是不公平的/“我无意批评他,他缺乏旺盛的斗志是事实.

也怪不了他呀,他的道术比三官主差了一分半分神通,三官主一时大意受了伤,他也一时大意来不及出手。不管是否真的大意,他没能出手是事实,对天斩邪刀不无顾忌,没有制胜的把握,所以寄望在埋伏上,不能说他的斗志不旺盛。”

“算了算了,没有争论的必要。)老七悻悻的说/老三,看到什么了)”

“什么都没看到。”站起远眺的术士摇摇头:“三里外鬼影俱无,那杂种不会从这条路上来了,咱们的运气不佳。}

、“也许是走运:” 

“是死运:!”沉雷似的叱声起自身后。、像掠过一阵狂风,挟如电刀光一掠而过,掠过小径,掠过小河,远出三十步外,突然向下一闪即没,像被野草荆棘吞没了。 。

三个人都倒了,一个腰被砍断了一半,一个左颈被割开。=个颈右裂了口/

西面的两组人,总算发现逸走的人影了,还不知死了二个同伴,呐喊甲声追过小河,狂迫人影,把埋伏的事抛诸脑门

第二组人在最西,因此反而追在第三组四个人的后面,顾前不顾后,注意力全放在逸走的人影上。

前面的人影倏然隐没,他们以为必定是伏倒在草中躲藏,毫无戒心的跟着第三组人飞掠

第三组有胭个人,其中之千是指挥,追的也最侠,两三起落便到了人影隐没处。

草下没有人,像窜人草丛的野免

野兔窜入的地方,决不是兔藏身的地方)入草便贴真燎飞遁,原地绝不可能找到。

草丛高仅及腰,藏不住人的

“大家小心……”这人大叫=修然止步口顾: 先前的膝陇人影,正反往他们先前埋伏处电掠而走,而跟在后面的第二组三个人,正疯狂地向草下掷倒。

用不着小心了,这一组三个人已经死了。

“天斩邪刀……”有人认出人形是谁了。

人影不易分辨是谁,太快了“而且是背影,佬分辨的是那把刀,刀的型式怪异,呈现的刀光也就不同,是从刀光中分辨出是天斩邪刀。“天斩邪刀指人,也指刀。见过这把刀的人、莫不望影心徽    :

这些人在这里埋伏,要宰天斩邪刀,反而被天斩邪刀所痛宰,两冲借斩了六个人.

天斩邪刀的身影刀光,已隐没在他们先前的埋伏区,反客为主,取而代之,不知自身在何处。。’

全凭人多势众以及埋伏敢胜,目下人手死了十之六)埋伏失效,斗志迅速沉落,甚至绝望崩溃、叫喊声充满惊恐的意味,涸个人不约而同,恐怖得失去追赶的勇气,也进退维

久下习\⑤

为首的人发出震天警啸,却鼓不起勇气上前去搜寻,四个人表面上列阵自保,=其实随时准备逃走。

人影不再出现,四个人越等越害怕,手中的剑已经颤抖得抬不起来啦,也支撑不下去啦!

幸好天斩邪刀不再出现,这些人实在害怕那狂杀人无声无息的邪刀。

不足三里,另一组埋伏也是十个人,,是锦衣卫哮探,听到南面传来的啸声了…

埋伏,如非绝对必要,是不能移动的,而且必须避免暴露位置。

十路埋伏,可知必定有十组人,分别在可以通行的地点布伏,每组最少也有十个人。

另有游动策应的人,在十路埋伏的地区待机而动。

警啸声传出,表示猎物已被发现,左右两路埋伏的人,不必再在埋伏区守侯了,必须尽快前往支援,两三里距离片刻便可赶到。

奔出半里地,通过一处荒地。

他们必须尽快赶到,参与包围、攻击或搜扬,用任何可用的手段,诛杀最可怕的天斩邪刀。

沿途不可能有凶险,天斩邪刀已经被发现了。

荒草荆棘丛中,突然弹丸似飞蝗。

有人在等候他们经过,而且人数甚多。潜伏在草中的人并没现身,相距两三丈,弹丸一闪即至,骤不及防的人,毫无阿躲的机会。

砰啪啪一阵爆裂声中,十个人无二幸免,惨号着纷纷摔倒,创口成了血洞,有些创口仍在冒烟。

是流光弹改造的霸道暗窑,本来是用来照明或纵火的器具,攸制成暗器威力倍增,是用来专问对付弥勒教妖人的利器,贯人人体才爆炸,但在体外却不会造成伤害)与儿童玩的投炮性质相同二飞:被击锄人,除非击中要害,不然不会致命,但伤势却痛苦万状相当严重,挨上三两颗,铁打的人也受不了,不痛死也会痛昏。;

人影暴起,刀剑齐挥收拾残局。

为首的人年约半百,右胁与右肩背,出现两个血洞,皮袄炸得皮毛往外翻,摔倒后居然撑得住,吃力地翻身坐起)痛得浑身的肌肉不住抽搐。

他看到人影,看到兵刃的光芒,牙关一咬,战抖的手吃力的拔剑。

跌坐在地。匕剑不易拔出,抬头上望,看到露出美丽面庞的飞天夜叉和飞天夜叉手中的长剑,以及剁骸似的侵人目半

“你…、··你是谁……”他气竭声嘶,咬字倒还清晰。

飞天夜工

这位仁兄是最近赶到接受差遣的人,并不知道飞夫夜叉与冷剑天曹、群人冲突的经过,更不知道飞天夜叉与弥勒教妖人之间的过节。 为 …为什么?为···什么……

这人可能不知道飞天夜叉是何人物,怎么无缘无故用歹毒的暗器偷袭。

你不知道为什么吗?”

“在……在下……”

“你们这些人在于什么?”

“想捕一…,一个叫天…天斩邪刀的人…人……

“那就对了。”

“你···…”

“我要替天斩邪刀,清除对他不利的人人吸

“你是他……的同党

利剑终于拔出了,对面的剑光也在这一刹郎下射。.自禾、四乡十里内的村庄,所有的人皆不许寓村走动,民壮全被召集沿路布哨戒严,交通断绝,昼夜皆有成队的卞勇巡逻。

白天不可能再有人进出县城而不被发现,天斩邪刀已被阻绝在城外)

十里戒严。之外,大批高手奔东逐北,血隍好浓好浓,不时有人抬口尸体。

可是始终没能攀握天斩邪刀的动向,阻止不了他飘忽下定的快速打击,打了就跑神出鬼没,刀干现必定有人送命。

撤走时快逾电火流光,无人能追得上他,任由他在这数“十里方圆的荒野麦地来去自如。=他不逞英雄,避免与大群高手决战,碎然暴起一)击即走,扔这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