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11章

作者:云中岳

“哼!你不要强辩。我曾经看到少林和尚,在西乡各处成群”吉队走叽你也在这里出没,分明是项庄舞剑志在沛公,好,先擒住你再说。”

“林姐,你冷静些……”

飞天夜叉哪能冷静?任何威胁到桂星寒安全的障碍,都必。须尽可能加以排除。

一声娇咋,人剑俱进,轻虹剑迸发出万道彩虹,满天光华吞吐。

有理说不清,葛春燕必须自卫。

同时,一股莫名的妒气油然而生。

飞天夜叉本来与桂星寒是敌对的,银扇勾魂客曾经将经过告诉伏魔剑客一群人,之后才改变态度,从恩将仇报转变为相助桂星寒,这才成为同仇敌汽的朋友。

非女人不足以了解女人。

她也是与桂星寒冲突,转变成化敌为友的。而她对桂星”寒,便因接触而产生令她依恋的奇妙感情。

飞天夜叉的转变,她一点也不喜欢。谁怕谁呀?”她也怒叫,剑一起雷电交加;

她的吴天神剑术,连桂星寒也赞誉有加,妒意激发了怒意,当然全力以赴。

拼武功剑术,飞天夜叉信心十足,敢向皇家侍卫挑战,凭借这分勇气就令人刮目相看了。

两人都对剑术下过苦功,都勇气十足信心坚定,搭上手各展所学,绝招杀着有如滚滚江河,奇招迭出险象横生,但见人影依稀,满天雷电声势骇人。

男随从双手持降魔柞,紧张地在旁戒备,女随从更是紧张焦的跟着移动,苦于插不上手。

两人的轻功似乎也半斤八两,闪动进退速度之快,无以伦比,每一次生死须臾的接触,皆在电光石火似的瞬间开始与结束。

旁人绝对无法参与抢救或协助。好一场真正的超绝高手,惊险万分的势均力敌的拼搏,谁也无法在近期中获得上风。

逐渐打出真火,招式也就越来越凶险。

每上次瞬间强力接触,所爆发出来的震耳金铁交呜声,也就越来越骤急,入耳惊心。这表示双方正逐渐放弃巧招,采用全力以赴的绝着,逐渐冒险切入近身,行致命的雷霆一击了。

如果再拖延片刻,将有人走险。

走险,很可能一接触便生死分野。

纠缠中,猛然传出一声最急剧的震耳剑呜,旋动快速的人影倏然分开,震力将两人各震得退了三四步,剑上的劲道也半斤八两棋逢对手。

“今天非毙了你不可!”飞天夜叉怒叫,挺剑向前逼进,衣领中冒出由汗所蒸发出的雾气,象山中因气候激变所产生的上升云雾。

“我也有此同感,葛春燕当然也不甘示弱:“你这种不讲理的人,死掉是最好不过的了。”

其实这是气话、为自己的性格掩饰,她就是一个冲动冒失,不太讲理的人。

双剑相对,即将爆发雷霆一击。

男女两随从,太过关注主人的安危,注意力全放在两人的激斗上,忘了留意四周的动静。

远处八个借草木掩身,逐渐接近的人,已到了三十步外,这时突然不再悄然接近,长身而起飞掠而进,三五起落便到了近旁。男随从发现有人电掠而来,心中=惊,大喝一声,降魔符一挥,飞快地堵住来向,迎接速度最快的第一个人,威风凛凛无所畏惧,

男随从以为是张家大院的人,是来接应葛姑娘的侠义英雄,必须阻止这些人加入,不在乎对方人多。

喝声惊动了两女,停止发招同向掠来的人注视.

“不许再进!千男随从大喝,声如沉雷。

领先到达的人刹住脚步,炯炯虎眼狠盯着凛若天神的男随从。

后面七个人随后到达,男随从脸色一变。

两个人是熟面孔:冷剑天曹和方世杰。“他们是什声人?”最先到达的中年人,用洪钟似的嗓音向冷剑天曹问,不怒而威,气概不凡。腰间所佩的刀是绣春刀,侍卫所使用的军刀。七个人在左右列阵,一个个高大嫖悍气势逼人。。冷剑天曹与方世杰所站的位置,是地位最低的左外们,不

“启禀大人,”冷剑天曹欠身恭敬地口话:“那位姑娘姓葛,是陈大人允许她,帮助维持治安,身家清白颇有地位的人。那一个叫飞天夜叉,是……”

“是什么?”

“据说是一个女飞贼。”

“据说?”

“江湖人如此云云厂属下没有了解详情。”冷剑天曹毕竟是个江湖名宿高手,不便乱入人罪。

事实上飞天夜叉出道为期甚短,身处京都的人,怎知道一些江湖传闻是真是假?不知者为不知,高手名宿岂能以耳代目信口开河?

“女飞贼如果属实,不能轻易放过她。”这位大人可不是不轻信人言的人,重责在身也不容许任何疏忽:“她们虽然身在警戒区外,但携有凶器就应该严办。”

“回大人的话,这位女飞贼是向天斩邪刀寻仇的。”冷剑天曹说/属下曾经逮捕她,却被天斩邪刀救走了,他们之间,不知到底有何关系,搜寻天斩邪刀刻不容缓,可否交由葛姑娘处理?葛姑娘的武功足以胜任。”

多这个·…··”

“天斩邪刀一定就在北面不远,必须尽快搜获他。”

“也好。”大人点头应允:“走!”

“葛姑娘,飞天夜叉交给你了。”冷剑天曹临行,向葛春燕交代:“咱们搜寻天斩邪刀的事十万火急,不能留下人协助你。”

八个人掠走如飞,向北如飞而去。

葛姑娘冲八人远去的背影淬了一声,伸伸舌头做鬼脸:

你果然是协助他们的人、”飞夫夜叉火又来了

“见你的大头鬼!”葛春燕的气也上升了:反我和桂兄是夯朋友。不久前,我和他在一起,宰了那个三寸钉瀚星巍不扬,就是那个改名为吴飞的死佛儒。你可不要红口白舍葫入人

飞天夜叉心中一动,怒火消了。

“不久前你和他在1起,宰了夭杀星?”飞夭夜叉不再冲动,开始用心机:“是真是假?你没扯谎尸

“用得着扯谎?哼!我挨了天杀星一枚毒针,不杀死他我哪有命在?”

“我不相信,说说看。”

葛春燕不想和飞天夜叉胡缠,她必须赶快回城,向陈百户传达桂星寒的口信,早走早好。

事不关心,关心即乱,她急于替桂星寒传口信,使忽略了其他的征候。   

冷剑天曹本来是由陈百户指挥,而这一个佩绣春刀)气势威严的什么大人,把冷剑天曹当属下使唤,这代表什么意义?

当然,她不可能知道锦衣卫的指挥系统,也不知道锦衣卫先遣驻驾新郑有些什么人,陈百户专使的身份底细,她更是一无所知。

急于动身,她只好将与桂星寒在一起的经过说了。

飞天夜叉听完,大吃一惊。

抱漳山破庙,位于北行大道旁不足一里,正是最重要的戒严区。

皇帝车驾经过之前,抱樟山附近,恐怕每株草木都经过仔细搜寻了,桂星寒居然在破庙约会,简直拿自己老命开玩笑。

“你的话,我还没能全信。”飞天夜叉不动声色,脸色仍然难看:“在查证之前,暂且放你一马。”

“你少吹牛,你根本奈何不了我。”葛春燕撇撇小嘴:“你不必奢言放我一马,你们三个人一起上,本姑娘还不在意呢。”

“是吗?”飞天夜叉又冒火了,剑举上啦!

葛春燕倏然飞退三丈外,化不可能为可能。

不必起势前跃三丈,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了,她竟然能在原地瘁然飞退三丈,简直惊世骇俗。

“晤!逃的功夫确是了不起。”飞天夜叉由衷他说、也感到有点心惊,虽则语含嘲弄。

“你飞天夜叉会飞,也了不起呀!”

“少给我贫嘴。”飞天夜叉又要冒火了。

人哪能飞?葛春燕的话,讽刺的成分浓厚,并非真心奉承。

“就算你会飞,我也不怕你。”葛春燕做然他说:“将来,我也要取一个能飞的绰号。”飞蛇、飞鼠如何?”飞天夜叉以牙还牙嘲弄他说。

“狗嘴里长不出象牙。”

“那就飞狐吧,你可真像一个狐狸精。”

“咋!”

“我郑重警告你。”飞天夜叉笑容敛去,声色俱厉。

“你算什么东西?哼!”

“今后你必须离桂星寒远一点。你们这些替官府做走狗的人靠不住。”

“你少管我的闲事。”葛春燕飞掠而走。

“我们去找他。”飞天夜叉向两随从匆匆挥手,向北急奔。

抱樟山距城二十余里,实在不能称之为山,树林却相当茂盛,人藏身在内很难发现。 ~

冷剑天曹八个人,并非以抱漳山为目标,本能地向可能有人隐藏的地方走。

他们也无心留意搜寻每一处地方,八个人也搜不了多少可疑处所,走在一起不住张望,用意就是将天斩邪刀引出来。

真要穷搜,出动上千兵马也无能为力。

远出五里外,前面是一座颇广的树林,远在里外,便可看到一个人站在林外,向他们远眺。

“就是他!”方世杰国力锐利,对桂星寒大概印象深刻,一看外型便知道遇上了目标:“天斩邪刀,他佩刀的方式一看便知。

“你们不可鲁莽,由本座与他打交道。”那位大人冷静地交待:“留意信号行事;我不希望白跑一越,如果让他逃掉/我唯你们是问,晤!他像在等我们。

对方没有“动”的迹象,应该是在等候他们。

以身作饵现身招引危险性甚高,一头闯进埋伏里后果严重。大概八个人信心十足,艺高人胆大,不怕一头栽入陷饼里,人多其实也不怕埋伏。

一他所站的地势高,早已发现我们了。”另一人脚下放快:“故意现身引我们的。长上,我们反被他引来,情势恐怕失去控制,对我们不利。”

“废话!”

一眨眼,林前的人影不见了。

“快!”

八人狂风似的赶到林前,傻了眼,树林广阔,人可以藏匿在任何地方,如何找?

“禾斩邪刀,我们要和你谈谈。”为首的大人只好高叫,实在不知该如何搜寻。

林空寂寂,高叫了三次毫无口音。

冷剑天曹心中雪亮,双方二定会作决定性的解决。

天斩邪刀既然现身将他们引来,决不会一走了之,也不会因为他们的人多,而心怯溜之大吉。

八比一,他们掌握了胜机。

可是这位号称剑客的名宿,却有点忧心仲忡,被对方先发现引来,心理上也就有了被动的感觉,心中不是滋味,从猎人变成了被猎者,心理上所承受的压力要沉重得多,信心也就大打了折扣。

上次他们的人更多了几倍,天斩邪刀还不是来去自如?

他们不想分开搜寻、而情势急迫,不容许他们定下心来等候,他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姓桂的,咱们要和你谈谈。”冷剑天曹只好硬着头皮,亮大嗓门高叫。

领队的这位大人脾气不怎么好,但也不得不压抑火气,忍下在附近狂搜的冲动,已经知道狂搜无济干事,偌大的树林区,八个人实在无能为力。

“时辰未到,没什么好谈的”西面远处,传来桂星寒震耳的语音。

桂星寒拒绝谈,理直气壮。约定申牌初,在抱漳山破庙谈,目下是未牌初早着呢!而且这里距抱漳山也有七八里,时地都不对。

葛姑娘的口信哪能传得这么快?

你是个胆小鬼吗?”冷剑天曹用上了激将法。

“你自以为是大胆的英雄?”

“在下一代名剑客,本来就是英雄。”

“好、你一个人过来。”

“这……”冷剑天曹心中一跳,反而被激了!

“这可以证明谁是胆小鬼,阁下,希望你不是=代胆小名剑客,我等你。”

为首的大人,向他打出只有自己人才懂的手势。

“我来了。”他把心一横,向声音传来处奔去。

军令如山,他也不甘心作胆小名剑客,即使那位大人不打手势命令他前往,他也必须硬着头皮上。

他不可能知道桂星寒藏身在何处,只好昂然向前走,让桂星寒找他。他并不急于与桂星寒碰头,争取同伴布置的时间。

姜是老的辣,桂星寒果然不出所料来找他了。

“你不必往前走了。”身后突然传来桂星寒的语音,似乎发自耳后。

他心中一跳,但不慌不忙徐徐转身。

桂星寒不曾在叫阵之后,从背后袭击他。

上次桂星寒突然从屋内制住他,双方并没交手,那次被制完全是意外,因此他还没弄清桂星寒的武功根基,也就自以为桂垦寒不见得能胜得了他。

廷垦寒并没附在他身后,而在右后侧三丈以外,语音似乎发自耳后,那是上乘的传音技巧而已。这种技巧并非什么不传这秘,比千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