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12章

作者:云中岳

六个人,有大半不能勉强行走。

那位与桂星寒打交道,肩骨受创的侍卫,便是可以勉强行走的人,但也不能丢下长官和同伴不管,只好硬着头皮在原地等候救援,等候巡逻的人发现他们。

巡逻没等到,等到快步而来的飞天夜叉。

看到这些人手中的绣春刀,飞天夜叉眼都红了。

“好哇!你们这些半官半匪的害民贼,似乎全都受了伤,可让我碰上了。”飞天夜叉欣然娇叫:“大概又是天斩邪刀所做的窝囊事。他那个人外刚内柔,死老虎不吃人,样子难看而已。我是专门替他善后的人,你们认命吧!”

剑吟隐隐,轻虹剑出鞘光芒囚射。

“不需小姐费心,杀这些杂碎污了小姐的手。”男随从拉掉降魔符的套袋,大踏步上前:“属下手痒,正好一一打破他们的狗脑袋/

这种天王使用的降魔粹,重量有十余斤,大石头也一砸粉碎,打破脑袋甚至不需用劲。

生死关头,这位侍卫再次发挥自救的长才,同伴已失去拼老命的力道和勇气,他是唯一能有胆气自救的人了,必须硬着头皮赌运气。

“姑娘想必是飞天夜叉了。”侍卫上前相迎,居然勇气十足无畏无惧:“确是天斩邪刀伤了我们,大仁大义不与我们计较。”

“我计较。”飞天夜叉伸手虚拦,阻止男随从挥柱:“冷剑天曹那些人,所加给本姑娘的侮辱刻骨铭心。他们职责所在,找我理由正当,但受弥勒教唆使找我,就不可原谅了。”

“他们也是不得已,身不由己。……”

“住口!我不听这些遁词。”

“我有交换性命的消息,如何?”

“值得吗?”

“绝对值得。”侍卫语气肯定。

“我不信。”

“说出消息后,姑娘如果认为不值得,再杀我们为时不晚。听我说完术p使没有价值,对你也不会有损失,是吗?”

“晤,有道理,你说说看。”

,,我先说我们遭到厂幸的经过……”侍卫利用说经过的机会,缓和飞天夜叉涌起的杀机,最后说:“紧要关头,来了这么一个美如天仙的女郎,这女郎……”

片刻之后,飞天夜叉带了两名随从,脚步加‘决追踪桂星寒,侍卫与罗百户六个人的性命保住了。

弥勒教南北两地的人已先后赶到,分别在城内城外落脚。抱樟山的联络站,按理旦已取消了,何况风声鹤嗅,情势紧急,撤站理所当然。

但桂星寒是相当小心的,防意如绳不敢大意。

“我在这里约会陈百户。”

他向李凤说:“已不足半个时辰,他们来不来无法估计,我先在四周TXTGOGO,这里曾经是弥勒教设下的联络站。”

“为防万一,搜一握应该的。”李凤自告奋勇:“你搜外面,庙内由我负责。”

庙内应该不会有人,但也得小心在意。”

“好啦,好啦!我不但小心,而且机警能干呢!”

李凤媚笑着推他动身,自己往破庙门举步,举动大方亲呢,有意无意地流露出爱娇的风情。

桂星寒呆了一呆,那纤纤的玉手在他的肩臂轻推,他竟然感到心中怦然,仿佛那纤纤玉手有一种亲和的热力,一触之下,浑身产生异样的波动,心跳陡然加快。那熏人慾醉的幽香,也产生了*情作用。

他举步离去,心中暗叫:我是怎么了!

他并非不曾与异性接触过的处男,至少在最近期间,他曾经搂抱过葛春燕,曾经救过飞天夜叉肌肤相亲。

两位姑娘皆是年轻貌美的美女,相貌和风华气质,决不比李凤差,他一直就不曾有过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所谓缘分吧。

有些男女即使睡在同一张床上,也不曾产生心动的现象,甚至连生理本能的冲动也付田如。

走了几步,他情不自禁转首口顾。

李凤袅袅娜娜的背影,刚消失在破庙门内。而他怦然心动的感觉,似乎比刚才更强烈了。

“这是一个可爱的女孩。”他哺哺低语。

桂星寒不自命英雄,并不代表他不是英雄。

英雄与平凡的人,其实相差无几。

英雄也是人,有人的一切优点与缺点,同样会有七情六慾,有凡人的正常感情变化和需要,

当然,他不会排斥女人。

缘分两争深究时玄之又玄,不必深思,却平凡得有脉络可寻。

他与葛春燕相处的感情不好也不坏,那是打出来的交情。

葛姑娘冒失鲁莽,幸好他是个不怎么计较的人,能化敌为友,已经算是颇有缘分了。之后相处的时间有限,无法获得感情进一步发展的环境,各有前程,不可能走上日久生情的道路。

与飞天夜叉的交情,更是从激烈的打打杀杀中产生,先天上的排斥感,压下了进一步亲近的慾皇。

李凤与他第一次见面,便不着痕迹地赞美他。

英雄也需适时适当的赞美与鼓励,因为英雄绝对不是圣人。

三个萍水相逢的女人给予他的感受泅然不同,自然而然的,他感情的天平便倾向于李凤这一方,随接近时光相等分量渐增。

也许,这就是所谓缘分吧!没有一个身心正常的男人,能排斥一个对他赞美、鼓励、热诚亲近的女人。

似乎,他已决定了所走的方向,再深深注视了庙门一眼,这才放心开始搜索庙四周的可疑征候。

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久久仍然存在。

在庙外绕了半圈,调林中鬼影俱无,也找不出有人走动留下的痕迹,不可能有人潜伏。

按葛春燕传讯的时间估计,先遣的埋伏人员应该早片刻到达了。

一无所见)但他的思路,已经投落在庙内搜索的李凤身上了,注意力也就留意庙内所传出的声息,一有动静,他便会以最快的速度冲人。

桌然有了动静,李凤的一声娇叱破空传来。

心中一急,他飞越庙墙狂野地冲人内殿;

破庙占地不广,跃登屋顶便一览无遗。

他已有所警觉,看到飞升的人影便立即迎头截住。

“要活口……”他急叫。

可是,已叫晚了一刹那,下面剑光飞腾的晶亮剑光,已逐影上升。

人影距檐口不足三尺,上升的剑恰好到达,剑尖翻正贯入人影的下体,贴耻骨滑入腹部,人体近尺,劲道极为猛烈。

上升的人影如受雷硕,浑身一震,但仍然上升,被上面的桂星寒一把揪住背领,消去升势,一顿之下,同时向下飘落。

他已看出这人是谁了,另一手抓住对方失手放弃的拐杖剑。

是黄泉双魔的大魔孔成,老相好。

大魔的拐杖剑原来是抓在手中的,逃走时剑竟然还在杖鞘内不曾拔出。这是说大魔是惊弓之鸟,见了人就逃走,没有拔剑一拼的念头,脱身第一没有斗志。

他首先认出拐杖剑,因此急叫留活口。

下呵中院站着李凤,是将人追出的刹那间,飞剑追击上屋逃走的大魔,急 发剑,准确度十分惊人,身形 剑已中的,技巧精绝无与伦比。

他抓着人飘落,对李凤的身手大感心折。,

“是会妖术的人。他一定是你所说的弥勒教的妖匪,我不得不杀他们叉我讨厌利用迷人神智的邪术杀人的败类,几乎上了他们的当。”。

“他们?”桂星寒拔出大魔腹下所中的剑,利用大魔的衣衫264拣掉血迹递给李凤。

大厦已经有气出无气入,双目睁得大大的,厉光仍然炽盛,令人望之心悸,狰狞可怖的濒死形象,会让胆小的人做恶梦。

“里面还有一个。”

“一定是二魔关功。”

人突然用棋子向我急袭,我只好给了他=剑。”

甥口就是二魔关功,他们的夺魂棋子相当歹毒。这两个老魔在弥勒教的地位并不高,武功却高强,性情阴险毒辣,江湖朋友提起黄泉双魔,胆气便消失了一半。你能在短暂的片刻毙了他们,非常了不起,天下大可去得,你的造诣修为大出我意料之外。”

“谢谢你的夸奖。抱歉,没替你留活口。”李凤挽了他的臂弯向后殿走:“他们一个突用棋子而下杀手,一个用可以让人心乱的妖术行凶,我猜他们必定是弥勒教的妖人,不得不倾全力反击。”

“其实并不需要活口,我与弥勒教的妖人结怨,双方各展神通你死我活,不需什么口供了。我只是感到奇怪,这两个老魔怎么还留在这里,他们的秘窟建在城内城外,实在没有把人留在这里的必要,所以存疑…

“你说的,并不需要活口。”李凤打断他的话,指指已经断气的二魔尸体:“见了弥勒教的妖冬,就像这二魔一样,立下杀手毙了准没惜。”

我们到外面去等。”他不再理会二魔的尸体往外走:“时:辰快到了。”

“桂兄,你与谁有约?

“城内戒严的指挥官,一个姓陈的百户,锦衣百户。”他信 口答。

“锦衣百户?”

“对,也就是紫禁城的侍卫。”

“哎呀,你是说锦衣卫派到外地抓人,带了圣旨的堤骑?”

皇帝派往外地抓人的锦衣卫官兵,称为堤骑。堤骑并不限于锦衣卫的官兵,另有两个单位的人也称堤绔,那就是东西两厂,三个单位合称厂卫。

“不是堤骑,而是御林禁军出现在这里。”

“什么?御林禁军出现在这里?”

不知经过多少岁月了,至少在最近几个世代里,从来不曾有过皇帝光临这一带的事,百姓们八辈子也不知道皇帝是什么东西,他们也不曾梦想过,看一看天老爷的儿子是不是真的头上有角的玩意几。

皇帝通常称天子,意思是天老爷的儿子,所以传国玉奎上所刻的字大书“受命于天”。皇帝也是龙,坐的椅叫龙座,穿的衣叫龙袍,既然是龙,头上该长了角与众不同,表示坐在龙座上统治江山的,是天老爷的儿子,或者叫龙子的怪物。

百姓小民能看看皇帝,该多好?

但皇帝不希望被百姓看到,以免被看出他不是老天爷的儿子,因为他与凡人并无不同。他更不是怪物,身上绝对不比凡夫俗子多长一件器官。

所以,皇帝出巡各地必须戒严,不许平民百姓看出他与凡人并无不同,保持神龙见首不见尾,就可以保持神秘和威严。

“不出三天羔都紫禁城那位皇帝,就会经过这里。”。

桂垦寒不再隐瞒:“身负戒严的这些先锋禁军,勾结弥勒 “桂兄,你要向皇帝讨公道?” “有何不可?”他咬牙说:“大不了像弥勒教的龙虎大天顺今样,干脆兴兵造反。古代汤武革命,不是高举吊民伐罪的族暑吗?”

“那你就该与龙虎大天师合作联手呀!”

“没胃口,那混蛋用愚民手段裹胁百姓,建立他们的强盗事业,名不蓝言不顺,所用的手段也残忍卑劣。”

“桂兄,你真要号召天下群雄兴兵,我替你摇旗呐喊,替倚罗致天下豪杰……”

“小凤,你算了吧!”他无意中改了亲呢的称呼,表示心储开朗,对这次事故,并没有太大的怨恨:“发发牢騒说来玩消口气而已,可别当真。呵呵,看你弱不禁风的淑女相,做女将军举大旗像什么呀?”

“像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干什么,我都会毫不迟陡站在你身边,同心携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小凤,你了解我吗?” ““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了解现在的你。桂……星序,你不认为这是我对你所表现的承诺吗?” “谢谢你信任我……” “你值得我信任,星寒。”李凤拉住了他,低蟀首羞怯怯地戍偎在他壮实的胸膛上。

他情不自禁,拉住了幽香阵阵的温暖娇躯。

蹄声隐隐入耳,有几匹健马正向破庙飞驰。

飞天夜叉并不知道桂星寒的去向,只能在各处穷找寻踪觅迹。冰冻大地,很难找出留下的履迹,因此浪费了不少时间,始终找不出桂星寒的去向。

但所寻的方向大致不错,而且终于抵达抱樟山。

蹄声隐隐,吸引t他们的注意,急急穿越一处树隙,果然看到离开官道的九匹健马,九骑士伏在鞍上飞驰,越野而走速度惊人。

“姐,限他”捆去向赶/男随从大声说:‘淇中几个人佩的是绣春刀,穿轻裘但健马负荷甚重,里面一定穿了甲,;阿能与桂星寒有关。千

‘快追!”飞天夜叉不假思索下令。

九匹健马行进的方向,与枷ri差了相当大的角度,她们必须斜向追赶,很可能无法会合。即使他们敢不珍惜体力用轻功急赶,也只能在里夕哈合点雌在后面迫赶,不可能将健马截住。

她心悬桂星寒安危,毅然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