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13章

作者:云中岳

鲁家庄在城西十五六里,远在紧急戒严区夕)。

桂星寒返回寄住的农舍,已是黄昏降临。农舍主人冈(替他备妥晚膳,银扇勾魂客便兴匆匆地赶来了。 “我从城里带来了好酒;”银扇勾魂客将两只酒葫芦往桌上一搁,喜形于色:“没有倒媚事需要担心了,咱们该好好庆祝一下。”

“你高兴什么/他笑问,取酒葫芦替老怪杰倒酒。 是你j、子神通广大,事情极不寻常,是不是你付出 了某种交换条件?” “我停止进入戒严区。”他显得意兴阑珊,提不起劲皇帝,至少不必担心我去找他理论了。”

“就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

“他娘的!你失去尽皇帝的机会了。 银扇勾魂客没酒醉,说的却像是醉话:“在京都,要见皇帝真不简单。首先得在御林军的监视下去击登闻鼓,然后滚钉板表示你的勇气和决心,再 生死状,递冤状由值鼓人员讯间,认为真的需要皇帝处讨经但殿御史奏呈进行初审。能不能见到皇帝,还是未定天。现在你只要一挥刀就可以见到他,竟然轻易地放弃,实可惜,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天大机缘呢!”

只有告御状或许能有幸见到皇帝,平民百姓哪有这种幸陆登闻鼓告御状,并不能保证可以见到皇帝,除::是告变。已是告有人造反,而且有凭有据,皇帝才会亲自审理。

上京告变的人,是唯一可享受特权的人。不需申请路引府身份证),可以住驿站(官方招待站)。最先得讯的地方需无条件派人照料入京;沿途各州县官府,不得留难并需 加意保护过蟑,够神气吧?其他的冤状,可就无人理睬了。 “罢了,我并不希望成为钦犯,那日子不好过,我又不想隐”名。”桂星寒一口喝了一碗酒:“我猜,这两天皇帝便可以 明早天一亮,城内城外任何蛇鼠thgh弹不得,你会回张 混蛋如被看管,“定会激怒他的死党,迁怒在我头、,”后的日子恐’泊不好过。”桂星寒笑不出来,虎目中杀机怒

陆指挥使显然重视他拒绝投效的理由,所以不勉强他投

“杀了不少锦衣卫的官兵和密探,另;些人的同袍友好怎肯?锦衣卫的官兵,都是世袭的皇亲国戚功臣子弟,平时作福权倾天下,通家世好狼狈为好,同伴被杀,岂肯坐视不公不能为pffde为,私底下必定同仇敌汽肆行报复,这是人之常情,陆指挥使当然心知肚明,硫也无法省栗沤昼双进人工胡作非为。

刘、子,你的处境似乎并浚改善。”镶扇勾魂客见多识广,已经知道不宜乐观大早了。

“屁的改善,恐怕更为险恶呢!”

“似乎我也脱不了身。”

“那是一定的。”

“该死,咱们成了同一条破船上的难友了。”

“他们的目标是我,不会在你身上浪费精力。管他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怕谁呀吵

“对oh!除死无大难,他”=来好了,明的暗的咱闪陪他们行:”

“日后张家有何打算?还要入川?”

“他们还敢入川?”银扇勾魂客苦笑:”在这里已经应付不了,动一动只有死路一条。 来,敬你一碗酒。”

天刚黑,李凤带了一位十四五岁俏巧侍女,踏入鲁家庄的庄已庄丁木概心中有数,这些带了剑的江湖男女,必定是同一路的人,不待询问便把她俩领到桂星寒安顿的农舍。

她俩带了简单的行囊,还真有点闯荡江叼儿女摹雄的气概。但主婢俩身上的华丽衣着,以及令人沉醉的彻体幽香,可就不像一个能吃苦耐劳,不畏餐风宿露的闯道者了,她、;=哪能适应闯道者的生涯?

侍女叫丁香,奴婢当然随主人姓。丁香小小年纪,却生了一双眼神极为锐利的大眼,不苟言笑,外表比实际年龄要成熟得多,毫无天真无邪的少女气息,走动时轻灵如猫,与一般少女蹦蹦跳跳遇然不同。

桂星寒替银扇勾魂客引见,老怪杰不住皱眉头。但一听李凤杀了黄泉双魔,老怪杰疑团尽释,一改怀疑冷淡的态度,对李凤大表欢迎。

能轻易地一剑一个杀了黄泉双魔的人,足以脐身于超等高手之林,多一个高手并肩站,就多一分力量,难怪老怪杰的态度转变。

农舍主人热诚地替两女准备宿处,安顿停当,在厢房的小厅品茗。天气寒冷,小厅中还特地设了一个取暖的火盆,水壶就搁在火旁,随时皆有沏茶的沸水供应。菜油灯光度不足,很难清晰地看出彼此的神色变化。

丁香侍候茶水,婢女是没有座位的。

“小子,你认为皇帝在两三天之内,可以到达这里吗/银扇勾魂客自然而然地把话题放在目下最重要的事件上。

‘我是从陆指挥使的行动估计的。”桂星寒说:“他回郑州,皇帝应该还在河北岸,即使过了河,在郑州也会有一段时间逗留。这不关我的事,定下心歇息几天再动身/

‘我陪你走一趟荆山,沿途找朋友放出风声,应该有人知道九灵丹士的下落。”

“谢啦!希望不要耽误你的事。”桂星寒由衷地道谢,转向李凤问:“你呢?你的去向在何处?” “我只是出来见见世面,并没有特定的去向。”李凤话中的含义,完全表现对他的信任和倚赖:“有你带携在江猢这游,我是三生有幸。你请放心,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而且可以成为你的有力臂膀。星寒兄,我对我的武功修为有信心,希望你也能肯定我的成就,不会吝借我共享你的光彩吧?”

“我会尽全力照顾你,但愿不至于让你失望。”桂星寒的口气有托大之嫌,但也表示他欢迎季凤并肩邀游江湖的心意:“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你我一刀一剑,天下大可去得。眼前最严重的问题,是棉衣卫密探中的一些人,以及弥勒教妖人的威胁,在这几天必须解决,所以,我们这几天必须特别小心

话未完,他一向吹熄了唯一的菜油灯。

银扇勾魂客也十分警觉,抓起水壶淋熄了炭盆的火。

“星寒兄……”黑影中传来李凤的急叫。

他们的兵刃都是随身携带的,处身在危险区,必须时时刻刻提防意外,兵刃不在身是十分危险的事。

侍女了香首先拔剑,但听得到剑呜,却看不到人影,小厅太黑了。

“出来戒备。”外面的黑暗小院子,传来桂垦寒的低叫声。

银扇勾魂客吃了一惊,桂星寒怎么可能在吹熄灯的同一刹那,便到了厅外?

“这小子是个鬼。”者怪杰噙咕,身形下挫,退至壁根蛇行,小心地滑出厅外。

下挫的刹那间,感到一阵阴风掠身侧而过,还以为是从厅外刮入的寒风,因此并不在意。

窜出小院子,侧方不远处,李凤主婢的身影,似乎在同一瞬间幻现。

“我真的老了,这两个初出道的小姑娘也比我快。”者怪杰藏身在墙角下,心中暗暗叹息老之将至。

老怪杰有所感慨,是有原因的。下挫窜走时,明明听到位于内侧的李凤,出声叫唤桂星寒,而出去之后,位于内恻的李凤反而比他先出厅,他竟然毫无所觉,这表示季凤主婢后动先出,不但速度比他快一倍,超越时无声无息,更令他惊然而惊。

桂星寒比他快,理所当然。他知道桂星寒会遁术,弥勒教的妖术无用武之地,即使桂星寒在他眼前变化:他也不以为怪。

对面的瓦脊,出现八个人影,天太黑,无法分辨这些人的身份面目,每个人皆仅有双目露在外面,即使面对面也认不出是些什么人。

院子里,也并肩站着三个人,黑夜中仍可看出他们叉腰屹立的无畏勇猛气势,可以感觉出慑人心魄的杀气凌厉迫人。

“姓桂的,给我滚出来!”中间那人喝声震屋瓦,气势凌厉无匹。

屋上的八个人身形倏动,扼守在三方的檐角。上去的人很可能身在半空,便会被暗器射下来,三方堵死,下面的人不可能从屋上脱身了。

桂星寒幻现在三人的面前,相距丈余面耐相对。

李凤=闪即至,并肩一站剑已在手。

侍女丁香出现在李凤的后外侧,掩护主人的外侧后方十分尽职。

桂星寒没拔刀,因为对方三个人手中也没有兵刃。

“我,天斩邪刀桂星寒。”桂星寒的嗓门也不小:“有人敢亮名号吗?我天斩邪刀算起来,也算小有名气的人物,可不希望 面对一些不敢亮名号的胆小鬼,杀几个无名阻小鬼污了我的刀。”

“咱们来了这许多人,杀你一个小有名气的小辈,已经很有面子,不亮名号与是否胆小无关。”中间打交道的人,显然拒绝亮名号:“杀死了你,咱们也不怎么光彩。咱们来,唯二的要求是杀死你。”

“我知道你们是些什么人了。”

蜘道就好。哈!又怎么多了两个女人?”

“我天斩邪刀有同伴并不稀奇呀!”

“不对,咱们已经摸清你的底细了。你孤家寡人,有女的仇敌,却没有女的同伴,这两个……”

“喂!阁下是前来调查家世吗?”李凤抢着说:“天斩邪刀有否女同伴,用不着查,是吗?飞天夜叉就是他的女性朋友.…。。”

“少给我胡说八道。”为首的人怪叫:“飞天夜叉曾经捉住天斩邪刀和银扇勾魂客,胁迫他两人入伙,不但咱们查得一清二楚,弥勒教的人更知道详情,曾经向飞天夜叉胁迫索取天斩邪刀,这已不是秘密。你两个女人不是飞天夜叉,到底是何来路?犯不着与这个要犯一起死,你们最好滚蛋,还来得及。”

“嘻嘻!你们的人,会让我走吗?”李凤向上遥指屋上的人,笑声悦耳似银铃。

“当然会,咱们不想多牵连无辜/为首的人举手一挥,右方屋顶上的三个人闪在一旁:“走!”

“可惜你大方,我却不想走。”

“你……”我是天斩邪刀的好朋友,好朋友患难与共。而且,我实在看不出,你真有放走我的洪量。那不是你们办案的习惯,你唯厂的目的,是把我们拆散,分而歼之,成功的机会比较大些/

“闭嘴!”一“理直气壮,我必须说。悸凤似乎成了主人:“你们一定是擅自前来公报私仇的,犯了最严重的错误……·”

“不是犯错误,而是犯军法。”桂星寒接口:“阁下,你们知道后果吗?”

“你一定死,没有任何值得忧虑的后果。”

“如果我死不了,后果将严重得谁也承担不起。”

“你一定会死的……”

“不见得。不客气他说,你们先锋营与密探,没有可挡得住在下天斩邪刀的人才,在下随时都可以来去自如。你们杀死不了我,我就会去找你们的皇帝,去找陆指挥使,你们的脑袋绝对保不住。”

“你不要说大话。”

“是吗?如果你们有把握要我的命,会派出这许多爪牙来吗?可知你们根本就没有杀掉我的信心。”桂星寒坦率地指出对方心虚的事实。

多派一些人,固然成功的机会相对地增加,但也表示没有必可成功的把握,增加人手壮胆以增加声势而已,也表示没有独当一面的人才。

“这个……”为首的人心中一虚,语气不稳定了。

“你们走吧!以免不保首领。”

“早晚咱们会找你算帐……”

为首的人口气已经软弱,已隐约流露出怯意,正在心中盘簿权衡利害,打算制造最佳的撤走借口。

如果杀不了他,他也许真的。会去找皇帝)或者去找他们的指挥使,惊动圣驾,他们谁能承担得了责任?=那将是天大的祸事。

“算账选日不如扛日,立即解决以免夜长梦多。”李凤看出对方已有怯意,急急截断对方的诸。

侍女了香与主人,峻相通,突然闪电似的飞扑而上,剑出狠招银汉飞星,洒出满天星芒,出其不意突起发难,毫无所惧向三人抢攻。

桂星寒不想与锦衣卫仇恨深结,所以不打算与这些人拼命,晓以利害劝这些人了解后果的严重性,眼看对方意动,有撤走的可能,没料到变生仓卒,李凤出乎意料之外,突然抢先下手攻击,和平解决的希望落空:

侍女丁香飞扑进击,狠招银汉飞星攻的是上盘,这种出招的技巧极为危险,攻击高手更是险中之险。

但是,这仅是乱人耳目的佯攻。

李凤如影附形随后跃出,这才是真正的攻击主力。她的身法,比了香迅疾一倍以上,见影而不见形,剑在丁香的剑招已发之后超越,后发先至,像一道闪电,抢先一刹那与对方接触。

三个人的武功非常了不起,目力也极为锐利,反应超人,在这电光如火似的刹那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