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15章

作者:云中岳

娇啸声吸引的注意,全向该处急奔·谁也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本能地奔向有动静的地方。有如黑夜中荒野的飞虫,本能地向耀目的火光飞去。

双方都怀有强烈的戒心,在树丛调草中小心地急进:不敢公然放胆一一拥而上,便形成乍现乍隐的阵势。

领先急进的吴世,最先发现对方的人。

。‘三妹,你和欧护法火速离开。”他缩在一株树厂,脸色微变:“是冷剑天曹那些人,快!”

李风也一惊,与丁香不进反退川句侧一,绕,三两闪便消失

对面的人,也发现他们了。发现了目标,僻觉心与紧张的情绪便会松懈许多,一声暗号之下,人陆续现身往主事人身边聚集。

共有十二个人,有五个是带刀侍卫。

冷剑天曹与方世杰的地位,当然比带刀侍卫低,也当然负责对外打交道或f#tw,笨鸟)l先飞,打旗的先上。冷剑天曹与江湖人士熟悉,是与江湖人士打交道的主将。所以列阵停当之后,领先出列打交道。)五个带刀侍卫,脸色极为冷森,虎目怒火炽盛,有如面对际共戴天的勺队。良被丁香发动突袭所死的十个人中,有大半是身份地位不毗的侍卫。这些军老爷袍泽感情深厚,替同袍复仇的念头十分 强烈。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原来你们躲在这里。”冷剑天曹皮笑肉不笑,是老练的江峋嘴脸:“吴老兄,你知道我们为何而来吧?,,

“你们的理由不充分。不要逼我,姓项的。”吴世不再示弱,

语气也就不友好:“咱们远撤出戒严区外,已经情至义尽,真要澜翻了,谁也得不到好处。”

“卫里的将爷要求并不苛,你心里明白。… “要求不苛?老兄,你们要求的,是莫须有的要求。”吴世英 俊的面庞杀气涌腾:“既要在下向你们投到,又要在下交出我们的两个女人。我的要求也不苛,那就是彼此保持和气。目下天斩邪刀……”

他想说出桂星寒已受制,想趁机要求对方共同搜寻的建议,先把快要死的人找到,尔后再解决其他棘手的问题,那就省事多了,双方主要的目标,本来就是桂星寒。

可是,情势已由不了他主宰。

“你给我闭嘴!”震耳慾聋的沉喝,打断了他的话。

是那位领队的人,虬须乾立相貌威猛的侍卫,随着喝声大踏步而出,手按刀鞘屹立如天神,站在他面前八尺左右,像一座山。

“你的人,杀了我的部属。”侍卫一字一吐,声色俱厉,铜铃跟厉光囚射,像要吃人:“你是全权使者,当然是你一手策划动。有何理由分辩,我会给你机会,但不是现在,带你回去再说。你愿意跟我回去吗?”

锦衣卫和东西两厂,合称厂卫,是皇家两大特务系统对外的组织名称,内部还有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小组织。在职掌上,几乎无法把他们分开;名称不同,却又是事权几乎相同的组织。

被厂卫弄到手的人,不死也得脱层皮。

双方既然已经因出了人命,愤而分道扬键,便成了势不两立的仇敌,双方的人皆心中明白,一旦落在对方手中,唯一的结果是任由宰割,决无他途。

吴世受不了对方咄咄逼人的态度,更无法接受这种断绝去路的要求。

‘‘办不到!”吴世的嗓门,更有慑人的威力,斩钉截铁,强硬率直:“阁下,不要把我对你们的让步,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你还不配在我面前说这种该死的大话,少在我面前撒野·尸……

侍卫哼了一、声,猛地一耳光掴出。手长脚长的人,跨出一步出手掴耳光,真有泰山严卵的声势,极易引人反感j侍卫愤怒中出手,显然没把对方看成人物,据做托大的态度,激怒了所有弥勒教妖人。

吴世虽然愤怒,却也识势地退出、挪移,并没乘势招架这种最容易反击的狂妄招式,采取最消极的方法闪避,显明地示弱。

他的同伴,却受不了侍卫的据做态度。

一枚扔手箭,挟风雷而至,直奔侍卫的心坎,一闪即至,这种大型的箭可以及远,可知劲道必定惊人。

一声怪响,箭反弹跳堕。

侍卫退了一步,巨眼暴张,左手向前一挥,一枚晶亮的铁胆破空而飞,体积虽大,但速度太快,所以仅看到一道晶虹,光到人倒。

“呕…··,”将箭扔出的人,不知道侍卫的锁子甲,并不怕粗大的箭,以为必定箭到人倒。还来不及有所动作,铁胆已经及体,侍卫的反击太快了。

即使是体积最小的一寸径铁胆,击中人体也会骨裂肉陷。侍卫这枚铁胆有寸半径,真有如千斤巨锤狠砸,也是用扔手劲发出的,与扔手箭手法几乎相同,噗一声击中胸口,胸骨内陷,被脊骨所挡住,身躯倒掷而出,撞翻了后面的两个同伴,劲道可怕极了。

一声刀啸,绣春刀出鞘。

侍卫的同伴要快一步,他的轻功首屈一指,人似飞隼般斜跃冲出,下搏时剑似雷电轰击。

一个刚闪开摔倒同伴,以免被撞及的中年人,还没有拔剑的准备,剑光已如雷电自天而降,剑从右颈侧贯入,直透胸腔。

立即引起可怖搏杀,唯一可做的事是杀死对手,二十余个人群殴,一接触便有人死伤不可收拾。

“该替他准备后事了,让我拖他走。”银扇勾魂客黯然.

“你走开了!”飞天夜叉冷冷他说。

她坐在冰冷的土地上,抱住桂星寒的上身,背胸相贴抱得紧紧地,不住轻轻地摇晃。脸上满是泪水,脸颊在桂星寒的发譬摩擦。

不知道为甚么,她就是毫无理由地喜欢这个不喜欢她的男人,而且喜欢的程度与时日俱增。

她心中否认,与感恩图报无关。

也许,她想拉近桂星寒对她划出鸿沟界限的距离。

也许,得不到的东西偏要想得到。

当然,她拒绝相信是占有慾在作怪。

她警告葛春燕,要葛春燕离开桂星寒远一点,就是占有性的具体表现,当然也掺入了其他方面的感情。

她的爱落了空,桂星寒冷僵的尸体,就抱在她怀中,这是无可置疑的事实;

那种撕裂心肺的感觉,形容为伤心慾绝决不为过。

“林姑娘……”老怪杰不知该从何劝解。

“不要管我/她冷冷他说,任由泪水似泉涌:“我还有人手,我会替他善后。”

“你没有必要……”、“我有的,前辈。”她抱住桂星寒轻轻地前后晃动,语声遥远:“不仅是我对他有一份亏欠,而且我喜欢他,甚至爱他,虽则我知道他并不喜欢我,”

“可是……”

“我应该倔强地直接警告他,那两个女人,确是弥勒教的妖女。天啊!我为甚么介意他不悦?”

“你喜欢他,所以介意他不悦。男与女,都一样;如果你对某人没有印象,也就不在意对方的情绪变化反应。我想,你确是真心喜欢他。”

“是的,所以我决定暗中跟在他后面……唉!”

“坚强些,姑娘,你还有很长的人生道路要走。”银扇勾魂客对她最后那一声充满绝望的叹息深感不安,硬着头皮婉言

“我会活下去的。”

“那就好,晤!荷包内没有他的路引,可能在怀袋内。”老怪杰一面打开荷包搜查一面说:“希望路引不是伪造的,才能替他办理后事/

男人的衣服,基本型式变化不大:通常什襟可分三种型式。褂,中间开煤:袄,掩襟;套。网领,也就是同领套头衫。不论那一种衫,怀袋州h(在内层,仅皮袄在袄面设袋/包衫…,,关…还另有袖袋。腰娼设暗袋,叫腰袋戍腰舆。

贴身藏妥,指的就是怀袋)

外出旅行,远出叮里外,必须申领路引,上面有详细的户籍记载。没有这玩点,只好按无名尸体处理,往乱葬岗一埋,一了百了。

她用麻木的子,探人桂星寒怀内。

“你怎么啦?”银扇勾魂客看到她脸上的神色变化,颇感纳闷。

“他的心还……在……跳……”她狂喜地。q,几乎要跳矿本

老怪杰将信掏疑,蹲在一一旁冲手相探。,。

“不可能的。”卡怪杰摇头放十苦笑。

“没错,他活表/飞大夜又坚信自己的感觉山1起来将桂星寒的身躯摆平,急急将皮祆脱i了加盖在桂星寒身上:“帮助我,替他推拿肌骨活血,我帮助他呼吸,他……他还活着。,,

婶用对口度丸气:以及有节拍压胸的方法,有耐心地帮助佳星寒增大呼吸堡。

老怪杰不忍扮她的兴,在桂星寒的上下肢用工夫。

“这小子也会邪术,已经羽化登仙了/老怪杰一面推拿一。面哺咕/即使不是死僵,这老半天,死人也会冻成冰棒………

“求求你闭嘴/她叫声嘶哑,有如哀求。一。

。‘好好好,我真该闭上这乌鸦嘴。咦……这……这条手臂像……像动了一下。”

“他的口中有热气了。”她狂喜地欢叫,凤目中的泪水反而流得更多。

喜极而位,就是这副德性。

好杀成性,是卫将爷们的特征,本来就是掌生死大权的特殊人物,从不理会对方的申诉和要求,一旦认定对方该死,那就绝对冷酷无情加以处决。

所以,一言不合,就立即挥刀相向,不顾一切先杀了再说。

方世杰所表现的骁勇,今天似乎最为出色,他飞跃攻击弥勒教后方的人,其实比在前面针锋相对交手安全些,出其不意便击毙了一个人。

第二个人,可没有那么容易了。

这人手中的剑,也是吹毛可断的神物,无所畏惧地硬接他的青霜宝剑,剑术极为辛辣霸道,与他的游龙术似乎难分轩轻,

传出一阵清越的金铁交鸣,两人展开了空前猛烈的拼搏,进退间迅捷绝伦,你来我往棋逢敌手,逐渐远离原处,狂野的缠斗险象环生。

为首的侍卫虽然用铁胆击杀了一个妖人,身上穿了甲不怕兵刃暗器及体,但四肢五官仍不能禁受打击,碰上了吴世,可就占不了便宜啦!

人大多大乱,大白天施展妖术效果并不佳,吴世用上了真才实学抢攻,专向侍卫的四肢五官攻击,剑术就比侍卫的刀法神臭得多。一轮惊心动魄的狂攻,把侍卫逼得一步步后退,三四十剑之后,待卫只有招架与闪退的份,失去反击回敬的机会,逐渐险象环生了。

片刻之后,四周共倒了五个人。弥勒教的人,多死了一个。

双方都是有组织的组合,只许有一方是胜家,输的一方,必定死光为止。

激斗正酣,刀光剑影飞胜。,突然传出二短一长三声怪啸,发自吴世口中。

眼看不久将胜算在握,紧要关头他居然发出撤走的信号。、弥勒教的人纷纷撇开对手,溜之大吉。“吴世是最后撤走的,掩护同伴先撤出现场。最后一剑把恃卫逼退出丈外,身形起处,有若星跳丸掷,向西北角如飞而道。

十二个密探与侍卫,正越野向斗场飞驰而至。

难怪吴世在占得优势时撤走,原来侍卫们策应的另一批人马到了,十二匹健马飞驰蹄声如雷,可惜仍然来晚了,驰抵现场,妖人们早已无影无踪,

死了三个,带走了弥勒教三具遗尸。

弥勒教失去搜寻桂星寒尸身的机会。侍卫们并不知道弥勒教妖人计算了桂星寒。

飞天夜叉驱虎斗狼的妙计十分成功,幸运地争取到寻找桂星寒的好机会。

这=场冲突,加深了弥勒教与锦衣卫之间的仇恨。

利害相结合而产生的仇恨,并非不可化解的,如果重新因更好的利害条件,一定有重新结合的可能,问题在于有没有更好的条件作价码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银扇勾魂客在一。旁摇头晃脑,怪腔怪调说风凉话:“你小子一无呼吸,二无体温,硬邦邦死翘翘十足一具冰冷死尸,居然被这个夜又救回阳世.委实不可思议。真邪门,天下居然有死而复生的怪事?”

桂星寒在一旁活动筋骨,不时猛摇脑袋,似要摇掉遗陌未退的皆眩感,活动时双脚仍有欠灵活,有点像宿酒未醒的酒鬼。

“如果没有你们施救,我的魂魄可能已经出窍了。”桂星寒一面活动取暖一面说:“我的灵智远没完全模糊,知道用本能保住心脉,利用体能冲淡毒物的诱发力,就是不能完全清醒,因此就差那么)一把劲,那种力不从心的感觉,真会逼得人发疯。谢谢你助了我一把劲,有外力相助,我才活过来了。林姑娘,我欠你一份情。”“

>”没甚么啦!你也曾经救了我。”飞夭夜又开心地笑,愁容全消:“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