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16章

作者:云中岳

葛春燕是这一类型的人,说风是风说雨是雨。

桂星寒对葛春燕有好感,了解飞天夜叉之后,也就自然而然地对她产生好感。接近才能了解对方的为人,半天的相处,飞天夜叉在桂星寒的心目中,有了极为鲜明的印象,消除了往音的成见。

“那还用说吗?多笨的问题。”飞天夜叉开心地大叫大嚷:“喂!要不要拜师?”

”老天爷!我敢收你这种泼野的徒弟?”桂星寒盯着她怪笑:“我肯定地相信,你师父一定被你捉弄得头疼万分。”

“才不呢!我是师父眼中的聪明肯学的好徒弟,我爹娘眼中的乖女儿,你可不要红口白舌坏了我的名声。”飞天夜又得意,洋洋,但背着他装鬼脸。

“老王卖瓜,自卖自夸。”

“哼!”飞天夜又直翻白眼。 “

“还有半天工夫,我先教你临阵磨枪。”桂星寒停止整装,转向在一旁的者怪杰叫:“老哥,老半天没听到你说话,发甚么呆?”

银扇勾魂客坐在一株大树下,倚树假寐”;但口中下意识地咬嚼一条草梗,证明并没真的假寐养神。

“我在想,疤面虎这家伙的话,有几分可信度?”银扇勾魂客睁开双目:“他的话,你躲在不远处,应该都听到了,我心中乱得很。”

“乱个屁!”桂星寒说:“亏你还是一个老江湖呢!那混蛋所说的情节,最少有一半是编出来骗人上当的;部分情节,是有人要他这样说的。,

咏。

“小子,你不要疑心生暗鬼。”老怪杰不同意他的评论:“那恶贼人非常的坏,却是一条好汉,不会撒谎,更不会骗人。小子,他没有理由骗我上当。”· “是吗?”

“当然。”

“你没听出语病?”

“甚么语病?”

。‘张家庄距城有多远?这地方你我都知道。”

“四里多一点~这……”

“那已经在警戒区内一半距离了,四周多少兵马民壮列阵封锁?” “伎……子”

“换了你,你能经过那地方吗?你真相信他能白天神出鬼没,往来自如?在荒野走动,能逃得过囚面八方上千双监视的锐利眼睛?只有神仙或鬼怪才能办得到,凡人决不可能?”

“晤!小子有道理……可是,他为何要编这些话来骗人尸

“有人授意他的,希望我们到张家庄。{

“为何?”

“我敢打赌,他们已经知道你我在一起了。你与伏魔剑客那些人有交情,他们也知道葛姑娘曾经衔命与我联络,他们有…难,你我能坐视?有弥动教的男女被囚,其中显然有李凤在内,,她们坑害我,算定我不会善了1我想,他们已经知道我还活绝”旧。

“这……这只是你凭空猜测……”

“我不会凭空猜测,而是就事论事,”

“那么,你为何准备要去?”

“我去,但不是去张家庄。”

“那你要去……”

“进城,把新郑城闹个天翻地覆。”桂星寒虎目中杀机怒涌:“锦衣卫那些混蛋,不但不肯罢手,反而出动骑军对付我们,是可忍孰不可忍。天杀的混蛋!他们惹火我了。”

“老天爷!进城……”老怪杰大惊失色。

“不错,进城。林姑娘,我们来讨论甚么叫妖术。”桂星寒拉了飞天夜叉的手,走向堆放背箩包裹的树下,那是他们暂时落脚的地方。

l我叫林月冷。”飞天夜叉紧握住他的手,脸红得像西天的红霞,喜上眉梢。

“月冷广桂星寒一怔:“真要命,你是故意和我唱反调吗?”““甚么意思?。飞天夜叉白了他一眼。

“我叫星寒,你叫月冷,冷月的光芒,怎么比也比星寒亮口引”

“淬!名又不是我自己取的小你怎么不说……不说……”飞天夜叉说不下去了,颊红似火躲到他身后。

“不说甚么?”

“为什么不说冷月伴寒星?”

“哦……”桂星寒突然怔住了。

“我要去张家庄,不看个究竟放不下。”银扇勾魂客固执他说,一面整理包裹,将包裹藏在树的横枝上。迄今为止,他们不敢找村落歇脚投宿。

夜幕将降,是行动的时候了。

“不要去,老哥。”桂星寒诚恳他说:“那是陷讲,我几乎敢打包票。”

“你又不是天下四大钱庄的东主,你所打的包票不可能兑现。即使你是宝源钱庄的东主,开出的票也不见得能保兑。”老怪杰不愿谈正题,在不关紧要的题外事大做文章:“去年我在京师通州,山西人所开的宝源钱庄,给找汗了·一张凭票即付,不扣厘金的五百两庄会票,在北地五布政司皆可兑现的保票。结果,我在保定就栽了,票不但被止付,而且还送官究办呢/

“晴!看不出你还是有钱的江湖怪杰呢!”桂星寒只好放弃劝阻的念头,干脆打趣老怪杰:“绝大多数江湖浪人,身上掏不出一百两银子呢!”

“你呢?不会闹穷吧?”

。。…”

“不会,我不是在江湖混名利的人,对从事江湖行业毫无兴趣,没有钱哪敢在天下邀游?”桂星寒怕抬腰囊:“我不但带有可观的金银,还带有南京宝泉局所开发,天下各府通汇的官会票,有好几张,面额自一百两至三百两;你需要吗?”

“你说过,我是一个有钱的江湖怪杰:该动身了)有二十几里路要走呢!”     “

官营的宝泉局,所开的银票称为官会票。私营的钱庄,所开的银票称庄会票。俗称官票和庄票会票,功能是相等的、甚至庄票的信用,要比官票高。大商贾做买卖,动辄千两万两,随身所能携带多少?因此官票庄票,成为金融流通的利器。

但这玩意缺点甚多,开票承兑;只限于同一银号的分店,只有该系统的人,才有办法分辨真伪。面额稍大的,兑现时还得觅保具结。普通的商号,不收陌生人的大额银票,伪造银票罪名严重,很可能会被判处死刑,…

闯荡江湖的人,真的绝大多数身上掏不出百十两银子,除4卜他是大豪大霸。 “那年头。米一斗不过二十文制钱,而一两银子,可换一千文制钱,甚至一千二。私铸钱换得更多。身上有百十两银子,已经算是有钱人了。所以一二十文钱,可以引起一场大纠纷,甚至打破头出人命,赚一二十文钱真不容易。、

桂星寒带了金银和会票走江湖,身怀巨金相当危险。

临时结伴,各有各的事,各有目的,当然不可能统一行动。

这期间,银扇勾魂客一直就单独行动,为张家大院那些侠义英雄奔忙。

今晚,老怪杰仍然为了那些人操心。

桂星寒也有自己的事,不得不分道扬镰。

飞天夜叉一颗芳心,已完全寄托在桂星寒身上了,就算桂星寒要去跳刀山,她也将毫不迟疑跟着往下跳。桂星寒本来不许她参与的,但想象得出必定白费心机,姑娘们缠人的功夫,决不是一般男人所能应付得了的,尤其是像飞天夜叉这一类、型的姑娘更为难缠。

两入的衣衫是淡青色勺)近乎灰色一与当时的大地颜色相吻合,但不是夜行衣,以高速掠走,不会引起衣袂带风声。、夜黑如晕,寒风凛冽,两人越野潜行,小心翼翼逐段奔向县城。

“我仍然有点担心杨老哥。、桂星寒藏身在二丛枯草下,全神贯注察看前面下一段进路有否危险:c我相信我的判断,张家庄是可怕的陷饼。”~)银扇勾魂客是人精,用不着你担心啦!”倚伏在他身侧的飞天夜叉,看法比较乐观:“他不会糊糊涂涂一头担进去。如果你不放心,我们不进城好不好?”

“不进城?不行/桂星寒断然拒绝:“不大闹一场,日后那些人将肆无忌惮,放心大胆向我挥刀舞剑,我哪有好日子过?他们有大索天下的权势,必须杀得他们心胆俱寒,才能吓阻他们妄动,让他们不敢找我才是上策。”

“那就不要多想者怪杰的事呀j心无二用;你如果分心,那就……”

“好吧!我得专心办自己的事了。晤!前面有人马巡逻,我们绕右面走。、

蹄声隐隐,二十余匹健马越野小驰。是巡逻的骑军,弥补戒区之间的空隙,也是快速打击的主力,任何地方有警、都可以快速赶到声援。

已经进入警戒区,他们必须神不知鬼不觉穿越。

要说他真能专心办自己的事,那是违心之论。

银扇勾魂客是他尊敬的朋友,共患难的知交,互相关切,这是朋友的道义。、

今晚他所要进行的拳毛井没有多少意义,一时的激愤报复而已,何时进行无关宏旨。

他愈想愈丢不下,愈想愈心中难安。

新郑已成了一座死城,未牌时分便已宣告军事接管,禁止所有的市民外出走动,连家大也必须拴在屋内,家家闭户,人人惊惊。

全城的士绅,以及退休教仕的故老官员,皆被召至县衙待命,随时准备皇上召见垂询民痪。

行宫设在西门城外,华丽的官帐连绵屏列。原野中停满了龙车御辇,旗帜如海,在罡风中飘扬猎猎有声,灯火通明有如白昼。

“只是,停车场1,没停有大马辇与大凉步辇,也没有步辇、红板轿。

那是皇帝专用的御车御轿,表示皇帝其实并不在行宫,目下究竟在何处?外界不可能知道。

总之,已经宣告圣驾光临,信不信由你。

城内城外一片灯海,成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景)、=行宫以西两里地,火把形成四五里长的火屏,成半圆形排列,每隔二十步是两支火把、每隔五十步是一堆髯火,极为壮观。

火把与簿火旁,皆设有一座小军帐,有三个甲士负责守卫。这是行宫外围的第一线警戒区,三个甲士是弓手、刀手、枪手,任何风吹草动,皆可能有箭射出。

后面半里,是骑军的帐幕,马嘶声在寒风中远传数里外,打破荒原的沉寂。

两个人要突人这千军万马环绕的行官,那简直是开玩笑痴人说梦。

内部明里的警戒,已经如此周延、绵密,浩大、壮盛汐卜面暗中的伏哨、巡逻、搜捕网等等,必定更为严密,更为精锐。

桂星寒志不在皇帝,行宫的灯火城引诱不了他)

神不知鬼不觉深入,他从城西南角越城而入。看到行宫的灯火城,他改变了主意。县衙已经不是先锋营的指挥部,先锋营已经早就带了兵马离城南下了。

锦衣卫的精锐飞虎营,是陆柄另行组织的亲信单位,名义上他们仍是锦衣卫的建制官兵,但名册留在原单位并未外调,实际上已成了飞虎营的成员。

后来陆柄正式与大国贼严嵩翻脸之后,先后再成立了几个秘密执行任务的组织。干得最有声有色,今天下大好大恶上豪恶霸心惊胆跳的组织,是赫赫有名威震天下的铁血锄好团。其中、部分精锐,就是从飞虎营调用的。 “

接替先锋营的单位,就是飞虎营。

已经是二更将尽,知县大人公馆中,飞虎营的几位重要负责校尉,在大厅品茗谈论公务。正式办公的地方是县衙,晚上有人值夜而已。

按理,皇帝圣驾已到,驾驻行宫,行宫在城外,飞虎营的人应该彻夜忙碌的。可是,这几位重责在身的校尉,却无忧无虑在公馆品茗,无所事事自得其乐。

厅堂广阔:,灯火通明,尽管厅外的门廊,有六位甲士守卫)警卫并不森严,

第一次暗哨声传到,六位校尉互相打手势示意,依旧谈笑自若,但有意无意地整理身上的绣春刀,以及软甲等各种附带佩件。

第二次暗哨声传入,六个人置杯而起。

堂上六个人一字排开,发出一声叱喝。

把门的三甲士左右一分,远离大开的三座大厅门。

人影乍现,一男一女当中门而立。

“请进。”为首的校尉声如洪钟,大踏步下堂伸手揖客,豪气飞扬,威风凛凛。

桂星寒一怔,随即昂然人厅。

飞天夜叉淡淡一笑,并肩举步。

显然,这些人在等候他们,似乎料定他们会来,看到他竹:之后,丝毫没感到惊讶。

校尉气概不凡,严肃地先行军礼致敬。

“我,上骑都尉欧阳长虹。,,k尉相当客气:“阁下想必是天斩邪刀桂星寒,幸会。这位姑娘尊姓芳名……”

桂星寒拉了飞天夜叉一拉,阻止她回答,不希望她亮名号,卷入这场是非,日后凶险重重。。“请不必多问。”桂星寒也客气地行礼:“区区正是天斩邪刀桂星寒,来讨公道的。”

在武官六品十二勋中,上骑都尉是正四品,官阶与爵位皆相当高了。但在锦衣卫中,上骑都尉算不了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