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17章

作者:云中岳

这一带的单姓庄,通常是同姓的族人聚居,不接纳外姓人居住,严然成为一个独立的小王国,甚至家法取代了王法,外人不得过问。因此,通常都建了庄墙,像一座城堡,仅留四座庄门出入,有效地阻止陌生人进出。如在交通要道附近,也绝对避免道路穿庄而过。一旦天下大乱,庄就是一座具有自卫力的j、城堡。

张家庄就是这一类型的村落,入侵的人,非飞越庄墙不可。庄墙如果派有人防守监视,入侵的人决难逃出防守者的眼下。

张家庄并非大户,庄中的房屋并不多。目下已被一大群官方人士所征用,便成了防守严密的小城池。

一个膝脆的人影,接近了西南角的庄墙。

向南望,灯光烛天处,便是五里左右的西门外行官所在地,那一带的灯火照得满天通明。天寒地冻,云沉风恶,灯光在云层的反射下,天空显得特别明亮。

行宫的外围警戒区,已接近张家庄两里外,站在庄墙上,可以清晰看到火把和窍火。不时有一队在外围巡逻的骑兵,距离庄场不足一里越野而过。

如果张家庄有警,巡逻骑兵片刻便可赶到。

暗伏在墙头的两名警哨,发现了远在半里外悄然接近的人影。

警哨是行家,接近的人也没料到墙头有人警卫。

警号传出,全庄黑沉沉静悄悄8唯一的灯火,是张家词堂前的两盏气死风灯笼。

连越三座房舍,外面鬼影俱无。银扇勾魂客开始心中犯疑,怎么可能找不到警卫?庄墙内外不见人踪,已经令他生疑了,锦衣卫与密探们,不可能不派人守卫布哨的,至少也该要求张家庄的丁勇,在庄外把守布哨。

三座房屋外面,居然没派有守门的人,这不是官兵的作风,除非这些兵并没受过训练。

御林禁军,会没受过训练)

再绕过一座大宅,不错,看到守门的警卫了,有两个人,在门外往复走动。

他心中一宽,总算没跑错地方。

要救人,必须先找到囚禁人的地方,岂能在黑夜中,破门毁屋逐室搜寻?

最可靠的手段,是擒人间口供,不但可以知道囚禁人的所在,而且可以知道盘据在这里的是些什么人,捉不到活口,就得大费手脚了。

他像一头向猎物接近的灵猫,沿壁根蛇行羹伏逐渐接近门外的警卫。

警卫有两个,不能冒险快速接近奋然一击。

警卫每一次回头走动,他就能乘机接近四五步。

他是很有耐心的,终于接近门右警卫身后三丈左右了。可是,他油然兴起戒心。

两个警卫,突然站在一起了,黑夜中,他也感觉出两双怪眼,正凌厉地瞪着他,感觉出两个警卫正发出无声的冷笑。

他蟋缩着爬伏在墙根下,屏住呼吸不敢稍有移动。

片刻,又片刻,好漫长的片刻。

两个警卫像是僵化了,保持原来的姿势不言不动,目光像钉住了他,感觉出的无形压力逐渐增加。

双方都在等,等时机光临。

终于,两个警卫动了。

“你就不怕被冻僵?”踏出一步的警卫说话了:“在下等得不耐烦,失去耐性了,没有机会让你悄然扑上来的。阁下,你要我请你现身站起来吗?”

他心中一凉,对方早就知道他来了。

他一咬牙,银扇出囊,跃起、扑出、扇发,扇攻一名警卫,右手翰指用上了点穴术,要制另一名警卫,想同时把两名警卫迅速摆平。

在江湖高手名宿中,他的排名不高也不低,自信武功出类拔荤,经验丰富机警精明,倏然抢攻占了优势,一比二他有必胜的信心。

可是,信心动摇了。、两名警卫似已料中他的行动,左右一分远出两丈。

“他娘的混蛋!”右面的警卫看清了他的巨大银扇、火爆地破口大骂:“怎么会是你这个浪得虚名的杂碎?你银扇勾魂客居然敢前来撒野?你他娘的是活得不耐烦了。你不自爱闯来,会误了咱们的大事。呸】你算甚么东西?”

他扑击的速度快,势若雷霆万钩,但对方阿避速度之快,似乎比他更快些。、一扑落空,他知道糟了,对方身手之快捷高明,更令他大吃一惊,不敢再冒险循踪迫击,追击也必定落空在劳心力。=:对方卤气之大,立即激起他的怒火。

“杨某还不知道你是甚么东西呢!”他徐徐迈步逼进:“口气狂得可以,但不知阁下手中刀是否真有分量?人‘“你马上便可以分晓,看刀!”

拔刀、冲进、发招,一气呵成,刀势之猛烈,无以伦比,刀字出口,刀已光临。

噗劈啪……连声爆响中,他一口气拍偏了绵绵及体的疯狂七刀,被逼退了五六步,险象环生,大面积的银扇,几乎封不住狂野切入的钢刀,更抓不住用巧招反击的机会,陷入挨打。

另一名警卫并没有参与的打算,在一旁不住冷笑。

“浪得虚名的怪杰,如此而已。”冷笑着的警卫,袖手旁观冷嘲热讽:“伏魔剑客那些人,把你说得非常了不起,闻名不如见面,见面你如此而已,委实令人失望,何必在江湖现世?你好可怜哦!”

他的确可怜,被逼得手忙脚乱八方游走,只能吃力地左封右挡,银扇无用武之地。

警卫狂攻了百十剑,冒火啦!

大喝一声,刀风陡然骤变,从破风锐啸转变为隐隐殷雷,极为慑人心魄,那是御刀劲道突然改变的征兆。

在银扇勾魂客的眼中,这种转变却是不吉之兆。

第一声隐雷传出,随即一声爆震,不怕刀砍劈的银扇,如受千斤巨斧所劈,被刀砍得斜掀而起,空门大开,马步一乱,身躯暴露在侵入的刀光下。

“要活的!”沉叱声及时传到。

刀光疾移,政下的一刀,化不可能为可能,中途折向锋刃走偏。

警卫不但半途换招,而且左掌同时疾伸,从掀起的银扇旁切入,掌一翻按在老怪杰的胸口。

一嗯……”老怪杰终于支撑不住了,仰面便倒。、:

警卫抢进两步,一脚踏住老怪杰的右时,有效压制住银扇的活动,刀尖则点在老怪杰的咽喉上。

“你能挺得住在下百十刀的攻击,江湖上难怪有你的地位。”警卫冷冷他说:“在咱们这些人面前,还不配张牙舞爪。绑上押走。”

门内出来了三个人,领先那人就是高叫留活口的人,手一挥,身后的两+a上前,按住了老怪杰,首先缴了银扇,然后搜身,熟练地上绑。

“小心了,那混蛋应该已到了左近。”这人向两警卫指示:“那混蛋的刀法很可怕,要用智取避免力敌。没进入可控制的范围,不许争功抢先动手。\

片刻问,全庄重新寂静。

一队巡骑小驰而过。

十二匹健马轻快地驰过张家庄的东端一里左右。

黑夜间,骑兵只能负责示威性的巡逻,无法兼任搜索的任务,不可能仔细观察树林草丛是否有人隐伏,也不可能下马分枝拨草搜寻,所以示威吓唬的作用,才是骑军巡逻的目的。所经处右侧不足十步的草丛中,就隐伏着桂星寒和飞天夜叉)即使骑军擦身而过,也不可能发现他们。

“看出甚么不对吗?”健马已远出百步外,已看不到形影了,飞天夜叉长身而起。

“那些混蛋,的确在张家庄埋伏。”桂星寒一面向张家庄接近一面说。

“怎见得?”

“这些骑军,是从张家庄的北面不足半里,小驰绕过来的,并没有与张家庄的民壮打交道。”

“用不着打交道呀!”

“不然。这是巡逻人员的规矩,每到一地,必须查询该地的防守人员当前状况。这表示张家庄的民壮已撤回庄内,故意敞开大门让人长驱直人,没有人布阶,可以放心大胆闯进去。”

“我们怎办?”

“警戒伏哨,必定暗设在庄墙附近。如非必要,不要杀警哨,以免打草惊蛇,先渗人再说。我走在前面。必要时,改暗进为明闯,以最快的速度,疾趋庄中心,以免浪费时间。”

“明闯会不会误了被扣人的性命?”

“他们的目标是我,应该不会。”

“里面毫无声息,不知老怪杰是否来了?沿途有重重关卡,希望老怪杰行动受阻……”

“民壮与官兵虽多,阻止不了老怪杰的。如果我所料不差,他已经进去了。赶两步,也许我们还来得及策应。”桂星寒心中一急,脚下加快,挫低身形利用草木掩身,乍起乍停快逾电火流光。

飞天夜又的轻功超尘拔俗,居然能配合桂星寒快速绝伦的速度。

前面,庄墙在望.

银扇勾魂容是可敬的硬汉,他本来就是折磨人的专家。江湖朋友折磨人的手段)狠毒残忍众所周知,一旦落在仇家手中,生死两难的命运便已注定了。

内厅灯火明亮,门窗紧闭光线不可能外泄。十五个人据桌高坐,轮流向银扇勾魂客严刑迫供。

他已经遍体鳞伤,依然拒绝透露桂星寒的消息和行踪。他知道桂星寒进城准备闹事,咬紧牙关熬刑不吐露半个字,甚至在忍受非人所能忍受的分筋错骨,可能会成为废人的酷刑时,脸上居然出现奇怪的笑意。

他瘫软在地上,五官流血脸形扭曲可怖。两个人分别按住他,反扳他的双手向上施压。

肩关节的大筋,被扭松,拉长,挤压,所产生的痛楚,可令人痛昏。

“招!那杂种到底在何处?”坐在上首的中年人,用震耳的嗓音厉声逼问。

“在……天底下人……人间……嗯……人间世……嗯.…。。”

他破碎的声音,已很难分辨字句,只能凭习惯猜测他所说的话。“长上,这样问不出疥以然的。”坐在一旁的冷剑天曹有点不忍:“他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怪杰,生死等闲的亡命……”

“我不信邪。”中年人凶狠他说:“给我用小刀割他,用盐水洗,用……”

“把他整死了,对我们毫无好处哪!”

“这……他还能挺多久?”中年人向上刑的人间。

“支撑片刻该不至于断气。”一个上刑的人说。

“长上,何不让曾姑娘用炼魂术试试?”坐在下首的方世杰说:“必要时,我们必须暂时信任弥勒教的人。曾姑娘已发誓和我们衷诚合作,诚心诚意替我们效命,我们正好利用她的长处,行法诱出这个亡命的口供。这方面曾姑娘学有专精,不妨一试。”

“弥勒教的人都不可信任,即使他们已敌血效忠。她很可能乘机攫取她所需要、有利于她的口供。弥勒教图谋那杂种的心念;比我们更切。如果我们擒住了那杂种,说不定她会用五鬼搬运术把人摄走呢。>

“不会的,长上,属下可以有效控制她,她即使想弄鬼,也逃不过属下的手掌心。”方世杰表现得信心十足。

“这……好吧jq她来试试。”

立即派了一个人,前往召唤天权仙女。

庄院高仅一丈左右,轻功小有成就的人,也可以一跃而过,挡小偷也派不上用场。

危险的是趴伏的警哨,接近至百步左右的人,难逃警哨眼下。

桂星寒与飞天夜叉事先已提高警觉,接近的身法极为小心,蛇行鸳伏利用一切地势障碍,静时与地形同色,动时如一缕轻烟目力难及。

桂星寒领先潜行,在二十步外已可清晰看到,墙头上的两个依稀可辨的人头。再沿墙头仔细观察,果然隐约看到每隔二三十步,便有两个不易分辨的稍隆起物体,行家一看便心中有数,那是潜伏的人。

天寒地冻,人不可能久伏在墙头,能长期保持纹丝不动,果然略加细察,便看出动的象征。他的目力极为锐利,黑夜中二三十步内明察秋毫。

小心地到达槽下,猛地长身而起)身躯贴墙上升,墙头潜伏的人怎知墙根有人?看到有物在眼前移动,已来不及有何反应了,雷霆打击已经及脑。

移动的物体,是桂星寒的一双巨爪,一搭一收,警哨的脑袋像蛋壳般破裂。

警哨当然是高手,但在骤不及防下,哪有运功抗拒的机会?脑袋一破,身躯呈现反射性的抽挎*挛,挣扎的力道无法将身躯弹起,无法用行动向左右墙头的同伴示警了,挣扎几下便逐渐松弛。、潜入时杀警哨,表示必要时用强攻。

银扇勾魂客不愧称铁汉,快要被这些人弄成一堆死肉了,依然顽强地拒绝招供,不时讽刺怒骂,无边的痛苦无法击溃他的精神。

痛苦中,他看到一张美丽的面庞。

他不认识六仙女,但却有点面熟,本能地知道是弥勒教的妖女。这些人用酷刑折磨他,他承受得了。现在,妖女要用妖术摆布他了。

肉体的痛苦他承受得了,妖女要击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