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18章

作者:云中岳

他们在三十里外的一家农舍投宿,安顿银扇勾魂客养伤,距城甚远,购葯甚感不便,因此不宜久留,先稳住伤势,尔后再作打算。

银扇勾魂客的银扇制造不易,外门特殊兵刃,本身就具有来源不继的缺点,丢了之后有如玩蛇的花子丢了蛇,没得玩了。

扇被侍卫们没收了。百日之内,银扇勾魂客也无法与人动手,扇丢了也好,反正也用不着。

近午时分,他们已经睡了半天,疲劳尽消,精力充沛。猜想这些缉拿的人,这半天可能正在大搜城郊,得准备应付远程搜索的人了,疲劳尽消便有精力应付强敌。。 三人所带的应急救伤葯相当完善1银扇勾魂客的伤势已经控制住了,没有严重的破裂创伤)但内腑一团槽,筋骨受损,这种严重的伤势,换了普通的人,即使有灵丹妙葯,恐怕也难以抢救/

老怪杰仍在沉沉入睡。飞天夜叉在榻旁,重新检查季凤的包囊。

“简简单单的衣物,居然敢冒充出道闯名号的江湖人。”她将一些颇为名贵的衣物丢了一地,都是一些爱美女人的衣饰。

“你怎么啦?自言自语发牢騒?”桂星寒恰好推门而入笑问。

“没你的事。”她慌忙将衣物扫成一堆,羞红着脸。女性的衣物不能呈现在男人眼下,这是禁忌,尤其是陌生的男人。即使衣物不是她的,她仍感难为情。

“哦!你不是不要她的衣物吗?”桂星寒一眼便看出是李凤的衣物。多她?哪一个她呀?”她撇撇小嘴:“像口娘家小媳妇故包裹,准备回娘家炫耀的衣饰。只有你这笨蛋,才把她看成初出道扬名立万的女英雄。她最好不要再打狐媚你的主意,我不会放过她的。”

“你也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因为你奈何不了她。”桂星寒转身出房:“她在弥勒教中地位一定很高,武功和妖术,至少比那些甚么七仙女高两倍,甚至三倍。所以,你不要管闲事,我和她的帐,得由我和她当面算清。喂。外面来了客人,你要不要见她?”

“我不要见任何人……咦!甚么客人?”

“葛春燕姑娘,她居然能找到这里,很了不起。”

她心中一跳,葛春燕,那个她曾经警告过,要远离桂星寒的美丽小姑娘。

从那时候起,她已经把葛春燕看成竞争的劲敌。

别的陌生人她可以不见,葛春燕她不能不见啦!她气愤地一脚踢得衣物纷飞,脚步沉重匆匆跟出。

简陋的农舍堂屋里,葛春燕神色紧张不安,完全忽略了飞天夜叉脸上的敌意,她本来就是一位性情急躁,少用心机的活泼小姑娘。

“你们必须赶快远走高飞。”她神情焦急,说话像是连珠炮:“皇帝已经走了,御林禁军已走了大半天,县城今晚可能解严,目下仍然在管制中。他们留下的人很多,恐怕不止一百。我已经获得正确的消息,他们是完全留下对付你们的人。我听那个甚么陈百户说,不杀掉你们不回京都。”

“让他们来找我好了,不杀光他们,我也不会罢手。”桂星寒早料到那些人不肯甘休,心理上早有准备:“天下大得很呢!我陪他们在天底下玩命。”

“有我一份?哼!”飞夭夜叉间。

“你昨晚开口说了话,有人已听出你的口音。”葛春燕毫无心机说:一你是不是飞天夜叉林月冷尸

)不错。”

“那就对了,搏杀令中有你的名号。”

“好哇!我也陪他们玩命。”

“者天爷!你们还不知道情势严重吗?”葛春燕拍拍前额叫起夭来。

“你少危言耸听,有甚么严重?”飞天夜叉气虎虎一脸不屑仆

“他们是官方人士,有如朝廷的钦差堤骑,有金牌玉符,不但可以调用各地的官方治安人员,更有金银收买各门各道高手名宿,向你们群起而攻,你们将在天下各地寸步难行,重赏之下公私齐发,你们有多少机会?…

情势的确极为恶劣严重,形容为寸步难行并不为过。见不得天日的小鬼,哪斗得过大群金刚?

l我们会特别当心的,也不必太过顾忌。当他们知道所付出的代价,高得令他们无法承担时,他们就会遁口京都的。”桂星寒可不想表现出忧心忡忡的懦夫相,事实上他也不怕锦衣卫的报复。

如果他害怕这些是皇家特权人物,早该一听锦衣卫三个字就惊惶远逃了。他敢到行宫放火向皇帝的权威挑战,哪在乎皇家行文天下拿他当钦犯法办?

只要他丢掉造型特殊的天斩邪刀,改个名字或者稍加改变容貌,谁知道他是者几?天下大得很呢!天知道天下各地,有多少逃犯生息其间?

龙虎大天师,就是名动天下的大钦犯,活得比任何人都如意。

“他们有大多大多可以利用的人……”

“人愈多,死的人也愈多。哦!你们那些人,不是已被冷剑天曹那些人扣押在张家庄吗?”

“怎么会呢?不过,伏魔剑客几个人,倒是随少林弟子走了、要随祭岳专使前往祭岳。他们是昨天走的,要赶到钧州府;参加少林设置的迎使礼坛,少林方丈在礼坛迎接皇帝专使。”

伏魔剑客一群侠义英雄没被扣押,当桂星寒发觉疤面虎的口供可疑时,便知道侠义英雄被扣押的事也是假的,疤面虎只是那些密探们利用作为传播假消息的工具,意在引诱他前往自投罗网的诡计而已。

“人都走了,你和留下的几个人,挡得住弥勒教的妖孽前往张家行凶掳人?”

“张家的老少,已经藏匿在隐秘的安全地方了。妖人们没有目标,不会前往白贫工夫而且皇帝前的红人活神仙陶真人,。曾经派人向妖人严重警告,不许他们再生事端,不然将抄没他们的安陆香堂,甚至会挑了他们的湖广总坛。、

甥p么,你是无事一身轻了。”

“本来我打算护送张家的内眷赴四川。”葛春燕慾言又止:“赴川之行中止,我也不……不想口家,反正赴川不能成行,在各地走走增长见识也是好的。桂兄,你……你不嫌弃我这个同伴吧?我希望和你们结伴同行。?。

“甚么?你还敢和我们同行尸飞天夜又大惊小怪:“你明明知道我们处境凶险,在江湖寸步难行,居然还敢同我们结伴,你是不是疯了?”  

/没有甚么好怕的,林姐/葛春燕=挺酥胸,拍拍佩剑:“多一把剑,就会让许多人为性命担心,杀的人也更多,有胆量为重赏卖命的人也愈少。”

“你不能和我们同行。”桂星寒郑重他说:“他们抄你的家易如反掌。你这种侠义女英雌,天生就不是亡命的料,=他们只要行文郑州,以任何理由可抄你的家,不需亲自带兵莅境,就可以杀人于万里外。听我的忠告》离开我们愈远愈安全。”

“我不怕……”

“你不要嘴硬。”飞天夜叉下逐客令/星寒兄是刀客)我是贼;道不同不相为谋,咱们不要你替咱们增光彩。你走,离开我们远一点,”“葛姑娘,我们真的不能连累你。”桂星寒语气诚恳,他对葛春燕本来就有好感:一你如果有意帮助我们,请在侠义同道中,将我们的事故经过公诸天下,相信必定有不少侠义英雄,不受那些人的收买与我们为敌,就算是帮助我们了。”

“好,我会努力进行这件事。”葛春燕慨然说:“至少伏魔剑客那些人,会沓你们尽力,他们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连少林弟子也不会与你们为敌。”

“但愿如此,谢啦!”

葛春燕立即告辞,她是一个急性子的人,急于回城放出消息,当然她心中另有打算。

锦衣卫的将爷们,平时是不能随便离开京都的。负责出京捉拿要犯,是东西两厂特务的事。

不管是厂或卫,其实两者的成员,是二而一的组合;两方面的人调来调去,都是自己人。

‘不同的是,两厂可以花重金在外雇请人手,更有权培养外围走狗,财源也广。

锦衣卫都是世袭或荫赐的正式官兵,有一定的编制。

另一不同处,是锦衣卫在南京也有编制,有正式的衙门,称甫镇抚司。这就是说,锦衣衙的将爷们,在外公干时,可以从南京的衙所调用人马。

这也表示出桂星寒处境的恶劣,负责人陈百户,可以就近调派南京方面的人,协同捕杀所要对付的“钦犯”,南北两京的高手齐出,凶险程度可想而知。

次日一早,飞天夜又扮成一个小厮,化装易容进城打听消息,扮小厮扮得十分神似。

她感到诧异,城内并没贴出捉拿在行宫纵火钦犯的榜文。

城中轰传着行宫发生小火灾的事故,也证实了皇帝其实并没在新郑逗留的消息。

她想:葛春燕故意捏造危言耸听的消息,用意是希望与桂星寒结伴这游江浙)

“你休想如意/她向旮已说:“我得留意这丫头搬弄是非,防人之心不可无。哼!”

银扇勾魂客回到县城养伤,桂星寒上下打点,安排在一家小客栈内长住,雇了一个佣人照料。

市民们因皇帝过境,所兴起的兴奋热潮,逐渐冷却下来,市面恢复旧观。

被暂时囚禁的城狐社鼠,也先后陆续释放,歹徒恶棍们重新活跃,打听消息不愁没有门路。

有关锦衣卫将爷与密探留下的消息,竟然毫无线索,似乎没有任何可疑的人留下。新郑小得可怜,不需着意调查,些少鸡毛蒜皮的小事故,也瞒不过城狐社鼠的耳目。

的确没有人留下,没有操京师官活的人走动。

弥勒教的妖人也毫无踪迹,可能已返回各地香坛了,已没有在此地逗留的必要。新郑没设有该教的秘密香坛,无处可以容身。

他们奉命前来新郑集结,联络站就设在城外,不至于引起外人注意的地方。抱樟山破庙,就是最先设立的联络站,鬼使神差被桂星寒闯入,引起了这场血腥风暴。

桂星寒大为放心,葛春燕的消息定然是讹传。

料想皇帝已经到达老家安陆府(承天府),沿途该早已解禁~官道中旅客络绎于途,南北通行无阻、留下银扇勾魂客养伤,他和飞天夜叉秘密动身甫下。

飞天夜叉对化装易容术造诣不凡,女扮男装成了他的兄弟,省箩内隐刀藏剑,扮成长途旅客,踏着晓凤残月就道。不徐不疾南奔。

南面张了罗布下网,等候他俩进网入罗 。

早几天,甫阳府北面的裕州,也紧急戒严断绝交通,戒雀森严兵马云集,比在新郑更严密一倍…

负责绥靖的人,赫然是武当弟子,配合地方治安人员,早在三天前就把当地的,以及过境的牛鬼蛇神,一一清除净尽。

官方不但乘机扫除了不少城狐社鼠,也捉住了几个有案的江洋大盗,以及曾经悬榜捉拿的重要逃犯,成果十分丰硕。

少林弟子在新郑、钧州,扮演了重要的绥靖角色。

武当弟子在裕州,更做得有声有色。~

皇帝派往武当朝山的钦使,是在裕州由武当的真人们接走的。

武当能跃登天下第二武林魁首,完全是朱家皇朝倾力支持的。永乐大帝派人重建武当,征集湖广、河南、南京等等各地的了夫,足有六十万人之多,可以媲美秦始皇征集百万囚徒建皇陵)

武当弟子把效忠皇室列为第一要务。 ”

皇帝主子的好坏,与他们效忠的忠诚程度无关。

当初永乐大帝,曾经与武当的祖师爷张三丰,可能订有在约或协议:武当不得干预朱家皇室的事。

至于张三丰是否曾经保证,放弃支持假死逃亡在外的建文帝重回南京争回皇位的条件,外人不可能知道内情,恐怕将是永远不白的历史悬案。

可以断言的是:大明皇朝最伟大的永乐大帝,决不会平白无故,派六十余万了夫工匠,花费千百万两银子,把武当地修建成天下第一道家洞天福地,让张三丰一群老道在内享福6

南阳府,一般的看法是少林武当势力范围的分界点,佛道两家无形中径渭分明。

少林弟子已经从钧州迎了专使,返回嵩山去了。

是否有俗家人甫下,谁也懒得过间。

裕州是府属州,名义上比县高一等,其实城池与新郑大小相等,但却管辖两县:舞阳、叶县。市面也并不比新郑繁荣,民情也没有新郑复杂,至少往来的旅客商贾,就比新郑少了一做

在这里打听消息,更为容易。

锦衣卫留下的一些人,已不再穿甲,不穿公服,对外不暴露身份,以另一种面目暗中活动。、留下的人中,以具有密探身份的人为多,这些密探本来就没有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