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19章

作者:云中岳

并没感到意外。

“受了吴爷的气?”她笑问:“不要放在心上好不好?吴爷才华超绝,难免刚强自负,你奉命前往向他提警告,他生气是理所当然的反应呀!”

目下她名义上已脱离弥勒教,与吴世已无主从的关系,因此称吴世为吴爷。

“与吴世无关。”方世杰余怒未息,将与病阴判打交道的经过一一说了,最后说:“那者混蛋鬼迷心窍,可能是有意争功,妄想一个人搏杀桂j、狗,我看他在找死。咱”=与桂j、狗周旋期间,刃;老混蛋有咖一次表现得像样的?他只会偷偷摸摸在一旁打烂仗,现在居然吹起牛来了,简直不知死活。”

“哈!有意思。”她脸露喜色:“病阴判的毒针,真的中者无救?”

“不知道。”方世杰摇头:“他把毒针称为夺魂,是不是真的中者必死,只有他心中明白。往昔在江湖行走时,到底用毒针杀了多少人,我并不清楚,依我看,他发射毒针的判官笔,劲道与威力,都比袖箭厉害多多,即使不淬毒,也可将人一针毙命。”“如果飞天夜又死了,桂星寒恐怕真的会来找他偿命呢!、

“也许吧!桂小狗跟踪我们,知道我们的落脚处,他来替飞天夜叉报仇,大有可能。”

“好机会。”她兴奋他说。

“甚么好机会?”方世杰冷笑:“咱们的人,显然不想太早返回以免挨骂。这里已没有几个人,桂小狗来了,你我都得遭殃。梅英,我心中明白,我对付不了桂j、狗,愈来愈没有胜他的信心。”

“吴爷没告诉你,安陆方面来了几位法师?”

“没有。你的意思……”

“那是专门赶来,对付桂星寒的人。”

“你的意思,是去找吴世?”

“不要你去找。”她急急收拾杂物。

“这……哦!吴世在贵教中,到底是何身份?”

“抱歉,我不能说。”

“我不会勉强你,梅英。”

“谢谢你。”她往房门走:“我一发出信号,他们就会来了。”

“哦!你……”方世杰一怔,但并不吃惊。

“桂星寒一天不死,我们一天不得安逸。世杰,我不想放弃这大好机会。几位法师的神通,比吴爷高数倍,搏杀桂星寒绰绰有余。”

“请不要阻止我。”

“好吧!我不阻止你,也不知道你的事。”

“谢啦!我出去发信号。小

“请便。”

方世杰对天权仙女的仍然倾向弥勒教,二向保持谅解的态度。事实上锦衣卫中有一部分,所谓荣骛的世家子弟,过去曾经得过龙虎大天师的好处,也受到武定侯郭勋的收买,对弥勒教仍然保持友好的态度,至少也存有暗袒的念头。只是弥勒教已被宣告为逆匪,这些莱骛子弟在表面上,只好保持疏远的暧昧态度,以免蜚语流言。

锦衣卫的官兵,与天下各卫所的官兵一样,都是世袭的子弟兵,上一代的人对某些人有好感,下一代的人也必定克绍箕裘,不舍有多大改变,除非发生了急剧的、利害关系影响自身的变故。

弥勒教不在京都附近图谋不轨,与锦衣卫就没有急剧的利害冲突,双方没有仇视的因素存在,何况皇帝是包庇弥勒教的主谋。龙虎大天师三进三出天牢,部分原因就出于锦衣卫的周全。

这次如果不是李凤主婢应变经验不够,杀了锦衣卫的九个人,走掉一个活口,激怒了锦衣卫的人群情汹汹,双方怎会反脸成仇?

但李凤已经失踪,锦衣卫抓不住确证,只能心知肚明,杀几个人报复消恨,不便公然决裂,仍然保持暧昧的局面,保留互相利用的均势,认为弥勒教仍有利用价值,所以不会发生大规模肆意报复的事故。

方世杰就是态度暧昧的人中最倾向于弥勒教的人,而且他有一个弥勒教的美女情妇。

冷剑天曹非常精明能干,江湖经验更是丰富,运气也不错,知道如何估计逃走人的去向。

他带了囚个人,首先到达甫失。其他的人皆在城中搜寻,他却出城寻踪觅迹。

他不能早早返回住处,以免挨陈百户的咒骂埋怨。也不像其他的人一样,到处走走敷衍了事,非常认真地逐街察看形势,最后出城到了甫关。

街上是鬼影俱无,要我目击者谈何容易?

沿南街往甫走,距关门还有百十步,迎面来了一个更夫,提着灯笼敲打着更析和更锣。

三更起更,更夫的起更点就在南关门左近。

五个人一分,拦住了更夫。

“巡夜的。”他掏出一块不知所云的腰牌亮了亮,表明身份:“你刚从北面来?”

更夫看到五个带了刀剑的神气人物,早已吓得几乎握不住更桅,怎敢察看腰牌是啥玩意?

“老……老爷,这是小的更区。”更夫惊恐他说/从北面到关门,回头走正是三更起更时分。”

“你不要怕。”冷剑天曹摆出笑脸:“你从北面来,可曾看到不寻常的形影行动?”、更夫的附带工作,是提醒居民防火防盗,也只是”提醒”而已,救人捉贼不是他的事。夜间街上只有更夫和征派执行夜禁巡逻的民壮走动,正是打听消息的好对象,也只有他们才能看到为非作歹的人活动。

“不寻常?晤!不久前,那边……”更夫指指街右的屋顶,语气带有恐惧:“好像……好像有鬼。”

“有鬼?”

“这……也许……也许我眼花……”

“甚么样的鬼?。冷剑天曹提高嗓门。”

“看不清,好像很大,很大的鬼影在飞,一眨眼就不见了。”

“往何处去?,,

“顺着屋顶,往这--边飞,,,

这一边,指南关门。

“好,谢啦!”冷剑天曹满意地拍拍更夫的肩膀,表示赞许。

夜间不但四座城门是闭上的,甫北两关门也关闭禁止通行,关墙比城场低)丈余高而已。偷爬关墙被抓住,责打或枷号示众而已,爬城墙彼抓住,碰上严厉的知州知县,很可能被判死刑。

、五个人跳关场而出,王法管不了这些人。

当他们盘间更夫时,街上的一条小巷口,蹲伏着一个人,把双方的对话听了个字字入耳。

由于相距不远,这人先发现冷剑天曹五个人迎面急步而来时,本来贴着街边房舍暗影走动,立即闪入巷口隐起身形,无意中听到双方的话。

冷剑天曹五个人越墙而走,这人暗中跟随,身形闪动之快无与伦比,动时似电火流光,伏时蜡缩形影猛然消失,起伏之间无声无息。

城外没有夜禁,夜间走动的人稍多,尤其是夜间干活工作的人,必须在外走动,因此就有了查询的对象,多少会得到一些消息…

冷剑天曹五个人,沿途盘间颇为顺利。

跟踪的人影,一直紧盯不舍。

桂星寒白天跟踪方世杰和天权仙女,却不知反而被人盯在后面、

更糟的是,他在朱家大宅附近,向一些小蛇鼠打听朱家大宅的情形,一举一动,皆落在锦衣卫眼线的监视下,因此返回住处不久,便受到大群高手急袭。

来找病阴判,他必须到朱家大宅。

他当然明白,此行吉凶难料,陈百户在朱家大宅落脚,防卫必定森严。

就算是金城汤池,他也必须乙闯。

可是,从朱家大宅的右邻接近,躲在脊角观察,却看不到警卫的形影。

朱家大宅很大,占地甚广,七进十余院,大院套小院,不知到底有多少房舍。他无法观察到所有的房舍,一咬牙,他毅然深入,不能半途而废向后转。

他感到诧异;这是一座不设防的大宅。

担任总指挥的司令人,不能到处乱跑,必须在指挥中心坐镇,及时处理各方途来的消息”、策定行动应变计抓,紧急事故,更必须有当机立断的决心和才华。、因此陈百户必须沉着地坐镇,尽管他又焦急又愤怒。

他和六位亲信,在大厅堂烤火,品茗,等候各方传回的消息,希望能接到擒住桂星寒的捷报。

死了十三个人,仍然让桂星寒逃掉了,难怪他愤怒,不住咒骂自己的部属是饭桶’今晚铁定无法睡觉丫,他愈想愈生气

没有人撤回,他生气也找不到对象发泄:”

偌大的厅堂,只有七个人等候,另有一个伺候茶水的大汉,外面院子里有一名警卫)厅堂中悬了四盏灯笼,光度仍嫌/i\尺。

虚掩的厅门,突然自行打齐丫,发出吱格格怪响,,两扇门开启的速度相等,木奋不疾,像看商个充形的人;缀缓将门推开的。

岭风刮入,气温骤降。囚盏灯笼开始摇摆,速度浙增光影摇摇。

陈百户脸色一变,修然离座。

伺侯茶水的人,大吃一惊,水壶失手堕地,双膝发软似乎无法站立。

“定下心神!”陈百户沉声断喝。

他的六位部贝,推凳而起手按上了刀把。

阴风益厉,炫光连闪,轻烟从雕花方砖地升起,一种奇怪的声浪,似乎从云天深处传来,先是隐约可闻,然后逐渐增大,像是声源渐渐接近。

、炫光再速闪三这,令人视觉大乱。

眼一花、堂下出现五个巨大的鬼物,兽首人身,头顶高及上面的承尘,一双巨爪谭龙又像虎,浑身棕毛,腥气令人慾呕。

陈百户哼了一声,案桌被他奋神力掀起、飞出、砸落,茶盘茶杯飞至厅口。

砰然大震声中,案桌四分五裂。

炫光再次连闪,皂物摹尔失踪。

七把绣春刀同时出鞘,反射的刀光橡锹闪烁。

“少在我面前装神弄鬼,连陶真人的神术,也吓唬不了我霹雳虎陈魁,现出你的本来商8,哼!”陈百户声如沉雷,声震屋瓦。

鬼物不见了,代之iii#的是五个同样巨大,金盔金甲光芒万丈,瑞气涌厨的金甲神概。、你百户再哼了一声,绣春刀向堂下一伸,口中念念有词,俯身一千钞起叮尽径大j、,炭火旺盛的烤火盆,炭火在阴风呼啸中燃烧得更旺,热浪囚散。

“火盆如果扔一,堂下必定炭火故飞、,很可能引起火灾,五个全甲神决难避免炭火沾身。

炫光又急闪三次,五个金甲神倏然隐没。

五个穿戴整齐的老道,取代了五个金甲神的位置)金色的光芒,突然变为一色红,精绣的道袍一色红,红如熊熊赤焰。

古定剑、拂尘、百宝乾坤袋,背上还有几支小三角杏黄旗、老道们该带的法器,他们都带齐了。

所穿的大红道袍,确是道教法师所穿的正式法服,大明皇朝规定的制式道袍,但不同的是,前襟绣了两个犯禁的图案:左青龙,右白虎,径大约五寸,青白丝绣光泽夺卧形状神似,栩栩如生。

这才叫显出原状。先前的巨大鬼物,以及唬人田盆甲呷,都是障眼法所造成的幻觉,确有慑人心魄的威力,凡夫俗子不被吓得半死,也会大小便失禁裤裆一团糟。

当然,在陈百户七位御前带刀侍卫眼中所看到的景象,与伺候茶水的大汉眼中所看到的形象必定大有差异,甚至沤然不同。

“原来是你们这些人。”陈百户放下火盆,虎目怒睁神光四射,摆了摆晶亮的绣春刀:“好家伙!诸位有意向陈某示威的尸

“这是对你客气,略显神通而已,知道吗?”那位留了掩口髯的老道,一字一吐有金石声,每一字皆直薄耳膜,听觉受到扰乱。

“那你就全力施展吧!陈某受教陶真人座下,虽则为期短暂,自信还小有成就,降魔心法略通一二。你施展吧!我等你。、

刀一拂,刀气似风涛,虎目神光暴射,无边杀气涌腾。凭凌厉的气势与杀人如麻的杀气,陈百户像是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一个气吞河岳茹毛饮血的战神。一

五个老道脸色徽变,气势减弱。 、

陶真人陶仲文,妇孺皆知的活神仙,不但名满京都,而且天下闻名。

总领天下道教的龙虎山张天师,本来就是自宋代以来,天下闻名众所周知的神仙,但在京都风雨云雷神坛祈福斗法,也栽在陶仲文手下。

阵百户自称受教于陶真人座下,给予五老道心理上的威胁颇大。、陶仲文施展的沛勾仙术,张天师的称为符篆道法;龙虎大天师的称为妖术或幻术;虽贝烙具神通,但在名称上就有;巨大的差异。

邪不胜正,是指心理与行为的表现,与术的字面上正邪解释无关。术用之正则正,用之邪贝!邪,道行与修为深浅才是胜负的关键。

“你岑随陶仲文学了几天心法,就敢在贫道面前撒野?可恶。”老道的气势虽减弱了些,但被陈百户狂做的态度激怒了。

气旋起自袖底,老道左手一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