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2章

作者:云中岳

换了三四十招,速度更快了。

是吴天神剑,桂星寒突然高叫霎“接我的天绝三刀!”

刀光乍敛乍放,,从漫天彻地的剑影中斜掠而出,传出令人心悸的利刃破风锐鸣,人影修然中分。

女骑士斜掠出丈外)头上的皮风瞩却向另一方向飞跌,露出盘着辫鲁的头部,以及极为灵秀的面庞,那一双充满灵气的明眸,流露出惊戳的神倚。

这一刀、如果低半寸,她的头…

桂星寒的左臂外侧,老羊皮袄出现一条两寸长,被剑尖拂过的裂口,里面的羊毛从裂口翻出。

“真该死,你的武功超绝,刀法通玄,竟然在往来大道上杀人行凶。”年轻貌美的女骑士,发起怒来仍流露出动人的风情/你这种人活在世间,日后……”

“闭嘴!女人。”棱星寒怒叱,虎目怒睁:“你们这六个杂碎,每个人都是武功出类拨辈的名家,用暗器杀人的高手。你们可以行凶,在下就不能自卫伤人?你这话简直狗屁!

这六个断手断脚的人,的确配称高手名家,内外功成就起他无比的愤怒。这个女人竟然指责他行凶,可把他激得爆发了。人的武功,比这六个人高明得多,突然向他袭击,更烈起他的仇视。他以为女人也是弥勒教的妖孽,怎指责他下毒手?

“当然刺耳,”他一点也不在乎对方是女人。

你自卫伤人?”美丽少女颇感意外。

“咦?你不是他们的人?”他听出女人的口气不对。

“你是见鬼啦!我根本不认识他们。”女人大声抗议,

他愣了一下,举目察看在路旁的坐骑。鞍后有马包,是旅客所携带的大马包,里面有睡具、日用品。

冒失鬼!”他悻悻的说,、气消了…

“你说什么?”女人沉声质问。

“你既然不是他的人,为何摔然加入攻

“我是……”

“所以你是一个冒失鬼,不问情由便拔剑表现你的打抱不平,

哼!你最好间问他们为何向在下行凶。

“这……”女人一怔。

不过,你最好不要问……

“为何?”

问了你会害怕,而且会惹祸上身。“他冷冷的说,收刀

女人狱眉一挑。

“他们是弥勒教顾有地位的人,你敢问?哼!害怕了” “你……”

他急步到了树下,抓起背箩大踏步走了。

六个人咬牙切齿,互相协助用腰中裹伤,天寒地冻,伤口不至于恶化,但不可能行走了。断了手的人,不可能背了断了腿的同伴,远走两三里路返回破庙,只能在原地等候同伴赶来施救。

女郎牵了坐骑走近,凤目中有警戒的神色。

你们是弥勒教的人?她冷然问。

“是又怎么样?断了右小臂的人口气依然强硬。

“本姑娘就知道你们是理屈的一方。女郎自以为是。

“少管闲事,哼…

女郎冷冷一笑,扳鳖上马。

活该!”女郎扭头说,健马前跃。

“我去叫人来抬你们。断了右手的人向同伴说,用左于握住断臂的上端,疙得浑身抽箔,也许是精力拈尽而冷得发抖。

“两个老鹰应该跟着一同出手的。刃一个阑了右陶的人,咬牙切齿抱怨:“天刚亮,那边根本不必留下人负责接待,他们分明是贪生怕死,不敢一同前来宰了那小狗。

“不要怨无尤人了,义弟。”断臂人失声长叹,两个老鹰旦经是惊破胆的老鼠,当然会找借口逃迂灾祝。僵只涅咱们六个一流高手,:也对付不了)个方出道小有名气的小辈,咱们哪有脸怨天尤人?你们定下心等候,我回…

“哈哈哈……”路右狂笑声震耳,调林中钻出一个背了,手中有一根老山藤杖的人、风帽系得牢牢的,只露出炯炯有神的双眼,一跳两跳便到了路中,傍一头饿虎,即将到口的美味羔羊。

断臂人看出来意不善,但并不紧张,哼了一声,狠盯在一旁怪笑的不速之客,意思是说,你这家伙能耍出什么?沙只看到一双眼睛,怎知道来人是谁?

看到可以断定身份的特征、却又不同了。

勾魂客杨其昌,一个在江湖侠毛远播,称雄二十载野誊不衰的怪杰,邪魔歪道恨之人骨的高手名宿,惩戒歹徒乞招的字段相当狠,所以绰号叫勾魂客.

实实,侠义英雄中,有些欺世盗名的伪善者,也把银扇勾魂客看成了毒屹诬兽,殷为仇祝。

真正方方正正的英雄豪杰,也不见得欢迎他。所以,他只能称怪杰。

你们这儿个混蛋,像是遇到了什么祸事,不会是受到天谴吧?勾魂客不理会仰出的剑,狂笑向得拾得金锭的花于,哈哈哈,据在下所知,天老爷最势力,很少惩刁你们这种作恶多端匪徒。我敢打赐,决不是天老爷弄断了你们手卿,哈哈哈…

不要过来!断臂人举出的剑不住的抖动,色厉内在周阻慢慢接近的银扇勾魂客。

那就刺我一剑呀,哈哈……

站住!你但怎·…·样

我想知道,你们在这条路上搞什么鬼。

以你……

你还是乖乖从实招来的好,免得我再弄断你另一支手,哈哈!你知道戮一定会下子不留情的,一定会得到所要的消息。

断臀人一咬牙,一剑吐出

一声怪响,也藤杖一伸,搭住了断行人的右肩。一右手浙了小膏,右肩本来就承受不了压力,闪臀人狂叫一声,向下挫倒, 勾魂客心硬如铁,决不因为你们是侠义人而手农,不乖乖招伐供,保证你们铭活。银扇勾穗客的山赐杖,轻怠着对方的右手。

你……不要…

你不要抬出弥勒教的招脾出来唬我

“你这专门与本教作对的…哎… 山杖扬住了右肩并,赐臂人快痛昏了。 “在下盯住你们一群杂种,已经有好些日子,”始终猜不出你们这些人,在这条路上鬼鬼祟祟,到底在弄些什么玄虚,勾魂客得意的说:“今天好不容易发现你们成了废人,好好招供…

你也算是一代侠义高手……

“哈哈:我说过我是侠义高手吗?我什么部不是,只是一个看不顺肥,就多管闲事的无聊武林人,‘而贵教所作的许多事,都让在下看不顺眼,难免双方都有是非啦。

我不信你改把我一个受了重伤的人,用安心病狂的手戳逼供。”断臂人强忍痛楚,说的活居然咬字清晰,“我不怕你……你……

哈哈…难怪你一口唆定我是俊义人士,原来打这种主义,不敢用残忍手段辽供,你这一用情鹰的主意,懦得高了裕,我立刻纠正你的错误……

山藤杖正翼向赐憎人敲落,路对面人影乍砚。

勾魂客非常了得,人向下一经,斜诧因而丈外,快邀电光石火。

一直冷电掠过他先前站立处,几乎贴值的头皮飞过,如果他不见机身形下捏,难达冷电贯体的恶运。冷电掠过后才传出色利的吱风声,叫人胆寒。

两个人影,取代了他先前的位置。

好象伙,你这妖贪的飞幻绝坟沙爸唬俗、们授发射专人笼治防备,灭知道你用这种日毒手段、“戳杀了多少人?银扇勾魂客惊然的高叫我猜,你们是传说中,七仙女中的两个妖女。我碰上妖教中的重要人物了,运气真不错。

小飞剑飞射出五丈外、方劲道消失翩然落在路旁的树林内。

是两个皮风帽已经掀起掩耳)露出美丽面庞伪、年轻大姑娘。

严寒天气,依然保持红润的健康面赅’眉自如画;尤其一双明亮的大眼极为动人。嗣体梭浅蓝色的大鸟所掩盖住,隐约可以分辨佩剑的位置。

“你走的是死运。那位身材稍高,”曾经用小飞剑淬然偷袭的女人语气凶狠/你好大的狗胆一竞政残害我们六个人,本仙女要抓住你示众江沏、所以刚才没用飞“剑取你的性命!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银扇勾魂客也是个高手行家,当然知道刚才那把小飞匆、并没有志在要他的命,仅意在逼他自救;以便逼他放弃断臀人

妖女要活捉他示众江湖,语气近乎狂做,没把他这个一代怪杰看成劲敌,似乎吃定了他。

弥勒教据说有七个年轻貌美,妖术通玄的美丽女人,称为七仙女,见过七仙女本来面目的人并没有儿个,所以江湖朋友仅当成传说而已。

十余年前,弥勒教在陕西举亭失败)教主龙虎大天师被擒囚人天牢,‘该教的主事妖人,死伤殆廖壳气大伤。以后从半公开活动改为秘密发展,所罗致吸收的人才,数量越聚越多,其中不乏身手超绝的高手。也暗中们罗了不少高手名宿替该教卖命,声偷旭日初升,已赫然成为诸多江沏秘密组

龙虎大无师打出的旗号是弥勒教,是白蓬社所瞩的各种汕之一。

当年参与推翻蒙古大元皇朝,举兵反抗的天下各路群雄,自莲会是其中的主流。一斗米教、焚香教、弥勒教、拜渊……大多数是白莲会的分支组织,或者借白莲会的旗号招兵买马。

大明的开国皇帝朱元漳,所参加的香军,其实也是白莲分支,至少他们共举教主韩山宣做领袖,也拥护过小明王。

朱元章登基,着手铲除白莲会,彻底整顿天下寺观,严制和尚老道数量,杜绝造反的病媒。自莲会不敢称教。

少林是唯一允许建立赐耍的专阮,人数已经少得可怜了。其他各地小寺院,有--二十个和尚已经不伤啦!

上次山东吃马达反,官府曾经出动少林的憎兵助阵,结果,由于人救太少,在徐州附近的毫州。三百名憎兵,被自衣军消灭了三分之一,少林憎兵从此一回不振,只好改弦易辙,暗中瞩教俗家门人子第、

由于有了俗家门人干弟,逐诉形成一派”的气势。

武当也是朱家皇朝一手扶植的,早就暗中瞩救俗家门人于弟,、因此成“派”的气势,比少林更大些。

“派”是江沏朋友弄假成真的戏称。武林朋友也自划门户,一知半解的分武技为内外功。

结果,少林与武当有了“派”的名称,也分别成为外家内家的总称。

其实,一寺一观的俗家门人,皆称少林弟子或武当弟子,并不称少林派或武当派门人。

反而是各地练武人,对称门称派十分热衷,三个人可以称门,五个人就可以称派。”

自莲社供神也供佛,神佛不分、非驴非马,名符其实的大杂陷。

河南地区是少林弟子的势力范围,自莲社弥勒教在这里没有发展的空间,被看成异皑。

而现在,弥勒教的七仙女出现在少林左近。难怪黄泉双质一种人,夜间活动频紫,

”“。

很扇勾魂客一听对方自称“本仙女”、埂知道不幸而料中,碰上了可怕的强敌。

拚武功,武朋友一言不合就生死想见,让他们与会妖术幻术的人玩命,绝大多数退不起勇气,胜之不武,败了可能在送性命。

勾藐客是少数不在乎妖术幻术的人,所以敢和弥勒作对。不害怕,妖女的话也激怒了他,山藤杖递交左手,取出他威辰江湖的尺八九合银织大扇,刷一声抖开扇,月生花。

银扇勾魂客在江湖道上,还算不了什么人物。”他豪勇的逼近:“就算彼你们擒住示众江湖,也增加不阵们多少声威。听说你们妖术通玄,可移山倒海驱神役鬼,我不憎邪,陪你们玩玩。

据说,龙虎大无师身上有龙虎刺青图案。又说刺青在双卜”:左青龙右黑虎,行法时双手一动,龙虎齐出腾云驾雾十分可怕。

缓步迎上,剑从大坠内拔出,剑身幻发青蒙蒙的奇光,有令人心悸的压力。

原来你就是再三与本教为敌,浪得虚名的银扇勾魂女的明眸中,幻射出阴冷无比的光芒,“你好大的狗胆,为何无缘无故残害本教的儿位功曹?”

你可以问问他们呀!他们还没死,也役成为哑巴。”银匕魂客不承认也不杏认:“当然啦!你不妨把帐记在我头上。

另一名仙女将断臂人扶至一旁,引至五位同伴附近远离,是这个浪得虚名的人伤害你的?”这位仙女向断臂人

“他还不配!”断臂人叹牙说

“是谁?”

“一个叫天斩邪刀的人

人呐?

“被一个女人赶走了,”断青人向宦道一指。

“那个女人是何来路?”

不知道。赐断臂人摇头。

银扇勾魂客听了个字字入耳,对断臂人的坦率颇感佩服。

他神智一乱,不由自:被奇异腿凤带动

他,间云驾雾的感觉更强烈了。

耳中同时听到妖女的一声暴叱,以及有物在身侧不远处瀑“不可鲁莽穷追,追不上了。”是另一名妖女的急叫六个受伤的功曹,或坐或躺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