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20章

作者:云中岳

“桂小狗,赶快投降。”老冯大叫:“不然,在下毙了飞天夜叉/

门外出现一个膝陇的人影,娇笑声悦耳似银铃。

“你毙了飞天夜叉,与本tata何干?”听听营声更为悦耳,最后又是一阵银铃似的轻笑。“是女的,不是桂星寒。

老冯两个人,竟然不敢挥刀冲击。柴房的门本来就窄小,对方堵住了门,冲出去不是易事,即使对方是女人。重要的是,一位同伴莫名其妙地倒飞后撞,之后更声息全无,显然已经见阎王去了,这女人的武功可怕,怎敢冒险冲出去送死?

“你是甚么人?”老冯硬着头皮问~

“女人,你没听出来吗?”

“我问你是谁?”

“你们要我的人。”

“我们要找你?你是谁?

“李凤。”

老冯骇然。豹在地下的飞天夜又也心中叫苦。

“该死的妖妇,”老冯咬牙叫:“我们已经查出,你是弥勒教的妖女。”

“是吗?你少唬^t,你仿jtt些饭桶,除自以为是之外,还有什么牛黄马宝?给我滚出来:”

门外同样黑暗,但稍亮些,因为外面是灶间、灶间有纸窗透人微弱的天光。

往外看,也仅能看到膝陇的身影。李凤手中没有剑,从她的身态慨略可以看出,敢赤手空拳靴门、可知并没柏过些武功超绝的侍卫放在眼下。

两人不敢往外冲,暗中向老天爷祷告,希望冷剑天曹两个能及时赶来策应。只要有人在外出手攻击,他们便可乘机冲出去了。

“你进来。”老冯暗中神功默运,功贯钢刀,随时准备冲出,也防备对方冲入。

“嘻嘻!你们这些威震京都,号称无敌的御前侍卫,好像不怎么样嘛!依我看,都是一些名不符实,虚有其表,在吃皇粮的胆小鬼。”

“妖妇你·……”

“你冲出来,本姑娘就收回那些侮辱你的话。”

“在下捉住了飞天夜叉,看守钦犯要紧,不和你计较,除非你冲进来……”

“你以为本姑娘不敢冲进去?”

“冲给我看!”

“来了”

人影幻没,阴风飒然飘入。

“啊……”黑暗中传出老冯的痛苦狂叫。

门外传来悦耳的娇笑,但不见人影。

老冯的狂叫声,分明是被人击倒了,而李凤却在外面发出笑声,不可能进来杀了老冯再出去。

“哎……贩……”另一人也厉叫。阴风徐敛,绿光乍明乍灭,有隐约的气流轻啸声传出,地 有细枝屑沙沙作响。灯光乍现,李凤拿着一技烛,站在门外向里张望,脸上的 意可爱极了。她缓步而入,瞥了三具尸体一眼。老冯与一名同伴的尸体在抽搐,五官流血死状狰狞可怖,身上没有伤痕血迹,不是 兵刃杀死的。

“果然是你跟在他身边作怪。)李凤盯着飞天夜叉得意地

你没有和他同床共枕的机会了。”

“呸!”飞天夜叉开口了。

“我要利用你等他回来。”李凤踢了飞天夜叉一脚:“我不杀他。”

“你……”

“我想通了/李凤得意洋洋:“他杀了我们不少人。但他如肯投效本教,我们会重用他,我也愿意嫁给他,跟他一辈

“他不会要你。”

“所以,你得帮助我。”

“什么?”

“帮助我劝服他,我允许你活,不然……"

“你少做清秋大梦。”

“你不要嘴硬。拒绝我的人,下场非常悲惨,我要把你赐给群男弟子享受,至死方休。本教弟子不禁男女之私,所以男子可以共同享受一个女人……” ’

“包括共同享受你。”

“贱女人,不要激怒我。”李凤愤怒地重重踢了她一脚;脸上得意可爱的笑容消失了。

“你能把我吃掉?”飞天夜叉冷笑。

李凤满脸杀气:“说,你愿意

“你最好去死)”“…………”

听觉仍在,有人轻灵地接她。

“嘴声,我带你走。”来人附耳说。

“你……”她觉得嗓音有点耳熟。

“飞燕葛春燕。”

她心情一懈,叹了一口气。蛐滥渺财床上,雕弄来一只“你取了绰号?谁给你取的?”飞天夜叉问。有火盆增加温度,她的发僵感觉稍减。

“我自己取的。”葛春燕得意地拍拍酥胸。

“自己取?不会使人认同的/

“早晚会有人认同的,我不是向你说过吗?我要取一个会飞的响亮绰号。我小名叫燕,等于是现成的绰号,飞燕,不错吧?”

“鬼的不错,烂透了。”

“什么?你……’

“江湖道上,女英雄多如满天繁星,以飞燕为绰号的人,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个。庸庸俗俗,平平无奇,烂透了,你也来充数呀?”

“这……真的?”

“我不会骗你,日后自知/

二‘那……林姐,我该取什么好?”’、

“反正飞燕太平凡,不好。像我,飞天夜叉,人见人怕,没有人敢掠美,避之唯恐不及,所以我是独一无二的;独一无二才叫得响亮。”

”是你自己取的?” “当伙”

“嘻嘻!原来你也是自己取的。帮我想一想好不好?林姐,想一想嘛!”

“这个……”

“谢谢你啦!快想想嘛!”

“别吵别吵,我在想呀!你吵来吵去,我怎么想?”

飞天夜叉显然精神气色好了许多,因为葛春燕在间过她所服用的葯物后,认为可以加用某些强化功能的葯,能收到相辅相成的功效。

练武的人,对基本的金枪、跌打,一般性的气血变易用葯,多少有些认识,葯性顺逆冲克也有相当程度的了解,因此一些大师级的武林世家,都有些独门的膏丹丸散,颇具神效。

葛春燕的家传妙葯,派上了用场,功效不错,可惜拔毒的功能有限。

毒有千百种,不对症的解葯,不但无益反而有害,所以没有对症的解葯,服了反而危险。

葛春燕的丹葯,总算可以暂时阻止毒性蔓延。

“好,好,不吵不吵。”葛春燕做鬼脸。

“大寒说你是急性子,他还真了解你呢!,,飞天夜叉白了葛春燕一眼,话中另有含义:“迄今为止,他还不想了解我呢!先不要想你的绅号,你能不能去帮助他替我取解葯?”

“哎呀!我本来就是暗中前来找他的呀!他到何处去了?我马上去。”葛春燕跳起来。

“炼真官附近的朱家大宅。”

葛春燕像一阵风,带上门飞快地走了。

飞天夜又默然注视着孤灯,片刻才叹口气闭上无神的双眼。

桂星寒并不急于向厅内的人接近,他在争取恢复元气的时间。

与五妖道全力一搏,耗尽了精力,在气血还没归流之前,他发不出一成劲道应变。一成劲道,应付不了一个三流人物。而眼前的五个人,却是超等的高手。陈百户那些人,被可怖的疯狂簿杀吓坏了,见机撤走避风头,他们4卜常聪明,五妖道挡不住天斩邪刀,他们人手太少,真正可派用场的高手还没回来,可不想等天斩邪刀切割他们。

他们的人去搜捕天斩邪刀,天斩邪刀却反而直捣他们的老巢,来者不善,就让五妖道替他们挡灾,谁胜谁负,对他们都无损失,走是上策。

留在后面房间的人,却不知外面的情势。

病阴判与方世杰晚来了一步,还以为陈百户与弥勒教的人条件谈不拢,一言不合打起来了。这与他们两人无关,所以迟迟不出免惹麻烦。

已没有动静,两人不约而同奔出厅堂察看。冤家路窄,天斩邪刀恰好出现在厅门。

病阴判早有心理准备,算定天斩邪刀会找来,见了面没感到意外,来得正好。

方世杰已经知道病阴判的打算,胆气一壮,但神色仍有点不安。尽管口头上称英雄道好汉,背地里吹吹牛可替自己增光,面对天斩邪刀,还真缺乏无畏地挥剑直上的胆气。

所有的人都不见了,只有他们两个人。

病阴判胸有成竹,心理上没有压力,具有必胜的信心,表现得沉着自信,与往昔在旁候机打滥仗的态度完全不同。这种沉着自信的勇气表现,影响了同伴的心情,至少方世杰因此而获得鼓舞,勇气增加了几分。

只有两个人,一切得靠他们自己了。

病阴判是行家中的行家,终于看出桂星寒的神色有异,再仔细留意察看,心中狂喜。

“这混蛋已呈贼去楼空现象。”病阴判向身侧的方世杰低

抛杰口中不便抗议,,乙中却暗骂对方混帐。 两丈、丈五……已进入夺魂毒针的威力圈。

桂星寒却站住了,天斩邪刀锋尖斜指在右脚前…

病阴判的笔,斜悯在左掌”乙不动了。

“把解葯给我,你可“平安离去。要不,就和夕)面的“个妖道一样,在天斩邪刀下分尸。”

病阴判心中狂跳。一旁的方世杰更是心惊,显然天权仙女召来的重要高手、已经送掉老命了,难怪桂星寒呈现疲态,难怪陈百户留在这里的人都不见了。

“你已经够狂了。”病阴判色厉内在。

“你给不给?”

病阴判怎肯给?只有一条路可走。

左手五指一松,判官笔离开左掌心。

这瞬间”,一只茶杯排空而至,啪一声在病阴判的后脑爆裂成碎屑。

人影如飞隼,猛扑一旁的方世杰背影。

病阴判向前一栽,判官笔中毒针迸射。

桂星寒是面向后堂的,早一刹那看出是怎么一回事,强提真力扭身便倒,与判官笔尖的动向相反;

毒针从他的右上臂擦衣而过,高速擦过的声音表示已划开了皮袄。

方世杰果然了得,居然察觉身后有警,反应超尘拔俗,向前仆倒,急滚一匝斜飞而起。

人影一扑落空,脚一沾地再次翻滚飞腾,折向猛扑斜起的方世杰,身形轻灵迅捷绝伦。

方世杰也不弱,轻功超绝而且经验丰富,人飞起,半途两记侧空翻,砰一声大震,撞毁了一座窗,跌出厅外如飞而遁。

桂星寒反应不怎么灵活,丢掉刀,就地一滚,压住了病阴判,一时撞在对方的耳门上,立即抢夺百宝囊,猜想解葯必定藏在百宝囊内,或且藏在腰袋中。

人影扑锗了方向,被方世杰逃掉了,倒旋而回,身法惊世骇俗。

“解葯藏在他的笔管内。”人影娇叫。

桂星寒挺身而起,夺过判官笔,笔柄有坚木雕鬼头的活塞)拨开塞果然掉出一只简形玉管,和八枚备用的夺魂毒针~

“谢谢你,小燕子。”他欣然说:“晚一刹那,我可能输了这笔命的赌注。”

“炔走,武当的老道,可能从炼真宫赶来了。”人影是葛春燕,风帽系妥掩耳,仅露出双目,赤手空拳胆大包天凌空向方世杰扑击,但桂星寒仍一眼看出是她,所以叫她小燕子。

方世杰真成了惊弓之鸟,完全失去接斗的勇气,剑已在手,却只顾闪避逃命,根本就不知道,从后面凌空扑击的是人是鬼。

反正与桂星寒同来的人,必定是可怕的人物,眼角已发现病阴判倒了,不逃命岂不是白痴?

桂星寒扔掉判官笔,飞奔出厅。

立即闯入七个人,有五个是穿青道服的老道。这是道侣们除了法服之外,平时穿着的常服,与大红的法服不同,色青而没加其他饰物。

另两人是陈百户和一个人才一表的中年人。

“我们来晚了。”一名老道叹息着说:“看是否有人需要救治,快找。”

病阴判需要救治,后脑皮破肉伤,左耳门受到重击,左耳出血,昏厥了。

“你怎么知道他的解葯藏在判官笔里?”桂垦寒元气渐复,向眷飞天夜叉盖被的葛春燕问。

。伏魔剑客知道这老怪人的底细,在新郑城我就知道了。”葛春燕滑下床,坐到火盆旁:“那老鬼非常阴毒,有毒蛇的性格/

“毒蛇性格尸桂星寒好奇地问。

“对,毒蛇性格。毒蛇咬中兔鼠一类猎物,由于力量没有猎物大,速度没有猎物快,追也迫不及,因此一咬即放,任由猎物逃走,然后循气味寻找,很少错失。这老鬼也是如此,毒针不射要害,任由对方逃走,他会跟在后面,等对手倒下,再带至偏僻处加以凌辱,快意之后才将人杀死,所以被名列天下七怪人之一,非常阴毒可怕。”

葛春燕娓娓道来,表示她正努力吸取江湖经验,了解江湖奇闻武林秘密,作为闯荡江湖的本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