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21章

作者:云中岳

将张知府的家小,掳至四]ilim庆府,作为胁迫张知府的人质。邱都五鬼来自囚)il,你没想到有何关连吗?”飞天夜叉的思路,锐敏广阔有谋士的才干。

、那也与我无关ne!在张家主事的人是伏魔剑客张永新。”

一但你是唯一在各方走动,连锦衣卫也对你另眼相看的人。你自己以晚辈自居,不知道自己的重要,另(人可不这么想,你受到各方重视是事实。”

“哎呀!冲我来的?”葛春燕一惊。

“不久自知。”

“林姐,你是说……” “如果我所料不差,恐怕与我宵ia都有关。我担心的是,弥勒教妖人已经循踪追来了。“

“晤!真得预防万一。”桂星寒心生警兆:“但也不必心慌自乱脚步,我们提高警觉料亦无妨。”

‘‘要不要查底?”

“先不必打草惊蛇。明天咱们四处游览,静观其变。”桂星寒沉着他说。陈州是古太吴氏之墟,周代古陈国的都城。这座历史名城留下许多古迹,值得一游。但府城的形势和面积,皆比新郑裕州j、了四分之一,夕)面用护城堤团团围住,似乎随时皆可能被沙河和蔡河淹没。

古迹应该首推城郊西北角的古太吴陵,但当时却不“应该”,甲为那时只是一片隐藏的废墟,没有人,,以整理。这座号称中国金字塔式的古陵墓,直到后来的大清皇朝,乾隆十年才奉敕整修,设官春秋祭把。

做夭莫做四月天;忽冷忽热,乍雨乍晴,每个人的要求都不一样,所求不遂就怨天骂人j

、桂星寒三人打扮得光鲜亮丽,携了雨伞和食篮,布包卷了雨伞,也卷了刀剑。

客店在南门外,当然先游览城南的胜境。出街口不远,东面就是厄台古迹。厄台,也叫弯台。

但去年春季,已改名为弦歌台。

这是一片久经风雨摧残,很少加以整修的原野,一边是一处亩大的上高台,另一边是一座建有台基的佛寺,不伦不类,哪来的古迹?

他们雇了一名店伙做向导,一看当地的光景,心凉了一半,这开甚么玩笑?

“小二哥,你带我们来,到底要我们看什么?”桂星寒泄气地向店伙间。

“公子爷,你们不是要看孔圣人绝糠的地方吗?瞧,就是这

孔子绝粮的地方确是陈州,孔子游陈蔡,在这里饮肚子,饿得随行的弟子惨兮兮。

“难怪,桂星寒怪腔怪调:“这里的养菜并不多,拨野菜充饥济得什么事?

“那就是厄台。”店伙指指邓座上台/孔圣人厄运当头,就在那里揍钱。去年改为弦歌台,表示孔圣人虽然挨饿,依然弦,歇不断。”

“去你的!你倒有凡分学问呢,讽刺得够了吧?”桂垦寒无意中诅话出口,与书生打扮不特/这叫做昔中作乐,什么狗屁弦歌不断.

“看什么?”

“里面所供的一字王佛,其实就是孔圣人。

“真的呀了怎么会有一字王佛?”

“故事可长啦!本来……”

“我不要听故事。走吧!我们去游西园。”桂星寒大感失望,游兴全消。说,湍熏邢要不要雇车?”店删好地

“不必。”““游西园公子爷要谨慎些。”

“怎么说?”

‘西园以西,是陈州卫的卫地,那些卫所的将爷不好说话,

吃闲饭的余丁更为可恶。公子爷的两位j、姐千金千娇百媚的暖品删说”道。”葛春燕大发娇嗅,店伙说话时陈州附近,这些人成t^^头疼的牛鬼神蛇

不时向两位姑娘指指点点,做出一些下流。j丁万,啊不,活声陆续传来。

二哥!你fr1a的将爷余丁,是指那些人吗?”桂星寒拍拍葛春燕的肩膀,阻止她发威,向店伙一面说,一面悄悄打手势指向那六个泼皮。 ‘是的。”店伙点头会意:“只要一闹事起了纠纷,他们便会仗势行凶,把人弄奎(卫城用”就灾情惨重,可能就此失踪呢。”

‘有这么妨害?晤!可能他们不怀好意,他 来了。”

“给他们一些银子,就不会有事的。”店伙好意他说:“公子爷身边有女眷,秀才遇着兵,有理讲不清,不如……”

‘我明白,不如破财消灾。”桂星寒淡淡一笑:“如果他” 不是卫城的人,我可以递张名帖到府衙,巡检会把他们放进牢里快活。府衙的公人,却管不了卫城的人。好,你去打发他”=吧!”

递给店伙一锭十两庄纹银,店伙宽心地向六人走去;十两银子可买两三亩田,已经是一笔可观的财富了,用来打发j、泼皮;应该可以把事摆平。

片刻,店伙回来了。

“公子爷,他们要你亲启去打点。”店伙哭丧着脸,将银锭递回。

“也好。”他泰然自若向六个泼皮走去·、

六个泼皮双手叉腰一字排开,六双怪限死瞪着他。

“怎么啦?”他笑吟吟打招呼:“怪在下汲给足诸位的面

子?”

“不是面子问题。”为首那位络腮胡大汉,一双精光四1t69怪眼乱翻卜

“那又是什么问题?你老兄似乎有话要说,说吧】我在听。”

中你们为何不到厄台寺随喜?

“我们该进去吗?” “仿”

“为何?”

“咱们有几位朋友,在寺中要见你。”

“好,我就走一趟。”

请。”

他们游本城名胜,事先就央请店伙计代肩向导,有心人该已知道他们要到何处游览,城内城外,真正能称为名胜的地方,屈指可数。

最近的地方就是厄台,有心人不用猜,也知道厄台是第一站,孔子绝粮处,读书人光临本城,岂能锗过?在这里等候,十拿九稳。

打发店伙回店,三人缓步到了厄台寺山门外,留心地向内观察;首朱便看到殿前大院的几株老松下,散落地站着几位游

是带刀剑的游客、是等候他们的人。

“请。”为首大汉在旁伸手催促。

厄台寺根本就没有游客、也不见香客。这种小寺憎人不多,出家的规定极严、一些j、寺院加以拆除,和尚忻:并入大寺院严加管理。中小型寺院能有一二十个老年和尚卓绝音修,已经不容易了。

连经常有三两千和尚的少林寺,目下也者憎不足五百。,

木明皇朝一代,伤门弟子吃尽了昔头)太祖高皇帝曹经在·凤阳皇党寺出家、知道出家人造反的可能性有多高。登基之后,大举整顿天下寺院宫观,严那官埋).j[月口j1百退,可……尚皆必须通过考试,才能获得度碟。违反皇律的僧道,罪名极重,因此被砍掉脑袋的高憎住持,几乎每年都有。

所以,佛门弟子把朱皇帝看成佛门第二次灭法的罪人,著于史书永志不忘。

本来就破败的厄台寺冷清清,这几个游客带来了满寺杀机。

一进山门,八个游客围上来了。

六个泼皮,也堵住了山门。

“在下潘勇。呷p位佩了泼风刀、留了鼠须的身材魁梧游客,迎面一站抱拳为)b声如洪钟:“诸位胆气之豪,令人佩:服。”

“好说好说。在下桂星寒……l

“天斩邪刀桂星寒。那一位姑娘是飞天夜叉?”潘勇豪爽地替他亮名号。

“我,飞天夜叉林月冷。”飞天夜叉做然他说。

“还有我,凌云飞燕葛春燕。”葛春燕也不甘人后亮出名

号。

出了事就不要怕事树方显然已知道他勺拗来历,再逃避岂不见笑方家?他们不是彭吓起放不下的人,干脆表明身份。

葛春燕自从桂星寒叫了她一声j、燕子之后,坚决拒绝飞天夜叉另夕)替她想绰号,要定了飞燕,再力。上凌云两字,就亮动听啦!她十分满意。

可能桂星寒叫她麻雀,她也会欣然接受。

“我不认识你。”桂星寒感到甚么地方不对,潘勇这个名字,对他来1a)t无印象。对方报名而不提绰号,也与江湖朋友的习惯不符。

他再留心抒量这些人,的确有些不对。

气势不凡,却没有江湖人那股懒散自负的神情流露,一个个漂悍沉着,八个人只有一支剑,却有七把以力胜的泼风刀。

这种刀短而面积大,刀一拂可发出虎虎风声,作用没有雁翎刀灵活;雁翎刀的面积小些。

番勇是唯一佩剑的人,气势也有异/

从外表与眼神估计这个人,他有点惊然的感觉。这是一个夕)表豪爽,气大声粗的人,其实骨子里不是那么一回事。从任何角度观察,都可体悟出这个人无情冷酷,极具危险性。连脸上的肌肉,也表现出冈(性强韧的线条。这种人处事一定冷静而大胆,一旦有所决定,行动时精神与劲道会猛然爆发,全力以赴志在必得。

那深沉阴鸯而且坚定的眼神,明白显示出决心与勇气,和强者的慾望与要求,不容对方拒绝或反抗。

“我也不认识你,现在认识了。”潘勇一字一吐,刚强有力:

我可以看出,桂兄,你伪装出来的气概风标骗不了人,你我是同类。”

“我从来就没打算伪装骗人,只是一种承认宿命,不得不扮懦夫,躲避灾难的苟全行为而已。”他说得谦虚,含义却强硬:“甚么同类?我不懂。”

“你天斩邪刀的威名,已轰动江湖。”“可能的,江猢上消息传播是很快的。但如果桂某所料不差,阁下的消息,恐怕不是来自江湖传闻/“没错,来自某一权势甚大的组合。”

“钥衣卫户 ‘不必理会是些甚么人,谈咱们会晤的正事。”

“谈甚么事?可以看得出,会无好会。”

“好不好全在你的决定。”

“我会衡量利害。”

“好,你听着。东南半壁江山,海盗与倭寇蠢然而动。北地边疆烽火漫天,朝廷大军纷向南北遣调。这两年来,天下大水,咱们河南湖广,两年来颗粒无收,民穷财尽饥民嗷嗷待哺。桂兄,天下汹汹,正是我辈英雄豪杰争江山夺社稷的大好机会。”

桂星寒听得毛骨惊然,也怒火上升。

“在下是陈蔡四府反明复陈义军的总指挥。”潘勇不知道他内心的变化,继续大言:

勺自们陈州,曾经是古帝神农伏蓄的国都。虞舜之后建陈国,黍囚百余年。汉淮阳王重建陈国,也历经四百年。目下咱们正在寻找淮阳王刘家宗支的后裔,灭明兴陈……”

“你给我闭嘴!”桂星寒忍无可忍,声如乍雷。

‘桂兄,你不要像懦夫一样,不敢听英雄豪杰的壮语。”潘勇的嗓门提高了一倍/天下非朱家一人的天下。天下汹汹

“去你娘的!”桂星寒破口大骂:“连年天灾,兵连祸结,天下汹汹,每个人皆应咬紧牙关,发愤图强克服困难以度过难关,兴兵夺江山只能增加水深火热,你这是狗屁英雄豪杰的混帐想法。龙虎大天师在陕西举兵,打出灭明兴唐的旗号,他姓李,自认是李唐的后裔。

“你,姓潘,要打出灭明兴陈的旗号举兵,要找出一个刘汉的后裔,捧出来扛大旗。我姓桂,不姓刘,我也不是英雄豪杰,我不会替你们陈国打江山,我也不是陈国人,复陈对我毫无好

“你一定得到弥勒教的好处,却又想从中取利。阁下,离开我远一点,知道吗?” 、、/:

“可恶!你。”潘勇怒吼:“弥勒教大批精锐艰p将倾巢而至。锦衣卫的高手侍卫,也将蜂涌而来。咱们认为你是超尘拔俗的好人才,在新郑出入千军万马丛中,如入无人之境,正是咱们所要的矿世将才。所以表面上敷衍他们,希望你加入咱们重整乾坤的神圣行列……”

“狗屁的神圣行列/桂星寒的怒气反而消了许多:“你找错人了,阁下。在新郑时,弥勒教的人起初也打算降伏在下,替他们卖命,后来被我杀惨了,才不惜工本全力图谋我。你应该与弥勒教合作,复陈复唐各取所需。你和龙虎大天师才是同类,志同道合野心相等,天知道日后你们两人火并的结果如何?别把我扯在一起,好吗?”

“阁下,你所组织的暴民,暴不起来的。”飞天夜叉也忍不住说话了,她消息灵通得很:“他们并非走投无路活不下去的人。那个皇帝在安陆府,已颁发圣旨,减免河南湖广灾区两年赋税,湖广连明年也全部减免,灾民已有活路,暴不起来的;我相信圣旨已经由布政司正式颁布了。脱身事外吧!我看你并不像一个嗜血的人。”

潘勇默然,众人你看我我看你。

南北两京、山东、浙江、河南、湖广,两年大水灾,民不聊生,去年冬大水才退尽。河南湖广两年颗粒无收,官府的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