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22章

作者:云中岳

往右的小亭踱出一男一女,男的穿青衫、束发,佩剑。女的”穿水湖绿连身彩衫裙,也佩剑。两人才貌相当,二十来岁有如一双金童玉女。

“这里是湮没了的扬州丹阳郡治袜林县,所以称绝域。”

“在下也是错过宿头,早半个时辰投宿的。在下姓叶,叶玲

“聂姑娘正是叶大爷的千金,幻剑飞卫聂芳华。老伯贵姓?”叶其昌扭头向老旅客打招呼。

“老朽崔公权。”者旅客回答的语气有点勉强。

“擒龙客崔前辈,久仰久仰。”

“擒龙客已花甲串头,擒一条蛇也力不从心了。好汉不提当年勇)你不要奉承我,江湖朋友都骂我老不苑j、仰什么?,

“老伯,如果你自己认为老了,那就一定老了/桂星寒听出擒龙客口气不愉快,有意冲淡不快的气氛:“人活在世间,羡老而不羡少。有些人一离娘胎就夭折了,能活到老伯年近古稀的人并不多。”

谈说间,到了已相当古朴的门楼外。

“诸位,自己进去,不会有人招呼,坐骑得自己照料。伽于其昌热心地指点:“只有两位老仆,其他都是女眷。在下聊算熟客,先领诸位安顿/

房舍甚多,桂星寒三人,在东院的厢房安顿,一切都得亲自照料,好在设备完善,连盥洗用具都是现成的,院子里的水井清澈微寒,自己打水使用十分方便。

安顿停当,已是二更时分,一位十余岁的清秀婢女,送来了热腾腾的可口食物,晚膳相当丰富。

婢女说,主人已经就寝,夜间也不宜见客,请客人自便。

一切似乎都有点反常,至少在这荒僻的地方,建了一座具有江甫风味的园林大宅,就有点不平常。

人丁少,却把亭台花池整理得花团锦簇,这需要多少人手?

来了几个盗贼,怎办?

大群人马涌入小小的商水县城。这座城,比江南一座中型m还要小,城周四里多一点,站在北门的小城楼上大叫一以连甫门外的鸡大也会惊吠起夹。

引起的惊扰是可想而知的,尤其这些人都是佩刀挂剑的豪客。

锦衣卫中,的确也有一些将才,虽则绝大部分是世家纨裤子弟,以及一些挂名的功臣后裔。

陈百户具有几分将才,但性情骄做暴躁,迷信武力,而且心狠手辣。

百户的官职并不高,但他世袭的爵位高,在京都作威作福,握有实权,比那些挂名的勋臣子弟强多了,他的百余名部属)都是实职的御前带刀侍卫。

在京都,连他的顶头上司陆指挥使,也不敢对他怎样,因为他是皇帝面前的红人。

骄做自负,祭骛不驯;鲁莽暴躁,凶暴残忍,这就是他的写照,所以在京都,他的绰号叫霹雳虎,说风是风,说雨是雨。

他的确有几分将才乙桂星寒在裕州失踪,南北两路都有人发现桂星寒的踪迹,进一步追查,却又毫无音讯,眼线皆无法证实消息的真实性,他便心中有数。。桂星寒要到荆州,到荆山去找人,那么,走甫阳下谷城襄闭,是必然要走的道路。因此,他应该集中人手循踪穷追j

但他却不作此想,他对自己的判断深具信心。

他派了三路人马呐东穷追,分别向陈州、汝宁、光州追赶,自己带了一批人,快马加鞭在皇帝车驾的前面,披皇戴月南下湖广。

沿途并无发现,他益具信心。

在湖广他说动楚王府的二护卫,封锁水陆两途。~

随即飞掉东下,疾奔南京,说动甫镇抚司鲍广部分能泽,分三路北上拦截,封锁大江北岸,等候桂星寒逃抵江边乘船西上。

他却没料到,陆指挥使在抵达安陆府之前,便已秘密派亲信飞传命令,调动飞虎营保护桂星寒。、

飞虎营的行动,比甫镇抚司的人炔两倍,甚至三倍。甫镇抚司的人距陈州还有两日程,飞虎营已经在陈州,吓走了从河南追抵陈州的人马了。

追抵陈州的人马,是弥勒教的人。

陈百户所派的三路人马中,追向陈州的一路实力最坚强,由方世杰领路兼领队,有天权仙女同行。

方世杰非常聪明,紧蹑在弥勒教大群人马后面。他知道锦衣卫方面的人,江湖经验欠缺,人地生疏,跟在弥勒教的人身后必有利可图。

弥勒教的人,由吴世领队。他们在陈州查出桂星寒的去向,浪费了不少时间。

大群人马追抵商水,略一打听,知道桂星寒已走了一个半时辰。

天快黑了,吴世却不想耽误时间,立即动身迫赶,顾不了人疲马乏。

后面有人跟来,吴世冒火啦!他早知道方世杰蹑在后面,愈想愈火,在陈州所受的气,要找人发泄了。

“不许跟来,给我滚回去!”他留在后面堵在路中大吼大叫。

“吴前辈,讲讲理好不好?”领队的方世杰驱马上前。

“混蛋!你不配和我说话,去叫冷剑天曹来。”吴世怒火冲天怒吼。

“樊叔不在。”方世杰不愿进一步激怒吴世。

“他没跟来?”

“他走湖广,从汝宁出信阳/

“陈百户呢?”

“他与樊叔一起走的。”方世杰但然说:“桂小狗要到荆州,如不从信阳一路下湖广,那就会走陈州往南绕。我负责这一路。”

“喝!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锦衣卫把你这种货色,抬出来扛大旗,难怪你跟在后捡便宜,你哪禁得起桂小狗三下两下切割?去你的!我就可怜可怜你,让你跟在后面好了,看你能不能捡到死鱼?”

吴世发出几声不屑的冷笑,得意地退回与同伴商量。

知道对方实力状况,就用不着耽心意外了。方世杰聊可算一流高手,哪有力量在后面候机扯后腿? 

小厅布置颇为雅致,江南式的明窗,所贴的纸花,图案却不是花鸟人物,竟然是一些看不出形状,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怪物,在云彩中飞舞。

外面暗沉沉,小院子里淡雾缥缈。

“这些代表什么?”飞天夜叉与葛春燕,站在明窗前欣赏窗花,不时指指点点。

女孩子剪窗花,是女红之一,也是一种消遣,看谁家女孩的手最精最巧。

“妖怪。”葛春燕信口说,指指点点/这是人首蛇身的女蜗;这是半人半兽的三皇;这是没有头的刑天;这是带者十个金乌孩子的蠢和……”

“胡说!这都是我们的祖先呀!”

一是吗?那么,我们都是他们生下的怪胎了,”葛春燕格格娇笑:“如果他们不是妖怪,我们就是妖怪了。”

再仔细观察,不像是纸剪的。飞天夜叉一时好奇,伸手去摸。

纤手被一旁的桂星寒抓住了,把她拖高窗台。?

“不要动它。”桂星寒低声说,神色肃穆。

“怎么啦?”飞天夜又一怔。

“这座别业有点古怪。”桂星寒说:“连这些窗花都古怪,有一种妖噬的气氛流动。”  =

“怎么会呢?”

“你们站到厢房走道口,侧着身子用眼角瞄这里窗花,看会发出些什么变化。”桂星寒一面说,一面拈起桌上的烛台。

是三柱烛台,紫铜盘龙座。是古代形如守宫的龙,线条简单古朴,云雷纹底脚,形态奇古。

不可能是三代以前的古物,因为古物不可能有三柱。三柱,表示可点三枝烛。双柱至九柱的烛台,那是唐代以后发展出来的器具了。 

, 

他到了厅口,烛台靠近右厅门,轻轻将厅门推拉,烛火开始摇曳问动。

“那些怪物是活的!”飞天夜叉惊呼。

但转正脸定神察看,怪物毫无异状。

“而且会胀文!”昌春燕也叫。

“够邪门吧!”桂星寒口到桌旁,放下烛台,到了窗下仔细察看那些窗花。

是江甫式的四格大排窗,窗花之多可想而知。

“大寒,怎么一回事?”飞天夜叉满脸疑云=连她自己也觉得身上绽起鸡皮疙瘩,有毛骨耸然的感觉,感觉出确有妖异的气氛,  “

”这是一种特制的纸。不是棉纸。”桂星寒说:“含有多角面的反光质,从不同的角度,可以看到不同的光影变化。假使在黑暗中,咖同的数处方向,发出不同的明灭不定光线、,你将会看到各种可怕的形影,甚至可能会被吓疯。’、

“你是说……”

“我相信你两人的房中,也有奇怪的窗花。”

“这……我没留意。”

“我也没留意。”葛春燕接口。

“我还猜不出别业主人的用意。”桂星寒回到桌旁)打开百宝囊:,取出一只盛葯的扁葫芦,倒出三颗丹丸,二人)顺产吞下

大寒,这是……”

“安神保元的丹葯。今晚、我们得特别小心

皱呀:”两位姑娘同时惊呼

“抱歉,我不能让你们落单,立即收拾到我的房里来、你们俩睡床,我打坐。”

“有……有凶险?”飞天夜叉打一冷战”、

“不知道,但小心撑得万年船。万一发现异常事物=立即用上我教你们的辟邪心法)剑不要放在枕下、放在身侧。一

两位姑娘芳心生寒,立即回房拾掇。

大队人马夜间追逐两三个人,是十分犯忌的事,很容易迫过头,白忙一场。

这条路白天已经很少有人行走,夜间怎么可能找到人探 问消息?沿途村落稀少)有村落也问不出所以然来)村民怎知道是否有人经过?

人疲马乏,吴世愈追愈泄气。

所有的男女同伴,怨声载道叫苦不迭。

扮男装跟在他身后的李凤,一抖纪与他并辔小驰卜

“大哥,再拖下去,所有的人都会垮了,坐骑也完啦/李凤的嗓音也充满倦意:“快半夜了,晚膳还没有着落呢!”

“不撑下去,明天就赶不上了,”吴世顽强的态度不改/我们辛苦,桂小狗也好不了多少呀!通常逃的人,要比追的人苦两倍。”

“他如果半途折向逃走,我们再也迫不上他了、谁知道”他往哪一条路折向?我们得花多少时日,才能查出他的去向?”

吴世默然,不得不承认李凤的话有道理。 ~

“这些鬼地方,怎么如此荒僻?”他烦躁地抽了坐骑一马鞭。

“这一带我们都不熟悉。”李凤又跟上:“真该派人打入四府义军卧底,在这一带一定有发展。”

“鬼的发展,在荒僻地方养老喝西北风吗?我们的发展在通都大邑,这地方只配由强盗盘据称王、我们不是强盗。好吧!找地方歇息,明早再作打算。”

真好,前面就有灯光出现。

前面两三里,正是扬州绝域丹阳别业、 、

桂垦寒非常小心,仔细攫查房中的可疑事物。

卧房有两座明窗,窗花不是古代的神话人物,而是各种奇形怪状古代传说的乌类,而且都是抽象的涡云式造型。

比方说骏乌,三条脚爪分三方旋曲,有如龙爪,尾羽拉得长长地像卷云(

床,他搜了三遍。这种房屋型的精雕大床,床上床下后橱,他一寸也不放过。

“大寒,你把我惊吓得紧张兮兮。”飞天夜叉在整理翻乱的被褥:“没有什么嘛!”““到底要找什么?”葛春燕指指窗户:“把窗拆下来好不好?这种妖怪阎案装饰窗子?”

“不可/桂星寒将单一的烛合放回圆桌上:“在没发现异状之前,怎能破坏器物?毕竟我们是客人,主人好心的招待应该心存感激

“找到什么吗?”飞天夜叉问:一比方说:纸人纸马,木妖骨怪……”

一林姐,你真相信这些呀?”葛春燕调侃飞天夜叉:“听说湖广的鬼巫,茅山的法师,白莲社的妖孽,都会移山倒海撤豆成丘。 ”

“龙虎大天师,就是白莲社的传人。”飞天夜叉抢着说:“他的师父王良,据说是白莲会的直系弟子6你如果不信邪,会吃大亏的

“你如果真信邪,也会吃亏的。”桂星寒阻止两人再辩论i“睡吧!我要熄烛了。”

两位姑娘只好和衣往床上躺,将剑藏在身侧。三人同行多日,心胸坦荡,相处亲呢而自然,像是极为熟悉的朋友,反而忽略了儿女情怀,性别的界限逐渐模糊,赶路期间经常挤在草窝中露宿,紧张的情势,减弱了儿女之私与男女之防。

“你真要打坐?”飞天夜叉睡床外,以手支颐注视着他:”下毕夜记得叫醒我,守住房门我可以胜任的。”

“睡吧!别罗咦,不需劳驾你值夜,你应付不了特殊的意外事故。”

“睡就睡。”飞天夜叉赌气躺下了:“你以为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