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23章

作者:云中岳

“根基仍然不稳。”吴世含糊其词:“这十余年来,真正可用的人才并不多,一些愚夫愚妇再多也没有用,必须罗致一些有号召力的人助势。封公子,令尊不至于真的没有再造乾坤的打算?”

“诚如阁下所说,没有人才呀!”

“以令尊的号召力,东山再起该无团难。”

“吴兄是否有意联乎结盼”

吴世心中一紧,暗自警惕。

龙虎大天师在陕西造反,位于边地很少引人注意,不旋扈便被剿平,身入天牢待决。而宁王在江西起兵,直扑南京天下精华地区,因此轰动天下,全国吕然,军威比龙虎大无师盛十倍百倍。    。

一旦双方联手结盟,龙虎大无师除了听命接受驱策之外。别无他途,这种盟还能结?到底谁替谁打天下?简直开玩笑j

“我说过;我们的根基否够/吴世不得不敷衍:一兹事体大,这得向家父宴明)我作不了主。令尊这里。 是否已掇腮了田府憎势云,”

“我们的根基不在这里。兄台不姓吴了

“在下李大仁。”

“失敬失敬,原来兄台就是贵教的大少主、李兄,能否替兄 弟引见令尊?”

“这……家父目下在四川。这样好不好?在下即派人人川, 转达贵方的意见,先保持联系,尔后再从长计议,封兄意下如 何.

“好,一言为定。”叶其昌当然明白这是敷衍?的话,话锋一 猜:一李兄所要追的一男两女,是何来路?也许兄弟能帮得上 忙;这里是项城,甚至南京颖川,都是兄弟的势力范围,希望为 李兄效劳。!

“是一个姓桂的小辈)他与舍妹有一段解不开的结。 李大 弦不愿多说,反正人不在此地。

“情结?”叶其昌盯着李凤微笑。

“男女之间,情与仇经常会混淆不清的乙”李凤落落大方, 汤然一笑媚态横生。

“ 对,情与仇都很难处理。”叶其昌整衣而起:“夜已深,贤 渊安歇,明早再聆教益,晚安。”

送走了叶其昌,兄妹俩相对发怔。

“ 明天得早些走。 李大仁低声说。

“何不借他一臂之力?”

“日后脱得了身?”、

这 、、,,

”咱们的人,愿意做他们的马前卒欧:江山谁不想要)这以而呈忠厚。心存娜,是属于被得渊劝这目的不择手

他有逼我们听命于他的歹毒意头)快通知m人,们要如6提防。

“晤!真得小心提防。我怀疑……”

“怀疑什么?”

“全宅已布了六丁六甲。”李凤郑重他说。

“我们查查看。”李大仁惊然而惊。

双方都摆明了需要人才,这就有了利害冲突。

大少主李大仁,在弥勒教地位极高,道术与武功皆超尘拔俗,居然亲自出马,带了二十余名高手男女,追逐一男两女,可知被追逐的人,必定是更超拔更强劲的人才,值得争取的高手中的绝顶高手。

假使李大仁聪明,采用积极合作的手段,进一步表示洽商合作结盟的态度,局面必定改观。可惜他不够聪明圆滑,没能通过叶其昌的试探。

李大仁勇悍有余’,思虑却欠厨,从他一味追杀桂星寒的迷信武力表现,便知道他不是一个胸有城府,可独当一面的将才,与深藏不露的叶其昌相较,明显地在智谋才华方面差了一段距离。

身在对方的势力范围内,他有身在虎穴的感觉。无论是帮派会或黑道组合,互相吞并似是家常便饭的定律,只要有机会,必定吞掉对方以壮大自己。

李大仁在陈州,不敢反脸胁迫括勇,就因为潘勇声称是四府义军的总指挥,真正的地方大龙头,是准备造反的争江山英雄,反脸邱会有好结果?

喳的结果更令他心惊胆跳,整座丹阳别业,处处没有禁制,内部还有机关埋伏,简直是一座极端诡橱莫测,一旦发动禁制便与世隔绝的绝域,

、扬州绝域,可能是对外的警告示意。

他立即去找方世杰示警。两害相权取其轻;情势不妙,他 必须暂时与锦衣卫联手,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实力,让叶其昌不 贮轻举妄动。

方世杰吃惊的程度,比他更甚,反应更是激烈,立即备战“严防意外,气氛一紧。

午夜一过,整座丹阳别业,皆笼罩在缥缈的淡雾中,有如)处身在云雾里。

几座楼台不时出现奇怪的闪光,忽明忽灭像鬼火。

另一座院子客房,住了擒龙客师徒,公冶方良、杨超。只有期怔猢之豪,才敢无所顾忌赶夜路;

擒龙客崔公权,确是江湖上神憎鬼厌的名宿,一个非黑非 泊,以敲诈勒索大豪大霸,天不怕地不怕的天下凶人之一。

接待他们四人食住,负责安顿他们的老仆,自称封忠,年 稚花甲有点老态龙钟,看不出任何异处,怎么看也像一个终年 勒碌的仆人、

但当1切停当,食罢洗漱之后,在小厅泡了一壶茶待客尽时,言行就完全变了。

替囚位客人斟妥茶,封忠自己也斟了一杯,不再客气,也 在桌下首主位坐下。

“制爷久走江溜,在江湖享誉四十年,声威依旧,依然在江 讯得意,”封忠先奉承一番,口气完全不是一个仆人:“想必以多识广,熟悉江湖典故武林秘辛。”

“好说好说,老夫就凭这点本钱,在江湖上逍遥自在的。犯龙客心中颇感诧异,但还没在意:“不tt’a老了,不得不知趣 地认老,江湖是年轻人的天下,再恋栈早晚会埋骨沟渠的,所以老夫带了门人历练一些时日,不久便将返回故里蹈光隐晦了”

“呵呵!崔爷恐怕不会如意呢! 封忠皮笑肉不笑,盯着擒龙客的目光令人莫测高深~

“怎么说?”擒龙客不在意地信口问。

“崔爷曾经看清门外碑柱上的字了。…

“不错。”

“崔爷可知道扬州绝域四字中,绝域两字的意义吗?下崔封的老眼中,突然放射出阴森的光芒,先前的昏花老眼,已经不存在了。

“你告诉我,好吗?”擒龙客突然心生警兆,感到汗毛森立。

“意义与字面一样,非常简单。扬州是此地的古地名,源自东魏天平二年。绝域,也就是死境,呵呵!老仆说得够明白吗子”

“老夫仍然不明白。”

“好,说明白些。除非是叶封两家主人请来的佳宾,光临本别业的人,必定绝命于此,从此在人间消失。不过,也有例外。”

擒龙客四个人,同时变色而起。

c有何例外?、擒龙客左手一伸,扣住了封忠的右肩井,大拇指楔入肩井穴,牢牢地制住了。

“具有奇技异能,名号响亮或者人缘甚佳的人,只要愿意敌血盟誓替敝主人效忠,就可以活命/崔忠毫不在意穴道被制,泰然自若阴笑依旧。

“如果不呢?”

死!”

贵主人是何来路?”

移广甥主人姓封,女主人姓叶。其他,老仆不可能告诉你们。”

“你非说不可。”擒龙客厉声说。 严仑如果不呢贸崔忠仿对方的口吻,维妙维肖腔调几可乱

“你先死!”

“不见得。”

崔忠的右手一拂,显然穴道并没被制住。

擒龙客哎了一声、飞退丈外几乎仰面摔倒;

胡大海警觉地虎跳而起,伸手拔剑。

咱们走了眼,混蛋!”叫公冶方良的人,剑先一刹那出鞘,一剑向崔忠挥去,先下手为强。

“跪下!”崔公站起沉叱,右手食中两指一伸。枣)公冶方良真听话、收劲丢剑跪伏如羊。

“叫杨超的人,已经摇摇晃晃在一旁躺下了。胡大海的剑刚举起,便向前一栽。

擒龙客的打狗棍不在身边,惊怒地拔剑,剑刚拔出一半,必大双目,像是见了鬼,向前面一无所有的上空狂叫一沁0浑身战抖向下挫倒。

=定看到了令他丧胆的景物,所以惊吓过度精神崩溃夕, 被幻剑飞卫剑人胸口,一个被西王母的巨爪所抓住,归惊病慾绝,被死亡所震慑?

姑娘发出绝望痛苦的惊” 本能地扭动为生命而挣

飞天夜叉猛然一震,发觉身躯被一条坚强的手臂所抱住。

“醒一醒,醒一醒,静下来……”耳中听到桂星寒焦的的声音,在耳畔轰呜。

她倏然惊醒,停止挣扎,发觉自己被抱压住,浑身已被大汗所湿透,双手握拳抓得紧紧的,掌心全是汗水,浑身肌肉仍在绷紧。

“大??…?寒……”她虚脱地叫。

“你在做恶梦,别怕,别怕。”桂星寒放了她,转向另一边尖叫刚止的葛春燕,拍打着脸颊叫:“醒一醒,恶梦醒了,小燕子,小燕子……”  

=“

“我……)葛春燕挣扎慾起、但起不了,小燕子三个字,让她猛然苏醒。

“你在做恶梦,好了。”

桂星寒放了她俩,急急跳下床)房中漆黑、隐隐可听到各种奇奇怪怪的声浪。

“赶快准备走,行囊也背上。”黑暗中传来桂星寒沉着稳定,极具权威的声音:“不论发生任何事,看到听到些什么异象,记住我的话,默运辟邪心法的控制心神技巧乙叫切有我,我应付得了。?

背起行羹,剑也系在背上:两位姑娘被桂星寒稳定沉着的话所鼓舞,必中大定。

桂垦寒的马包式行囊最大,但不妨碍行动。

“我领先,小冷断后。”他面授机宜/小冷,我知道你的引力术火候相当精纯。”=“我颇有心得。”飞天夜叉大为兴奋,她对桂垦寒的称赞十分敏感。

从囚面八方与上方及体,但压力都不大,及体时只觉浑矽冷,毛发森立)。

霍摹不久,眼前出现隐约的流动光影,癸勃俩不断默运心法,仍感到心中惶乱,昏眩感间歇性侵调有时似乎意识空洞洞,平空生出无依的愁绪。有时贝!昏然瞩,倦极慾眠。

佳星寒不断用触摸,用奇怪的声音,提醒她们不要怕,不部递踩看到与听到的异象。磅岁可以看到光亮了,是一盏发出膝脆幽光的红灯笼,在微风扔轻款摆,光影膝脆。

伏下/桂星寒将她俩按下:“无论出tffnu事,切记不要笨起。”

“你……”飞天夜叉抓住了他。、

“这一关:)过不可,这里是唯一的生队”桂垦寒语气坚定自信:“我一定可以过。如果我过不了,就无法保护你们了,所以我一定要过,必须过。”放开我,小??…?冷l…??”

他向前一窜,倏忽而没,行囊却留在原地。

她俩这才发觉,处身在一处花台下,左侧后方是一座房舍,右侧后方是一条长廊。

前面,是绿草如茵的一块草地,草地对面是一排平房。左前方,则是一栋有几星绿光闪烁的高楼。那盏红灯笼,挂在草坪边缘的灯柱上。

这一带,是唯一没有烟雾的地方。

片刻,又片刻。她俩的心,跳的速度愈跳愈快,湿透了紧身衣裤,轻微风一吹,好冷。

几团绿火急速地从草地上升起,开始旋舞,各种奇异的声浪,愈传愈近。

一阵寒颤从脊梁向全身扩张,汗毛根根直竖。

“林……姐…??:(葛春燕的声音全变了~

“不要说话,默运心诀。”飞天夜叉挽住了她,给她力量。“信任大寒,好吗尸

“我……我信任他。”

“他知道,他死,我们也死,所以他会全力以赴,他有保护我们的意志与信心。我愿把我的生命交到他手中,你呢?”

“你的问题真好笑,”葛春燕镇定下来了:“我敢打赌,我们都可以活着走出这处绝域。

火光一闪,囚盏气死凤灯笼从草坪囚周升起八尺高,血红色的光芒;令视觉更为清晰.、

草坪中央白影幻现,剑的光剖觑色的.

是一个白衣白裙的美丽女人墒手高举七垦剑痰手是一条三尺长雪白纱中,腰间有大型6tr/‘宝乾坤袋,梳了宫舍,珠翠满头,访佛,口仙姬临凡,浑身似乎有一圈灵光散发,风华绝代,壮严端丽高不可攀。

一眨眼,桂星寒也突然幻现。

他幻现的姿势很怪,屹立在白衣女郎对面三丈左右,像个寸字,左手平伸,右手的天斩邪刀也平举伸直,双脚分开与肩同宽,像一座山般屹立不动。

这样举刀,支持不了片刻的。但他的手坚定如铸,刀的重量似乎已经不存在了。

“你很了不起。”白衣女郎发 ,声如银铃极为悦耳动听。

“夸奖夸奖。”

“你精通八门金锁天网大阵。

“稍有涉猎,因此浪费了不少工夫/

“你比那些aim一百倍,他们没有一个人敢突围求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