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24章

作者:云中岳

桂星寒远离要道,潜行隐伏的策略,应该可以成功地摆脱追踪者,而且深具信心。

当天他们便远出五十里外,已经超越了项城地界,至于到底身在何方,他们也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反正随遇而安,掌握向南的方向,早晚一定可以到达大江,他们有的是时间。

通常他们都会辛苦些,绕村落而过。除非有其必要,不然“不会现身向村民间路。

飞天夜叉穿房入户的本领是第一流的,进入农舍盗取食物,简直是大材小用,牛刀小试。

未牌时分,他们在一座小村的西面小冈上,躲在茂密的树林内,坐在地下进食。

飞天夜叉从村落弄来了不少食物,包括两只大雄鸡,竖了两个三脚架,拾来枯枝生火,把鸡烤得油光水亮,兴高采烈进食。

“喂!你在想甚么?”飞天夜叉用手肘轻碰桂星寒的手臂。

桂星寒啃着一条鸡腿,目光却很遥远,似在沉思,反正表现得有点心神不属。

“哦!我在想,丹阳别业那些人,到底是何来路。”他收回遥远的眼神:“他们这种作法,显然在罗网人才。但网罗人才应该在通都大邑进行,在这种偏僻城镇,大白天也没有)l个旅客,能网罗至。甚么人才?委实令人百思莫解。 “事实证明,昨晚我”侗时望门投止的,就有九个之多。”飞天夜叉说:“我不知道擒龙客是何方神圣,也不知道幻剑飞卫是何来路,但听绰号和口气,必定是江湖上的高手名家已无疑问。大寒,会不会与四府义军有关?他”=在累积造反的本铃”

“当然有此可能。”桂星寒的语气并不确定:胆按理推狈!,思源另赃的潘大爷,既然是四府义军的,总指挥,他明大义放手不管我”拗事,就不会再纵使丹阳另恤的人计算我”=。他有权力控制豫刷府,应该可以完全控制陈“腑的人,对不对?,,

“也许他无法在实质上,完全控制手下的活动。,,

“林姐,你不会在这方面钻牛角尖好不好?”葛春燕在这一夜中,似乎成熟了不少,不再,乙直口“快,说的话也有骨有刺了。

“j、燕,你是指哪一方面?”飞天夜叉反而显得大而化之;也许故意显得大而化之。

“大寒哥想的是那个甚么封飞琼。,,

“是吩”飞天夜叉碰碰桂星寒的手膀,怪腔怪调做鬼脸。

“当然也想到她。”桂星寒但然说:“在想该如何防备她。你知道昨晚抛用甚/4te术对付我?我死过一次了,你”蜘道吗?”

“我们只知道天地混饨,你是说。 ”

“玄武诛妖大法。江西的守护神,许真君许族阳的遗世绝学之一。他用这种神ihk法,专 对付蚊龙与山精木怪,法一施元神驭刃连续攻击,每一击皆以雄丸宫为目标。按我“=住处的禁制布置,分明是邪魔外道;而封飞琼所施展的玄武诛妖大法,却又是玄门正宗,她居然把我当成妖魔鬼怪来歼诛,简直岂有此理。”

一股奇异的气流,在四周弥漫,三丈外的枯枝败叶,突然像被风吹得擦地游走。

两位姑娘第一个反应,便是倚坐在树干上,瞪着惊恐的大眼,手脚失去活动能力,手中的鸡腿鸡翅,掉落在身上,可知连握食物的力量都消失了。

桂星寒一跃而起,天斩邪刀已经出鞘。

一阵银铃似的悦耳轻笑,充满整个树林,听不出声源在何处,似乎每一笑声都是独立的。

夫斩邪刀焕发烙焰光华,刀一伸阴风而起,树林中传出籁籁异声,压下了满林轻笑。

暮地刀光一闪,万籁俱寂。

桂星寒举刀屹立,虎目中异光闪烁。 ‘晴:你这么凶干什么啦?”对面出现罗衣胜雪,剑垂身侧的封飞琼,媚笑如花,但红葫菠的脸蛋,汗珠洋浑而下,高耸的酥胸起伏急骤。

“离开她们远一点。”桂星寒脸上也有怪怪的笑意:“你距离她们大近了,我不信任你。退!”

两位姑娘倚树而坐,正好与桂星寒封飞琼,形成不等边的三角形顶点,封飞琼稍近两步左右。

封飞琼不但不退,反而向两位姑娘侧移一步。

纤足尚未沾地,刀光如电风雷随之。

侈一声金呜,封飞琼飞退丈外r

桂星寒挡在两位姑娘面前,天斩邪刀发出隐隐啸吟。

“你怎么可能被李大仁追逐得走投无路?”封飞琼大感惊讶:“你的武功与道术,至少比他强两倍。那家伙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在龙虎大天师的所有子女中,他是长子,也是最差劲的一个。”

“你说哪一个李大仁?”桂星寒一头雾水:“我不认识化。妖人大多,加上锦衣卫的混蛋一大群,人多势众,我哪能应付得了?”

“我明白了,你有所顾忌。”

“钦……”

“你这两位女伴,的确是你的累赘。”

“胡说!她们有能力自保。”

“武功也许不错,但……”

“她们的武功当然不错?:而且是超拔的。”

“但在李大仁面前,她们只能任由宰割。”

“李大仁可能躲在山西老巢,有武定侯包庇他。”

“那个叫吴世的人,就是李大仁。”

桂星寒脸色一变,两位姑娘倒抽了一口凉气。

龙虎大天师的长子,居然亲自出马,难怪他们吃惊,按理应该不可能。

“胡说,男陈伙甚至比不上他的几个手下高明。他派在外围暗中活动计算我的一个叫李凤的女人,就比他高明多多。”桂星寒不肯置信:“他名义上是那群妖孽的主事人,其实没有勇气和我真正放手一拼。据我所知,龙虎大天师的三个儿子十分了得,艺自家传青出于蓝,已获白莲会真传……”

于我告诉你,那是弥勒教有意制造出来,掩世人耳目,以便巩固李家权威的漫天大谎。龙虎大天师的三个儿子,除了老三李大礼尚可独当二面之外,大仁大义的武功与道行,皆比不上其他的义子义女,也没有几个护法高明。他”认多势众,我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你又来了。”桂星寒大摇其头:“昨晚我已经表明态度,算我怕你好不好?”

“有我在你身边,足以掀起滔天巨浪。

“也会搞得天下大乱。”桂星寒拒绝的态度十分坚决:“谢谢你的好意,我并没掀起滔天巨浪的野心。刀;些人虽然实力庞大,我还应付得了。我希望以后见面,是朋友而::仇敌,请你转回去好不好?”

封飞琼目不转瞬注视着他,眼中有复杂的神情流露/

“也许,你我无缘。”封飞琼叹了一口气,收剑人鞘:“我相识的地方不对,我年初才返回丹阳别业。如果在江湖上相遇,一定不会这么糟。”

“人海茫茫,能相遇的机缘并不高,说不定命定了的,他方相遇反成仇。”

“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至少,我曾经把你当成可以理喻的人,所以并无敌意,希望能保持朋友的交情。”

“口是心1卜。”封飞琼嫣然一笑,走近向两tt\ta娘比手划脚连挥三掌:“冈$才你提及我曾经用玄武诛妖大法对付你,差一点就咬牙切齿呢!”

桂垦寒收了刀,瞥了两位姑娘一眼,两女正活动手脚,满脸狐疑。

“你们被定身法定住了。”桂星寒向两女说:“如果我说你们会择剑向我攻击。你们相信!

“我不知道。”飞天夜叉跳起来:“反正我一直就觉得不可思议,似乎不可能发生的事,都可能会发生。封姑娘,我想你真的会定身法。”

‘你听他胡说,那只是控制神意的雕虫小技,他就丝毫不受影响/封飞琼热心地加以解释:“道行高的人,可以远在百步外控制对手的心智,即使中间有高楼大厦隔绝。一旦接受控制,可差遣出千里外办事,事不完成,控制不会自解。…

“别人能疏解吗?”飞天夜叉傻傻地问。

可以,但得费不少工夫,而且道行必须比施术的人高明, 稍一不慎人就会变成白痴。至于我控制你们的小技,却是无害 。如果你们有些甚么三长两短,他不挥刀要我偿命才是怪 ,所以)我哪敢对你们下重禁制?” ‘不会的,他精得很呢!”飞天夜叉挽住封飞琼喜悦他说:一他知道你对我们没有恶意。我想过了,被那些人穷追千里,实在受够了,这口怨气实在咽不下。封姑娘,如果有你走在一起, 该多好?我们……”

‘算卞,我很相信一个缘字,但不甘心,所以跟来试试/封哦琼拍拍飞天夜又的肩膀,像个老大姐:“结果,注定了的挽不 回来。”

“甚么意思?”

我虽然不能做你们的朋友,但不会再加害你们。”封飞琼 不作正面解释,转向桂星寒:“那些人已经追过项城,犯了追踪,有的大忌,追到前面去了。只要你fri细心而有耐心,就可以摆陋他们了。

说完冶笑挥手,翩若惊鸿冉冉远去,像是御风而逝姿态肋飘飘著仙。

“这就是神行初”葛春燕吃惊地瞅q:“我算是刀,贩开,再也不敢骄做自负了。”

眨眼间,封飞琼洁白的身影,已消失在前面的树林里,罗袂飘飘的映像,仍然留在他f励意识中,印象::常强烈。

“啤只能支持片刻。”桂星寒说:“但已经足以惊世骇俗了。愚夫愚妇看到,必定以为是仙女下凡,跪下来膜拜,死,乙塌地奉若神明。”

“大寒哥,你也会吗?”

“隅:在生死关头,我不会棚从前施展。惟星寒的话颇为含蓄:“我就是tafo我不同的地方,所以她知道与我无缘。”

“我不懂。”

“她会随时展露所学,以所学来争取权威。而我尽量隐藏我的所宁,紧要关头才用来肉保。所以,她知道我不可能帮助她建立权威,她不适宜和一个没有野“乙的人在一起,浪费她的生命。”

“我想,我懂了。”飞天夜叉的悟力,比葛春燕高:“所以,你不喜欢乎做替天行道的女贼。用所学来为:啡歹,有违练武的宗旨和良心。

你如果认为盗取豪霸的财富,去帮甲需要帮助的穷人,首先你自己就看法错误,这与以暴易暴并无不同。你能放弃,我很高兴。”

“我也高兴。哦!你认为封姑娘……”

“丹阳另皿决不是等闲的避暑度假地方,一定隐藏有令人:‘不寒而栗的阴谋所在。我们如果落入他们手中,这一辈子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你如果答应和她合藉双修,岂不……”

“那就表示我这一辈子,得替他们做马前卒了。好啦好啦!危险算是过去了,我打算等风声过去之后,再作下一步的打算,你们以为如何?”

“希望封姑娘不要再来了。”葛春燕余悸犹在:“她那种妖兢似的人,紧盯在身旁神出鬼没,想起来就浑身不自在,真会做恶梦。大寒哥,我和林姐听你的,你是男子汉,该你拿定主意/

“小燕,我们可不能全听他的。”飞天夜叉笑洲了桂星寒一眼:“他甚么事都以我们的安全为念、因w的主意,一定畏首畏尾,不会是好主意。” “、、。

“林姐,你有主意?”葛春燕明显地站在飞天夜叉的一边。

“先不要游江南。”飞天夜叉胸有成竹。

“江甫快要到了。林姐。…

“锦衣卫的杂碎,会出动南镇抚司的人对付我们,江南必定大抓特抓钦犯,你受得了?”

飞天夜叉只是想当然的揣测,却不知陈州潘大爷,与甫都甫镇抚司的关系,更不知陆指挥使已出动飞虎营的勇士,暗中支援他们。

“那你的打算……”

“乘船上湖广。’气

“上湖广?你要干甚么?”桂星寒一怔。

“办你的事。”飞天夜叉得意他说。

“办我的事?”

“去荆山,找九灵丹士。”飞天夜叉正色说:“银扇勾魂客曾经表示九灵丹士不可能在荆山,(h)tt\能肯定,所以你心中存疑,依然走上了南阳道。虽说迫于情势,不得不放弃先下江南,陪我”=到江甫一游,其实心中仍有牵挂,为人谋而不忠的事耿耿于心。’;

“别胡说……”

“是吗?就算我胡说好了,到荆山/

“大寒哥,你就依我们一次好不好?”葛春燕用央求的手段下功夫:“不管是否能找到九灵丹士,事了乘船直下江南,为时未晚oe! flp苦在风声仍紧h4【@,至!江南做他tri的猎物,届时你忙着保护我们,累不累呀?…

一软一硬,而且理由充分,何况他的确忘不了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