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25章

作者:云中岳

明,金保门一带,成了不夜市,通常在三更以后,才会人稀街静。

怀宁老店规模不小,门面有五间之多,有十余座大小客院。南京的甫镇抚司将爷们,包了两座大客院,住了’六十余名男女,穿公服的占了一半。

忙了一整天,两座客院寂静无声。一名警卫站在两座院门的中间,往复走动留意一切动静,连伺候的店伙,也必须经过盘问才许进入。

屋顶出现五个人影,阴森森有如鬼魁幻形。

警卫一点也不吃惊,冷静沉着踱入院子。

“不需通报,进不进悉从尊便/警卫镇定的语音,表示见怪不怪。

厅门拉开了,灯光外泄。

五个人飘落,轻如鸿毛,不理会警卫,昂然进入明亮的大厅·

厅中有五个人相候,站起迎客。

“没想到是诸位来,请坐。”方世杰不再傲慢,但口气依然兀大.

不速之客是集贤岭霸王许威,庐山双凶、天残地缺,五个江湖朋友闻名丧胆的魔头。

咋晚他闯集贤岭许家大院,今晚魔头们礼尚往来。魔道人士涯毗必报,必定来者不善。

“阁下想不到老夫来,想谁?天斩邪刀?”霸王许威五个人,在对面一排交椅落坐,皮笑肉不笑神情似无恶意,口气却有嘲弄成分。

“那小狗胆子愈来愈小,逃命要紧,就算给他吃了一百个成心豹胆,他也不敢来。勺了世杰@气又生,p气充满自负/被赶慌了的狗,是不会反噬的。在下等候迈风报信的人,的确没料到诸位光临。”

“忙了一天,你不累啊?

“皇命在身,身不由己,再累也得撑下夫呀!请问诸位午夜光临,有何指教?”

“通风报信呀!”霸王许成哪有吓人的气势?简直就是冷嘲热讽的专家。

“在下先行谢过。”

“你一天之内,把安庆的几个仁义大爷,整得半死,一个个灰头土脸,不啻替老夫拔除眼中钉。冲这份情义,老夫也应该有所回报,对不对?”

“那是他们罪有应得,愚弄钦差该当何罪?许大爷访勿放在心上。”

南北两镇抚司,派出办案的锦衣卫官兵,通常公有文书称之为提骑,捉拿人犯享有特权,如同钦差。锦衣卫本来就是皇帝的亲军,替皇帝执法,只向皇帝负责,比真正派出的钦差更有权威。

“你说要捉的有三个人?”

“对,天斩邪刀桂星寒,飞天夜叉林月冷;另一个女的,很可能叫葛春燕。”

“每个人的赏金是一千两银子?”

“由府衙拨发?”

堤骑勒令地方官府拨发,可在岁入额中扣除。但领受的人,却有曝光的顾虑。

“不,咱们自行交付。”方世杰鼓掌三下,厅后走道出来了一名大汉。

大汉的身材并不怎么魁梧,双手平伸,每一手曾套着三只银箱的搬绳,下面悬着三只沉甸甸的银箱,平稳沉实,毫无颤动现象。

一只银箱盛银五百两,五十锭,三十一斤多四两。六只银箱三千两,一百八十六斤半,箱的重量不计。这位大汉分明有意示威。

“谁要的?”大汉的目光,在五位来客身上膘来瞟去。

手平抬伸直,握住十斤的物品,能支持片刻,已经是臂力了不起的人了;一百斤,免谈。大汉的双手,竟然丝纹不动,似乎随时皆可能将几个银箱掷给需要的人,谁要,谁就得接。

要接,就得将桂星寒三个人交出,一手交人,一手交银,不是开玩笑。

“暂且寄下。”霸王许威淡淡一笑,伸手轻轻虚空下拨示意皎下:“老夫改天来拿。”

大汉涵然一晃,似已不胜负荷,举起的银箱下沉半尺,但总算拉开马步稳住了,不曾当堂出彩,古铜色的脸膛发苍泛膏。

“在下静候佳音。”方世杰冷冷一笑,挥手示意要大汉退暄。

“老夫保证阁下不会失望,”但愿如此。期限。”

“这……

在下不能久舀,需沿途布线。下一站是九江。、

”至迟三天/霸王许威肯定他说。

“好,三天。”

“告辞。”

“好走。”

五个魔道高手名宿,沿城外环城小径,绕走集贤门,沿途全是茂林修竹,=面是垂柳丝丝的护城河。

庐山双凶不是本地人,不了解当地的情势,但却知道安庆是客旅往来的大埠,船只来来往往十分复杂,要查三个窜逃的没没无闻小辈,是十分困难的事,凭区区一张图形;有如在大海捞针。

图形经过三四个人转述,几乎可以保证必定走样。

“许老哥,你能在三天之内,查出这三个小辈的下落?天凶谢明达就心中存疑:“以码头区来说,一天到底有多少旅客进进出出?”

“逃窜的人,不会在码头上船。我已经在至桐城的官道,派了不少人留意南京的动静、对可疑的人立加擒捕。如果他们已经逃到府城,必定在附近的渔村雇船,派人在江滨村落潜伏查访,必有所获。”霸王许威似乎信心十足:“除非三个小辈不走这条路,不然决难逃出我的手掌心,三千两银子……”

“三千两银子,够你办一次大丧事,”左面不远处的竹林,传出悦耳的嗓音。

但所说的话,可就不怎么悦耳了。

天砌凶提霸王许威的死党,行动永远比别人快。人影似流光,两人分别从刚m无顾忌地冲人黑暗的竹林,不在乎受到暗器的袭击.

天凶地凶反应也快,也两面一抄。

不是夜桑,是人。

霸王许威到了,堵住小树林的另一面。

天残地缺绕出竹丛,也堵住另一侧。

“小女人,你--定是甚么飞天夜叉/霸王许威声如洪钟,得意已极:“绰号很吓人,轻功的确可臼可点。胆气更佳,居然敢从怀宁老店跟来。l林内传出一阵娇笑,表示发笑的人心情愉快。

“出来吧!你愿意随老夫回集贤岭吗?”

娇笑声再起,没有答复。

五人不约而同,闪电似的向林里闯。

“你们在林子里赶鬼吗?”小径传来娇滴滴的语音,显然就是在林内发笑的女人。

五人穿林而出,脸上挂不住,也大为吃惊,怎么人反而远在五六丈外?

小径中穿青灰色夜行衣的女人,曲线玲戏,隆胸细腰极为惹火,甚至近乎夸张,该高的太高,该细的又太细,像甚么?像细腰蟀。

“你们一出许家大院,我就跟来了。你们在怀宁老店与锦衣卫的人打交道,我一清二楚。”女人银铃似的语音,语气含有讽刺味:“你们能发现我从怀宁者店跟来,已经是很了不起啦!”

女人的话,有如打了他们一耳光。

更难堪的是;他们并不知道女人是从怀宁老店跟来的。霸王许威的话,仅是信口猜测而已)

女人的话意极为明显:他们一出门就被盯上了,蹑至怀宁老店,跟到这里。

如果不是有意现身,他们根本不知道有人跟踪。

“老夫似是轻估你了。”霸王许威不但心惊,也感到愤怒:“你真是他们所要的飞天夜叉?

“不是。”

“葛春燕?能飞?"

“也不是。”

“你是谁"?

“我姓李,李凤。”

“你存心给者夫过不去?”

“不,来警告你。”

“甚么?你……”

“你给我听清楚。”李凤截断他愤怒的叫吼/你有很多狐鼠可用,很可能发现桂星寒的行踪。记住:我要活的桂星寒,死伤唯你是问。”

“可恶……”

天残一闪即至,狭锋刀似奔电,刀光一闪,李风被斜劈成两截。

太快了,那是无法躲闪的致命一击。

一刀奏功,天残斜掠出丈外;转身得意地察看自己的杰作,这一刀得心应手美妙极了。

老魔突然打一冷战、毛发森立。

李凤的身躯,本来是被刀分开的,这时却缓缓并合,徐徐恢复原状,既没有血流出,也没倒下。没错,定睛再看,确是一个完整的人,活生生的美女。

“记住我的警告,不然,哼!”李凤不笑了,语音转厉:“我要你们神形俱灭,集贤岭许家大院,将在片刻间从人间消失。”

所有的人,皆清清楚楚看到天残突袭,一刀砍中了李凤,怎么人毫无损伤?难道是眼花了)

“你……”霸王许威大骇,当然相信不是眼花而产生的错觉。

“千万不要忽视我的警告。”

“老夫……”

李凤的身躯,突然缩小,幻化为一道轻烟,夜风一吹,流泻而散。

“妖术!”天残骇然大叫,刀几乎失手掉落。

五人不约而同,如见鬼怎般撒腿狂奔。

双莲寺是府城三大丛林之一,但寺内的和尚不足三十人,都上了年纪,很少与权势人士往来,因此香火不旺,苦行清修默默无闻。

寺前的小街形成市场,是城内消闲的好去处,有凡家酒坊食店,夜市时高朋满座,白天食客并不多,近午时分也没有几个食客光顾、须在申牌后才有大批食客涌入,街上白天行人也不多。

闹江绞胡伟神色沮丧。与一位魁梧的食客,阳桌喝闷酒,已经喝了三斤花雕,脸色发青酒量不错。

魁梧大汉正相反一喝了三壶酒红光满面。

“胡兄,不要再一口接一口犯好不好?闷酒愈喝心愈烦,想开些不就没事啦!”魁梧大汉劝别人不喝,自己却橱了一碗,一口喝了一大半:“世间事有许多不能斤斤计较,不然铁定日子难过。

酒肆中食客不多j、猫三个五个。他俩这=桌远在壁角旁,附近几桌空荡荡,连店伙也无精打采,躲在店堂一侧打瞌睡。白天生意清淡,养足精神夜市才好招呼食客。

身旁来了一个人,是神拳铁掌尚怀玉。

“日子难过也得过,人活着本来就艰难。”神拳铁掌拖出条凳落坐,向远处的店伙,打手势示意加碗筷酒菜,向魁梧大汉颔首表示打招呼:“他的手下弟兄,被人胁迫做跑腿,满江放眼线捉人。他挨了几记狠的,成了缺爪的蚊,所以心里不痛快。”

“你也差不多,老哥/闹江蚊的笑,比哭更难看:“你那些徒子徒孙,全被赶到江岸各村镇,毫无代价地替别人搜村盘查,配合捕快做跟班。你比我稍幸运些,没被打得鼻青脸肿。”

“罢了,咱们是霉运当头的难兄难弟。”神拳铁掌叹了一口气,一脸无奈相:“兄弟姓尚,尚怀玉,匪号称神拳铁掌,是胡老哥的老乡邻。

“在下姓熊,熊海。”魁梧大汉抱拳为礼:“久闻大名,有幸识荆,深感荣幸。请多指教。”

“算了吧!熊老兄别客套,兄弟小有名气,便已经受小名气所累了,名一大,可能就遭殃啦!我和胡者哥,就是活榜样。”

“哦!两位有了困难?

“别提啦!泄气之至。兄弟的绰号固然有点夸张,但毕竟还算有点分量,真是拼命,兄弟还算不输于人。但碰上一些不能与不敢和他们挤的人,就只好认命了。熊老见膀阔腰圆,必定孔武有力。

还过得去啦!

“兄弟的拳脚,真的还过得去。

“在下也不弱,能使用十二斤的降厉拧,单手攻击挥舞良如。两位,相见也是有缘。又道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两位如果有困难,但愿在下能助两位一臂之力,何妨提出商量,或许可以找出解决之道呢!”

店伙送来了碗筷酒菜,神拳铁掌客气地先敬酒。敬完酒,便将这两三天的变故简要他说了,当然也有所保留、而且隐下有人传话,禁止本城的弟兄,贪图赏金者严惩的事。

“他们最后一步棋,下得真阴毒。”闹江蚊佰意上涌)咬牙切齿义愤填膺:“熊者兄,你也是江湖闯道的人,想必知道咱们江湖人,道义为先。不论是白是黑,都有必须遵守的道义行规。”

“在外面混的人,不论他怎样强调理想和抱负,说穿了,总脱不了名利二字。”神拳铁掌加以补充:“争名也好,夺利也好,都必须知道该不该争,该不该拿。锦衣卫办案,与咱们风牛马不相及,他们无权要求,更无权胁迫我们无条件替他们卖命跑腿。那天斩邪刀咱们一无所知,无仇无怨;他犯了何种大案,他们也不肯言明。咱们这些混世的人、臼后还得在江湖走动,为何要卷入这种是非里?日后天斩邪刀的亲朋好友登门问罪,咱们怎么说?他娘的!真是岂有此理。”

“那些混蛋的毒棋,是把咱们安庆的有头有脸人物,压得抬不起头来,听任他们驱策奴役。然后扯出那些凶残恶毒的邪魔外道,接收咱们的地盘,今天一早,就迫不及待胁迫咱们的弟兄,听任他们摆布了。”闹江蚊眼中,喷射出怨毒的光芒,拳头捏得紧紧地:“所以,我闹江蚊只能孤家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