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26章

作者:云中岳

“可疑什么?小贼?”领队的侍卫反应迟钝,毫无戒心:“捉小贼,那是你的事。但目下你的公务必须搁下,我们的事要紧。”

“小的意思是……”

“是什么?”

“可能是冲诸位来的。”

什么?狗屁。”侍卫嗤之以鼻。

谈说间,距亭已至甘步内。

也许是……是天斩邪刀。”捕快不安他说。

“你是活见鬼了。”

“将爷……”

一声狂笑,亭中黑影暴起,眼一花,黑衣人已黑袍飘飘,挡住了去路。

“哈哈哈……”狂笑声继续:“来得好,在下已久候多时。”

“天斩邪刀!”认识桂星寒的侍卫骇然惊呼。

十一个人反应十分迅疾,熟练地列阵。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刀出鞘气势极为磅葡。

“你们是来找我的?”桂星寒不敢大意,天斩邪刀也出鞘。

一比十一,他怎敢大意?那位捕快虽然没有侍卫们了得,但必定是安庆府身手最高明的名捕,激斗中多了那么一个高手捕快,仍然是颇为危险的威胁。

“不错,阁下必须为屠杀咱们的袍泽偿命。”为首的特卫咬牙切齿:“咱们是军人,不会和你用武林人的规矩,作无聊的个人英雄式决斗,你必须死!”

“我不会怪你们倚众群殴,这是你们的职责。”桂星寒泰然他说:“面对众多的强敌,武林人也有搏斗的不同方式。这是殊霎哑的搏斗,那就各显神通各展手段吧!” “纳命!”十个人分为三组,前面两组四象阵,后一组两人珍负责策应,刀光似海又似山,凶猛地冲进,势如排山倒海。 “留两个活口!”桂星寒高叫,在刀阵前后退,保持与对方乡忡进的速度相等。

阵后路旁的草丛中,月白的身影电射而出,两支剑有如奔衫雷掣电,射向阵后剑下绝情。

首先遭殃的,是那位跟在阵后推进的捕快,被身后递来的豹剑拍中右耳门,立即昏厥摔倒。

一声长啸,天斩邪刀幻发烙烙光华,在对方阵势因阵后受 到攻击,阵脚一乱的刹那间,人刀浑如一体,闪电似的贯阵而 人,刀光过处血肉横飞。

好一阵惨烈的搏杀,三方冲阵,阵势大乱,仅支撑了片刻, 死掉一半阵势便瓦解了。

仅逃走了一名侍卫。捕快也被飞天夜叉弄醒,赶狗似的赶陡了。

九具尸体拖到凉亭堆放,留待锦衣卫派人来收尸。

桂星寒不时察看尸体,不住沉思,背着手在亭口往复走,剑眉攒得紧紧的。

“大寒,你在想甚么?”飞天夜叉对他的举止大感困惑:“该走了吧,等他们大批人马涌到,岂不等于被他赶走的?我建立的声威便随之失去。们。”飞天夜叉自以为是,分析眼前的情势,当然也有几分道理。

于方世杰那混蛋工放心计,阴狠机诈城府甚深,他事实上比冷剑功曹更能干,比陈百户的武功更高明。他知道我的刀可怕,再加上你们两把剑,不啻如虎添翼,怎会愚蠢得只派十个人前来送死?”

“会不会这十个人急功心切,自以为了不起奋勇争先?”葛春燕说:“我与他们打过交道,多少了解他们的性情,似乎每个’人都骄做、自负、急躁、不驯。事实上他们长官与部属之间,经常意见相左,不折不扣的骄兵悍将,一个个荣骛不驮,很难以军令约束。”

“我知道,连他们的指挥使,也管束不了他们j侍卫固然名义上隶属放锦衣卫。其实事权不一,侍卫须直接由皇帝指挥行事,另有军令系统,军令是不能抵触皇命的。问题是,方世杰该已知道我们占据了许家大院,知道我们要引诱他们出城决战,只派十个人来,想做甚么?去许家大院叫我们出来投案?”桂星寒指指堆放的尸体:一这些人中,没有一个称得上超等高手,没有=个可以独当=面,居然由一名捕快率领;浩洽荡荡前往许家大院示威,活得不耐烦了?”

一这……”两位姑娘发怔。 “晚上到怀宁老店去找他,就知道他们到底在弄些甚么玄虚了。”

“乔惠传来信息,说下江他们又来了三船人,人手倍增,咱们前往风险太大。”飞天夜叉有点不安,对方人多势众的确危险:“又说曾经发现一些来历不明的人、却只查不出可疑线索。毕竟乔惠熊海对安庆不热,无法追查这些人的底细,要我们特剔小心。。会不会是他们从甫京调来的密谍?”

飞天夜叉是心细型的人,思虑比较周到些:。葛春燕却相反,反应是直觉的。

今晚我去走一趟,先闹他个鸡飞狗走。”葛春燕磨拳擦学,跃然慾动:一我们既然正式展开反击,必须一鼓作气,给他们几分颜色涂脸,不怕他们玩阴的。要打,就拼命打;他们就是这样对付我们的,被他们一追千里,想起来就冒火。

“谁都不能去。”桂星寒说:“这一定是陷饼,要让我们认为他们不堪一击,让我们放心大胆去找他们,布下明暗的陷饼等我们上当。” “有此可能。”飞天夜叉郑重他说:“小燕,他们一定会等候我们的,人手增加一倍,码头区附近再布下扮快丁勇,四面一诸,我们可能插翅难飞。”

他们实力增加,甚至可能主动出击呢!我们不能操之过急,四面一堵,我们可能插翅难飞。”

“他们实力增加,甚至可能主动出击呢!我们不能操之过急,有的是时间。回去再商量,谋而后动才是上策。”桂星寒开胎往回走:“他们不能等,锦衣卫的人,岂能长期在京都以外鬼旧?时间对我们有利,急不得。”

许家大院在江湖朋友口中,称之为霸王庄,院墙的建筑格同有如城墙,房舍的建筑坚固古朴,整座庄院,有如一座城堡。

那些食客和魔道朋友,树倒猢狲散,霸王许威一死,各奔防程走避一空。

这就是世情,人在人情在,人死两丢开.

一些庄了奴仆,也大多数作鸟兽汛。团1p,已吧羽川孺,全躲在院后面的房舍里,他们哪有能力驱赶暴客?任由桂星寒三个人占据主宅。

主宅房舍甚多,一连七进,两侧也大院套小院,层层重叠,连厢并栋,里面的雨道回廊;大白天走在里面,也感到幽暗阴森。重要的建筑皆有重门复壁,夜间重门加锁,便成为许多隔绝的地区,生息其间的人便不相往来,天不亮彼此不可能见面。胆小的人住在这种地方,大白天也会疑神疑鬼吓得半死。

桂星寒三个人,占据这么大的一座庄院,用意就是引锦衣卫出城来找他们。在这种地方和大群高手决战,到处都可以藏身,百十个高手名宿,=闯进来就会星散在各处,失去群殴围攻的优势,正好逐一歼除,按理应该是好主意。

如果锦衣卫不出城,好主意也成了馊主意啦!

桂星寒所担心的,就是锦衣卫的人不来,以逸待劳在客店,布下天罗地网等他。

锦衣卫派了十个人出城,就表示有出城搜寻他们的决心,但为何仅派十个,就令他困惑不解了。

那些人应该蜂涌而至,仗人多的优势,一劳永逸行致命一击,实在没有零星将人投入的理由。

回到许家大院,在空洞洞的巨大宅院内,巡视了一遍,天色就炔黑了,由两位姑娘下厨准备晚膳,备妥住宿的房间,准备膳罢进行下一步行动。

飞天夜叉不许她的人将信息送来大院,怕被眼线所发现,要了解情势,必须进城,因此消息不灵通,没能掌握最新情势的变化。

他们不是强盗,不能将躲在各处的老少妇孺赶走,只好再三警告那些人,不许接近主宅兔生意外,因此天一黑,有些房合仍可看到灯光。其他各处鬼影俱无,黑沉沉有如鬼域。

主宅在第二进,堂深院奥,房舍甚多,三个人住在里面,实在大大了。晚膳设在一座小花厅内,主人使用的那间膳堂太大,点起两支烛台,比鬼火亮不了多少。在小花厅,至少在气氛上不那么阴冷。

“大寒哥,你估计他们今晚会来吗尸葛春燕是急性子,急于知道当前的情势。

“他们如果有所动静,熊海会赶在前面示警的,不要担心好不好?”飞天夜叉显得无忧无虑:“我希望他们放勤快些,蜂桶而至早作了断。” “我总认为等他们来,不如前往宰他们来得实际些”葛春燕一直就是主战派,主张主动出击控制变局:“挨打的滋味我受够了,想起来就不甘心。” “问题是,双方实力悬殊。”桂星寒苦笑:“别忘了在新郑的故事,我和小冷都曾经险遭不测。那时,他们有所顾忌,必须以决帝的安全为首要,所以不敢远离,被迫采取守势,备多力分,可以任由我飘忽不定,自由选择目标出入。目下主客易势,他幻已无顾忌,可以任意所之,任意主动向我们行致命的攻击,一旦落入他们的陷讲,那就大势去矣!” “安庆的地方龙蛇,已经不受他们胁迫,作消极的应付,所以他必须亲自应付我们的袭击。我不会冒失地去闯他们的馅井,让他们等空欢喜一场吧!”

飞天夜叉的十四名属下深具信心,认为足以监视锦衣卫的动静,对方发动大规模行动之前,就会有信息传来,因此并不赞成向怀宁老店展开行动。

“我担心暗中的一批人。”桂星寒对所发生的反常事故,仍然难以释怀:“如果是来官南镇抚司的密谍,这些人在暗处活动,委实防不胜防;那些人都是阴谋活动的专家。“

摹地,他倏然放碗而起,似有所觉。

“怎么啦?”叹天夜叉一惊。

葛春燕叵应更为敏感,跳起来迅速将佩剑改系在背上,表示即将有行动,剑系于背剑鞘不会碍手碍脚,夜间更是灵活方便。

“他们来了!桂星寒一口吹熄了两座烛台:“咱们低估了方世杰这混蛋。”

锐啸划空而至,砰啪啪数声暴响,有物击毁门窗,有物随后跟入;爆炸声震耳,火光与青烟涌腾,屋顶人影飘忽,不知底来了多少人?

“屏住呼吸快走。”黑暗中传来桂星寒的叱喝:“是毒烟与青磷毒火。”

在屋内纵火施放毒烟,毒上加毒。

“只有他们这间小花厅有灯火,难怪这些人能准确地找到他们。

到处都传出击破门窗进入的声音,对方果然倾巢而至大举袭击了。

“我断后,快退入密室。”桂星寒向在前面摸索的两位姑娘叮咛:“不可浪费精力接斗,敌势不明”

两声爆震,绿火青烟涌腾,有人从已先击破的窗户,投入两枚青磷毒火弹。

他们已退入另一处内间,岂知道这里已被人击破了窗户,在外面潜伏。

火光一闪之下,跳人两个以口罩蒙住口鼻的,见人就击。 一声轻嗟,架住一把剑,反手极力划开了对方的肚腹。人化惊电,斜截住一剑走空的另一个儿挫身侧掠,刀过腿断。

“哎……”这人狂叫,仰面便倒。”

桂星寒快速地毙了两个人,但已耽误了一杀那,等他追出过道,前面已失去两位姑娘的踪迹。

过道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事实上无法看到走在前面的人。他以为两位姑娘已先走一步,也就脚下一紧,向原定脱身的密室急奔,黑暗并不妨碍他的活动,这条甭道他早已熟悉,距密室不远。

糟了,前面火光连闪,有人从雨道对面冲粑青磷毒。火弹连续爆炸。

青烟已呛得他呼吸困难,这玩意捂住口鼻,也阻止不了肺部受至例激,而且南道中浓度稻决地增,泪水模糊影响视觉。

另忧抉择,他挥刀向前急冲,劈面碰上几个睫陇的。冬影,生死关头到了。

两位姑娘摸索着奔向密室,没留意桂星寒是否跟在身后,事先已走熟了这条两段式南道,黑暗中仍可摸索着墙壁急走。他俩并不知道,对方已把许家大院房舍的格局摸清了。在这期间,她们只知道锦衣卫舍经派人,前来找许大爷求证徽消息,侍卫们并没在大院逗留,根本不可能了解大院房舍的格局。

刚绕过第二段南道,以墙壁作掩护的密室门,被人撞破了,砰然大震声中,一个黑影凶猛地撞上了走在前面的飞天夜叉。

黑暗中相撞剑贯入黑影的胸口,但也被凶猛的撞力所震倒,两人跌成一团。

青磷毒火弹恰好爆炸,火光一闪。

第二个黑影,毫不迟疑地一刀向刚起的飞天夜叉砍落,生死间不容缓。

葛春燕也反应出乎本能,飞身超越,一剑崩开黑影的刀,一脚踢中对方的鼻部。

靴尖前包铁,这是女性练武人常用的防卫性武器之一,既可保护脚趾,也可增加小蛮靴的寿命,用来进攻,比用手攻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