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27章

作者:云中岳

“唔!历害,那简直就是死亡陷井,下去一个死一个,只有铁打的金刚才吃得消。”

怀宁老店规模不小,里面院子天井甚多。当第三颗青磷毒火弹爆炸时,下面立即人声鼎沸。

绿光连闪,青烟涌腾。

叫喊声中,有人往屋上跳。

瓦片满天飞旋,破风厉啸惊心动魄。两人揭瓦连续飞掷,威力可远及百步外。

啊…··”被瓦片击落的人,发出可怖的狂号。

下面的人零零星星往屋上跳,一部分人被呛得晕头转向,呛咳声此起彼落,表示已章法大乱。人一乱,黑暗中怎知道身旁同来的人是敌是友?

两个挟匣晋的人,跃登瓦面不停咳嗽,身旁人影幻现,刀光及体大劫临头~

对面屋顶跃上两个人,其中之一正是方世杰。

“天斩邪刀……”方世杰没看清人影,却从狂烈的刀光中知道来的是甚么人,骇然脱口惊叫。

惊叫声引起桂星寒的注意,刀光飞射,势若排云驭电,一闪即至,四五丈空间距离似乎不存在,但见刀芒闪动,刀气便已光临。

方世杰大喝一声,青霜宝剑急封,左掌同时吐出,用上了九绝溶金掌。

只要剑能架住刀,九绝溶金掌力便可乘隙突入了。

刀光略沉疾转,青霜剑没能架住刀,刀却掠过他的左掌上方,削断中指尖半寸,连食指与无名指的指甲,也被削断了。九绝溶金掌力在刀气一震之下,吐出远不及丈便一泄而散。 “他反应超人,身形倒飞而起、一连串后空翻,半途变成侧空翻转移方向,飘落下面青烟弥漫的院子,捂住口鼻往房舍中一钻,溜之大吉。

鬼手无常是从侧方掠到的,一爪抓住了另一人的后颈,信手将人飞扔出两丈外。

“好高明的九天鹰翔身法。人鬼手无常注视着向下飘落的方世杰身影惊呼:“这是四海魔鹰方囚海的秘学,但这家伙决不是那头鹰。”

“见好即收,咱们走。”桂星寒开始撤走:“这家伙叫方世杰,锦衣卫武学舍的教头。”

“难怪,他一定是四海魔鹰方四海的子侄。”

安庆的人已见怪不怪,对怀宁老店出了骇人听闻的事故,并没感到惊讶,南镇抚司的将爷们出了意外,与市民无关痛痒。

抬出十四具死尸,上了一艘快船,运回南京办理善后,南镇抚司的官船成了运尸舟。

没有人敢单独离店,不敢再带同捕快四出搜捕,也无法派人胁迫城狐社鼠一同行动,躲在店中人人自危,大肆搜捕桂星寒的工作全部停顿,自顾不暇,安庆的黑白道好汉们,人人额手称庆松了一口气。=沧海神犀在床养伤,他的手下弟兄,依然可以派上用场,但并非被迫接受驱策,而是曹天斩邪刀传递手书,投入怀宁老店,由店伙拾交锦衣卫的将爷。“本地的好汉们,谁也招惹不起,所以不敢不替天斩邪刀传信,又怕被锦衣卫的将爷间罪,所以只好扮胆小鬼,将书信投入店门,撤腿便跑。

监督好汉们投书的人,是老怪杰鬼手无常,躲在店左的街旁,看到店伙拾了书信才离开。

老怪杰本来打算自色趋店递书的,但沧海神犀为了表示拒绝与锦衣卫合作,这才派人代为投书,也乘机出口怨气,方世杰把安庆的群豪整惨了。

鬼手无常是老江湖,接触面比银扇勾魂客更广泛,出面与地方龙蛇打交道,可说胜任愉快。

已经是已牌初正时分,他离开监视的街角、踏入店右首不远的庐江酒坊。

两个人在等他:神熊熊海,扮男装的飞茸乔惠。

“是施前辈吗?·神熊已备妥酒菜)肃容人座/晚辈姓熊,熊海:这位是敝同伴,乔惠姑娘。前辈放出消息,约咱们的人在此会面,请问有何指教?”

“你们认识银扇勾魂客?”鬼手无常直截了当:“他是老夫的知交。”

‘月前在新郑……”

我知道,我在他口中知道你们的事1你们确是飞天夜叉的人了,杨老弟桂老弟都曾提及你们。桂者弟昨晚在集贤岭许家大院遏险,你们知道吗?

今早才知道的一 直没有他们的消息。

“桂老弟要我找你们。哈!飞天夜叉与你们失去联络,是吗?”

“是的,我们正急得六神无主。桂爷他……”

“他在清水塘西岸,与锦衣卫的人约会。飞澈又与葛姑娘,恐怕已经落在锦衣卫手中了,所以他要和那些人彻底了断,吉凶难料。”

“施前辈,据我们所知,锦衣卫昨晚并没离开怀宁老店,家小姐并没落在他们手中。只是,家小姐失踪是事实、桂爷.…。。”

“他正在设法营救。银扇勾魂客也是昨天傍晚失踪的,我已经放出信息,也许不久便可获得线索,会不会与你家小姐有关联?看来,我们得分头加紧追查线索了,何不到许家大院踩探一番?”

“查的人已经返回,人都逃光了,庄院内的确经过惨烈的恶斗,房舍一团糟。没有尸体留下,也找不到许家的人查间经什”

“听沧海神犀说,许家大院对面山上的集贤关,住有一些老卒,另有几个黑道小有名气的人物,在那儿藏匿,很可能从他们当中,查出一些线索。走,我们去间那些人,也想到许家大院走一趟,也许也可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呢。”

“也好,愿随前辈前往勘查。”

桂星寒与锦衣卫约会在西门外,鬼手无常几个人却出北门至集贤关,一北一西,双方借过了。

神熊熊海所获的消息,应该十分可靠,证实昨天傍晚,棉衣卫并没前往许家大院。那么,飞天夜又与葛春燕的失踪,就与锦衣卫无关。如果能早一步将消息告诉桂星寒,或许会免去一场可怖的杀戮。

人数将近八十名,浩浩荡荡绕城而走。

正式的侍卫,外穿软甲佩有绣春刀,但没穿军装,行动以利落为主,

没有军职的教头与密探,则穿劲装佩刀带剑。

两名捕快领路,冷剑天曹一马当先。这些人都气疯了,一天一夜中死掉二十余个人,在这些骄兵悍将,自以为皇帝第一,他们第二的人来说,简直是破天荒的奇耻大辱,复仇之火燃烧得烈焰冲天,一个个像疯子,发誓要将桂星寒剁了喂狗…

方世杰是最冷静的人,他与天权仙女一面走,一面低声商量,他是唯一能抑制住怒火的人。

天权仙女当然更冷静,锦衣卫死多少人,与她毫无关系,只要死的不是她的情人方世杰就好。她是不会替这些人送死的,她永远不会争先恐后,主动向桂星寒递剑或施展妖术,这不是她的战争。

“那混蛋竟敢下战书叫阵,你知道有何用意吗?”方世杰一面走一面低声间:“这期间他一直就在逃命,昨晚他偷袭也井没成功,一沾即是用毒火弹騒扰,为何突然有了打硬仗的念禾子”

一你别忘了,飞天夜叉身边有可用的十几个人手,先四面埋伏,除掉我们一个算一个。这次,你千万别再逞能,老实说,你不是他的敌手,你心中明白。”夭权仙女对这个情人十分满意,真不希望情人有甚么三长两短。”

“我也不得不面对他呀!毕竟这场祸事起因在我”方世杰长叹一声:“我真后悔,给了他一颗龙虎金丹救了他的命,那次让他死掉、岂不天下太平?”

“你似乎有责怪我的意思。”天权仙女脸色不悦:“其实要不是你卖弄怀有武当至宝,我怎会要你救他?他是本教所要的人,谁知道你也在计算他?

“你别多心好不好?我从没想到会怪你。”方世杰陪笑/你们的人何时可以赶到?

“我怎么知道了我j直就在你身边呀,:哦!”听你的口气,你们将近八十个人,似乎并没有必胜的信心呢!”天权仙女语带讽刺:“他如果再邀乙些朋友助拳,你们得要地方官府派人抬尸回京都了。"

“你不要把我们看得如此不中用,那混蛋除了用诡计逃亡,打了就跑之外,还有甚么值得骄做的尸方世杰也有点不悦:“你们派了一个大少主来,又做了些甚么值得称道的事?

再说下去、可能就会伤到自尊而反脸了。

前面传来一声信号,打断了他俩的话:

在前面开道的四个人,发出了有警的信号,众人脚下一紧,有人发出愤怒的咒骂。

八十个人,在桥头列阵。

二十四具连弯,举弯待发。这种一发三矢的三肾体积不大,是单人使用的利器。昨晚损失了六具,被桂星寒连人带肾搏杀的。留下了五具破损的、丢失了一具。

这里是同安前桥,横跨清水塘,也是西行道路的要津,堵住桥就断绝了交通。

清水塘其实是一条河,筑了水闸便成了塘,一座掇当大的水库,灌溉西郊的稻日。

所有的人,看到堵住桥头的桂星寒,在无比愤怒中,却又产生出无比的恐惧。

那已经不像是人,修可怕的于汰

脸上画了鬼面花纹,黑袍像尸衣,左手拥一张五尺长,两尺宽,寸半厚的坚木板盾,右手挟了一具三膏,腰间有二袋督矢。

天斩邪刀系在背上,皮护臂,皮护腰、靴管,都排插着大型的六寸柳叶刀,一柄柄尾尖反射日光令人心悸,整个人似已扭曲变形,成了半人半兽,半鬼半神的怪物,令人一早心胆俱寒。

这些人虽则愤怒如狂,却没有人敢冲上桥头。

匣弯劲道虽强,但如想贯穿一寸半厚的坚木,无此可能,贯一寸也相当困难。

弩以劲道胜,但那仅限放大弯。小型督力道不足,肾矢也轻而小。匣弩以多胜(双弩至九弩),劲道却比弓箭差远了。

‘把两位姑娘还给我,我放你们平安离境。”桂星寒一字一吐,震耳慾聋。‘要不,我天斩邪刀杀得你们血流成河,刀刀斩绝,决不留情。陈百户,你怎么说?放还是不放,我等你一句话。”

他心理上已有最坏的准备,只不过仍抱有一线希望而已。希望一线,未免太渺茫了,因此他全身布满了杀人的武器,作最坏的打算。

南北两镇抚司的锦衣卫官兵,如果决定要抓的人犯,一旦抓入天牢,就极少有可能活着出来了,不管是不是冤枉,命运便已决定了。

他们只捉人,不放人;只处决人或虐死人,不让人活着出去。

两位姑娘被捉,活命的机会不超过万分之一。这些人天生的冷血,为了报复不顾一切,一旦抓住了仇人,结果不问可知。

“该死的逆犯,少给我胡说八道。”陈百户怒吼,嗓门也够大:“赶快投降,本官给你一条生路。事到如今,你还想顽抗?”

“去你娘的!放还是不放?

“你要我下令进攻吗?”

“我在间你…”

根本就没有甚么好说的,说的话各走极端,谁也冷静不下来,只有一条绝路可走。

厂声怒吼,陈百户举手一挥。

=十六具匣晋打头阵,两具一组冲上桥头,每组相距三四步。第一组发射毕,立即两面一分,让第二组超越发射,一组连一组势如雷霆。

第一组六枚督矢,钉在木盾上声如暴雨。

第二组刚冲出,桂星寒的匣舅发射了,弯头略摆,弯矢的散布面增加。

“哎……啊……”二枚弯矢击中了第二组两个人。

第三组冲进,勇悍绝伦。

桂星寒背上匣弯,这玩意发豺后,装矢不易,必须有充裕的时间。

飞刀一把接一把破空而飞,他也一步步后退。

持匣弯的人章法了乱,蜂涌而进。后面的人,也挥刀舞剑狂冲而上。

“哎……嗅……”

“啊……”惨叫声惊心动魄,人体摔抛。

军令如山,有进无退。

蟹矢贯在木盾上,密密麻麻重量渐增。。

他已退到桥中段,锦衣卫已损失了二十三个人,重伤未死的人狂叫救命,但没有人理会。

再击倒了两个,他飞退急撤,追的人紧跟不舍,不要命地狂追。

在桥头丢掉木盾,他展开轻功,不徐不疾掠走,引众人穷追。

一阵好追,不久他便消失在万松山的如海松林中,

黑袍更面,黑色消失了,换上了灰绿斑纹,三两闪形影俱消。

五十余名高手像鸦群,入林不久便四面八方分散了。

惨号声间歇地传出,追散了的人彼此无法策应,盲目地循声追逐,奔东逐北愈追愈散。

三名侍卫不敢再奔逐,小心翼翼向前搜进,三双怪眼搜索前、左、右三方的松树,匣弯随时可向发现的目标攒射,大过寄望在匣弯上,注定了要走噩运。

“转身!”身后传来怒吼声,弯弦狂震。“啊……”后面两名侍卫来不及转身,背心中母向前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