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28章

作者:云中岳

“不要管他,小冷。”桂星寒急急喝止/我错怪了他们,他们所受的惩罚也够了。”

飞天夜叉不再冲上,徐徐后退:

“他是罪魁祸首,怎可轻易放过他?)飞天夜叉其实已退出发招团外,口气却表示不厄甘休。

“他说得不错,那是他的职责所在,虽则手段卑鄙恶澎了些。念在他曾经给我服了一厄龙虎金丹,我不再追究他的罪恶了。小冷,你为何离开许家大院不转回去?我我得你好普。”

“我被人追得上天无路,然后我又追可疑的人,最后不知身在何处,不久前才在西面看到*tt,向村民间路,便到了此地。”

“那些人是何来路?”

“不知道。哦!你没擒住人间口供?”

“没有活口,他们匆匆撤走,可曾看到小蒲?”

“没有。我还以为她和你在一起呢!满庄澎炯,双日难睁,我好不容易冲出房舍,便被三个刀法可怕的人,追得亡命飞述,”飞天夜叉收剑走近:“我们的行囊,是不是全完了?

“行囊尸桂垦寒信口问。

“要不要去找小燕妹?希望她无恙。”

东面从府城方向来的人,出现在百步外小

“星寒!”娇叫声入耳,两个人飞奔而来。

严真是老天保佑,也真是巧极了/桂垦寒呼出一口长气,如释重负。

是已换了青色衣裙的葛春燕,和赶来迫寻他们的恨扇勾魂客。

方世杰解了天权仙女的穴道,看到桂星寒的人愈来意多,心中一虚,拉了天权仙女,往北面的茂林修竹中一佑,溜之大吉。

桂垦寒肯放他,其他的人恐怕会拨剑相向,再不见机槽惫一定后悔的。

一阵欢呼,桂垦寒欣然与镊扇勾魂客寒暄,四人在路旁坐下,仍谈别后。

银扇勾魂客的伤势虽重,但救治及时,又有良好的葯物调理,复原的速度甚快,不等伤势完全痊愈,便急急就道追寻桂星寒的下落,至湖广乘船东下,沿途打听桂星寒三人的消息。

他在襄阳碰上了鬼手无常,而人是知交好友,同是江湖怪杰,客地相逢喜出望外。他谈起桂垦寒的事,鬼手无常大感兴趣,不待敦请,便要求一同追寻棱星寒的下落,慨然允助一膏之力。

“昨天傍晚我在东门双莲寺附近,发现了黑衣丧门曹戚、玄华仙姬江雪,那就是你在新郑抱漳山破庙,出手相簿的一双妖孽夫妇,他们是弥勃教的巡察,地位甚高,老怪杰说出失踪的经过,我在瞄中盯住了他们,一限就限到十里亭,他们离开道路越野而走,一走便走到集贤岭霸王庄,与潜伏在庄中的人,发起猛烈的攻击。

“原来是弥勒教在挖鬼,我居然把他们忘了,栽得真不冤。”桂星寒拍拍良己的脑袋:“我真蠢,居然以为他们已经放弃寻仇了。

“当时我并不知道,他们的目标是你们,随后跟人想弄清是怎么=回事,鬼使神差救了葛春燕/银扇勾魂客苦笑:“我哪敢和他们拼命?同时也不知道所救的人是葛姑娘。” “我嗅入的灰雾有毒/昏迷了一天/葛春燕与飞天夜叉亲密地挤坐在一旁,脸上的笑容说明心中的愉快:“真感谢杨前辈的照顾,救命之恩不敢或忘。”

好在你体内的抗毒性不错,快要把人急死啦!”银扇勾魂客苦笑:“我也被迫得筋疲力尽,几乎累得旧创复发,又不敢觅医解毒,只能干着急。

“进城时,有人好意告诉我们,你和锦衣卫硬干;便和杨前 辈出来碰运气,天幸被我们碰上了;”葛春燕手搭住飞天夜叉的肩膀,笑吟吟地问/冷姐,你和大寒哥是怎样脱身的?”

“我是被他们追逐出庄的……”飞天夜又把先前所说的经过再说了,最后说:“我也曾猜想是弥勒教的人作祟。但没发现有人用妖术,所以……,

“哦!冷姐,原来你也是刚才遏上大寒哥的。”葛春燕打断飞天夜叉的话。

“是呀!这一带我没来过,人地生疏,看到大江才知道身在何处;小      ,

“我们都很幸运,是吗?”葛春燕整衣裙跳起来,她就是无法做一个端庄的淑女,杨前辈,我们去找鬼手无常施前肇”

“对,真该去找他/桂星寒也跳起来:一他老人家去找神熊。小冷,你知道你那些人的藏身处吧?我们去找他,也许他们已经联络上了。

好,那就走吧……”飞天夜叉慢吞吞地整衣而起。

“大寒,我们先走。”葛春燕拉了桂星寒的手,拉飓侵跑,碉袂飘飘,速度甚快。

“这疯丫头乐疯了。”银扇勾魂客向飞天夜叉做鬼趴飞良叉,你有了相当强劲的情敌,好自为之。记住,当仁不让。”

老怪杰对飞天夜叉甚有好感,对葛春燕在新郑就怀有戒心,性情本来就有点古怪,对正常的人就不怎么感来趣。葛春燕就是侠义道正常的人。

“我不怕她。”飞天夜叉懒得多说,与银扇勾魂客同行一。

前面,葛春燕亲热地挽着桂星寒的手膀,脚下甚快,一面走一面噙啼咕咕低语,状甚愉快亲眼,已经远出三十步外了,府城在望,已可看到西码头的房舍,

“杨老哥,请快两步,有事商量。”桂星寒在前面招手,将葛春燕向前送。

“商量下一步行动?一老怪杰快步跟上间。

“商量住宿的事,须防锦衣卫情急反噬。”

“好,说说你的打算。”

投宿的琐事,飞天夜叉不便过间,脚下一紧,限上了葛春燕。

锦衣卫的人忙得很,忙着派人收尸,没有再找桂星寒结算的力量,不得不把复仇的事暂且丢开。

银扇勾魂客与鬼手无常,在东码头的淮西老店落脚,带了棱旱寒与两女;也在淮西者瞅宿。安顿毕,者怪杰立即表示要出去我鬼手无请。

“有人在店中传达的施老哥的口信,”老怪杰向桂星寒说:“他与林姑娘刘在府城的人,一同前往集贤关踩探,林姑娘,神熊熊海是你的人吗?”

是呀!飞天夜又点头:“他是随从的领班,武功很了得,降魔杵分量不轻…… “

你们共有十四个人?

对,女领班是飞鸳乔惠。

“他们关心你的安危,都去卞、

“我去找他们,”棱垦寒说:施前辈前往集贤关,是我请他去的。”

“你算了吧!你是主将,簿杀了半天,跑飓的事还用得着你亲自出马?”者怪杰不同意桂垦寒一同前往,理直气吐:“好好歇息吧!人毕竟不是铁打的)你日在这里,可以监视铝衣卫的动势。”

“冷姐,你在店中和大寒哥做伴,多一个人也多一分安全保障。”葛春燕也要夕)出:“你的人部走了,现在去找他们要取行囊换衣裙,也是白费劲,等他词回来再说吧!你这身打扮,也不宜外出。我和杨前辈往jl走)旬使到许家大院找些线索,”

他们的行羹,其实已由飞莺保管,许家大院只垒他们准备行动的临时占用落脚处,并杀住有的地方,要换衣改装,必须袋乔惠,

飞无夜又这身袋扮,在郊外活动尚无大碍,在城内附近,可就令人侧目了。

银扇勾魂客的银扇活招牌,已经被锦衣卫所没收,活动反而方便,没有人知道他就是银扇勾魂客。要想再制造那么一把怪扇,一年半载也不见得可以制成,奠是砸了招牌丢了绰号啦!以兵刃特点作绰号,想永远保持还真不是易事。

桂星寒的天斩邪刀搏号,取得并不高明,除非他能永远保存这把刀,不然早晚会被勾销的,谁也不敢担佩,对某神物品能有效地永远保有。

宝刀宝剑,随时皆有易主的可能,而且易主的可能性甚大。宝刃必然会引人觊觎,性命也可能因室刃而丢,因此江湖朋友流传的谚语说:刃在人在,刃亡人亡。

别人抢了你的宝刃,是不会让你活命的。

根扇勾魂客丢了银扇,活动反而更自由积极,偕同葛春燕绕城东北行,兴高采烈出店。

店内,只剩下桂垦寒与飞天夜叉两个人了。

“我去叫店伙准备食物/安顿停当,桂星寒在房们的小客厅品茗,精力耗损过巨,显得有点疲倦:“小冷,要不要叫店伙眷你买衣裙?你这样是无法在外面走动的,一有动静,实在不方便。”

“晚上再说吧!反正目下城内外风风雨雨,不宜在外走动引人注意。”飞天夜叉不介意地妈然一笑:“你认为我像小燕一样,适合穿普通妇女的青衣布裙吗?”

葛春燕所换穿的青衣布槽,就是普通妇女的穿着·成了一位小家碧王,平平凡凡毫不出色。人是衣装,佛是全袋;即使美如天仙,穿了膏衣布裙也出色不了多少,仅脸蛋多是不够的,气质风华无法显现。

飞天夜叉穿的仍是昨天的月白色劲装,曲线玲珠峋娜多姿,走在审上,几乎可以吸弓厮有的目光,在码头走动,真可以弓泼一场儡。

“在严湖走动,除:附有意扬名立万、而且有扬名立万的能耐,穿产面些就容易引人注意。一桂星寒离座走近,亲呢地拍拍她的脸颊微笑:“你这鬼样子跑出去,不引起码头一场暴动才怪。j、冷,你知道你是最美的夜叉吗?

他一阵大笑,出厅去找店伙。

“夜又不论美丑,都是会吃人的。”飞天夜叉在他身后说,也发出一串银铃似的娇笑。

方世杰与天权仙女,躲在不远处的草木丛中,直待桂星寒四个远出视线外,这才重新回到路上来。桂星寒轻易地放过他们,颇令他俩感到意外。

方世杰是有心人,有点醒悟。桂星寒向锦衣卫追问两位姑娘的下落,必定认为袭击许家大院,是锦衣卫所为,因此愤怒焦急之下,横定了心大开杀戒,导致腕卫全军覆没的厄运。 如果两姑娘不曾及时出现,他和天权仙女哪有命在?

回到路上,他又面临往左或往右的难题。 船上和怀宁老店,还留有一些人。他孤家寡人跑回去,对留在店中的人怎么说?说自己及时逃走留得性命,抑或据实把桂星寒不杀他的事和盘托出?

“你决定何去何从了吗?”天权仙女看出他心中的犹豫:

“很难下决定是不是?” “确是如此;”他但然他说:”要做一个才华绝世,任何事皆可当机卒断的英雄豪杰,并不是容易的事,我就缺乏这扮才华,日后的成就如何,并不乐观。”

“任何事都有几分凶险,问题是你有没有能力和勇气承担风险。”天权仙女用鼓励的口吻说:“你各方面的条件都很好,还怕日后没有成就?”

“哈!我想,我真的需要建立我自己的局面/

“不要想,要做。世杰,你不是池中物,只要你能把握机会制造时势,一定可以飞腾变化,我跟着你,也感到光彩和安慰呀!”

“看来,你是真心的对待我。”他含笑挽住天权仙女的小蛮腰,有力地挽紧/我根高兴。”

“咦!你……”

“今天,你可以一走了之的。”他情急绵绵地在白做的粉颊亲了一吻:“这期间,你我虽然同甘苦共患难,但每当紧要关头,你都是避开险境候机脱身。今天,你第一次和我拼命同抗危难。 ”

“因为今天只有你我两个人。”天权仙女偎人他怀中:“以往,我总觉得你的伙伴,从没把我看作自己人,貌合神离把我看成非我族类。所以,我也觉得你们的事与我无关。

“今后如果我自立门户,你们的人真会全力支持我?”他郑重地问。

“那是一定的。”

“他们对你大概有所指示,有何条件?

他当然知道,天下决无白得的钱财。

“无所谓条件,只希望能共存共荣合作无间。世杰,天下各地,有不少名气不小的组合,与我们保持同样的友好关系,我们从没向他们要求甚么,”、

“弥勒教是第1大秘会,应该有客人的雅量.哦!有件事不知该不该问。”

“你我之间,还有甚么该不该的?”

“那个唆使天斩邪刀,屠杀我们十个人的李凤与侍女丁香、到底是不是你们的人?”

“世杰,请相信我,我的确不知道这两个女人是谁,更不敢乱猜是我们的人。”天权仙女用恳求的语气表白:“本教弟子满天下,有些事是不宜让不相关的人知道的。七仙女的地位不高也不低,只负责执行,而不涉及决策,也不许过间职责以外的事,所以……”

“在新郑以专使面目,与陈百户见面的三个人。”方世杰抓住话题不放:“三个人是吴世、吴非、吴娥。吴世是大少主李大仁,是真的?”

“我们都确认他是真的大少主。”

“那位美丽如仙,武功惊世,全力一击,惊走天斩邪刀的吴娥,到底是甚么人?

“可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