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29章

作者:云中岳

“咦:孔巡察,你怎么啦?”天权仙女伸手虚拦,讶然惊问。

弥勒教的各路巡察,地位颇高,仅位于圣堂香主之下,负责督察各路香坛。

七仙女就是圣堂香主,恰好是各路巡察的上司。

“天斩邪刀在淮西老店,被人掳走了。”孔巡察上气不接下气,但说话仍然清晰:“飞天夜叉好像也失了踪。银扇勾魂客一些人,曾经向这条路追逐,却又转回码头,雇了船往上游追赶,属下奉命奔赴皖口镇报讯,十万火急告辞。”

不管天权仙女是否应允,举步飞奔。

“哎呀!”方世杰醒悟:“原来是先前他们是追人的,半途折回雇船追,追得上吗?”

“那艘船。”天权仙女心思更细密:“还有,雨村夫所抬的木箱。”

两人躲在距大道不远的草丛,仍可看到上游里余,突然升起的桅杆,和随后张起的风帆,自然而然地想到,那艘船是从河湾驶出的。

应该是你们的人,擒走了天斩邪刀呀!”方世杰提出疑问:“但你们的人赶往皖口镇报信,表示不是你们的人所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也许是贪图赏金的水路好汉所为。”

“那也不应往上游走呀!领赏该在府城怀宁者店,向锦衣卫一手交人一千交银。”

“本教也悬赏一千五百两银子呢!”

“那么该是驶往皖口镇,向你们的人领赏了。而你们府城的眼线消息不灵,失去时效,这时才将消息传目,人恐怕早已送交大少主了。“

“当然有此可能。”

“何不转回去看看?”

“对,回去看看。”天权仙女欣然同意,也急于知道桂星寒的下落。

生有时,死有地,似乎冥冥中真有主宰。

如果桂星寒被擒走的消息不曾传出,或者晚一两天传出,方世杰天权仙女,必定乘船东下南京,随运尸船下航,远离是非场脱身事外了。

弥勒教的人,也将在安庆搜寻桂星寒的下落,很可能久留在安庆,也等于脱身事外。

两人回到皖口镇码头,大少主只留下一艘船,等候接运散布在府城,陆绩赶回的人。大少主的两艘船,与早在码头停靠多日的两艘,忙着拾掇准备开船。

两人说出途中所发生的事故经过,等于是他们曾经目击抬木箱的村夫村妇,见过那艘可疑船只的桅杆和风帆。不由方世杰拒绝,大少主把他两人留下了。

船急急离埠,扬帆向上游飞驶。

揭开舱板,便是霉气刺鼻的货舱。这种小货船通常可以附载几个旅客或货主,没有人则不需舱板,货堆满便封舱,设备涸陋就简,

天快黑了,侍女松了飞天夜叉手上的捆绳,给她吃了三个饭团,又将他的手捆妥,揭开舱板,准备把她丢下底舱藏匿。

三宫主李无凤与另一侍女,扶起昏迷不醒的桂星寒,口中念念有词,在桂垦寒的鼻端,擦了一些粉未,片刻,桂星寒便双目半张,嘴chún开始歇动了。

两人细心地喂桂星寒茶水和食物,桂星寒似乎恢复一部分知觉,凭本能吞食,像受到饲养的动物。

“飞天夜叉感到一阵心酸,泪下如雨。

“天杀的贱妇!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他,她尖声叫骂:“他英雄一世··…·”

侍女揪住她连推带按,将她压入舱底,盖上了舱板,叫骂声便微弱了。

眼前云沉沉,霉气中人慾呕。她的手脚是分开捆绑的,便躺下来用双手拼命抬起猛喘舱板,一面大声叫骂,一连串的脏话咒骂不休。

直至感到口干力尽,这才饮位着停止咒骂。

隐约可以从板缝中,听到上面一些微弱声息。起初她凝神倾听,听不出所以然来,不久之后,一阵倦意袭来,她终于在无限伤感和困倦中沉沉入睡。

她又开始做梦了,烟雾、绿火、刀光、剑影、飘忽搏杀的模糊人影忽隐忽现,刀气剑悉不时在她身体四周压迫彻体生寒。但她,手脚不能动弹,拼命挣扎,叫喊,冒汗……

恶梦连连,一连串破碎的片断凶险绝境,接二连三出现,却又衔接不起来。

各种怪物的影像,也间断地出现。许家大院的惨烈搏杀情景,与丹阳别业的奇异恶梦参差地出现、交替,最后混在一起了。

就这样浑泽匹回,惊恐忧患交煎,她不知惊醒了多少次,精神委顿不堪,度过了漫漫长夜。

舱底其实不知昼夜,在她的感觉中,经历过无数恶梦的折磨,这一夜应该过去了。上面昏迷不醒受到禁制的桂星寒,这一夜不知曾否清防她目下自身难保,哪有能力救助桂星寒?心中的忧虑不安,快把她逼疯了。

最后一次惊醒,是被丹阳别业所发生的惊电殷雷所惊醒的,神智还没清醒,便感到天动地摇)

不是天动地摇,而是船在猛烈颠簸、摇晃、震动、扭摆。她的身躯,也随之滚动、跌滑。

“哎呀!怎么一回事?”她惊叫,拼命扭动身躯,以减少滑撞。

她对乘船不陌生,而且水性不差,完全清醒之后,便知道船正在风涛中急剧转折、冲浪、闪避。船底传来水流急剧变化的响声,证明她的猜测是对的。

“船像在不断转向,为何?”

眼前漆黑,身在舱底,怎知道外面发生了些甚么事?反而增加她的忧虑和焦急。

快船,一听便知是速度快的船只。船轻、形尖、破水力强,桨长而多,帆轻而大,通常属于自用的代步船,不是用作生计的生财器具。

大少主的四艘船都是快船,比没载货的货船要快三分之一,风力佳更可快一半以上。

驶出码头,小货船已远在上游十余里,已经混人上行的各,包船只中,不易分辨了。

快船上人多,快不了多少。

天黑之后,已拉近至三里左右了。风帆吃饱了风,八名舟子全力以赴,船逆水急航,破浪而近。

大少主与方世杰在舱面坐镇,不断催促控帆的人加劲。

视界不及里外,幸好在江上航行的船只,夜间都悬有舱外的航灯。那是一种圆形的气死风灯笼,但风势大大,仍然不能悬挂,风大夜间也必须停航。

不久,小货船的航行灯已经不易分辨了。

“追上了,我要剥他们的皮。”大少主不住咒骂:“他们好大的狗胆,敢在虎口争食。”

“大少主,也许不能怪他们。”方世杰在旁劝解:“可能他们并不知道你们在皖口镇。”

“你猜,是怎么一回事?”

“也许他们只知道锦衣卫悬赏一千两银子,安庆的牛鬼蛇神都知道这件事。”

“那为何不在安庆和你们交换?”

“我们的人快要死光了。”

“这……”大少主醒悟,锦衣卫已经无能为力了。

“我们在九江、湖广都派有人手。也许这些人知道安庆我们已经崩溃,便带人前往九江找我们的人领赏。应该是这段江面活动的水上朋友,你最好不要和他们来硬的,追上了有话好说,兔伤和气。”

“追上再说,哼!”

三更将尽,斗转垦移,终于接近小货船十丈左右。小货船已发觉不对了,开始采取游移航线,试探来势汹汹紧跟在后的快船,船上的十二名舟子也全力以赴。

其他三艘快船,逐渐加快限上,逐渐散开,表示将采用齐头并进,先超越迎头拦我。

目下正是大江伪春汛爵,江上浊浪滔滔,水流湍急,船上冲浪花宣寸卜能百j在江中拦截,非常危险,稍一大意发生碰憧,便将同归于尽。

黑夜中看不清对方,风浪也乱了听觉,唯一的上策,是将船逼往江边靠。

大少主真不该操之过急,下令逼近靠船。

当然,更好的办法是等天亮后再打交道。

大江在小孤山一段,水流最为湍急汹涌。郡阳湖的水与大江并合,巨流汹涌东下,江面辽阔,船如果撞毁翻覆,人一泻数百里,九死一生。

方世杰知道危险,但不便相阻,阻止也无效,大少主不会听他的。

他钻入舱内,拉了天权仙女低声商量。

“你诸水性吗?”他低声问。

“能浮起来,怎么啦?”天权仙女正闹晕船,胃里难受,头晕、目眩手脚发软,抵坐在舱壁发晕。

“你们那位大少主靠不住。”

“到底怎么啦?”天权仙女怎知道舱外的事?站都站不起来,幸好胃内的食物早已消化净尽,呕不出甚么来,恶心得无法理会其他的事。

“他要将船靠上去。”

“这样才可以跃登呀!”

“跃登?开玩笑,那叫憧船。”

“拉船?哎呀!”

“货船比快船坚牢,但结果是一样的。记住,随时准备撞破侥窗跳出去。”

一你是说…… “我去找几个浮水的竹倚给你,小心了。”方世杰匆匆往后舱走。

船上的救生用具,就是刨掉外皮的竹筒。

片刻,传来一阵贱喝惊呼,砰然一声大震,船舱开始崩裂,船一歪,她向舱壁摔去。

一只太子及时抓住了她,砰一声舱窗崩毁,黑暗中她感到怀中塞来两只竹筒,本能地抱得死紧,强劲的大手也挽住她的腰。

浪花扑面,她跌出舱外去了,冰凉的水淹没了她,不知天地何在。

朝霞满天,江上风帆片片,船只悠然上下,天空中水禽成群翱翔,滔滔江水向东流,显得安详,静溢,昨晚险恶的风涛,似乎并不是真实的,并没发生可怕的撞船事故,甚么也不曾发生。

天权仙女一觉醒来,发觉自己倦缩在方世杰怀中,衣裙已被体温蒸掉大半水分,仅感到略为凉凉地。

除了一剑一囊,身无长物。

她和方世杰躺在江岸的草丛中,居然睡得颇为香甜。

挺身坐起向四周察看,确定身在江东岸。

她想起昨夜的情景,船撞翻后,方世杰带着她向江岸急泳,水性相当高明。似乎在水中的时间并不长,可知毁船处距江岸并不远。

她并不知道舱外的情景,不知道货船在紧要关头,突然转帆向江岸冲,和她所乘坐的快船撞上了。黑夜中快船来不及闪躲,同归于尽。    ’

她收回目光,注视身边沉睡的男人。方世杰并没耗损大多的体力,依然神清气朗,英俊的面庞闪亮着健康的色泽,睡态安详风采依旧。大多数的人睡态恶劣,比死人还要难看。\

她感到心中暖暖地,情不自禁低下头亲吻方世杰的脸颊。她没看错这个男人,凶险关头全力呵护着她,这分爱与情慾无关,虽则他们的结合出于情慾。

方世杰猛然惊醒挺身坐起,几乎把她撞翻。

“怎么啦?”方世杰警觉地间。

“世杰,我们在什么地方?”她也吓了一跳。

“不知道,得找村落弄食物。”方世杰站起四面眺望:“要小心,碰上货船上的人,很可能有麻烦,他们也许会在这附近登岸。”

“大水一冲,可能一冲三十里。”天权仙女笑了:“怎么可能也在这附近上岸?”

“走着瞧,你最好相信我的感觉。”

“感觉?”

“对,我感觉这附近有危险气息。”方世杰拉了她的手,举步向东面找寻村落。

这一带是丘陵区,小山连绵起伏,偶或可看到小小村落的模糊形影,林深草茂,罕见人迹。向东远眺,隐隐青山重峦叠蟑。

“咦!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没看到田野?”方世杰一面走一面噙咕:“荒僻冷寂,囚野不见人烟,连村落也不易找,更不用说城镇了。”

没有路,当然不可能有村落城镇了。”天权仙女也有点焦急:“世杰,不如回到江边,也许可以看到沿江边行驶的小船或渔舟,可向他们求救。”

“你以为那是一条小河吗?”方世杰大摇其头:“没有船只会靠在江边行驶。即使看到岸上有人叫喊挥手,也不会靠岸向我们打招呼问候。只有江上出了事的人向岸上求救,哪有岸上的人向水中的船只求救的?快死了这条心,别让人拿来当笑话看。

方世杰说的话甚有道理,这种向水中求救的事,只有在海中孤岛上,才有此可能发生。大江两岸荆州以下江面,两岸都是繁荣的城市,江面辽阔,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岸上向江中求救的事。

披荆斩棘越过第三座小山,前面山脚下出现一角山墙。

“有村落了!”方世杰雀跃地欢呼。

那是两座小山夹峙的一片密林,可看到倚山而筑的房屋形影。

“民以食为天。”天权仙女也大喜过望:“我首先想到的是可口的食物充饥。”

两人脚下一紧,向村落飞奔。

他们却忽略了左方不远处,一个青衣人藏身在树后,留意他俩的动静,这人眼中充满了敌意.

三宫主李天凤是一个极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