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3章

作者:云中岳

要保持消息灵通,必须在外面走动。

天寒地冻,新郑城似乎在沉睡中,街道上行人寥落,倡而或有三两匹马一二辆车经过,冷冷清清,似字连殉也槽得在外面游荡。

两人并肩出店走动,顺便找酒坊午膳。

经过那家进士第,院门外有人有马,主人像在迎客,客人有男有女数目不少。

银扇勾魂客突然止步,讶然观察这些人。

“杨老哥,有什么不对么?”桂星寒发现他的眼神有异,忍不住低声问道.

“你出道不过两年,认识的有头有脸人物不多。”他倚老卖老入摆出提携后进的前辈神态。

“没措,我很少多管闲事。”桂垦寒表现得相当谦虚,本来就与高手名宿少接触。

“伏魔剑客张永新、八臂金刚徐凤、五溯迟曳谷方,铡是侠义道中大名鼎鼎、口碑极佳的高手名宿,他们在这里叫什么?”银扇勾魂客颇感惊讶,意似不信所见的事实:“伏魔剑客像是主人,透着古怪。”

“这家大院子曾经有武林人出入。及早远走高飞兔惹是非。

咦?你听到什么风声了?

“圣与少林弟于曾经有所冲突……”桂垦态将交手的经过说了。

“晤,是有点古怪。勾魂客欣然说:“弥勒教耍什么花招。小子,你打算远走高飞?”

“在江猢游荡的人不能怕事呀、老哥!”

桂星寒慢吞吞的说:“怕事哪能获得见识?躲在家里岂不安全,我不逞强惹是,但灾祸,伤头不会退缩。”

“所以,你废了那六个人?”

“他们无理性地要杀我,栅了他妙:园报,已经够仁慈了,是么?”

“狗屁!”银扇勾魂客笑骂:靠武技争名夺利的人,废了他们比杀了他惯]更残忍,所以我的绰号魂客,了死百了,那些穷凶极恶的混蛋活现世,要仁慈多多。”

而入有说有笑,掀开街右郑都酒坊,进入酒香扑鼻的店堂。

这是卖酒的酒坊,买酒携走的顾客进进出出。

在店堂喝目的人不多,所供应的下酒熟食样式也不少,空荡荡的店堂,近午时分只有五六个瞩鬼,占了两桌,已有了五七分酒意,大声议论口沫杨飞。

两人叫来了两壶高粱,几味肉励豆干一类下酒小莱,并没引人注意,在角落的座头浅斟纲酌。

“喂!老三,这几天是怎么一回事。邻桌一位粗眉大眼的中年酒客向同伴问:"捕快们走动得特别勤快,而且今早召集了勇的火签,已经从县衙发出,好像将有灾祸发生了,你是否听到什么风声?”

“不知道。”另一个酒客老三不住摇头:“我知道的是,本城一些不安分的人,这几天一定不好过,恐怕得进监牢吃太平饭.

“真的?”

“大概错不了。据我所知)前天从北面来了几个打扮怪异、说话腔调也侄异的人,住进了县衙官舍,我想,一定与这几个人有关。”

“这几个人还在宫舍?”

“应该在/他们不许其他的人接近官舍。

另一桌有三位酒客,三个阴阳怪气不住喝闷瞩的人。

“喂!老三。、一位生了一双鹰目的槽客,突然隔桌打招呼,脸上有令人莫测高深的怪笑:嘴知道县访来了神秘的贵宾)一定在访门里有一份差事,是吗?

“哼!我在访门里有没有差事,与你何干?”’老三大羊眼一回,对邻桌鹰国瞩客的无礼举动大为不悦,沉的活火葯味十足。

“那表示我想借重你呀:、鹰国瞩客笑容诡异:当拢会有好处给你啦!”

“岂有此理……”

内堂的雨道人影急闪,四个男女快速的冲出,四面一分,守住了店堂的四方。

在店堂的掌柜与五名伙计,对店中的变故泰然自若,对四个皮袄内藏有刀剑的男女,丝毫不感惊讶。

桂星寒脸色一变,重重放下酒杯。

酒客老三骂声未止,人突然向桌上一伏,手脚一松,像是趴伏在桌上睡着了。

另两位同伴,也向桌上一仆。其中一个身形不稳,砰然倒摔像个死人。

桂星寒也向桌上一伏,逐渐失去知觉。

银扇勾魂客已经先一刹那,身形一歪摔倒在地。

食堂中,早就有一种令人昏迷的气体充塞其间,无色无味不能发觉,到发觉时人也倒了,而非进来的四个男女施放的、天下间决无人鼻即昏的葯物,人的抵抗免疫力,是相当强烈的。

“你曾经听说过,青天大白日,在整座酒坊食厅,施放迷魂葯的事吗?”桂星寒懊丧地问。

这是一间地底避兵的秘窟,位置可能在房舍侧方的地底下,屋中挖了地道通向秘窟,避兵避火有多种用途,是一般稍具财力的人家所建的。

地窟长两丈,宽一丈,堆放了一堆杂物,点起一盏幽暗的菜油灯。

共有十一个人被囚禁在内,都分绑了手脚。捆绳是坚韧

“你少见多怪。”银扇勾魂客居然还有心情嘲笑桂星寒“江湖上有几个歹毒的人物,是用毒用疫的宗师级混蛋,可以在片刻间,把整个村落的冬摆平,甚至弄死。日后你最好别碰上他们。

“他们最好不要惹我。”桂星寒恨恨的说:“利用槽坊捉人,这是本地的牛鬼蛇神所做的卑鄙勾当,知道他獭来惭么?”

“酒坊神不知鬼不觉易了主,人都换了。

“这……”

“只怪我不曾注意,没有戒心铁定会上当的。我应该看出照料的酒保,整理台面的手脚不利落。偏扇勾魂客不胜阶海:“那个掌厨的混蛋,切肉肪的刀怯也缓慢生硬,切的肉片比我的手法还要槽。

“你这是后知后觉,他们的来历……”

“不久自知。

沉重的室门外,传来隐隐的脚步声,有人正拾经而,地窟外面的上升秘道似乎坡度并不高。

门被推开了,火光一亮。三个人,一个举着火把。

砰然一声响,丢下一个昏迷不醒,被打得五官流血的人,正是那位酒客老三。

举火把的人,伸手向桂星寒一指。

两个扮成伙计的大汉,如狠似虎抱起他架了使走。

那双水汪汪明眸,真有勾魂摄魄、令男人心跳加快一倍的魔力。

他仅喝了三四杯酒,平时三五斤高粱算不了什么,但在这双迷人的明眸下,他却感到醉意上涌。

他相信,如果这年轻美丽的红润面庞,能有令男人心醉,让女人嫉妒的怂力,而被轻裘裹住的阑体,一旦除去轻裘,也必定具有爆炸’性的、令男人疯狂的魔力。

“我想,你就是那几个香主所要捉的天斩邪刀/安坐在太师椅上,笑容充满腔力的美丽女郎向他说:“听说你伤了他们几个人,没锚吧?”

他在两名扮店伙的人挟持下,动弹不得任人摆布。

这是一间小小的厅堂,像是只供内眷活动的内厅。那位在太师椅内安坐的美丽女郎脸蛋美得令人目眩,看年纪应该在双十年华上下,一点也不像一个练武的人,倒像一位凤华绝代的大户人家小姐或少妇。

左右是两位男女恃从,男的高大健壮,满脸虬须,像一头具有无穷危险性的猛兽。

女的二十余岁年华,脸蛋也是美得出奇。一个猛兽与一个美女担任侍从,可能也兼任保嫖。

男侍从背系的降扈杆,重量可能有十二斤。

女待从的佩剑,外表的装饰十分华丽。

“他们再三向我下毒手,我有权自卫伤他们,”桂星寒听出美丽女郎的口气,似乎另有玄机:“他们,不是你们的人?”

“不是。”美丽女郎点头:“你知道他们是弥勒教的人?”

“事先并不知道。,

“不知道?你不知道她们的身份?”

“听说是什么七仙女。至于黄泉双宽,江湖朋友对他们颇为畏惧。”

“你不畏惧?”

一没什么好畏惧的。”他淡淡一笑:“一个邀游江湖的人,如果没有玩命的豪气,何必出来现世了任何人的名头也唬不倒我!”

“很好,很好,我们正需要你这种人才。”美丽女郎欣然说,水汪汪的明眸紧紧吸住他的眼神。

“你们?你们是什么?”他一征,心中恍然,这些人显然不是弥勒教的人,而且显然不在乎弥勒教?

弥勒教势力固然庞大,但并不是势力最强大的组合。吸收的愚夫愚妇虽多,但只能在广大的民间发挥影响力,与那些玩命的黑道组合相较,实力显得单薄了些。

庞大与强大是不同的,不能相提并论。

“先不要问我们是什么。阁下,弥勒教正在调兵遣将计算你。”

“我知道,我不介意。”

“你对付得了他们?”

“他们也知道要对付我,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所以在还没准备妥当之前,不会冒失的发动。所以在这期间,我是安全的。”

“我会帮助你对付他们。你愿意在互利之下,和我们合作吗?,合作什么?”

馏们已经来了三天,来得匆忙,人手不足,要在这附近办事;我们帮助你把弥勒教的人赶走,你帮我们办事,事了悉从尊便,并无约束。阁下可以权衡利益,短期的合作双方同蒙其利,我希望你心甘情愿和我携手合作。”

“你们要办什么事?”

“届时自知,事先不能泄漏天机。”

“这……如果我不愿合作呢?”

“你对我们已没有利用价值,结果你应该知道。”

江湖鬼蛐,没有利用价值的结果,任何一个江湖闯道的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杀人灭口,这是残酷的江湖金科玉律。

合作什么?绝不会是大仁大义的好事。

“我需要时间考虑,需要冷静的权衡利害。他设法争取时间。“仓促决定,表示我是一个轻于言诺,信口开河,不负责任的匹夫,给我三天时间,小姑娘。”

“恐怕没有三天时间。:我给你一夜的工夫考虑,明早你必须给我肯定的答复。”美女语气坚决。

“这……”

“一夜。女郎加以强调,不容误解:“因为你是一个出道不久,小有名气的好人才,所以我破例给你一夜时间权衡利鲁,我希望合作愉快,双方没有遗憾,办起事来必定一切顺利。带下去!

两名扮店伙的人应诺一声、挟了他重口地窟。

银扇勾魂客随后被带走了,返回时口角溢血,举步维艰,显然吃了不少昔头。

根扇勾藐客是成名人物,所受的待遇也就不同。

两店伙将人往壁角下一推,架走了另一名酒客。

受得了吧?桂星寒关切的低声问。

“还受,至少老命仍在。银扇勾魂客有气无力,但口气并不绝望。

“那鬼女人向你要求什么?”

“混蛋要求:”银扇勾魂客不屑的说:“我年已40出头,不是毛头小伙子,江湖有我的声誉地位,毕竟我是江湖怪杰之一。他娘的混蛋,居然要我向一个寅毛丫头,欧血宣誓效忠,简直岂有此理”

“呵呵!看来成名人物入日子也不好过。

“该死的!你还笑得出来?”银扇勾魂客瞪了他一眼。

“我哭,能解得了困境吗?”

“说的也是!”银扇勾魂客昔笑。

“当然啦!笑并不等于我心情愉快!

“能昔中作乐,这才叫洒脱,他们要求你什么?

“合作……”他将经过说了。

“他娘的!这是年轻英俊的好处。”银扇勾魂客发起牢羹来了:“那妖女媚骨天生,看上你了。”

“老哥,你在睁眼说睛活,呵呵他怪笑:那漂亮的把透视女人的秘技教给我?谢啦”

“去你的!凭我的相人术,老弟。

“原来你还是一个相人师,失敬,靠看相混口食,你日后至少不会饿死,呵呵!”

“他娘的,我看你真的是心情愉快呢!”

“生死关头能心情愉忱。常可化险为夷。老哥,知道那女人的来路么?”

“不知道。”

“那……”

“她年纪太小,可能和你一样,出道没几天,知道底细的人不多。这种出道没:跃的人最危险,行事不顾后果,而且,乙狠手辣急于立威扬名,高手名宿是她何仰而代之的目标,我看,我是完蛋了。”

“有我在,而且有1夜工夫,希望未绝,老哥。”

“屁的希望,咱们被软骨散制住了,没有解葯,你站!来给我看看,你想逃?”

“不是软骨散。,

“咦?你知道是……”

“是一种可压抑经脉暂时麻痹的葯物,葯效大约一个对时。”他以行家的口吻说:“我需要时间。”

“你只有半个对时的时间。

“放心啦,你最好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