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30章

作者:云中岳

“前面有村落。”在前面搜踪的人扭头叫:甥p些人一定到村中找食物,正好瓮中捉鳖。”

的确是村落,却又不太像。

果树错列,房屋的形影依稀(接近至一里左右,才看到房屋建在花木围绕中,似乎每一座房舍都是独立的,每一座房舍都有高高的院墙。

再接近,原来只有两排房屋,中间形成一条街,却没有店铺。

大江两岸这一段江面,两岸都是山区,所有的州城县城,都小得可怜,有些连城墙都没有,仅有两三百户人家的小县不足为奇,因此乡村的村落,也小得可怜,三四+人家的村落,已经算是大的了。

这座村落,恐怕不足二十户。两山夹峙,满野苍翠,不走近根本不知道有村落,房屋就建在茂林修竹中,连中间形成的街,也两例行树成荫。

似乎不见有人,是一座大白天也没有人活动的死村,甚至没有家大,没有家禽散放在外。

看房屋的格局,每一栋皆墙高门童,决不可能是农舍,简直就是豪门大户的别墅。

五十几个人挤在街口,困惑地打量两侧的房舍。可是院墙太高,仅能看到里面的屋顶。

“大少主,这地方好怪异。”身侧穿了一身黑衣的黑衣丧门曹威,用不安的口吻说:“我敢打赌,每家房舍都是坚牢的岩堡。”

“这鬼地方地旷人稀,山不高林却茂,正是盗贼出没的好地方,人们筑岩堡居住,是正常的事呀!”大少主冷冷他说:“他们很早就发现我们,大概认为我们是强盗而躲起来了。川门,查问一下。”

沉重的大院门一推便开,里面的小院子鬼影俱无。绕过照壁;沿院径到达垂花门,向里察看,前院也不见人踪,真是空的。

众人拥入前院,更感惊讶。

在大院子张望,远处的大厅门是大开的,厅堂甚宽阔,空阔无人。

大院子前方,竖了一根旗杆,有小小的旗斗,竿顶垂挂着一面色红如丹朱,绣有黑白色图案的三角丝穗旗,微风吹过,红旗轻展。

所有的人,皆被这里坚牢、空敷、透着古怪、流动着诡橘阴森气氛的房屋,弄得心神不宁。

一阵稍强的微风吹过,红旗终于开始招展了。

可以看清所绣的黑白图案了,是一个黑白分明的鬼头,巨眼燎牙奇形怪状,狰狞可怖鬼气慑人。

“太原鬼面神!”有人惊呼:“天下第一神秘盗群,这是他们的标帜。”

太原鬼面神,指一群可怕的剧盗,神出鬼没,作案满天下,一个个武功惊世,敢杀敢拼凶残无比,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来踪去迹,杀戮之惨,举世惊栗。

被这群剧盗光顾过的豪门巨宅,照例不留活口,老少妇孺也一个不留,因此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底细,更不知道到底是些什么人。

作案之后,现场必定留下一面小三角旗,旗上就绣有这种黑白鬼头图案,近杆处留下名号:太原鬼面神;留下标记表示负责。

江湖朋友都以为贼巢必定在山西太原,太原在边疆(长城)附近,属军管区(九边之一),地处边睡,地瘠民贫,中原的江湖朋友,极少涉足该地,因此没有人愿意远走边疆自讨没趣。

快退出再说。”大少主急叫,领先退走。

刚退出院门外,里面传出砰然连声怪响,可以听出是所有的门窗,皆已陆续闭上了。

沉重的院门,最后也闭上了。

所有的人,皆心情沉重。老天爷,居然闯入天下第一神秘剧盗窟里来了,而且闯入盗屋中。如果他们的秘密香坛被外人闯入,他们的反应如何?味

盗窟没有人,已明白表示任由他们长驱直入,另有对付的妙计,敌意已明,决不可能是示怯,或者害怕而逃走一空。

众人聚集在街心,有点不知所措。

“请贵地主人现身,咱们并无恶意。”大少主舌绽春雷,发出震耳的叫喊。

每个人音准备澈兵刃,作最坏的打算。太原鬼面神作案时鸡大不留,已明白表示,不容许见过他们的人,透露他们的面貌底细。现在,有人竟然闯入盗窟,哪能允许闯入的人活着离开?

大少主并不真的害怕,只希望能和平解决。弥勒教是天下第一大秘教,打出白莲社的旗号,具有强大的实力,够资格与天下第一神秘盗群打交道。

不远处右首第六家大宅,抢出两个人。

“这些住宅都是空的。”抢出的方世杰高声回答:“我们已经查了五家房舍,人都不在。”

“厨下灶人尚温。”另一人是天权仙女,女人对厨房比较留意些:“人走得匆忙,可能躲在村外。“

“咦!你们也来啦?”大少主颇感意外,还以为两人已被水冲走了呢!

“来找食物。”方世杰偕天权仙女奔近:“二十余座大院,竟然空无人迹,委实令人莫测高深,十分可疑。大少主,你们.…。。”

“这里是太原鬼面神的垛子窑。”大少主神色有点不安:“咱们无意中,发现了天下之秘。”

方世杰大吃一惊,显然对太原鬼面神不陌生。

“那……那怎么可能?”方世杰惊中有疑,意似不信:“太原鬼面神的垛子窑,据说在山西太原,一南一北,相距数千里。”

“那一家的院子有旗竿,上面升有红色的鬼头旗,正是太原鬼面神的标帜,千真万确。”大少主指指那家房屋:“他们居然留下空屋,岂不可怪?”

“也许他们远出千里外作案,留在这里的人发现你们人多,心中一虚,都躲起来了……”

一阵嘿嘿怪笑,来自街右一家大宅的南房屋顶,出现一个头戴可怖鬼面具的人,背上系着一把巨型刽刀,一身青劲装,腰问围了一块虎皮裙。正确的说,应该称为虎皮护腹兼护腰。

“你们可以活一个时辰。”这位怪人的嗓音,象一声声焦雷:“从所有的人进入本寨起算。”

“阁下,可否赐见面谈?”大少主采取低姿势:“咱们误闯贵地,毫无恶意……”

“没有什么好谈的。”这人断然拒绝:“这里共有二十二户小宅,诸位可以任意歇息,不要妄想突围脱身,四周已被彻底封锁,妄动者立毙。”

“阁下……”

“嘿嘿嘿……”怪笑声中,这人一闪不见。

原来这里是一座寨堡,由二十二户小宅所构成。令人诧异的是,为何这些剧盗,完全违反防守的定律,任由入侵的人占据,反而在外面封锁?

小宅一点也不小,而是二十二座小苔堡,墙高壁坚,门窗厚实,反被入侵者占据,如何可从外面攻入?简直匪夷所思。只要入侵的人能关闭门窗,在内死守,假使有饮水食物、死守一年半载也可支持。

不合情理,太过反常。大少主心中犯疑,竟然不敢下令入屋歇息。

屋里面会有些什么古怪?进去后是否会成为人瓮之鳖?比方说,门窗可以自动封闭,喷出某种致命的剧毒,或者本来就撒有致命的毒物,糊糊涂涂一头闯进去,会有什么结果?

可是,方世杰与天权仙女,已经先后进入五家宅院,目下似乎精神肉体皆十分正常,毫无异样的感觉,证明宅内没有毒物。

“混蛋!他们以为吃定我们了,该死!”大少主冒火了:“先在外面歇息,暂时不要登堂入室。我要去找他们的当家说话,你们小心戒备。”

正在挑选跟随的人手,街中段一家宅院的屋顶,突然传出一阵奇异的啸声,连绵不绝,高低起伏变化甚大,大有高亢处裂石穿云,低沉处宛若龙吟沧海。

“老天爷!这人长啸的功力,委实骇人听闻。”方世杰脸色大变:“这是什么人所发?又传递什么讯息?也许是他们的当宕……”

“传递封锁的信号,意在卖弄而已。”大少主冷笑:“在下不信邪,哼!这地方能陷得住我们?方兄,要不要一同去找他们的首领当家?” ‘算在下一份。”方世杰激起了豪气:于别让这些强盗把咱们看扁了,走。”

街尾的一座宅院,踱出一个身材矮小的女人。相距不足百步,目光锐利的人,可看清面貌。

“咦!那是欧护法。”天权仙女目光锐利,一眼便看出是冷面魔女欧天香。

鬼面怪人说:从所有的人进入本寨起算。

这是说,还有人没有进寨。

鬼手无常与银扇勾魂客是老江湖,也是这一群的领导者,两人在前面探道,分枝排草循踪急进。地面留下有大批穿靴者走过的痕迹,循踪急进速度甚快。

葛春燕跟在后面,与后面的人保持目视联络。她这一组三人实力最强劲,因此在前面探道打先锋。已获得大少主丫群人追踪的口供,他们不敢大意,以十五个人的力量,的确禁不起大少主五十余人一击。

她心中焦躁,不知道桂星寒和飞天夜叉的消息,只从口供中知道船已被撞沉,船上人生死不明,难怪她心焦,一股劲催促两位怪杰加快。

终于,看到了村影。

“这些妖孽人数甚多,一定会到村落找食物。”鬼手无常向后面打出有所发现,要大家当心的信号:“不能再接近了,得好好观察有何动静。”

“施前辈,这是什么地方?”葛春燕跟上问。

“不知道。”鬼手无常苦笑:“全是荒山野地,走了老半天找不到道路,恐怕连附近市镇的人,也不知道这地方的底细。

“咦!看看这是什么?”银扇勾魂客突然在隐身的草丛中,扳动一块斑驳的破石碑。

清除了碑上的泥屑石苔,隐约可看到字迹。这只是碑的一角,约有三尺长两尺宽,呈长三角形,风化的程度相当严重,碑上的字已不易分辨。

鬼手无常也从八尺外,扳起另一块石碑。

两碑一合,看清了碑文,三人都愣住了。

他们外出闯荡江湖,对地理多少有些印象,不至于甫北不分,两京不辨。

是一座界碑,碑文令人困惑。

碑文前三个字最大:太原郡。下面并列刻的是:晋阳、和成县界。

“谁把山西太原晋阳的界碑,数千里迢迢,搬到此地打破丢弃的?”鬼手无常不胜诧异:“这个人,一定是思乡情怯,把界碑弄来聊慰乡思。他有毛病。” ‘施前辈,这是南北朝的地名。”葛春燕知道有关古代的神话故事,可知她读了不少书:“南朝宋齐梁陈,建都在今天的南京。梁取代陈,所改的太原郡可能就在这里。隋朝平陈,太原改为豫章。豫章就是今天的江西。我想,这里应该就是太原郡故地。”

“真要命,这些皇帝们,怎么老喜欢把地名改来改去?”鬼手无常摇头发牢騒。

“为了好大喜功,或者避讳呀!有什么可烽的?”银扇勾魂客撇撇嘴:)甚至连历代的人名、也高兴就加以改!其实皇帝本人倒不见得能注意到这种事,都是那些拍马屁阿谈制媚的狗屁臣下,热衷这些玩意,狗屎。”

“这是说,我们进入江西了?”鬼手无常仍感疑惑:“怎么可能?按船行速度,应该还在安庆府地界,过了小孤山才是江西呀!”

吓!村里一问就知道了。”葛春燕也不便多说,急于进人材落。

长啸声破空而至,绵绵不绝。

葛春燕跳起来,大喜过望。

“是大寒!”她雀跃地欢呼:“他表示退!退!危险,危险

“还说什么?”鬼手无常追问啸声的内容。

“危险……”她解释啸声变化多端,可以表达既定的简单讯息。江湖朋友常用的警讯,几乎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通用信号,瞬息问可传数里外,十分管用。

她不假思索地拔剑出鞘,警觉地四顾搜寻敌踪。先退远些。”鬼手无常不敢忽视桂星寒的警告。他们的实力,本来就挡不住大少主的人,如果不幸闯入埋伏区,那就洼定了全军覆没的厄运。

“我要进去找他。”她拒绝后退。

“你不听桂小子的话,他会不高兴的。”银扇勾魂客怪笑:

“你希望他不高兴吗?”

“这……”

“平时你们吵吵闹闹怪有趣的,不伤和气;紧要关头,你最好听他的。那小子办事精朗果决,你如果无法配合他,那就凶多吉少……”

一好啦好啦!退就退。”她极不情愿地往后撤。

他们退,监视的人立即发动,林隙草丛间,怪异的身影快速地窜走。

“真有人埋伏。”鬼手无常看到了闪动的人影,心中暗惊,发出火速撤走的信号:“这鬼地方有鬼,快走,那些混蛋似乎不像人。”

后面神熊与飞鸳囚组十二个人,撤兵刃在手循原路飞掠而走。

“真该斗一斗才走。”葛春燕一面走一面哺咕:“没弄清是些什么人,就望影而逃,不甘心哪!”

“少废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