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31章

作者:云中岳

飞天夜叉食毕用中净手,盯着他不住强忍笑意。

“你盯着我干甚么?”桂星寒也忍住笑瞪了一眼:“你这种不怀好意的笑意,=定在转甚么古怪坏念头。”

“如果她不死,你真能狠得下心砍她一刀?”飞天夜叉笑问。

“这家伙禁不起我一刀……”

“你别想装糊涂回避。”

“胡说!”

“你知道我说的她是指谁?

“哦!显然不是指方世杰这混蛋,我会错意啦!”

“你心中明白,哼!”

“呵呵!你是指那个什么三宫主了。”

“嘻嘻!可说到你心眼里去了吧?”

“我承认,的确狠不下心砍她一刀。”桂星寒不笑了:“我觉得在弥勒教的人中,她不算太坏。

“虽则她曾经伤害过你,但比起其他邪魔凶桑来说,她对你已经够仁慈了。对我,她……”

“我明白,她对你确是一片痴心。”飞天夜又握佳桂星寒的大手,嗓音微变:“在新郑你曾经伤了她。她为了你,不惜与她的兄长分道扬糟,形同背叛,用心良昔。爱一个人,爱得如此痛苦而危险,我好感动。”

“咦!你……”

“大寒,我的确同情她,虽则我恨透了她。能拉她一把,就伸手拉她吧!我也愿意助她。”

“小冷,我觉得方世杰的话,也有几分道理。”桂星寒但然说:“我的绰号叫天斩邪刀,有几个人肯相信我能主持正义?弥勒教香坛满天下,真要倾全力和我作对,今后你我在江湖行走,必定凶险重重。

“你的意思……”

“比起太原鬼面神这些丧尽天良的剧盗来,弥勒教的人要可爱多了。所以,我要助他们一臂之力。

“日后如果他们仍然不放过我,再向他们动刀尚未为晚。”

“好啊!我们走。”飞天夜叉不胜雀跃。

“不必急,要把握时机,我们先行准备。,

大少主在绝望之中,仍然能沉静地分配人手,方世杰带回桂垦寒的警告,并没让他精神崩溃,却记得桂垦寒告诉三官主的话,置之死地而后生。

方世杰在旁紧握住天权仙女的手,不住作深呼吸以稳定情绪。

“我想,该是我俩缘尽分手的时候了。”方世杰突然将天权仙女紧紧地抱在怀中,嗓音变了/起始我就没有利用你们替我助势的念头,喜欢你完全出于真心,这期间虽会发生一些波折,并没影响你我的感情。

“现在我算是甚么都没有了,缘起缘灭自有后果前因,就算是命定了的吧:你一定要紧跟在我身后,在我倒下之前,你不可以超越,该超越时千万不可迟疑。”

“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好情人。”天权仙女含泪抬头凝视着他:“世杰,我没看错你。真的,我是多么希望,你日后能拥有你的辉煌局面,叱咤风云做啸江湖。

“不论如何结局,我已经了无遗憾。出去时,我求你不要心有二念,你有生路,我也会有。”

“是的,我要杀出一条生路来,有你跟着我,我挥起剑来也有力些。”

三宫主孤零零地站在人群外,呆呆地向远处桂星寒曾经出现的屋顶眺望。

屋顶上,桂星寒与飞天夜叉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葛春燕本来就不愿意退走,所以走在最后。

终于被她看清迫来的人,一面退一面留心,看出是一些似人似兽又似鬼的人,数量只有十几个,分为两队,分枝排草奔掠如飞,毫无顾忌地衔尾狂迫不舍。

“杨前辈,是十几个打扮得像鬼怪的人。”她跟上银扇勾魂客:“我们不能退,大寒哥与冷姐如果跟来,恐怕会上当。一定是弥勒教的所谓神兵,他们会把我们迫到江边逼我们跳水。”

银扇勾魂客心中一栗,退到江边岂不是无路可走了?

“槽!我们岂不是要背水一战了?”银扇勾魂客跟上鬼手无,常:“施老哥,他们逼咱们跳江。”

“哎呀!桂垦寒害人不浅。”鬼手无常开始埋怨,弄不清桂星寒为何发警啸要他们退走。

“你水性如何?”

“去你的!我不跳水,”

“不跳求,逸得掉吗?”

“拼死他们。”鬼手无常冒火了,不愿真的跳水逸走。

“恐怕非拼不可了。”

“布下埋伏解决他们。”鬼手无常咬牙说。我带人截住他们的后路。十几个神兵,就把我们追得跳水逃命,像话吗?,,银扇勾魂客本来就有拼的意思,正中下怀:“桂小子到底在弄甚么玄虚?难道他被神兵困住了?” “收拾了这些鬼神兵,我要转回去。”葛春燕悻悻他说:“他受困,却要我们退,他以为我们能放心。”

人分为两组,由鬼手无常带第一组的人,继续往前走,然后猛然回头。

十四名戴了鬼面具的悍贼;急于把人留下,一个个争先恐后飞步急赶,一头撞入埋伏里。两组人前后夹攻,每一击都是致命的狠招;

片刻间,只剩下两个受伤的人。

六十凡个人,以必死的决心突围,威力是难以估计的,真正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出手之狠可想而知,有如一群腴押的疯虎。

方世杰表现得比在昔勇敢,像是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他的确已经一无所有啦!自己开创局面,他哪有可供开创的人手?如果大少主这些人全军覆没,他铁定在数者难逃。

青霜剑一挥,他领先向先前来路处踏草而进。天权仙女紧跟在他身后,随时准备使用离魂香。

远出百十步,矮树丛草中怪影暴起,刀枪如林,呐喊声震耳慾聋。

两侧,也怪影如潮水般涌到。

足有三百名以上悍贼,他们陷入三面包围。的保护神。”

“他前面是飞天夜叉。”天权仙女说:“他们两个人,可以冲溃一队兵马。世杰,你们锦衣卫的人栽得不冤。天者爷!他们如果前往我们的总香坛……、

“今天的血海屠场,就会故事重演。”身侧传来大少主有气无力的语音:“这个人,将是我们的心腹大患,太危险了,得设法除去这危险。

方世杰心中暗骂大少主不知感恩,他感到心中一寒,觉得大少主这个人,比这些悍贼更可怕。

“大少主,你知道要除去他,所要付出的代价吗?,,他拉了天权仙女,向前飞步急赶。

风扫残云,斗场血腥刺鼻,尸体凌落,惨绝人衰。

双方都有作殊死斗的打算,斗场分布甚广,已不再有混战的情形发生,三三两两分散在各处死缠不休,反正双方的人,已所剩无几了。

大少主不但是不知道感恩的人,而且是片毗必报阴险狠毒的桌雄。

桂星寒所表现的英勇无敌气势,更让他嫉妒害怕,图谋桂星寒的心念更切,不管要付多大的代价,除去这心腹大患。

他冲进三宫主身侧,悄然斜向截出,出其不意把夹攻三宫主的一名悍寇刺死,一声沉喝,斜刺里吐出一掌,远在八尺外,掌劲把另一名悍寇拍出八尺外。

三官主精力耗损过巨,但依然速度甚快,冲进两步剑出似穿鱼,把那名悍寇刺了个后心贯前胸。

“三妹,你听我说。”他到了三宫主身旁,一面拭汗一面说:“这把刀不除,本教将步太原鬼面神的后尘,你愿意这种劫难卜发生吗?”

“你的意思……”三宫主上气不接下气,但已听出他话中的含义。

“良机不再,日后没有计算他的机会了。”

“贫……”

“赶快设法,我在旁候机。只有你才能计算他,其他的人靠不住。”

“可是……”

“你已经误了一次事,在死了许多弟子,不可再误,快去!”他声色俱厉,把三宫主向远处疯狂挥刀,淹护飞天夜叉撤出八名悍寇组成的刀阵,正一刀砍掉一名悍匪右手的桂垦寒身边一推。

三宫主脸色大变,被他凌厉的语气,以及狰狞可怖的神情吓坏了,不敢不从,向桂星寒奔去。

侧方不远处与两名悍匪交手的方世杰,已看清兄妹俩的举动,哼了一声,一剑震退一名悍匪,不再招呼在一旁缠斗的天权仙女,悄然澈走。

大少主已远出什步外,像蹑鼠的猫。

所有的人,精力皆已耗损得差不多了。如果存心计算某个人,混乱中是相当容易的。

桂垦寒与飞天夜叉一刀一剑,八方纵梭所向披赐,何处有激动,他俩就往何处赶。

七名悍匪的刀阵,仍具有强大的威力,重新左右一夹,又将飞天夜又逼至上坡下。

“你们不我我吗?”桂星寒怪叫,从左方贯入,挣一声震开一把雁翎力,天斩邪刀向右大回旋,大鹏展翼刀尖远及八尺外,一样之下,一名悍贼的右胁斜裂而开,内脏外流。

飞天夜叉一跃而出,刀阵又解。

“注意养力,小冷。”桂星寒裁住她的后方,一刀劈翻了跟踪迫击的另一名悍贼。

‘悍贼们早已发现他的刀可怕,没有人敢主动向他攻击,除非避无可避,不然决不敢接他的刀。

“收拾这几个首领再走。”飞天夜叉说:“残局我们不负责收拾。”

其实,残局并不容易收拾,有些悍贼见机四散,有些仍在缠斗,而弥勒教的人,死伤过半实力不足,仍陷在苦斗中。

飞天夜又不是小心眼的人,但她认为她和桂星寒,已出尽死力击溃了贼群,大开杀戒已除歼五六成悍贼,没有再奔东逐北收拾残局的必要。

“好的,我们真该撤手了。杀!”随着杀声,桂星寒一刀砍掉一名悍贼半个头颅。

人影狂冲而入,一声娇叱,冲来的人与一名悍贼撞上了,剑与刀接触、错开,发开震耳的金呜。

刀剑惜开,左手派上了用场。三宫主扣住了悍贼的右肩近颈处,悍贼也抓住她的发誊。

桂星寒一闪即至,左手从三宫主的右方伸出,扣住了悍贼抓发害的左手脉门,天斩邪刀毫不留情地,贯入悍贼的左胸。

这瞬间,三宫主脱手弃剑,右时旋身就是一记霸王时,正中桂星寒的肚腹,顺旋势左手疾出,纤手用足余力,点在七坎大穴上。

变生仓卒,各方齐动令人目不暇给。

飞天夜叉恰好冲到,来不及收剑,扭身飞起一,脚,噗一声扫中三宫主的右胯。

哎一声尖叫,三宫主摔翻出丈外。

飞天夜叉目毗慾裂,身形未稳,不可能抢救仰面摔倒的桂星寒、身后剑气压体,一声怒叱,剑光急旋,挣一声狂震,天权仙女连人带剑震飞两丈,虎口被震裂,屈一膝跪倒。

同=瞬间,方世杰人如怒鹰,从三丈外飞腾而起奋身下搏,挣一声暴震,火星飞溅中,窜来一“剑向桂星寒刺下的大少主,也连人带剑斜震出丈外。

“无耻!”方世杰怒吼:”你比我更忘恩负义,更不要脸。

怒吼声中,挺剑猛扑咬牙切齿的大少主,展开游龙剑术步步抢攻,各展所学有你无我。

飞天夜叉追至桂星寒身旁,但已失去将人背走的机会,三宫主与天权仙女缠住了她,立即陷入进退两难困境,无法完全保护已陷入半昏迷的桂星寒。

“你干甚么?混蛋!”大少主愤怒地大骂:“你为何帮助仇敌?你该死!你!”

方世杰的剑依然劲道十足,上下翻飞来一·剑接一剑,有效地阻止大少主向桂星寒接近、金铁交鸣声中,他守得十分绵密,不许大少主越雷池半步。

“我方世杰早该死在万松山、但桂小子饶了我,他在你们全军覆没的生死关头,不念旧仇替咱们解围、从鬼门关把你们拉回阳世,你们竟然恩将仇报,用这种无耻手段回报他,你已经不是人了。”

方世杰一面封架,一面义正词严指斥大少主的不是。在武

飞天夜叉的精力,被抢救桂星寒的意识所激发,改肩为背,依然掠走如飞。

后跟的方世杰,可就灾情惨重,精力将竭,逐渐被抛在后页二十步以上了。

再后面二十余步,大少主四个人气喘如牛,勉强能钉住方世杰,但也休想将距离拉近。

“大寒,大寒…”她一面狂奔,一面凄然尖叫:“你怎样了?告诉我,告诉我该怎办,大寒……”

桂星寒昏昏沉沉,无法回答她。

她并不知道葛春燕那些人,是否真的跟来了。桂星寒在盗窟长啸示警,其实也不知道葛春燕是否跟来。

黑夜中沉船,跟来的葛春燕是否发现沉船的事,谁也不知道,知道了也不见得能循踪找来援救。

她相信桂垦寒的判断,认为葛春燕必定追踪而至,因此本能地向江边的方向飞奔,其实她也不知道到江边的正确方向。

桂星寒的体重,几乎超过她一倍,长期背负奔逃,能支持多久?狂奔五六里,她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