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32章

作者:云中岳

一声狂震,大少主被震飘丈外。

飞天夜叉重新拾起在桂星喊身边的天斩邪九,一道一剑左右一张,像维护小鸡的母鸡。

但她心向下沉,大势去矣!

“苍天佑我!”她心中狂叫。

“我要活的夜叉。”三官主愤怒地厉叫。

三人徐徐推进,徐徐形成三才阵合围。

只要一声令下,三支剑将猛然聚合。

十三个悍贼,穷追十五个高手中的高手,误以为逃走的十五个男女,是弥幼教的后续人马,知道主队被陷,因而心虚逃走,因此放心大胆穷追。

亡命惊逃的人,是容易对付的。

他们根本就没料到逃走的人敢反击,毫无顾忌地争先恐后飞奔。

“一头扛入反击的埋伏中。十五个男女高手前后夹攻,兵刃暗器齐飞,手下绝情。鬼手无常与银扇勾魂客是者江湖,看到追来的人,都戴了鬼面具狰狞可怖、不由大吃一惊,出手卯敢留余劲?招出立下杀手。

十三个悍贼粹不及防,一照面便倒了=半。

留下两个活口。飞天夜叉的j名随从仅受了轻伤。

鬼手无常按住了一名活口,拉掉鬼面具,现出庐山真阶目,是一个黑凛凛、眉心有一颗朱砂痞的大汉,黑面膛留了稀疏的乱头发。

“咦!你这家伙是江沏道上,颇具侠名的三眼虎陈彪,你怎么戴上鬼面具,做弥勒教的神兵?”鬼手无常大感意外/原来你是披上羊皮的狼。”

颇具侠名的人,侧身弥勒教鬼混为数不少,但愿做神兵的人,似乎不多。因为神兵是弥讪兵造反对,攻城掠地的先锋军,正式的叛逆,抄家杀头罪不容诛。而教中的弟子,只是秘密会社的普通罪犯而已。

三眼虎陈彪的右肩被砸碎了,是被神能熊海的降魔拧砸碎的。

“去你娘的!什么狗屁神兵?”三眼虎虽然只剩下半条命,依然凶悍无比。

他们是在外围埋伏的人,根本不知道被困在亩内的人是何来路,也不知道首领与弥勒狱少主打交道的经过,当然不明白甚么是神兵。

太原鬼面神在天下各地作案,从来不留活口,只留下旗号表示负责,因此没有活口能说出经过、江湖朋友对太原鬼面神的打扮,人言人殊谁也说不出所以然来。鬼手无常虽然是老江湖,也不知道太原鬼面神的面具。

“另。么,你是摹么人尸鬼手无常一愣。

“哼!太爷不会告诉你".

“是吗?者夫却旱不信。”鬼手无常冷笑:“老夫的绰号叫鬼手无常,天生一双整人的鬼手刷皮抽筋不必用刀,我会把你身上每一条肌肉,每一条筋,一片片一攀丝抽出来。。

“太爷受得了。”、

“好,咱们走着瞧。把你整死了,还有你的同伴可以拷间口供。”

鬼手无常是问口供的专家,其实不需使用剥肉抽筋的惨无人道酷刑,折了一段j、树枝,在三眼虎被砸碎的仓!口上拨、转、摇………

“哎…哎晴……”三眼虎仅支持了片刻,便痛得嘶声大叫。

“忍着点,老兄。”鬼手无常邪笑,继续挑动创口:“也许你真的有猛虎一样勇敢凶猛,承受得了无边的痛苦,但老夫不信邪,等一下女性回避……”

“你要……干……干甚……么?”

“在你的创口撒尿。”

尿有盐分,拉在伤日上痛苦难当。

“你这绝子绝孙的老狗……哎 …

“再来几下,你会痛昏,然后 …”

“住手!,你:···,·你……”、

“没有口供,夭老爷也不能要老夫住手。”

“哎,…,,晴叫…我······我招……”三眼虎崩溃了;受不了痛楚的折磨。

好,我在听,你们这种怪打扮,代表甚么人?”鬼手无常尸止挑动伤口。

一咱们 ……

是甚么

太原鬼……面神。

甚么?鬼手无常大吃一惊:“太原鬼面神,横行天下满手血腥的神秘剧盗!太原鬼面神?你们·…··你们的垛子窑,不是在山西太原吗?

“这里就是古太原地域。”

“老天爷!你一个颇具侠名南江湖侠义名人,竟然是太原鬼面神剧蠢,你 …你真该下地狱/鬼手无常娜地用树枝猛拨伤口。

“哎 ··晴……,享眼虎狂叫”

“说,你朔在于甚么?”

“你 …你们的人,己被我们困死在附窑,就……就等你们限人,以便一……一网打尽。”

“原来如此,你想得真妙。”

“你们退走,我们岂能让你们泄羹咱们的秘密,所以

所以,你们穷追灭口.

“施前辈,不能再耽误了,“不远处的葛春燕心急如焚,忍不住大声催促,大寒哥一定知道他们的秘密、所以要我们退,他却被因死在盗窟里,我们必须十万火急赶去余应;救人如救火:前辈”

“不能忍,小丫头;不问清便匆匆忙忙闯去、会上当的。三眼虎,你们有多少人?”。

“三… 三四百……”

“我先走!,葛春燕跳起来,撒腿便跑。“

一听盗群有三四百,她急啦:桂星寒只有一个人,就算有飞禾夜叉在,两个人怎禁受得起三吗百悍匪围攻?她只有一个“念头:赶快前往支援。

她却没想到,十五个人赶去,济得意事?还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无回”

一点也没考虑到后果、更设想到桂星寒要她们退走的用意;十五个人与大群悍晖拼命,不死掉大半才是怪事;心切两人的安危,其他毫不计及。

情势严重,已不容鬼手无常权衡利害,她一走,鬼手无常也心中大急。

“咱们一起走,小丫头不许乱来。”鬼手无常一掌拍破三盼虎的脑袋;下令急进。

葛春燕一马当先,她比任何人都焦急。

飞天夜叉已到了山穷水尽绝境,不可能获得方世杰的帮助了。

生死关头、她并不惊慌,情势极为闺俭,她的刀和剑,只能同时挡住两支剑的攻击,对方的第三支剑,必定将徒星寒钉死在地上。

在死之前,她要与对方同归于尽,刀伸剑张,她镇静地准备迎接这最后雷霆一击。

天斩邪刀咬定了三宫主,轻虹剑钉牢了大少主,她徐徐转移,神功注入刃尖,即将爆发出石破天惊的功力,与对方同归于尽。

因子逐渐缩小,剑气彻骨奇寒。

三支剑缩小、聚合。

小山预的茅草梢头,出现葛春燕的身影。一瞥之下,便已看清不足二十步的情景。

下面的人,也看到人影出现…

茅草很滑,人影倏然滑下,有如殒星飞堕,滑下十步猛然破空市起,半空中剑光映日生花,隼鸟穿林身剑合一飞射而下 。

“我凌云飞燕 …”娇叱声先一刹那光临。

一声怒叱,天斩邪刀一振一崩,轻虹剑同时猛然一绞,爆发出强劲的刀风剑气,同时与两支剑接触,爆发出反耳的金鸣。

第三支剑是七煞真人的,右手齐时而折,剑无力地跌落在桂星寒身上,连衣衫也无法割破。

葛春燕的剑反拂,身形飘落,扭转,剑尖毫不留情贯入七煞真人的右肋,人体近尺。

大少主与三官主斜震出丈外,踉跄急退。

飞天夜叉真力已竭,腿一软,仆倒在桂垦寒身上,浑身发抖。

“小燕……子… ”她大叫一声,摹尔昏厥。

她冒了万千风险,把第三支剑分给葛春燕。假使葛春燕慢来一刹那,或者挡不住第三支剑,不但桂星寒被杀死,她也才)要活了。

她用生命作赌注,来一次孤注一掷的豪赌,幸运地盒了皮一赌注。

与葛春燕相处,比与桂星寒亲密得多,情棱意合无话不谈、与桂旱寒却必须保持男女的距离,神意的契合;已几牟到了神意相通境界。因此事春燕一接斑三官主改扮的飞天夜叉, 便看出破绽。

葛春燕在空中下搏时,报出名号的用意,到了她耳中,便成了圆熟的默契。

她成功了,赢了这场赌注。

银扇勾魂客七手八脚,替桂星寒推拿,老怪杰已看出伤势和被制的穴道,必须用推拿术帮助气血循环,穴道疏解后,还得用先天真气排除经脉的淤积;帮助葯力发挥最大效能。

春燕救醒了飞天夜叉,两人抱成一团喜极而位。一

良久,飞天夜叉整衣而起。

“她呢?”她向在一旁垂头丧气的方世杰问。

她走了。 方世杰无精打采.我留不住她。

“不忍心?” 。

“这……我也留不住她。”

但你忧心忡忡……”

我担心她。”

“担心甚么?”

“大少主。”方世杰叹息:“那混蛋鹰祝狼顾”,阴险机诈,无容人之量。我担心;那混蛋不饶她。”

“应该不会吧?目下他们人手不足……”

“多死几个人,那混蛋一点也不在乎的,弥勒教弟子成千上万,再补上一个仙女小亨一件。”

葛春燕向方世杰招手,再召来神熊熊海。

“葛姑娘,怎么啦?”方世杰满眼疑云。

“你不想看究竟?”葛春燕低声间。

“我……我无能为力。”

“那个三宫主,粮大寒哥的心腹大患。”葛春燕凤目中杀机怒涌:“我要去找她,你去不去去 ”

“这… ”

“除非你不再关心曾仙女了。”

“我去/方世杰一咬牙。 “

葛春燕与神熊商量片刻,神熊召来了者搭挡飞鸳乔惠,囚人悄然开溜。

满地尸骸,怵目惊心。

”大少主站在--具尸体旁,脸上的神憎十分可怕。

“怎么没有人留下来?他们竟敢擅自离去?”他似乎在向尸体发间,尸体是他的一名亲信随从。

三宫主在左近观察一具尸体,那是她的侍女,胸和背皆受到致命的刀伤,附近有两具戴了鬼面具的尸体,草中有两把厚背单刀。

“恐怕我们的人都遭到不幸了。”三官主抬头向这一面惨然他说:“这里有两具匪尸,没穿虎皮战裙,是从外围撤回的匪徒,杀光了我们留下的人。

“桂小狗要为这件事负责一寸少主爆发似的厉叫,把责任往仇敌身上推。

他如果不带人穷追桂星寒,留在此地的人怎会被杀光?他离开时,双方的残余仍在昔斗,弥幼教剩下的几个人,其实并没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再有撤回的悍匪加入,覆没的命运便注定了。

“我发誓,我会找到他的。”三官主疲倦的凤目中,重新涌起慑人的光芒:“我灵幻仙姑有千百种化身接近他,我不信他能三度从我手中逃生。”

武功辎术,她都比桂星寒差了一大段距离,但桂星寒却两度栽在她手中,智慧比体力更有力量,所以她深具信心,有把握三度将桂垦寒弄到手。

“都是你坏事。”大少主狠阻着她:“我不会原谅你一再犯惜。

一个没有担当的指挥者,决不会承认自己的锗误。成功,一切功劳都是他的;失败,一切过失都是他人的。

争功诱过,是这种人的特征。

大少主就是这种人,不但诱过于敌人桂垦寒,更诱过于自己的三妹,反正失败的责任与他无关。

“你这是甚么话?”三官主脸色一变,沉声抗议:“你为甚么不怪罪黄泉双庞?

“甚么意思? “

“货泉双厉是最先招惹了这把天斩邪刀。 三宫主的话其 实是反讽,并非真的怪罪黄泉双压:

“然后第二个罪魁祸首,巡察黑衣丧门与玄华仙姬,他们没能一举毙了这个桂星寒,失败而且暴露了身份。

“总之,一切的过错,都是这些死了的弟子们,未能尽责的过失,死了活该。

“我当然也有错,我还没死,你把过锗往我身上推,我认了,回去开法坛,我会承担一切责任,你满意了吗?”

“你还敢强辩?”

“我不但没有强辩,而且承认过失。你是未来的第二任教主,我啄敢和你强辩?我要口船把人叫来春后,弟子们的灵骸不能留在这里曝尸。”三宫主冷冷他说完,转身便走。

“ 也许你我都有责任。”大少主口气一软:“桂小狗的大批党羽,可能正往江边走,你这时回船,日后就没有向他报复的机会了。

三宫主打一冷战,不敢再走了。

大少主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天权仙女身上。

天权仙女知道自己的地位低,不便在旁聆听兄妹俩的谈话,默默地寻找同伴的尸体,逐一将尸体拖至一处摆放。

“曾梅英,你过来。”大少主高叫,目标转向天权仙女,限中重涌怒火。

天权仙女一怔,殿默地快步走近。

“大少主有何吩咐?”她软弱他说。

“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