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4章

作者:云中岳

“你们似乎不认识我。赐他的口气也不带火气。

相距远在两丈外,黑夜间怎能看清面貌?

“你是卯座寺庙的大菩萨?我们该认识你吗?”最先与他打交道的人,站在原处无意趋近:“何不亮你的名号,说出你的来意?”

“在下不知身在何处,途经此地而已。

“真的呀,你一定不是什么好路数,难道说,你走路通常走屋顶的?下面的街道不好走?

“夜禁开始啦!街道哪能走)被巡丁抓住,说不定会枷号示众呢!”

“有道理,走路的确冒风险。看你在屋顶掠走起落的情景,也不像有意前来望探侦伺的人。可是,你得交代得一清二楚。首先,亮名号。

“在下只是一个小人物,、你们不会勾赃下徊多号)野然你们不是在下的对头,彼此没有于连)没有给以要在下绕遭走

你走得了……

他向侧飞跃而起,恰好迂开那人快速的扑击。

另一人从倒方拦戳,也扑了个空

前面是一条小街,他不假思索一跃而下

真巧,一个人蠢恰好沿小街飞掠而至,一上一下,恰好在中心点会合。

下面的人,居然发觉顶门上空有誊,但止不住掠势,百忙中伸手扭身急拨,出手出于本能反应。上空的手拨开自救,所发的劲道当然猛烈,仓促问出手依然具有发性的威力。

他是头上脚下瞩落的)脚被拨偏,如受巨憧重击,身形一歪,上体下沉。

他像一个八爪鱼,把下面的人抱住了。

“哎呀……”被抱住的人尖叫。。

听出是女性的叫声,他骤发的劲道急收。

糟了,他收劲,被抱住的人却发劲,砰一声响,将他摔在地.

但女人也倒了,他的放手充缠住本放。“他被压衣下面、必须及时解脱、

手一松,在女人的胁肋敏感部位掏了一把。

女人像弹簧一样,松手上肋而起。

他贴地一滚,长身而起飞跃而走。

该死的……”女人在后面尖声叫骂,飞纵而上狂追。窜出大街,他心中一宽。没钻,=正是南关大街/所投宿的苑陵老店,位在前面不远。

自从在郑新酒坊中了暗算之后,他一直就不知身在何处,弥勒教高手群起硕攻,向美丽女郎索取他和银扇勾魂客,双方大打出手,他已带了银扇勾魂客垣出,这期间,他也弄不清身在何处。

向例一闪?便消失在街坊的房舍暗形中。

女人站在街心不住向四周用僵光搜索,对他的突然消失大感吃惊小

大街又宽又广,怎么可能突然失去踪彤呢?

街北两个人影电射而至,是先前在屋顶拦阻的两个人。

“是葛姑娘吗?”最先奔近的人急问,脚下一缓。

“硼!徐叔,你们……女郎反问。 以追一个人。葛姑娘,你不是在罗家协商吗?”

“没谈妥,罗大侠不愿相助,所以只好辞回,刚经过那条小街……”葛姑娘将经过说了,当然不便将被大男人在腰间掏了一把的事说出,气愤之情,溢于言表。

“看来,你碰上的是同一个人。”徐叔也将在屋顶上所发生的经过说了,最后说:“依情势猜测,这人不会是志在图谋张家的人:也不可能是我们这些人的往昔仇家,也可能真是不相关的夜行豪客)脱身的轻功委实快得骇人听闻。不管他是何来路,咱们今后得小心了。

三人一面往回走~一面低声交谈。

他直待两男一女走远,这才从檐下飘落。

“不知杨老哥是否返店了?也许我该回去找找看,他自言自语。

略一思量,决定先返店再说。

从女郎与徐叔的谈话中,他听妇女郎的声舍有点耳戮心中恍然。

是那位冒失女骑士,吴天神剑米造诣本凡的女英雄。

想超这个冒失女英雄,只觉检上一热、刚才皎主瘟香兔满怀的情景历历在目,不由心中怦然。

那女骑士不但脸蚤羹,喜慎删极为动人。

他心中、有了这位寓姑娘、的良好印象。

店伙对旅客刚落店埂失踪)次向夜间又突恭返店的事,虽则大感惊讶,却也不便追问。

已经是深夜了,店伙不敢偷懒,忙替他准备紊水,送来酒食,银扇勾魂客终于出现在他房里。

两人的客房相邻,便于相互照应。他对这位江湖怪杰甚有好感,银扇勾魂客夏是粑他当成最佳伙伴。

两入都饥火中烧,先填饱五脏庙再说。

“老哥,我听到弥勒教的妖女,把那个用诡计阶迫我们的友人称为江湖贪飞贱。炉酒足饭饱,他提出问题:南你久走江沏,见问广博,应该听到一些风声,是否知道玄飞贼的底纲?

“最近几年,的确出了不少年轻强悍的男女匪盗,这些人的底纲,很难令人摸清。,铁扇勾魂客虽然是老江湖,哪能了解所有的江沏人物?

“她有不少人,男女随从十分出色。武功极为扎实而高强,眷用大量迷香。老哥,这可是线索呀!”

“而且眷用流光弹,这是与白羽箭性质相同的暗器,具有警告性质,表示光明正大。但她却又用迷香算计人,完全没有光明正大的气概这鬼女人必定性情难测,一定是相当可以的女飞贼。”

“想起来了?。他追问。

“可能是这个人……

“谁?

飞天夜叉。

“废清,夜叉是妖神,本来就可以飞天呀!”

“别给我讲道理。江湖人的绰号,稀奇古怪标新立异,是没有理由好讲的,银扇勾魂客用教训晚辈的口吻说:“我的银扇哪能用来勾魂?我这一辈子陀遍大半壁江山,从来就没见过真的鬼魂!”

“老无爷,她这么一个美丽的女人,为何要取这么可怕的绰号?她真有夜叉那么可怕?”

“也可能是江湖朋友替她取的绰号。这女飞贼出道好像不到一。年,干了几宗大案,颇为轰动,但真正内情恐怕知道不多。你知道,谣传是经常会被夸大的。尤其她是女人)一个美丽强悍的女好汉,受到推崇或者讥讽”,压力都比男人沉

“怕她的人,也难免加油加醋毁谤她。从她胁迫我们的作为估讨、我相信许多和她打过交道的人,都会把她看成恶魔,飞天夜叉的绰号名实相符。经过这次教训、她应该不会再有打你我的坏主意了.

但愿如此,可仍得提防她弄鬼。”银扇勾魂客郑重的说:“你以德报怨救了她,千万不要寄望她能感恩图报,一个女飞贼是不能信任的,说不定她真会做出恩将仇报的无义勾当呢!”

“我打算阴天就走,往南走,走得越远越好。”

“你怕她?”

“我怕弥勒教陆续不断赶到的人,那些人必定一个比一个强。那三个会施乾坤大法的高手,很可能是他们的祖师堂三十六守护天尊中的三个,我已经感受到无法对付了,再不走很可能把命断送在这里呢!”

“情势的确恶劣得很。怪事,他们为何把该教的高阶层人物派到此地来?据我所知,他们的总教坛可能仍在山西,南路总坛设在湖广。天下四路总坛中,没设有祖师堂。只有总教坛才设有守护天尊,四路总坛只有护法的地位高。七仙女是圣堂香主,表示她们与守护天尊一样,隶属总教坛祖师圣堂,地位很高。新郑小地方,用得着从总教坛派重要人物来办事?”

“事不关己不劳心。”他但然说:“我可没发伏摘好的兴趣,天色不早,好好颐一觉)明天=口气赶两站,谴早远走高飞大吉大利。”

“老弟,恐怕你走不了”银扇勾魂客离座往房门走,“那些混蛋如果肯轻易放过你)就不配称天下第一大秘教。”

“他们最好识趣些,见好即收。”他悻悻的说。

“那是你的想法,一厢情愿的想法不合实际。”银扇勾魂客出房,一面说一面信手准备掩上房门:”你既然在江湖闯荡,该知道那些强者的想法、顺我者生,逆我者死……

嗯……

房门没能掩上,反而向房内栽倒。

他吃了一惊,飞抢而出。

阴风四起,光影摇摇。

三只空酒杯先一刹那破空而飞,他随在杯后,速度与全力掷出的杯几乎相等。

黑雾与怪影幻现在房门外,一只巨大无以的大爪、形如蹿爪但放大了百倍,抓向仆倒入房的银扇勾魂客,一看便知志在抓人。

三只空酒杯到了,巨爪猛然上抬。

他也到了。手牛暗藏的一双木著破空而出。

暴响连连,三只酒杯,爆裂成粉屑。木著贯人巨爪,贯穿爪背而过,没入爪后怪影憧憧的黑雾中。砰然一声,绿火进射。

传出一声刺耳的怪号,巨爪倏然幻没,阴风四散,怪影与黑雾向后飘出消逝。计有二十余名之多。

夜将间,旅客们皆已就寝,灶问显得清静,只有几个伙计在照料,随时可以供给旅客伪茶水。

天斩邪刀居然亲自将餐具送回厨房,他应该叫店伙收拾的。

厨间的伙计并没感到惊讶,而且亲切的回答他存关本城的动静。

灶台的角落,一头老猫正睡得喉间发出咕嗜咕咯怪声,表示这地方暖和正好睡觉,今晚不必去捉老鼠充饥了。

他的目光,就一直在睡猫身上停留

“哦!大概你是指张家大宅。膺伙说:“张老爷在四川顺庆府做知府,并未携眷就任。目下大宅中,住着张大人一家卷口

“哦!知府、宫不小呢!一他顾感诧异,明明看到张家有武林人进出,怎么却是现任知府宅第:犯得着请许多知名人物当护院?

银扇勾魂客曾经认出儿个人,都是侠义直中大名鼎鼎的风云人物。

那位伏度剑客张永新,与八臂金刚徐风,就是名后天下的超等高手,当代的风云人物,武林朋友十分推崇的英雄。 “而且是大大有名的清宫。”店伙进一步说明“曾经两任知县两任知州,当地州县百姓,先后送了三把万民伞)本战的人深以为荣。”

“这年头,清官越来越少了。”

“所以本城的人以他为荣呀!”

“好像他们家进出的人不少呢!家大业大。”

“他们家没几个人,而是听说曾经派人回来,准备把家眷带人四川顺庆任所,所以有些亲友前来相助,以便护送家眷人川,近期内便可动身。”

“隆冬水枯,这时乘船走三峡入川,风险太大,相当危险呢!”

再聊了片刻,他返回客房。

他怀中,有一头老猫。

银扇勾魂客睡得不安稳,提心吊胆等候灾祸降临。明知弥勒教不会放过他和天斩邪刀,怎敢放心大胆安睡?江湖行道者,日子并不好过。

午夜一过,他被邻房奇异的声浪所惊醒。

声浪并不大,但好恐怖。

隐隐风雷声中,夹杂着可怖的鬼哭神号。

他完全失去启门前往策应的勇气,只能暗中祝祷天斩邪刀平安。

终于万籁俱静,他鼓起勇气到了天斩邪刀房外。

房门是上了闩的,他震断窗扣从前窗抢入房中。

房中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室中流动着刺鼻的各种怪味,甚至可嗅到血腥。

敲亮火折子,这才发现房中像遭了兵劫似的,所有的家具都毁了,连床也半崩塌,裳枕凌乱。

床口有一难鲜血,碎肉散布在一丈方圆内。

“他……他完了……”他心中狂叫,只感到毛骨谏然浑身发冷。

人都碎了,好惨!

可是,。再一仔细察看,心中大惑。碎肉中,有不少皮毛。

人不可能有皮毛,残目的碎毛难以分辨是何种动物。

天斩邪刀不在房中,碎骨肉与皮毛决不是人所遗留的。他无法找出答案,惶然离开了混乱的房间.

五个人影从越城而走,沿大官道北行。五个人三男两女,脚下甚快。

“人已经死了。”走在最前面的人用肯定的口吻说:“我的诛仙剑不见血,是不会返口的.

“我们应该进去查证的。”另一人说/我们都用元神御剑人室追踪,不曾目击结果。没错,我们的剑都曾沾血,但沾血并不能代表把那小辈杀死了。说不定他只是受了伤,彼破舌头拼元神,唉血遁走也是度劫大法之一。

“你在说不可能的事/第一个人冷笑:一你把一个rǔ臭来干的小辈看成地行仙,灭自己的威风。咱们再炼十年,或者二十年,也不可能炼成血光遁法。

“五把元神御剑全力一击,就算是地行仙,也难逃这雷霆万钧的摔然一击。闪另一人做然的说:“别谈死人了。咱们的大事需用全副精力进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