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5章

作者:云中岳

一队巡逻通常有枪手、刀手、箭手、旗号手。就是说,十个人可能有两名箭手。

用箭射,躲不住啦!

“该死的贼王八!去把他搜出来,撤!”主事人愤怒的大骂,下令撤走。

行动败露,怎能不撤?十六个人飞奔过河,向叫喊示警处急抢。

城头上的丁勇,也大喊大叫示威。

一排大柳树下鬼影俱无,叫喊的人早就走了。

丁勇不可能出城追贼,他们也休想再进城啦。

两人沿街边小心的行走,躲躲藏藏不希望被更夫或守夜人发现。

“刚才在城外大喊大叫的人一定是你。”银扇勾魂客肯定的说。

“是我的口音吗?)天斩邪刀反间。

“在江湖邀游的人,会用各种口音说各种方言,并不足

怀”

“刚才你躲在城上干什么?”夭斩邪刀不想答复,另起话题。

“我曾经听到你房中有声息,省经进房察看,我……我以为你……”

“以为我死了?”天斩邪刀笑问。

“那些血肉?……” 

“还有碎皮毛。”

“所以,我断定你没死,便到处乱窜找你,认为你也许纹了伤需要帮助。后来我打听出有许多人跳城出去了,只好医城头走动留意动静。哦!那些贼是什么人?”

“弥勒教的人,十六个。”

“哎呀!对付你的?”银扇勾魂客心中发冷,对方大举自动岂不可伯?

“他们认为我已经被他们杀死了。”

那…

“呵呵,老哥,你算哪根葱?他们一个人就可以把你打入地狱。”

“别把我看得那么没用。,银扇勾魂客死鸭子嘴巴硬,死不认花。

当然嗽;)桥武功/你订以对付向个、或者窒个

“那……他们……”

“要对付张家大名院的人,羡想就是郑座进士第、那里白肴二容商丰名宿。

“哎呀!、伏魔剑客那些人?

“没借。夭崭邪刀肯定的说:以后他们还要去的

“老弟,帮他们一把人帜赐勾魂客急急的说,

虽然不喜欢伏度剑客哪些人亏、但他们的吭是颇受尊敬的好汉孔如果妖人们成功/毕竟是江沏无可弥补的大损失,江澜上的确索要这些的正人着手主持江湖道义;老弟,有效助他们的能力……

“没胃口。天斩邪刀断然拒绝:包我不想讨好这些正人君子,事不关己不劳心。

混蚕!那你在江湖混,又为了什么?银赐勾魂客怒声说:为了拒绝做一些有世遭人心的亭,你又何必在江湖阐荡?你够了澎功秘技,是为了袖手旁观的)。

“我自己的事已经够忙了,哪有闲工夫管不关己的闹事?

“你…板扇勾魂客气结。

“我在踏砂铁鞋找人,跑遍了大半窒的江山,簿闲事必定耽误我的行程,理由够充分了吧?

理直气壮,多管闲事其实也是江澜大忌,他有权拒绝,人不为己无诛地灭.

“找九灵丹士?,

是的,为朋友尽力…

“我负责动朋友日意老丹士的下落,比你一个人踏迄天下穷拢有效得多。”悯扇勾蒙客不死心,开出条件/九灵丹士对你真的祝重要

“也不算式丞羹叩!我答应丫位失瞩的朋友拢丹士治瞩痰,我了侠一年啦:交朋友以谈偷为先,答应了的亭我会尽力·戮办事有条理,一件一伴来,事多了此不的专心,所以,……。

老涅杰凰则绰号称但,骨子里却是享孽的摹*罕孪,意识上就与不这人士与俟义英雄保持距离,如羊必男、不与这些人打交过。

情势不妙,他会毅然站在正道人士侠义英雄的一边,匆匆早膳毕;老怪杰出店急趋张家大院。”

砰一声大震,他一脚踢在紧闭的大院门上。

里面脚步声急促,而且传出含糊的叫骂声。

“干什么乱踢门宁”院门急速拉开,老门子翻着老眼大叫。

“来报丧的。”老怪杰不愧称怪,说的话大反世俗,轻拂着山藤杖,咧着嘴怪笑。

“什么?你这厮……”老门子脸都气青了

“我这人报忧不报喜,所以上门必定有忧。”老怪杰往里闯,一掌拨开挡路的老门子:“伏魔剑客张永新躲在这里”等,等大祸临头。”

冈绕过照壁,前面侧方的垂花门内,问出一位手长脚长悄中年人、显然已听到老怪杰逸的一些话、因此怒容满面。

“可恶,你谰说些什么,这人气冲冲拦住去路:“阁

“我是柒报曰耗的小…”

“该死的东西!”这人一拉马步要动手了

垂花门内又奔出一个中年人,后商跟着曾与天斩邪刀冲突的女骑士。

“间鬼诸勿备莽,那是镊肩勾魂客杨老兄/中年人高声阻止同伴动手:j你如果怠火了他、保证没有好日子过)杨老兄,别来无恙。什么凤把你老兄吹来了?

我不来,你们难逃大灾祝。你助蠢客谷方谷大侠,可赐就是应动者之一

老兄的口气非常重,清到客疗待荡,访!”五湖逸客各方笑吟吟肃窖,对老译杰的不礼貌话毫不介意。

“何止是严重,都是灾祸!)老怪杰昔笑。

垂花门后便是院廊,右转才是正式院门,大院子栽有已调的花木,远处才是五阶的宏丽大厅,大院子的格局层房叠栋,从外院门进入。走老半天才能见到主人。大院子套小院子,=进连一进,厢内有厢,所以俗语说:侯门一人深如海。

早已有人先奔入通报,大厅内宾客云集

老怪杰认识一些人,分量够可称高手名宿的人中,他认识伏羹剑客张永新、八臂金刚徐凤、五湖逸客谷方、神鹰李奎等侠义道名人。

这些人,对老怪杰颇为推崇。也有一些人,对老怪杰却不敢领教,敬鬼神而远之)甚至颇不友好。

“男男女女足有平寸人宴多,妨铱盛哉,难怪弥勒被聚合了十忖妖术惊世的高手〕也有所励忌不敢贸然的展开攻击,如非情势有变,还不至于立即艇而走险。

伏魔剑客位高辈尊,也最受尊敬\,周必权充主人,客气的接待老怪杰,替李吝双方引见志

“你知道弥勒教吧!他们来大批人手。”

伏魔剑客大瘴镶导:~昨天葛姑娘肩郑州雍、声梦日必上遇到六个弥勒教的人,被一个年轻人所伤,我们才知道该教有妖人出现在本地。”

女骑士姓葛,劳名春燕,在江湖露面没有几天,是这些人中唯一的晚辈。家住郑州,与张家大院的主人沾亲带故。

在江湖道中,姑娘是毫无地位名望的人,谁也不翅道她:是老几,还没见过世面闯出名号呢!

其实,葛春燕与六个教匪打交道时,老怪杰恰好到了路旁树林中藏匿,目击姑娘与六个教匪打交道。 “张家大院的主人,是在下的表兄/那位江湖之豪摩云手罗人杰说:“家表兄任职四川顺庆知府,年初派人返家将家卷护送入川。由于三峡水贼猖厥,为防不恻,在下性请朋友相助,护送表嫂一家妇孺入川。据在下所知,在座诸位亲友,谁也没与弥勒教结怨,井水不犯河水,杨兄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

那就奇怪了!那些妖人的确冲你们而来。”老侄杰大感诧异。

“真的i”伏魔剑客将信将疑

“一你们以为我危言耸听?”

“杨肌份知道我们不会。

“我先把经过告诉你们……

老怪杰将迟迫六个妖人,宜至昨晚在城头与天斩邪刀返启后、析发生的=切变故说了

“据我所知,他们是分从甫北两回赶来聚结的,”最后老怪杰加以补充:哦在郑州发现凡个妖匪行踪可疑、=时兴起中以下来秆,而那些地位甚高的妖人的确是从南面赶来会合的)我和天斩邪刀落在女飞贼飞天夜又手中,妖人们硬向飞天夜叉素取我们两人,这是临时发生的意外事故,他们决不可能冲我和天斩邪刀而来。

厅门外一声轻笑,女飞贼飞天夜叉当门而至。

大自天,飞天夜叉胆敢深入堂奥,如入无人之境,令众人大吃一惊。

张家大院有一些家丁和仆妇,这些人派不上用场、而所有的武林高手,皆在大厅聚会,飞天夜叉的轻功号称飞天,家丁仆妇根本不可能发现她进来。 “你们居然不知道妖人的意图,难怪注定了要遭殃。”飞天夜叉一面说,一面步入了大厅。、飞天夜叉出道没几天,名号颇为响亮,但真正见过她本来面闰的人,恐怕只有一个老怪杰。

“他就是飞天夜叉。”老怪杰说:“该不的女飞贼、你是来找我的?”

“我当然我你、你翼带戮去拢更新邪刀/飞天夜叉似笑非笑:“他不在客店里,我跟在你后面来的。

“你最好不要再找他、你不是他伪时手)放手吧!真要惹火了他,他将毫无感情的砍你十刀)删们何上什么都不在乎,一旦生命受到威胁;村子里伪缝簿怒火,:)发将不可收拾,他曾救了你,你还死不放

好,不管。我根本不知道他的杨羹,面带你去拢他。你可在店里等候呀l”

以我啄臼在店里枯等,也不便在店虽等。尽’一:江、

“他一定会打听涌息,这小子槽馒很。,哦!们削弥勒敏的意图?

“昨晚他们进不了城,在护城河穷搜发声示杏的人。我躲在不远处,乘机弄到一个活口。飞天夜叉得意洋祥:“妖术再厉害,、也应付不了我的偷袭。”

“我知道你的迷香,运用得出神入化,姑娘,活口的

弥勒教的三少主李大礼,日下在四川广设香坛)在顺庆府的一府四县五座秘坛皆被张知府所抄汲,三少主为了此事)恨张知府入骨,日此派专使向教主求助,请教主前来掳劫张知府的家小,作为胁迫张钡府的人质。

“假使三少主事先知道,你们将护送鹦知府的家小八川,便不会多此一举了士他可以在u川等候你们送上门来。派来这虽的人士u为你们是张家的护院保@q:而丑伙出你们的身分,所以来的人一揽比一搅高明,准备一举把你们运送地戮8=你们羽自了瞩

所有的人皆大谅失色,心中则昔。

你们定力够,武动可以租站上凤,但众多妖人=同法,你们将彻头修重,刃老怪杰侵驭一声:地只有无行邪刀佐小子,,对付杨了这些妖人、=但我再三求他们动,他再三坚决拒绝6=看来,:你们必须自求多杨了,,那些妖人是不会罢手的昨陇来不成,今晚一定来,你们必须早作准的都是对付沃*的法室,哼!我们等他们来。八厉金剧变牡的说:占事先有所准备,就不槽妖人矛鬼,尽…

占杨见一:、佛不回再我无斩邪刀议谈?叼云子优形于色,急召大冷无也直召开)

“我去拢他。·老侵杰高座

比那就快走呀!”飞天夜里他促 “他不会埋膘,你国着我枉费心机。

“走着好了,我会盯牢他的.

“走就走。刃老怪杰向外走,回来的却是葛姑娘。

人地生疏,找门路打听消息并卜易事,只有门槛精的老江湖才能胜任、城狐社鼠是消息来源的供给者,外地人如果没有门路)很难获得这些人的合作. 天斩邪刀早上=现身,”他没死的消息使传出去了,他不在客店早餐,匆匆洗漱毕)便山侣烟出店走了。

他想知道,即将戒严是怎么回事。

他并非完全不介意张家大’院的事、因为张家有一位他颇为欣赏的回失女骑士?玄骑士骄做而知道借误豹直宫宜唤表俏扩自给他的印矣颅为鲜

那位女骑士曾经无意中帮助弥勒教的妖人、不应该死在妖人手中。

这就是他不屈立即,商境的原因色~。本来他打算l早便急速寓城甫下,远走高飞讹绪是非。

昨晚五妖人侵入客店下毒手,是可忍以荡男忍~众区汾了,这也是他不急于离开的原因之一。

他不生事,但决不逃蠢。

踏入永福坊,便等于陷入是非场。

这条小街本身就有是非。囵为这里是恋龙卧虎的地方,下九流人物的猎食场,下层社会各种合法或非法行业的集中地。

如果不是天寒地冻,满街都是抹贩。各种公开或半公开的行业,在正街和小巷中形成旺盛而又暧昧的市场,是本城龙蛇杂混,治安问题丛生,公人们最头疼,也乐于利用的都市恶召所在地。

统治这处地方的人有明有暗,”共有三人,各有后台各有神通。

“明的是满天星许大爷许元坤,)个满脸大麻子的小富豪,在本城颇有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