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6章

作者:云中岳

方世杰拦住了想冲上去抢桂星寒的书童,笑吟吟的向天权仙女走近:“当然不是朋友,是仇人……” ~仇人?真巧呀!”天权仙女不介意对方接近,脸上的笑容可爱极了:“这个人也是我的仇人,所以我要抓他,公子爷……”

“在下姓方,名世杰,草字天豪。”方世杰瞥了软绵绵要死不活的桂星寒一眼,眼睛又回到仙女美丽的面庞上:“其实不算什么仇人,他欺负我的书童,以大欺小,所以我要他生死两难。请问姑娘贵姓芳名?与这人有何仇怨?

“唁!方公子:你在盘我的履历吗?”

“在下不敢?”呵呵,姑娘与这人的仇怨,谅必比他欺负我的书童严重,姑娘既然要他,在下诚心奉送。

“那就谢啦,我姓曾,小名梅英。【天权仙女的媚日中,也涌现另一种迷人神采)

方世杰不但生得年轻英俊,流露在外的英风豪气中,带有几分温文的气质,是那种让怀春少女与荡妇婬娃,一见便生好感的侗搅俊逸佳于弟。

郎有憎,妾有意,双方都被彼此的凤华吸引住了。

弥勒教在天下各地发展香坛,明暗中网罗吸收各种可用人才。

因此,初次接触后不久,那位地位颇高的中年人,从黄泉二度口中,知道桂星寒与侠义道英雄绪怨,打了尚武山庄主人一剑棱天尚人杰,便有意网罗桂星寒,所以要二匠先不要招惹他,找机会接近探他的口风。

可是,情势的演变失去了控制,最后双方的冲突日益严重,不得不走上全力以赴的不归路。

一旦将人擒住了,情势使可完全控制啦!

栓星寒对弥勒教所造成的伤害并不大,该教在用人之际,杀一个劲敌,不如用一个劲敌划算些,既然能将人活擒,哪怕他不听任摆布?天权仙女将人弄到,高兴得上了天。

眷她造成有利情势的方世杰,人才武功更令她芳心狂喜,即使方世杰不主动勾搭她,她也会设法引诱这位俏郎君臣伏的。

“曾姑娘,人是你的了。(方世杰大喜过望,把握住亲近的机会:“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方公子。”天权仙女捕捉对方眼神的变化,、不会是对方送人的承诺变挂了?

“这家伙恐怕活不了多久,”

“咦?你是说……”

“我已经毁了他的内回,

“晤!气色是有点不妙!”

“无双的掌功,击中他的背心。刃

c哎呀!有救吗?”天权仙女惊问。

不要说无双的掌功,普通的掌功击中背心,也可能震断心脉,背心禁受不起重物一击,即使内赐不毁,脊骨身柱也将受损、很可能成为残废。

桂星态浑身软绵绵,气色灰败,可能脊骨已断,内励已受损严重。

弄到一个废人,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我有武当的至宝龙虎金丹,也许……”

“吃?你是武当弟子?”天权仙女心中一跳。

河南湖广分界点。调也是少林与武当的势力范围分界线。

少林弟子窖不下弥勒教,武当弟子也把弥勒教看成异端。少林与武当一憎一道,遭不同但走得很近,同样获得官方的支持,是公认的正道门人子弟。三方面一吕头,少林与武当,将毫不迟疑的联手对付弥勒教的妖人。正邪不两立势同水火。

弥勒教需要各种的人才,包括愚夫鹰妇,就是不要少林武当的弟子,视之为死仇大敌。

“是家父的朋友,从武当的老道身上弄来的,我不认识武当的人,也不屑认溉”方世杰的口气,显然对武当弟子颇有反感:“他们的龙踪金丹,确是起死回生对病与伤有神效的圣葯。”

天权仙女心中一宽,她真不希望悄郎君是武当弟子。

“给我一颗,谢谢你啦!”天权仙女纤手一伸,美好诱人的晶莹玉掌,直伸至方世杰的胸间,、似乎要毫无顾忌往怀里掏葯啦。

“我只有三颗……”

“送我一颗,小气尧。”天权仙女笑哎,神情极为动丛

公这……还得花些时间,让我用神功相轴,不然……”

“那就一并劳驾啦,请移驾到藐落脚的客店好不好?r

以不行,客店人多口杂/

“那……”

“我借住在开元寺的一家民宅内,该宅主人只有一对老夫妇。走吧,就在左近不远。”

“可是……”天权仙女大感失望,她希望把们印君带到窖店、万一情势有变,也有同伴相助。 “再拖下去,这家伙没救了!” “好!到你的住处去。”天权仙女别无选择。、”脸色灰败气若游丝的桂星寒,被安置在床上,由方世杰、=谷他脱掉老羊皮袄,卸除他的天斩邪刀们在一旁,专心的检查他的伤势。

武林人对所练的绝技,通常不愿向外人透露。假使方世杰把九绝溶金掌告诉天权仙女,就用不着费心详加检查伤势了)

天权仙女心细精明,必定可以看出异处。

九绝溶金掌如果击实,脊骨决不可能仍是完整的。。内腑受到重创,内出血必定严重,还用得着检查?该做的事是赶快准备棺材眷后。

至少,口鼻该有鲜血流出。

桂星寒不但口鼻没流鲜血,脊骨也没有碎烂。

方世杰十分慷慨大方。给他吞眼了一颗龙虎金丹。当然这家伙不可能看到桂星寒心中的笑意。

如果他真的彼九绍溶会掌击中,还能强提真力逃陇?早该当场喷出近斗鲜血,走不了两步,就鸣呼哀哉找阎王爷攀亲去了。

一有救吗?”在一旁等候的无权仙女,不胜焦的忍不住催问。

“大概无妨。”方世杰语气不肯定/这家伙脊骨是完好的,只是……只是气血像是泄敬了。应该不可能呀!金丹人厄即槽,气血应该立即加速流动,但……但这家伙反而更为气血运行微弱。”

“那怎么办?”

“且稍等片刻,也许金丹的葯力还不能催动气血。气血不动,不能用内力驱使,那会冲坏已但化的经脉,他仍是死人一个。” 、

…“只能静观其变了?

“也只有静观其变了。”方世杰阴笑。

“但愿他有救。”

“对你很重要么?刃

“他的生死,得由我的长上决定。他伤了我们五个人,误了我们的大事·…··”

“你的长上?”方世杰一怔。

“我们有好些人在新郑办事。”天权仙女含糊其词,当然不便说出身份。

“到外面去等。”方世杰也不便追问:“小虎。好好看住他,等他的呼吸转强,立即来告诉我。刃

“公子爷请放心,小的会特别经心的~”书童小虎在旁应诺。

方俭杰不着痕迹的一挽无权仙女的小蛮回,亲密的出房而去.

书童小虎根本不会注意扉上的桂垦寒,在桌旁把玩那把怪异的天斩邪刀“

小家伙鬼糟灵,知主莫着奴,”主人的想法愈头)瞩不了贴身伺侯的奴仆。   、

有龙虎金舟救治,四用得着用肉功相轴治疗?

主人把一个美如天仙的大姑娘引口住处,月意小家伙一清二楚。

被主人的绝技击中的人勺即使有仙丹妙葯救治,、也会成:为半死人,哪用得着看守?

“这是刀呢,抑或是剑?”小虎把玩着刀自言自语:/真邪门,.这家伙用这种兵刃,定不是好路数。”

身旁来了一个人,一手按在他的顶门上。

“确是邪门,所以叫邪刀。”这人是桂星寒,用另一只手将刀取过:“对手如果大意,常会被这把刀,从决不可能的方向贴身,莫名其妙的被砍倒,因此称为天斩,合起来就叫天斩邪刀。”

小虎似乎脱胎换骨变了另=个人,、顽劣粱骛的神憎一扫而空、傻傻的蹬着大白眼,成了驯顺的呆乌,毫无惊讶或惊慌的神色。

桂星寒的手,离开小虎的顶门,取过刀鞘将刀归鞘,、在腰间佩妥,泰然、自若穿上老羊皮大袄。

他脸上的灰败气色已不存在了,精神抖擞,哪像--个受了致命创伤的人。

“你们来新郑有何图谋?”他向小虎间,嗓门低沉怪怪的。

“我们是打前站的;”小虎呆呆口答,神色木然,眼神膝陇。

“打前站?什么意思?

“侦察是否有不寻常的事故发生,留意可疑的不法之徒活动情形。”

桂星寒一征,这小鬼的话不寻常。

这主仆二人的行为,比不法之徒夏不法恶劣,凭什么日意不法之徒的活动憎形?不法之徒指什么人?

“你家公于是干什么的?刃他追根究底、

“公子爷的姨丈,在京都锦衣卫有一份差事、是世袭的钥衣卫百户长。这次仙扈驾南奉承天,由于老太爷与公子爷,熟悉江澜憎势,因此自告奋勇打前站,日意那些不法之徒蠢动,沿途真诛杀了不少可能惊拢圣驾的豪强。”“’

桂垦寡大吃一惊,、有毛骨谏然的感觉。

皇帝甫幸承天,这还了得?”难怪新郑要戒严,即将大浦蛇鼠。 

承天,指沏广安陆府。当今皇帝在登极之前,是安陆的国主与献王。安陆是他的根基,所以登极后改称承天。=皇帝甫幸,这是说、当今皇上要回老家看看。

上一个皇帝正德,是当今皇帝的堂兄,借江西宁王造反的机会,下江甫玩得不亦乐乎,沿途不知杀死了多少人,不知凌辱糟蹋了多少良家妇女,迄今犹今天下臣民谈之变色。

皇帝要经过这里前往安陆府,所经过的地方肯定会遭殃。、

可能当地宫府已得到密令,但恐怕不知道是皇帝驾临,反正一定是非常事故,难怪要准备戒严罢市。

如果小虎的口供是真的,那表示皇帝已经距此不远了。一旦戒严,他这个刀客可能死路一条。

“皇帝目下在何地?”他追问。

“不知道,可能亘经到了河北岸了。”小虎当然不可能知道后面的事。打前站的秘密干员是早就派出的,负责某一地区的侦察布置,皇驾过后才能撤走。: 在小虎的顶门轻拍了一堆,他立即开槽。、 奔出小肯,纺面碰上银扇勾魂客和被称为葛姑娘的女骑个

“你果然在这一带找地方蛇鼠。、银扇勾魂客大喜过望:“老弟,有事找你帮忙……”  …

“我说过了我不管闲事。”桂星寡盯着葛姑腻)有点恍然:“赶快口店结帐离城,要侠。”“

“老弟,怎么一回事?炉银扇勾魂喜发现他的神色不对,大感狐疑。。“祸事。j他举步急走:“废活少说,必须赶快离战,迟恐不及,除非你想把老命丢在新郑。

“这…···你的话说的很严重……、

不是严章,而是大祸临头。戒严令随时可能颁发,旦封城,你这种游戏风尘,多管闲事以武犯禁的怪杰,只有一条死路可走。、

“老弟,、到底…。”

一队丁勇正从对面步伐整齐巡逻,双手持枪扬枪待发,钢刀在于随时可能出刀攻击,如临大敌,一个个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威力巡逻的神憎显而易见。

他领先往小巷一钻,觅路往城南急奔。

葛姑娘急步跟上,脸上有不以为然的表情。

“喂!桂兄。、葛姑娘已从老怪杰口中,知道他的底细,但然的主动向他打招呼。

上次他把这位姑娘看成冒失鬼,但内心却对这位姑娘甚有好感,囹有良好印象,但这时情势急迫,没有交情打招呼的必要

葛姑娘曾在张家出入,老怪杰必定前往张家,与那些侠义道高手名宿打交道、“带了这位姑娘来找他帮忙

“你们在张家出入的人,最好也及早离城。”他头也不回,厨说脚下一面加快

“你像一个胆小鬼。”葛姑娘女英雄的毛病又发作了:“戒严是防盗贼,关你什么勃、

“我离开就不关我的事,你们…人”、

、“我们是堂堂正正的武林人……”葛姑娘抢着说。

“是么?官府可没把你们看成堂堂正正的人,至少你们挎刀佩剑,就不是什么良民百姓。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第一件事就是把你们这种人,先弄至监牢囚禁起来,以策安全。甚至先除掉免贻后患。我也许是胆小鬼,不希望遭了池鱼之命,在官膨的心目中,侠义英雄与歹徒恶棍,都是些目无王法的不法之徒,永远是必须监视列管的对象:

一些贪官污吏,更把这些人看成眼中钉,一旦抓住机会,就会扮演灭门令尹。

“你到底意何所指?、葛姑娘不放松他。

“你们如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