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7章

作者:云中岳

桂压寒知道这些人十分了得,不想逞英雄以一敌人,一声冷笑,人形一晃便从刀剑交加中逸出,先脱出兵刃汇聚危险中心。

闪动中)天斩邪刀出鞘,幻化为一道淡虹,从人丛的右方政空闪深)、

最右外例的一个使剑人,刹不住脚步收不回剑,宜冲出丈外,脚下大乱,上身一挺,再叫了一声,向前一栽。 ”’

右背肋j片但红,老羊皮大袄裂了一条长大缝,鲜血泉涌,似乎有内脏从亵缝内向外挤。

面对面双方同时出于攻击,右背肋不可能挨刀,刀从何处来的?。。

。这人不但右背肋挨刀,而且一刀致命。“邪刀,‘名不虚传。

、主动攻击,永远是制胜的不二法门,在原地比划老半天,虚张声势,绝对解决不了问题的。”这瞬间)刀光大因旋,反附在众人背后如影随形,洒出满天雷电,无情的切割人体,每一刀皆刀头饮血,成了血肉屠场。 

-旦在生死关头刀出剑发,使会失去理性,目标只有一个,杀死对方。

不是你死、就是氛去见间王,够简单吧?

人群修敌,第一次生死接触中止。

摆平了两另一玄、涧邓间的接触收了三条人命。

为首的一个挨刀的人,已经停止挣扎。。

第一次血腥接触,对方几乎损失一半人

桂星寒并没有乘胜追击,校刀屹立威猛如天神。

五男女快速的聚在一起,惊骇慾绝。

旁观的银扇勾魂客,也感到浑身毛发森立。旁观者清,事实上老怪杰并没有尹清挛华,湛至不明白刃是如何坷割人体的,·仅看到模糊的刀光闪稼)、谁习人烤民间晰”重新在另一具躯体闪烁,如此而包

“蠢小子的刀法好初永去渤翻瞒说,挨刀的…人,根本不知道刀自何来;。速度达到某种极限,速谴缘蛐何来?

“你…··你这厮罪该万·好人一个持剑的手抖动得厉害的人厉叫:“我要抄…、抄你的家,灭。,灭你的门……”抄家灭门,在这些皇家密探来说,稀松卒常有如家常便饭,决非侗吓。

桂星寒开始逼近,刀发出隐隐龙吟,放射出炫国内光华,虎国中冷电四射。

“我的要求很简单,杀死你。(他一字一吐,杀气肠赐:“你们这些杂种,比毒蛇猛兽更歹毒。我只有一条命,决不容许你们再任意残害我。。”

“你……”

我既没有招惹你们,受你们无皑残害也不计较,远走高飞逃避你们,你们仍然不放过我。”他咬牙切齿,气涌如山

“你们迫我挥刀,目的达到了!”

“在下奉命行事,有何理由,必须向咱们的主事上串诉,不该妄图反抗……

一下忍厕,他择刀眉

“纳命!”那人怒吼,左手猛挥。

五男女的左手儿乎在同一瞬间挥出,

暗器臣天飞舞、利器破风的厉啸人耳惊心。

人与刀幻化为流光,一闪即没。所有的暗器,皆飞出四五丈外飞堕在林中。

流光出现在侧方,一掠即逝。

“哎……”侧方的两个女人,握刀剑的手突然齐时而折,扭头狂奔逃命。“i

“不能留活口,后患无穷。)银扇勾魂客勿小“慈悲不得。”

老怪杰不是慈悲的人,对方已撂下狠话要抄家灭门,唯一的自救之道是灭口、以免后患无穷。

桂星寒毁了弥勒教六个人的手脚,结果后患无穷、

身恻多了一个人,飞天夜又。、

“打蛇不死,报怨三生。刃飞天夜叉冷冷的说:“前辈,我们帮他眷后。”  

“逃走了两个受伤的。?’

一他们逃不了,我的人堵在外面。

“这小子心不够狠,日后会吃大亏。”

“也许他无家可烘人抄、无门让人灭,所以不在乎抄家灭门的威胁。

)有人耍逃)动手吧在又/老怪杰取出大银岗:叼心他们的霸遭暗召

虫小技,何足道哉,邵大的交给我)她的轻功你拦下什凶刃

“声落,飞天夜叉已远出五丈外去了。

那女人的逃走轻功,的确令人惊骇,去势如电射星飞,向树林方向远冈。

飞天夜叉更高明,飞天的绰号不是白叫的一三五起落便追在对方身后了,几乎难以看清形影,穿枝越树身形十分美妙灵活。

老怪杰追另一个人,在百步外赶上了。

桂星寒缠住了先前打交道的人,似乎没有出刀的机会。这人十分机曾,利用树干闪躲,八方游走逐渐离开斗场,不时用暗器掩护。

再神臭的刀法,也奈何不了不接招的人。

每一株树干皆粗有合抱,利用树干闪躲,对方的武功即使高明一倍。也不易获得近身的机会。再用暗器阻敌,很可能把高明的对手送下地狱,所以说追人遇林莫人。

这位密探就采用这种手段,逐渐撤离现场,所使用的暗器叫做透骨针,瞩于尖利而分量相当重的中型暗器)击中人。体劲可透骨,极为霸道。

这种针型暗器打造容易,而且可以大量携带,一袋针数量不下三十枚,臂套上也可以加八枚针插夹囊,高手名家足以对付二三十个对头。

桂星寒追逐的身法,足比对方快两倍)但对方不接招八方窜闪,在树林中速度快,并不能获得近身的机会,反而再三追惜方向,浪费精力。

“你这混蛋刀法神乎其神,在下居然没听说过你这号人物。”这人一面窜逃,左闪右迂一面咒骂:

“我会查出你的底细,捆掉你的根苗,你等着好了。”

“你凭什么?”棱垦寡速摩苯馒,不再急于追逐,要有计划地将对方向林外迟:《凭你这比舞高明不了多少的剑术,和女人用来补衣服的透骨针?”

你知道在下是何种身份?在下就有掘根拔苗的权土”

“你又是哪座庙的大神佛?”桂星寒不予点破,让对方暴露身份。

“在下是……足以让你灭门破家。”这人相当机警,当然不敢暴露身份。

“在下知道方世杰那狗东西的身份。

“少做梦,那是不可能的"

“他招了供。”

“胡说八道一)这人唆之以鼻:“咱们这些人,时机届临才露身份。时机没到。宁可粉身碎骨,也不会供出真正身份,你在妙想天开。”

双方身形一慢,各自暗中橱息行功,以恢复耗损的体力)距离无形中拉近。

~你不相信他招了供?

当然不信。

“少夸海口了,阁下。等皇帝的龙驾到达了新郑,你们才敢亮身份,汲锗吧?、这一面天之内,紫禁城那位天于就可以光临了,是吗?”棱垦寒不再有所顾忌、

这人的鹰目中,出现惊恐的表情。

“该死的东西,你竟然真的知道犯天条的消息,罪该万亚……”

惊怒交加中,从树后闪出双手齐扬,六枚透骨针@尽雨,七然向桂星寒集中攒射。 

一”

一刀光比先前更侠一倍的速度,从材的另一面绕过。针的速度惊人,但还没到达桂星寒先前所立之处,刀光已绕树电掠而至。

发觉针出手,人影已杏,,旦来不及有所反应了,身形刚想问口原来眩身的树后,”树后方光已魂;

一声轻响,这人的右大腿齐膝而折!

刀光远出丈外,传出收刀人鞘声。

“补我一……刀…这人欧倒在地狂叫。"

、你双手仍有劲道,用你的剑裔杀该无困难。”栓星寒断然拒绝,转身大踏步往囱路走。行囊不能丢,他要转回去取背箩。

发出一声低啸,知会可能走散了的老怪杰。

“我决不自杀。”那人冲他远去的背影厉叫:“我要请求指挥大人,行文天下掘你的根苗,‘天下虽大,谅你也无处可逃……”

身侧出现一个人,迎凤吹送来淡谈的女性幽香

这人正在撕衣袋作伤中,上葯裹伤强忍痛楚,’发现身旁来了人,厉叫声修然中止。

女人仅露出一双眼睛,穿的是皮风帼老羊皮大袄)神似土著村民,却露出佩剑。

先前飞天夜又现身,怂恿银扇勾魂客动手灭口,追逐逃走的女人,这位仁兄被桂星寒追得生死须臾,并未留意飞天夜叉现身。

飞天夜叉现在出现在一旁,这人当然不认识。

“你这种人断了一条区死不了的。,飞天夜叉冷冷的说,女性的嗓音明白表示是女人。。

“不错,两条冈断了,在下也死不了。”这人咬牙切齿重新裹伤一

“好人不长寿,祸窖留千年,,

”1你说什么?胡说八道!你佩了剑。

对,杀人的剑。)飞无夜叉拍拍佩剑:~镶利得很。”

“你是谁?”

“我是我!”

“名号!”这人的脾气相当暴躁。

“我不想招惹似这种人/”

你如果不是少林弟子。便是武当门人。

你这种想当然的想法很可笑。)

“兔了。”

“你……”这人耍冒火了。

“你一定是西山三霸天之干。”

“咦?你知道我?”

“京都西山三霸天,两男一女。西山没有锦衣卫特设的武学舍,聘请诗多高手名宿任教头,各种人才都有,包括凶名昭著的字内凶魔。你们西山三霸天,也是武学教头中的.

“咦?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人大吃一惊。

“第三霸天女羹红燕子,刚才招了供。”

“你……”

“我宰了她。你们,再也没有机会抄别人的家,灭别人的门了。”

一声厉叫,这位渭天看出危机,强忍痛楚打出--枚透骨尉,再抓起身恻的长剑,想单足跳起来,挤一口元气作破斧沉舟一击。

可是,跳不起来。

飞天夜叉纤手上抄,没收了力道不怎么运烈的透骨针。

“你们不是锦衣卫的官兵待卫,只是一些替他们卖命的残毒虎狼,天斩邪刀原谅你们对他的迫害,但你们不会就此放过他,所以……”

“你……你是谁?”这位霸天以臀着地,惊恐的向后挪动:

“我……我不再和……和他计较……”

“你不会,你1定会挑唆锦衣卫的人,行文天下捕杀他,穷素天下抄他的家灭他的门。唯一可以阻止你的良方,就是宰了你。”

“你……”

“我,心狠手辣的飞天夜叉,我姓林,林月冷。阁。下,你可以在阎王爷面剪告我一状……”

“不要…”

没收的透骨针,奇准的贯人这位霸天的大嘴,剑吟声在耳,锋尖已贯心而入 “你的人全死光了,我不信死人会说话,会说出你们是怎样死的。你们不苑大乱不止。”飞天夜又抽剑转身、冷笑着走了。 “你这种人嘴上无毛,做事不牢,不知利害,妇人之仁。”镶扇勾魂客跳脚大叫:一你只要放走一个人,今后你将成为天下人追杀的落水狗。上次你废了弥动教六个鼠辈,结果成为弥勒教穷追猛杀的?天老爷,你到底想扮哪一种亡命英雄?”“桂星寒坐在大树下,一脸尴尬。

飞天夜叉与男女商随从,在一旁窃笑~

我··我总觉得他··…他们只是奉命行亭。?桂星寒为良己的行为辩护:“杀多了,有伤无和··…·”

“狗屁!那你为何取绰号为天斩?”老怪杰不放过他卜“天杀不如拢杀》杀这些残民豺猜你竟然手软)你又不是佛门弟子,妄论有伤什么天和?他娘的!他们宰你却不管什久有伤天和。

“老哥……”

“难怪你一听风声不对,就找地方躲,我不跟你走了,你这种面恶心善的人,在江湖闯荡危险得很,跟着你走一定死无葬身之地(小子,听得进逆耳忠言吗?”

你有屁就放好了),桂星寒也恼火了。

“赶快埋掉你的天靳颤刀,旧厨家扛锄头种庄稼,或者做小本生意,安安分分做良民,娶一个粗俗的老婆:‘养一群汲出息的儿女。小子,这就是你应该走的路,赶快拿定主意口家吧,以免在送性命。

“他娘的,你别把我看得那么役出息。(桂星寒愤然跳起来,提起背箩:“一定是方世杰那混登下的令)我今晚就进城去找他了断,·杀他娘的落花流水,看仙能出动多少人送死!”

“桂兄,你如果进城一闹,我盗取皇帝珍宝的大计落了空啦!”飞天夜叉失望的说:“一有曾兆,仿卫必将加强十。倍,侍卫如云戒备森严,我哪有成功的机会?再等商无好不好?皇帝来了再和他算账。”

=“你说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