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情鸳》

第8章

作者:云中岳

“走在前面的四大汉“你认识?:”

“认识他们的佩刀,单刀,叫绣春刀。”银扇勾魂客曾在京都逗留过,所以不陌生:“这种刀的刀身狭、弧度大些,可用在骑军马战。咱们江湖人所用的单刀,在马上只能乱砍乱劈,大队人马冲锋,单刀用处有限。没错,那四个人佩的是绣春刀,、正式的御林军官兵,地位比方世杰那些外围密探高百倍。”

十个人已经去远,不知道路旁有人潜伏。 “他娘的蛋!”桂星寒粗野的咒骂:“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你说什么?”银扇勾魂客问、

那六个男女是弥勒教的人/桂星寒愤然说:一弥勒教在陕西起事造反,血流成河,是官府有案的逆犯,捕获决不待时的妖逆j现在他们居然与锦衣卫的便衣人员走在一起,这代表什么?”

“你确定那六男女……”

“那个女的,正是那天晚上在破庙中,继黄泉双魔之后,用妖术向我攻击的一双中年夫妇,妖术相当厉害的女人,她的眼睛瞒不了我。”

“你肯定?”

“千真万确。“

“这……也许是方世杰弄到那仙女,招降了弥勒教的人。

“晤,有此可能。”

“如果是,飞天夜叉很不好。,银扇勾魂客昔笑。 ‘老哥,你的意思……,

“弥勒教的人,恨飞天夜叉入骨,认为她捉了你而不将你交出,犯了他仿:的大忌:。现在,一旦为密探所用,女飞贼正是影响治安的歹徒,岂不是正好公报私仇,借机铲除飞天夜叉?”

“哎呀,飞天夜叉又帮我宰九个密探。”、、一“希望飞天夜叉已经走了,不然凶多吉少;弥勒教的人消息灵通得很,必定知道她的落脚处。”

“老哥,你也知道?”

“她们藏身在西乡··

“进城?”

“““到西乡,去我姓方的那混蛋。”

“助飞天夜叉?好,这女飞贼很可爱,敢向皇帝打主意一而且脾气很对我胃口,值得助她一臂之力。咱们抄捷径,我知道她在何处。”老怪杰弄来一把剑,山藤杖丢掉了,活招牌银扇改系在背上、穿大袄便看不到痕迹。如非绝对必要,不想亮银扇自找麻烦。

桂星寒却不在乎日后麻烦,他要用他的天斩邪刀。

轻虹剑如被冷剑天曹截获,飞天夜叉有任由宰割的

可想而知的下一步行动,是缴她的百宝囊。再下一步。该是擒人上绑了。

她别无抉择,一咬银牙将剑递出。

剑是校着递出的,她不甘心投入以柄,按规矩、递剑缴交应该柄赐在前。

冷剑天曹手一伸,贴她的手抓住了剑。

突变修生。三方齐动。

病阴判的判官笔向前一伸,吸引她的注意。

方世杰校跨一步,大手爪扣她的手臂。

冷剑天曹抓剑的手,放手扣指疾弹,两股指劲破空,击中她的胸正中鸩尾大穴。

“你们……”她手脚一震,跌人了方世杰的臂弯中。

“哈哈哈……”方世杰得意的狂笑。

内堂走道入影乍现,飞出一个人体,似乎附有一个怪物。

变化太快,所有的人,似乎在同一瞬间发动,令人目不暇给。

方世杰的狂笑声未落,人影已凌空飞到。总算不错,限角瞥见人影凌空扑来,虽然无法分辨,但可以肯定是一个人。

这家伙是凌空搏击的专家,对凌空扑来的人影也就特别敏感,变生仓促、第一个本能反应便是自保要紧。不假思索将到手的飞天夜叉丢开,、双*立即向扑下的人形吐出。

噗啪两声闷响,击中扑下的人体。

糟了。顾得了上面,顾不了下面,噗一声址脐挨了一击,校随在人汐下的另,个人影,、一回扫在肚腹上,力道十分可怕。

哎一声狂叫,被扫得身形飞抛而起,向坐在间方的病阴判飞担,两人凶猛的憧成一回,长凳崩坍,像倒了两座山。

人影志在救人,冲到时下仆,一面伸手去抓倒下的飞天夜叉,一面用腿扫击方世杰。假使先攻击方世杰”必可将人扫得内腑崩裂而死。

这瞬间,内堂飞出无数瓦片,气旋直射毫无章法,破风的厉啸惊心动魄。

被飞抛而入被方世杰击中的人影,是把守在内堂走道口的警戒人员。

随人影下方抢人的人,是天斩邪刀桂星寒,抓起发僵的飞天夜叉,贴地撤走重新退回内堂。抢入、救人、攻击、撤退,急如星火,一进一退似乎在眨眼间完成了)进如雷霆,退如电逝。

在走道口用瓦片掩护,制造暴乱的人是银扇勾魂客。

“带走(我和他们算账。”桂星寒退入走道,将飞天夜叉往银扇勾魂客身上搁。

小子……”

“快走!”一声刀吟,天斩邪刀出鞘、

两位侍女由于是面向内堂走道口的,看到有人从走道口用瓦片飞掷,以为是自己的人,机灵的询下一仆,快速的爬向走道口,忙乱中,虽然能拾口轻虹剑,因为剑正好在她俩爬行的路线上,顺手牵羊拾了加快间走。

门外把守的五个人,呐咸着一涌而入,被瓦片击倒了三个,瓦片的爆裂声似连珠花炮爆炸。

一声震天长啸,刀光闪烁震出满天雷电。冷剑天很幸运,被方世杰双掌击中的人体,把他压翻在地,没受到瓦片攻击,跌倒在病阴判身侧。这位名剑客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将压来的人欣翻,愤怒地一蹦而起,愤怒的拔剑。

这个已被击昏后掷入的警卫,事实上压倒了两个人:病阴判和冷剑天曹,两人本来是并排坐在条凳上的,变生上促,怎能闪躲?

很不妙,刀光已排云驭电而至。

刚出鞘的剑,不假思索的挡向刀光,”反应惊人,这一剑甚至在仓促间,也可发挥六七成劲道、一代名剑客,名不虚传。

剑上传来的凶猛反震力骇人听闻,被震得向侧方飞撞·砰一声大震;凶猛的撞在墙壁上,反弹倒地,只感到右半身发麻,眼前星斗满天。

晚一刹那爬起的病阴判,刚伸字在地上抓跌落的判官笔,噗一声响,耳门挨了一靴尖,嗯了=声再次倒地,一倒下去就爬不起来了,昏厥啦!

方世杰最精明机警,连滚带爬窜出门外去了。事实上腹痛慾裂,浑身脱力,头晕目眩,内脏似要往外翻,哪有余力与人交手拼命?甚至没有看清赐肚腹的人是谁,逃命脱出险境要紧,完全失去挤的勇气。

刹那间的暴乱,修然中止)

桂星寒扭转冷剑天有的左臂贴身擒实、天斩邪刀横搁在对方的咽喉下,只要略一拖刀,便会割断冷剑天曹的喉管,冷然屹立,威风凛凛。 了昏迷不醒的病阴判之外,堵在三方的人有五个,有两个头青脸肿气色败坏,是被瓦片击中的, 握剑手;在发抖。

投鼠忌器,没人敢冲上来救冷剑天曹。

门外,又先后到了九个男女,也被室内失控情势镇住了,不敢冒失的冲入。

冷剑天曹是他们的领队,领队的咽喉是否保得住,全在他们的表现而决定,谁敢负责?

“你这混蛋,一定是这一群暴民的领队:”桂星寒冷冷他说,事情发生了他反而冷静沉着。

其实他的性情开朗而暴躁,有一切年轻人的缺点,但情势越紧张,他反而越沉着。

“‘咱…,””不是暴民。”冷剑天曹却无法冷静沉着。喉间的刀子可不是玩的:“是···…是官方办……办案的人。你…;、一你是谁?”

贴背而立,看不到身后的人,看得到也不认识,也看不到真面目。

这些人当中只有方世杰认识桂星寒。而方世杰却在外面痛得倦缩在地,不断大呕大吐。

“天斩邪刀。”

“咦!你……”

“你们要找我,我来了。”

“我……”我……只想查证你是……是不是不法之徒,皇·…··皇命在……身……”

“混蛋,你少给我撤漫天大谎。”桂星来的左手加了一分劲,冷剑天曹的手臂可就受不了啦。

不……不要用劲,哎……有话好说…冷剑天曹大叫,腐不川彦手废定啦!

“大爷不和你说,有理也说不清。”

“桂……桂老兄,误……误会是……是可以澄……澄清的……”

“误会?姓方的混蛋,出手便是一记偷袭的、致命的九绝溶金掌,不问青红皂白不问情由,杀了再说、这是误会?”

“他……他是职责所……在……”

“太爷不屑和你们斗口,阁下,你想死吗?”

“诙…

“不但你要死,你的所有人都得死。如果你怀疑我的天斩邪刀浪得虚名,我将会纠正你的错误。”

儿桂老兄,有……话好说···…”

“把飞天夜叉”的人释放,把他们都送到此地来,换你的 命,也换你的人的命。你愿意交换吗?”

“这……”

你先死!”

天斩邪刀十分锋利,略一拖动,刃口所触处立即沁出血珠,

“我愿交……换……”冷剑天曹快要崩溃了。

“我等你下令。”

片刻, 十二个男女押来了,当堂割断捆绳,一个个咬牙切齿,听从桂星寒吩咐,急急的从厅堂退走。

桂星寒将冷剑天曹推至晒麦场中间,勒令其他的人退至北面场边缘。

共有二十名男女,、一个个怒目而视,勿又不敢妄动,眼睁睁听任领队任人摆布。

“你知道在下为何日你一命吗责”桂星寒冷冷的间。

“你说吧!,冷剑天曹心中恨极,却又不敢发作。

“我要让你带大批的锦衣卫的人来找我。”

“你说什么?”冷剑天曹大骇。

我的刀很利,你的人将洗干净脖子挨刀。然后,我去我你们的主于皇帝,把新郑城闹个烈火焚无。皇帝奈何不了我这个江湖亡命,砍你们的头,抄你们的家。

“你……你知道我们的底细?”

“对,完全知道。赐

“桂老兄,你是怎么匆……知道的?”

桂星寒心中一动,就陪对方玩阴的好了。

“弥勒教人多嘴杂,他们能每个人都守口如瓶吗?、他冷冷的一笔,泰然自着收口刀:)阁下)你好好准备瞩兵蠢将,我等你,等你的人让我杀个血流成河/让你知道什么是天斩,什么是邪刀。哈哈哈!,后会有期,不见不散,不死不休。”

用劲一推,冷剑天曹被推出三丈外

狂笑声摇曳,桂星寒已消失在村内。

“不许追”冷剑天曹大吼。

怎么追?追也迫不上了。桂星寒走的身法,宛若电火流光,村中房舍散乱,到处都可以藏人。村外果树杂树丛生,更易于窜逃。

“回城再说/冷剑天曹沮丧的说:“咱们将有债祸飞灾,必须赶快回城商量对策。这混蛋亡命如果惊了圣驾,咱们将有许多人人头落地。

新郑城的戒备,加强了三借。

搜捕天斩邪刀的格杀令,竟然不曾颁下。

治安人员布满城厢,人心惶惶)所有的市民皆惶然不可终日,一点也不明白戒严的真正内情,只是感觉出风雨满城的气氛大不寻常,人人担心大祸临头,从每一个治安人员的脸上,皆可看出忧虑的神情。

天一黑,夜禁立即展开。

每一条大街的管制栅门、皆关闭而且加锁,除了巡逻人员所走的小栅门派有四名丁勇把守之外,大栅派有四名弓手警卫,射杀胆敢犯禁在筒上走动的人。

大街小巷除了警卫之外,空旷死寂鬼影俱无。所有的家大皆拴在屋内:只有猫才能在外走动。

天气太寒冷,猫是不会外出走动的。

戒严的名义是防匪,犯禁在外走动的人,一律以匪论处,格杀勿论,因此天一黑便成了死城。

除了本城的捕快丁勇之外,多了不少身份特殊的人,这些人携有特殊的符令,出现时常令市民心惊胆跳,弄不清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碰上了只好惶然走避。

新郑城在沉睡中,但却有不少人不能安睡。

几位少林高僧。就是不能安睡的人。

二更天,四名高憎出现在南关长街,张家进士第的大厅中,由首席知客大师法慈率领。

出面招待权充主人的是伏魔剑客,以及张知府的表弟摩云手罗人杰,八臂金刚、五湖逸客、葛春燕姑娘等等,都是陪客

“张施主,务请勉为其难,设法派人与银扇勾魂客联系,让老袖能与他当面恳谈。”法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浊世情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