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杖门生》

第10章 卅载情仇

作者:云中岳

庄不大,只有六间土瓦房,和两座牲口棚和两座谷仓,除了简单朴实之外,毫无奇处,很难令人相信,这竟然是武林中颇有名气的白道英雄过天星的宅院。

庄中人也不多,全是些庄稼汉打扮的人,唯一与平常庄院不同的是:有一间练功房,练武场也比普通村镇的练武场为大。在湖广,几乎任何一座村落,皆设有练武场,也是晒谷场,也是村落三大特色之一。

在湖广,村落的三大特色是:练武场、祠堂、神庙。如果村落不近水,另有一特色是井。

大厅中一灯如豆,幽暗阴森。主人满脸愁容,肃客入座,一名家丁奉上三杯香茗,默默退出。

“耿兄,令弟呢?怎么冷冷清清的?”天魁星问。

“死了,好惨。”过天星惨然地说。

主客一阵默然,久久,天魁星又问:“耿兄,令弟正当壮年,而你也脱离江湖,怎么不幸惨死了?”

过天星惨然叹息,说:“三年前,兄弟买下这附近的百十亩薄田,满以为安份守己务农为业与世无争,岂知今日却平空飞来横祸。舍弟是死在烟波钓叟齐非手上的,那老魔也就是看上我这地方的八老魔之一。”

夺魂掌叫了一声苦,问道:“你是说,在太湖仗一根钓竿,一口气杀死江南十八侠的烟波钓叟?”

“正是他。”过天星咬牙切齿地说。

“老天!他目下在何处?”

“在外面巡夜。哦!两位是最快赶来的人,大概你们已收到兄弟的手书了。那一位是两位的朋友么?”过天星注视着右粯问。

右粯淡淡一笑,说:“在下来得鲁莽,耿庄主海涵。说实话,在下是来看热闹的。”

“尊驾高名上姓……”

“在下姓劳,名三。”

天魁星赶忙将在岳阳码头,巧遇右粯架梁唬走八手仙猿的经过说了。

过天星喟然道:“劳兄既然来了,不管是敌是友,兄弟一概欢迎,但愿劳兄不致失望。老实说,目下除了等死之外,兄弟已毫无作为。”

右粯沉静地说:“耿庄主请勿先入为主,在下此来,还不知替庄主带来的到底是祸是福呢。首先在下得表明,在下与庄主素昧平生,毫无个人恩怨。”

“谢谢劳兄表明态度。”

右粯扫视厅中简陋的陈设,说:“看室宅的陈设,当知庄主是个淡泊名利的人。”

“劳兄夸奖。”

“出门看天色,入门看脸色,庄主已经表明目下的困难,已用不着猜想是否如意了。能不能将此遭遇的事,说出让咱们参详参详。”

过天星长叹一声,悲愤地说:“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半点不假。十天前,八位老魔突然光临敝庄。”

夺魂掌苦笑道:“年前,兄弟便劝你不要再接待那些江湖混混,以免卷入是非之中,既然退出江湖,便该与江湖断绝往来,但你……”

“曹兄,我总不能将前来拜访的人赶走哪!”

“请曹兄不必打岔,让耿庄主仔细说明经过。”右粯急急地说,他急慾知道落魄穷儒的下落。

过天星不住摇头,说:“十天前,八个老魔以风扫残云为首,带了六名仆从光临敝庄,声言要借敝庄办事,立即封锁庄院,禁止庄中人出入,穷凶极恶,气势汹汹。我与舍弟当然不肯,结果不问可知。这八个凶魔任何一人,也足以将全庄八十余名老少置于死地。舍弟被烟波钓叟挥竿一击之下,钓丝硬生生将头勒断身首异处。第二天,他们又来了三个人,用一具特制的囚笼,将一个人囚禁在内,外面蒙以黑巾……”

“囚禁的人是谁?”右粯迫不及待地问。

过天星摇头表示不知,往下说:“外面蒙以黑巾,不知所囚的人是何来路。接着,驱迫敝庄的人,不分昼夜将下面河西岸的一片沼泽,挖了不少陷坑绝穴,敝庄因此受伤或累死了十二个人。第三天,又来了三个人,带来了十六头猛犬,散布在庄四周,只留入庄通路出入,任何人想逃出或潜入,不被猛犬咬死,也会被他们所杀。外围,更有一群水贼巡戈不绝。”

夺魂掌讶然道:“但你却可派人送信求救,岂不可怪?”

过天星长叹一声道:“兄弟不是拖朋友落水的人,一身做事一身当。那些送囚笼来的人中,有洞庭蛟在内。”

“咦!这狗东西怎敢放肆?”夺魂掌问。

“他不但摸清兄弟的底,而且也是他建议使用敝庄的主谋。他对众老魔执礼甚恭,似乎不是受迫而来的。四天前,老魔们迫兄弟等下手书,邀请兄弟的八个好友前来助拳,其实是有意利用你们散布消息,以造成恐怖气氛,同时也要利用你们替他们卖命。这就是为何兄弟的手书中,语焉不详含含糊糊的原因,因为手书事先由他们起稿,兄弟只不过照抄而已。”

右粯接口道:“难怪他们说,没有在下姓劳的在内。”

过天星点头道:“书信只发出八封,他们早已将兄弟的好友查得一清二楚了。据兄弟所知,他们另外派人发出十余封书信,由洞庭蛟的小贼们携走的,信的内容不详,不知他们到底有何恶毒的阴谋。”

“囚笼放在何处?”右粯问。

“前天已送至沼泽,那儿已成了虎穴龙潭。”

右粯吁出一口长气,问:“贵庄的人,是否曾与囚笼中的人打过交道?”

“谁也不许接近,连他们的次要人物也不许走近一丈以内,由两名老魔亲自检查食物,看守极严。”

右粯沉思片刻,说:“这么说来,他们必定以人为诱饵,引诱所要的人前来援救,已有周详布置了。”

天魁星困惑地说:“他们放咱们进来,似乎不加禁锢,用意何在?”

过天星苦笑道:“他们早知你们不是他们的敌手,根本不在乎你们助拳。”

“咱们何不一走了之?”

“出庄棚半步,便是死路一条。”

“难道他们将咱们诱来,就此罢了不成?”

过天星一阵惨然,猛捶着掌心说:“哪有这么容易?以他们对待敝庄的人那些凶暴残忍的手法看来,所有的人谁也没有活命的可能,咱们最后,恐将无一幸免。天哪!兄弟愧对朋友……”

天魁星愤然道:“与其坐以待弊不如拼了,拼死一个够本,没有什么可怕的。”

过天星惨然地说:“不可能的,那些凶魔动手必定杀人,咱们禁不起一击。要不是他们要利用我,我过天星尸骨早寒。”

右粯沉着地问:“耿先生,八个老魔的名号你弄清了么?”

“弄清了五个,他们是风扫残云公冶风、天凶星冷霜、幽冥使者方正清、神手天君丁一冲、烟波钓叟齐非;其他三人未通名,兄弟也不认识。”

右粯低头沉思,他想不起这五个老魔中,谁曾经与落魄穷儒结过仇。不管怎样,他已认定囚笼内的人,是落魄穷儒已无疑问。目下,他迫切要做的事,是摸清沼泽陷阱的情势,以便将落魄穷儒救出来。

至于其他的内情,与及众老魔的阴谋,已不需追根究底了。

可是,他感到万分心焦,八个老魔皆是艺臻化境的高手,一比一他或许有取胜的微弱机会,看来,救出穷儒的机会太过渺茫,怎不令他心焦?

但他已别无抉择,决不能放过这微乎其微的一线希望,上刀山下剑海,他也得全力而为,义无反顾。

实力悬殊,他必须与对方斗智,任何些小错误,皆可能出纰漏,不但救不了穷儒,也白赔上一条小命。

过天星见他久久不语,惑然问:“劳兄,何思之深?不知有何高见?”

他摇摇头,迟疑地说:“目前在下并无意见,必须摸清对方的底,方能筹划对策。”

“除了一拼,别无良策。”天魁星泄气地说。

他注视看天魁星,眼神不怒而威,沉声道:“在未摸清对方底细之前,希望诸位不要妄动,任何冲动皆可招来杀身之祸,甚且误人误己。”

“难道咱们就坐以待毙不成?”天魁星抗议地说。

“当然不。俗语说:谋而后动;又道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咱们置之死地而后生,抱有必死之念,任何委屈也可承受,不到生死关头,决不轻言决死。”

“依劳兄之见……”

“对方既然设下沼泽陷阱,以人为饵引诱他们所要找的人前来自投罗网,可知他们所要对付的人,定是武林中了不起的高手名宿。因此,咱们已可预知,他们所要对付的人自不等闲,不会轻易上当,将有一场空前激烈的龙争虎斗。也因此可以断定,在近期间咱们是安全的。在下要摸清老魔们的底,请耿兄将沼泽陷阱的设置形势告诉在下,以便设计应付。”

“可是,咱们无法外出,也无法接近他们的人,等于是又聋又瞎,如何能够摸底?”过天星绝望地说。

“事在人为,在下自会见机行事。”右粯颇有信心地说。

“劳兄想知道沼泽陷阱……”

“在下要知道陷阱的形势,或者可在沼泽打主意。”

“可是你无法出去……”

“那是我的事。”

“好吧。那是一处广约五六里的河湾沼泽,长满了芦荻和枝脆叶浓的软木,浮泥陷人不亚于浮沙。陷入者有死无生,有不少可怕的有毒蛇虫在内滋生,附近的人畜入者必死。据说内有鬼怪,百十年来,先后死了不少人畜,谁也不敢接近。”

“但他们却可接近。”

“这是洞庭蛟做的好事,他用特制的去皮烤油的竹筏,在两个月前便把那地方摸清了。”

“庄主的人替他设埋伏,情形如何?”

“敝庄的人,被他役使开路、填土、挖阱等等粗活,其他皆由八老魔亲自动手布置,只有老魔们方知其中的险恶机关埋伏。”

“好,我要问问那些参予干活的人。同时,我需要大家合作,不分昼夜,分别侦察庄外的动静,将所见一一记清,任何动静皆不可忽略放过。”

“咱们愿听劳兄的调派。”众人同意说。

一天、两天,平安无事。

耿庄主的八位朋友皆已先后赶到,都是些二流人物,谁也禁不起众老魔一击。但他们都是些老江湖,侦察庄外动静却胜任愉快。

这天,右粯向耿庄主取了不少杂物。其中有硝、硫磺、杉木炭、韧竹片、牛筋、小铁枝和一些虎狼烈性葯物。要了一间小屋,独自在内准备一切。

不论昼夜,只要他有空,便四面走走,察看庄外的动静。

站在庄后的瓦面,可看到东南角三四里外的沼泽地带,那是一处宽约两三里,长有五里左右的河湾,地势低,附近的田野长年积水,秋尽期间,仍是汪洋一片。

但华容江河床中的水,已日渐枯渴。河东西岸的芦荻,已完全曝露在阳光下日渐干枯。雪白的残余芦花,留在枯梢上为数有限了。

不时可看到一群群水鸟向南飞,但不向南迁的鸟却仍在沼泽上空飞翔。景色如画,但在章华山庄的人眼中,却是可怕的杀人陷阱。

第四天一早,风扫残云偕同天凶星大踏步进入庄门。

以往,老魔们不时进庄,向庄主索取刀锄铁器等等杂物,取了就走平常得很,因此今天两老魔到达,并未引起多少騒动。

耿庄主亲自迎迓,将人接入大厅,恭顺地问:“两位老前辈需用何物,请吩咐……”

“要人。”风扫残云直截了当地说。

“要人?”

“是的,要四个武功高强的人。”

“这……”

“不许问。”

“好吧,晚辈算一个。”

“不要你,你还得留下办事。”

“这……”

“你不是请来了八位朋友么?”

“是的。”

“老夫要奚老、范强、彭勇、郎壮四个人。”

“这……”

“少废话!叫他们出来。”

其他的人皆在内堂,奚、范、彭、郎四人不等招呼,鱼贯出厅。奚老身材粗壮,气概不凡,大声问:“前辈有何指教?”

风扫残云冷哼了一声,阴森森地说:“带上你们的兵刃和暗器,准备跟老夫走。”

“但不知有何要事?”

“住口!你们只要听命行事,不许多问。”

“不先交代明白……”

“你不愿意?”

“这……”

天凶星怪眼一翻,拐杖一伸,点向奚老的小腹。

奚老本能的向侧闪,并伸手拨架。

岂知拐杖奇快绝伦,倏吞倏吐,“噗”一声响,点在奚老的嘴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卅载情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醉杖门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