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杖门生》

第14章 深山恶斗

作者:云中岳

花厅中,堂开盛筵,展开了三巨头会议。上首坐着风扫残云和鹰爪王,主人神风羽士在下首相陪。遣走所有的下人,以便商讨机密大事。

鹰爪王权是雷家堡老堡主霹雳雷振声的拜弟,年约半百,精光四射的鹰目深陷,眉骨突出,勾鼻瘪嘴,颊上无肉,一看便知是个阴险刻薄精明残忍的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头食尸秃鹰,顶门秃得皮光发亮。

暴雷的拜弟,决不是善男信女。

风扫残云为了自己的颜面,把右粯的艺业说得高不可测,将章华台沼泽设伏的经过说出,当然免不了夸大喧染,以俺饰失败。

鹰爪王权静静地听完,脸上神色一直表现得冷漠阴森,久久方说:“公冶兄,姓印的小辈,不是落魄穷儒的门人,而是酒狂的弟子。”

“咦!那就怪了,他自称……”

“自称并不可靠,目下江湖中,稍会两手拳脚,也自称是少林或武当弟子。”

风扫残云惑然道:“怪事,论辈份,穷酸与酒狂相等,但论名望与艺业修为,穷酸要比酒狂差上一截。印小辈如果是酒狂的弟子,又何必自称是穷酸的门人?”

“这件事,日后自会澄清。哦!公冶兄,你说你们已将穷酸捉住打入囚笼,是真是假?”

风扫残云老脸发赤,迟疑地说:“这个……天残叟主持其事,我也不清楚。”

“当然,以公冶兄八人之力,对付穷酸当无困难。”鹰爪王阴阳怪气地说。

风扫残云不甘示弱,冷笑道:“一比一,咱们有自知之明,但集八人之力,咱们当然足以应付。”

“但却被穷酸的弟子一一歼除……”

“这都该怪鬼斧神工逞能,卖弄他那机关埋伏绝活,岂知反而自食其果,非战之罪。”风扫残云大声说。

“真的么?”鹰爪王咄咄逼人地说。

风扫残云怪眼一翻,投箸而起厉声道:“真与不真,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证明。”

“去找印小辈?”

“老夫要找你,你要不要试试?”

“这是你……”

“这是证明老夫学并非不精。咱们堂下见。”风扫残云踢椅离座说。

鹰爪王皮笑肉不笑地说:“公冶兄,咱们打不得。”

风扫残云哼一声道:“姓王的,你的话每句都带刺,教人受不了,我风扫残云不吃你那一套。”

鹰爪王嘿嘿笑,说:“公冶兄,兄弟不是有意的。”

“哼!你……”

“只因为兄弟听出你老兄语病百出,所以……”

“老夫说错了么?”

“公冶兄,先坐下好不好?肝火旺有伤元气,对彼此都不好。你们与天残叟为了复仇的事,忙了一两月,大概忽略了最近的江湖大势。”

“哼!老夫并未盲,也未聋。”

“呵呵!但与聋盲并无不同。”

“岂有此理!”

“不错,印小辈确是艺业不差,曾经与舍侄雷奇峰交手,艺业相当,双方都曾负伤挂彩。”

“令侄雷奇峰出道不久,便荣居江湖四大剑客之首,霹雳剑术青出于蓝,仅火候略差而已,当然了不起。”风扫残云冷冷地说。

“因此,敝拜兄必慾得之而甘心。早些天舍侄在黄盖湖旁,失败得很惨。”

“是么?想不到雷家堡也有失败得惨的一天,是败在印小辈之手么?”

“并不直接败在印小辈之手,事实是那时印小辈已是待决之囚。”

“那怎又……”

“一言难尽,没料到这小狗竟然跑到此地来了,敝拜兄将于最近几天,可以赶到武昌。”

“到武昌捉拿印小辈?妙极了,相去数百里,这算什么?印小辈会到武昌送死?”风扫残云快意地说,以报复先前鹰爪王的不逊。

鹰爪王毫不介意地说:“舍侄在上月,便将家书送到雷家堡,敝拜兄这次南来,虽说是为了印小辈,但另有要事待办。”

“暴雷出现江湖,江湖朋友有热闹可看了,但不知为了何事?”

“公冶兄可听说过火眼狻猊重行出山的事。”

“略有风闻。”

“六年前,火眼狻猊在池州山区,纠众拼死了千手灵官甘渊,正慾斩草除根,除去千手灵官的孙女,却被穷酸救走,并且救走了死鬼九现云龙的门人。因此,火眼狻猊在这六年中苦练绝学,发誓要找到穷酸永除后患索取甘家的余孽。三年前,穷酸得到了风声,突然在江湖失踪,大概也在积极准备,要不就是见机隐姓埋名逃命了。”

“哼!似乎说得头头是道。”风扫残云悻悻地说。

“你们捉到纳入囚笼的人不是穷酸,不是么?”鹰爪王皮笑肉不笑地问。

风扫残云老脸微红,讪讪地说:“这我不太清楚。”

鹰爪王阴笑道:“火眼狻猊一代巨豪,消息灵通,他已查出穷酸躲在武昌府的武昌县仙堂山黄石城,与一位中年妇人合籍双修。据说,当年穷酸救走千手灵官的孙女,火眼狻猊本慾下手拼夺,却碰上一位风华高贵的中年妇人出现,火眼狻猊知难而退。在黄石城那位中年女人,是不是当年惊走火眼狻猊的同一个人,不得而知。因此,火眼狻猊要求敝拜兄相助一臂之力。”

风扫残云脸红耳赤,问:“真是穷酸?”

“不会有假。”鹰爪王斩钉截铁地说。

风扫残云只好认栽,苦笑道:“天残叟妙想天开,咱们都上了当。本来,他的用意是先锄除穷酸的朋友,再……”

“除了火眼狻猊,谁也没有如此庞大的人力能查出穷酸的下落。公冶兄,咱们合作,如何?”

“合作?”

“是的,合作。”

“你的意思……”

“你助我擒捉印小辈,我带你去找穷酸,怎样?”

“这……”

“天假其便,咱们合作可两蒙其利。”

“可是……”

“只要你指认出谁是印小辈,我便可以安排窝弓擒猛虎,放下金钩钓蛟龙。咱们只有你认识印小辈,因此必须仰仗你老兄的鼎力协助。”

“可是,印小辈委实高明……”

“呵呵!只可智取,不可力敌,一切由兄弟安排。”

“你打算……”

“咱们可以如此这般……”鹰爪王说出了他的恶毒计谋。

风扫残云确也志切复仇,点头道:“好吧,我答应你。”

一直在旁冷眼旁观的神风羽士,突然将一双竹箸和酒杯,猛地射向西面的明窗,人化龙腾随后跃出。

“嗤嗤!”竹箸穿窗而出。

“啪!”酒杯也同时击破窗纸飞出窗外。

“嘭!”神风羽士撞破明窗,到了窗外。

鹰爪王也警觉地跟踪追出。风扫残云却安坐不动。

窗外是院子,鬼影俱无,繁星在天,已是二更时分。

“怎么啦?”鹰爪王急问。

神风羽士登上瓦面,举目四顾,向跟上的鹰爪王说:“怪事,怎么不见有人?”

“有人?”鹰爪王问。

“是的,我看到明窗上投下的人影。”

“人呢?”

“就是怪,是人,不可能如此迅疾,平空失了踪,难道是鬼。”

院子甚大,四周的瓦面广阔,鸟也难以在这刹那间飞出视线外。

“你这里闹鬼么?”鹰爪王问。

“咱们这些杀人放火的英雄好汉,从不信鬼神。”

“那就是你眼花。”

“不可能的。”

鹰爪王往下跳,说:“算了吧,人的眼睛,有时是靠不住的,正如一加一有时并不等于二是同一道理。喝酒吧,不早了呢。”

风扫残云站在破窗内,摇头道:“你们可曾发现右首那株桃树有异么?疑心生暗鬼,半点不假。”

“你是说……”鹰爪王不解地问。

“如果窗不破,便可看到树影刚好投射在窗上,怎会有人?咱们三人的耳目,难道就迟钝得不知两丈外的动静么?如果是印小辈找来,他受伤不轻,接近至十丈外,也难逃咱们的耳目。”

神风羽士钻入破窗,苦笑道:“在下并不是担心印小辈。”

“那……”

“距此五六里,山的那一边住了几个隐世高人,来无影去无踪,十分可怕。我担心是山那边的人来了。”

“哦!你与他们结了仇?”

“仇已化解了。”

“那还怕什么?”

三人重新入座,神风羽士犹有余悸地说:“一言难尽。总之,希望真的是兄弟眼花。”

鹰爪王笑道:“真是你眼花了。公冶兄说得不错,树影的确刚好投射在窗上。算了吧,咱们来商量明天找印小辈的大计。”

“你准备如何进行?”风扫残云问。

鹰爪王颇具自信地说:“明天,得劳驾主人派出人手,只要发现印小辈,便将他引来,先把他稳住,再设计把他弄翻生擒活捉。公冶兄则与咱们外出找寻,或者埋伏在经路上,只要你指出正身,兄弟再出面引他前来就擒。如果得手,郭兄便不用到武昌与敝拜兄会晤了。兄弟就带了印小辈,派人知会敝拜兄一声,将人押往西安,敝拜兄便可以借故离开武昌了。”

“咦!不帮助火眼狻猊了?”

鹰爪王哼了一声,冷冷地说:“如果印小辈真是酒狂的门人,你认为雷家堡今后会轻松么?再说,落魄穷儒艺业有限,火眼狻猊一个便足以应付。何必拉上许多人凄热闹?老实说,火眼狻猊这次劳师动众,谁知道其中有何阴谋?以上次他纠众向千手灵官寻仇的事来说,他与九幽鬼判沈家兄弟,便足以将千手灵官打入十八层地狱。但他却带了一大群人前往,要别人打头阵,他自己却在最后赶到,这算什么?是何居心?”

风扫残云冷冷地说:“但印小辈是穷酸的门人。”

“等捉到他之后,便知究竟了。”鹰爪王说。

“如果他是穷酸的弟子,将他带往武昌对付穷酸,是不是成功有望?”

鹰爪王喝了一杯酒,冷静地说:“等捉到印小辈之后,再商量并未为晚。”

神风羽士不愿再浪费口舌,这两个客人互相仇视,针锋相对态度不友好,再说下去,必定反脸成仇不欢而散,难作左右袒,赶忙劝酒道:“两位不必再说了,等捉到印小辈再决定好不好?天色不早,咱们喝酒,不醉无休,干!”

一个黑影悄然离开纸坊,神不知鬼不觉来去自如。怪的是并未引起犬吠,大概是纸坊的熟客。

这期间,正是右粯发现宗姑娘的同一时刻。

右粯因避嫌而逃离木屋,被人发现呼贼,他只好往山上逃,慌不择路。

没有人追来,他心中一宽,心说:“老魔狼狈逃命,知道我不舍地追踪,必定不敢往有人处逃,以免暴露行踪,很可能逃入山林深处藏身暂避,我该在山林中好好搜一搜。”

正打量四周,希望决定搜的方向,突听左面山脊上传来一阵笑声,心中一动。不假思索地遁声源急搜。

眼前出现一座以树皮盖顶的小亭,匾额上刻了三个大字:松月亭。

亭内有两人对坐,谈笑自若地下棋。

他想退。昨晚宗姑娘曾说过,她爷爷可能到松月亭与徐爷爷下棋,会不会就是这两个人?他必须及早溜走,但已来不及了,对方已发现了他,向他招手叫:“年轻人,过来歇歇脚,替咱们评评理。”

他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以免引起误会,一面走近一面笑道:“两位大叔抬举小可了,小可年轻识浅,怎敢奢言评理?”

他心中一宽,两人皆年约四十出头,不是老年人,可以断定不是宗姑娘的爷爷了。也许,可从这两位棋迷口中,打听出风扫残云的去向呢。

两个中年人一南一北,北首那人圆脸一团和气,红光满面,双目奕奕有神,留了三绺长髯。

南首的人四方脸,脸色红润,修眉入鬓,大眼黑白分明,留了八字胡。

两人都穿了天青色宽博袍,身材修长,气度雍容神色安详,一看便知是家道小康在小居享清福的爷字号人物。

他走近,南首的中年人说:“你先看看,看能看出些什么?”

他在一旁审视良久,笑道:“看布局,大势已定,仅第一星边路角尖一带些少争夺,已无关大局了。”

南首的中年人呵呵笑,问:“你怎知星位。”

“看局势,一般授子棋所占的星位极为明显。这是一盘受三子的棋局,一看便知。”

“见鬼!那是不可能的。”北首那人抓抓头皮说。

南首那人笑道:“事实这位小哥已经看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深山恶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醉杖门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