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杖门生》

第15章 力歼劲敌

作者:云中岳

准备停当,他动身觅路。他算定老魔们不是宗姑娘的敌手,定然向山下逃回巢穴,到山下的村落去找,不难找到他们的藏匿处。

他想起了风华绝代的宗姑娘,不由暗叫一声惭愧,他居然把一位举手便将一名老魔摔飞的女英雌,看成一位深闺弱质,岂不可笑?

路并不难找,看地势便可猜出何处该有路。

不久,他找到小径,走了半里地,前面小径折向处,出现曾被他制住的福老,正背着手向他迎来。

他一怔,心中有点不快,不满地说:“大叔,你是不是想阻拦我?”

“不错,你不能加害我的客人。”福老笑答,在他身前八尺止步。

“你苦头尚未吃足么?”

“村落就在前面,我不信你敢行凶。”

“哼!你不要估错了。”

“只要我一叫,村人将一涌而出,你……”

“你走开!骗子。”他焦躁地叫。

“什么?我是骗子?”

“小可要找的人,根本不在你家作客。”

“你胡说!”

“不久之前,小可已经与那人见过面了,他带了两个爪牙,小可差点儿便丢了性命。”

“这……”

“站开!不要惹我,我不知你是谁,也不知你有何用意,犯不着与你饶舌。”

“不!你必须……”

他向侧疾射而出,绕过福老飞掠而走。

“你想干什么?”福老高叫。

“与你无干,少管闲事。”他叫,加快下奔。

远远地传来水声,不久,溪流出现。沿溪下奔里余,水坝在望,巨型水车吱呀呀怪响,溪对岸出现村落。

村与其他的村落一样,村前村后建了栅门管制出入。栅门外,多了两个提刀把门的青衣大汉。

他向拦水坝走,对面水车旁就是纸坊,沿溪建了不少水池,泡着不少去皮的竹丝,臭味溢散,刺鼻难闻。

守门的人发现了他,大叫道:“不许走水堤,退回去。”

纸坊的工人闻声涌出,有人大喝:“干什么的,想死么?滚回去!”

他站在水车旁,大叫道:“在下要找一个叫公冶风的人,快叫他出来见我。”

“这里没有叫公冶风的人。”

他哼了一声,说:“在下知道他躲在这里。给你们片刻工夫叫他出来,在下在对岸等他。他如果不出来,在下便要杀入村中找他,看他有何脸面躲在里面做头乌龟。”

说完,他退回对岸,往林内一钻,蓦尔失踪。

神风羽士脸上的创口上了葯,即使痊愈,日后脸上也会留下疤痕,恨死了右粯。听打手们报称右粯找来了,直恨得猛挫钢牙,立即派人出外踩探,村中严加戒备。

不久,踩探的人派人返回报称,只有右粯一个人在对岸的树林内坐候,附近两里内没有第二个人。

神风羽士不怕右粯,只怕击败鹰爪王与风扫残云的那位小姑娘,一听只有右粯一个人来,胆气一壮,愤火中烧,立即带了打手与鹰爪王、风扫残云外出,越溪直趋右粯藏身的树林。

右粯知道村中有备,双手难敌四手,好汉也怕人多,因此不敢入村,算定风扫残云忍不下这口气,必定出来一拼,所以早有准备。他早知村中派人外出,更知道有人在附近监视着他。

他藏身的地方,可从树隙中看到村内的动静,等老魔们出村渡河,他立即向山上撤走。

共有四个人在附近监视着他,发出了信号,便现身急追。

他故意放慢脚步,让四名打手追来。出林百十步,四周全是茂密的竹林。竹林未加整修,林下草高及肩,视界不良。

四打手已追至身后,为首的人大叫:“阁下,留步,你走不了的。”

他仍向前奔,分枝拨草响声震耳无所遁形。

四打手脚下一紧,放胆狂追,追至身后了。

为首的人最快,猛地挺刀飞扑而上,一刀扎出,猛点他的背心,刀风虎虎,刀沉力猛颇见功力。

他直等到刀尖行将及体,方扭虎腰左闪,急退。

打手一刀落空,右粯已贴刀暴退而至,背部撞入打手怀中,右肘凶狠地后撞。

“噗!”肘尖撞在打手的左胁上。

“砰!”打手仰面便倒。

他一声虎吼,转身回头猛扑冲来的第二名打手。

打手追得太急,刚发现前面的同伴无故后退,还不知同伴挨了一肘,以为同伴失足滑倒,因此本能地向侧一闪,并伸手急扶。却不知右粯反扑而来,听到虎吼声人已近身,一切都嫌晚了。

“噗噗!”两劈掌急如星火,劈在第二名打手的左右颈根近耳门处。

“嗯……”打手叫,向后仰。

第三名打手绕出,大喝一声,一刀劈到。

右粯向下一伏,一脚蹬出,正中第三名打手的下阴,伏倒出脚攻下阴要害,这一着够毒够狠。

“嗯……”第三名打手丢刀掩下阴,一头栽在一株巨竹上,枝叶摇摇,打手被震倒了。

右粯伏地转身,扑向打手遗落的单刀。

第四名打手恰好冲到,一刀下劈。

他抓刀、扭身、挥刀。“铮!”崩开了第四名打手劈下的一刀,挺身而起,一腿横扫。

“噗!”腿扫在打手的右胁上。

“啊……”打手狂叫,跌向左侧,撞在竹上被反弹倒地。

只片刻间,四打手全倒了。

神风羽士一行十余人追到,已失去右粯的身影。

打手们受伤不轻,为首的人向上一指,叫道:“向上走了,夺……夺了一把刀走……走了。”

草太深,人经过必定留下踪迹。鹰爪王丢了两节手指,恨重如山,遁踪狂追,说:“咱们快两步,追!”

四个打手的狼狈相,把其他的打手吓得心惊胆跳,身不由己,双脚不听指挥,不但不快,反而慢下来了。

不久,除了神风羽士三个人之外,打手们已经不见了,全落在后面啦!

到了竹林最浓密处,突听身后传来右粯的冷叱:“站住!不要追了,打!”

竹林太密,株距最宽处也仅有三尺左右,有些简直就挤在一起生长,草短了些,高仅及膝。

在这种地方,不但无法冲错盘旋,甚至走动也感困难。

走在最后的人是风扫残云,这老魔最姦,从不奋勇争先,故意落在最后面,岂知反而弄巧成拙,右粯突如其来反从后面出现。

老魔机警绝伦,闻声知警,不回身反而向前伏倒。

走在中间的神风羽士走了楣运,三枝小巧的竹箭越过风扫残云的背部上空,全贯入神风羽士的臀部。

“哎哟……”神风羽士狂叫,向前一蹦。“砰”一声撞在两株巨竹上,摔倒在地挣命。

前面的鹰爪王火速回头,吼道:“好小子,你逃不掉了。”

右粯左胁挟着刀,熟练地装箭,喝道:“站住!在下找的是风扫残云,不相干的人,最好少管闲事。”

鹰爪王一声怒啸,急冲而上。

右粯心中雪亮,小竹箭可以出其不意偷袭,如果对方有备运功护体,便派不上用场了,将小弩纳入百宝囊,向侧方急窜。

鹰爪王疯狂地穷追,怒叫道:“小畜生!你插翅难飞……哎……”

叫声中,人向前一栽。原来下面被一只钓丝圈套所绊,套住了右脚踝骤不及防,人凶猛地仆倒,百忙中双手急张,抓住了两侧的竹子,幸未倒下。

这一来,胸腹完全暴露在右粯眼下。

印珊预先布下的小圈套,共有三个之多,果然有用,套住了实力最强的鹰爪王。他回身沉喝,机簧暴响。

“嗤!”有倒钩的尖刺贯入鹰爪王的左股。

右粯虽动了杀机,但他不知对方的身份,彼此无冤无仇,到底不忍下毒手,因此射股而不射胸腹要害。

鹰爪王终于倒下了,发出一声惨叫。

风扫残云已逃出五丈外,急似漏网之鱼。

右粯全力一拉,拉掉鹰爪王左股一大块肉,狂追风扫残云,怒叫道:“老狗!说出家师的下落,饶你不死。哎……”

“砰!”他撞在一丛巨竹上。

左股,又挨了一枝扇骨,如果上升两寸,便射穿下阴了。

他丢了刀,抱住了竹子支持不倒,扭头回望。

三丈外,神风羽士抱住竹子,右手仍握着折扇,脸色死灰,浑身在战抖,用怨毒的眼神死盯着他。

他忍痛用双手一推,吃力地向神风羽士接近,扶竹挣扎一步步向前挪,咬牙切齿地说:“我如不杀你,天道何存?”

两人的下半身皆受了重伤,看谁能撑得住。

神风羽士刚才发射了三枝扇骨,扇中尚有三枝,厉声道:“小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是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是谁?为何要助公冶老狗要我的命?”

“反正你要死了,何必多问?”

他取出了小弩,说:“咱们都用暗器,你活不成了。”

“不见得。”

“这次你的扇骨,并未射穿在下的股肉,可知你已力道有限。”

“你也差不多了。”

“正相反,你受伤沉重,手上力道大减。你的扇骨需指力弹射,而在下的弩箭用的是簧力,两相比较,你有多少机会?”

“哼!在下……”

“你先发射,在下让你优先。”他大叫,小弩向前指出了。

神风羽士已有点支持不住,口气一软,吃力地叫:“且慢动手……”

“在下让你先动手。”

“咱们谈谈。”

“谈什么?”

“咱们并无深仇大恨,而且素不相识,何苦拼个两败俱伤?就此罢手如何?”

“哼!在下已第二次伤在你手上了。”

“在下答应为风老助拳,为朋友事非得已。”

“你得为此而付出代价。”

“可是你也伤了我……”

“我不听你的了……”

“且慢动手!在下有交换条件。”

“是何条件?”

“告诉你有关令师的事。”

“你说说看。”

“风老将令师弄成残废,藏在章华台沼泽的下游里余一座渔寮内。”

恶贼狡诈万分,如果不说风扫残云已将穷儒弄成残废,右粯必定不予置信,这一着果然够高明,右粯果然上当,沉声道:“如果你说谎,在下会回来找你算帐的。”

说完,坐下起出扇骨,撕衣袂上葯裹伤。

神风羽士痛苦地叫:“行行好,请……请替我裹伤。”

他不加理睬,冷笑道:“在下背部挨了一扇骨,仍然可以自己裹伤。而你仅是臀部中了小竹箭,皮粗肉厚,就不能自己料理?”

“在下已脱力,请……”

“你发射扇骨并不脱力,是么?”

“在下已将令师的下落见告,你连侠义道救伤扶危的本份也不肯尽么?哎哟!痛死我了……”

右粯心中一软,说:“好吧,我替你裹伤。如果家师不在你所说的地方,在下必定回来杀你。你贵姓大名?住在纸坊么?”

神风羽士眼中,阴狠怨毒的眼神一闪,说:“先谢谢你。在下姓赵,名浮。令师被囚之处,乃是风老亲口所说,谅无虚假。”

“但愿是真。你在纸坊管事?”

“在下是纸坊的总管。”

“好,在下会来找你的。”右粯一面说,一面撑起向神风羽士走去。

神风羽士的掌心,暗藏着的三枚金钱镖,正蓄劲,脸上却涌现痛苦不堪的神色。

右粯毫无戒心地一步步缓缓移近,股伤委实令他痛苦难当。他的小弩已经收入百宝囊,认为神风羽士已失去活动能力,不足为害了。

在他看来,对方委实没有理由与他拼个同归于尽,何况歹毒的扇已丢在一旁,对方想重新抓折扇,实非易事。

神风羽士已运足全力,准备行雷霆一击。

不远处的鹰爪王已解开了脚上的圈套,早已乘右粯裹伤的机会,忍痛爬走了,地下留了一滩血迹。

生死将决,右粯已接近至一丈内。

神风羽士沉得住气,这一击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要在有效的距离内行致命一击。万一失手,老命不保,因此不得不慎重其事。

八尺了,神风羽士扭身全力挥臂。

“啪”一声暴响,斜刺里飞来一块泥团,奇准地击中了神风羽士的手掌。

“噗噗噗!”三枚金钱镖跌落在身前。

“哎呀!”神风羽士惊叫,手抬不起来了。

右粯也够机警,对方身形一动,他向侧急伏,牵动创口,痛得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力歼劲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醉杖门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