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杖门生》

第16章 雾疑云诡

作者:云中岳

养伤期间,右粯毫不感到轻松。他的伤在福老的妙手下,可说根本算不了伤。不轻松的是福老替他订定的功课,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已经够辛苦,再加上指导琴棋书画,穷经诘难,令他一天十二个时辰几乎废寝忘食,大感吃不消。

可是他挺得住,精神有了寄托,反而不以为苦。

能在宇内无双的奇人门下执弟子礼,可说是不世奇遇,再苦他也熬得住。

这期间,小菁姑娘一直就陪伴着他苦练,悉心照料他的饮食起居,给予他的精神鼓励甚大。

在他面前,姑娘不再逞强,尽量发挥女孩子温柔的天性,照顾得无微不至。

池家婆媳皆不在,理家的重责完全落在姑娘肩上,里里外外她都得经手,偌大一座木屋,三厅五进,没有男女仆人,家务的繁重可想而知。但姑娘确是能干,处理得有条不紊,一厅一房皆整理得纤尘不染,委实难能可贵。

福老除了督促右粯用功之外,余暇则花在屋侧的四五亩苗圃与菜园内,或者至溪旁垂钓。

如果亲家翁徐鸿渐前来盘桓,则下下棋弄弄箫,把酒清谈优哉游哉。

池英华不常在家,他在岳阳开设了两家栈号,一家葯肆,三五天方返家一趟,运回些日用品以及食物,逗留一天重行乘船返店。

池家在桃花山一带有百余顷林地,委由亲家翁经营,种的是杉木,要三十年方可砍伐,因此不需照料。

三十年确是漫长,但杉木出售后,足以令一家六口温饱一辈子。

亲家翁徐家在南面六七里,家中子侄多,不但种山,也种田,附近三百顷良田,全是徐家的产业。

池、徐两家都是淡泊名利的人,老一辈的人皆寄情山水不理俗务,过着隐世者的高风亮节生活。

这在右粯看来,并不足法。他认为两老技绝武林,却甘愿与草木同腐,独善其身并非好德性,未免辜负了大好头颅。

晃眼两旬,八手仙猿仍不见前来报讯,右粯大感不安,心悬穷儒安危,不知如何是好。

午膳后不久,姑娘伴同他至屋后的山坡散步。

这一带全是果林,乌语花香不见人迹,幽僻绝俗,行走其中,令人油然兴起遗世孤立的感觉。

小菁姑娘一身短打扮,两条发辫从两肩直挂下腰际,充满青春活泼的气息,显得容光焕发,清丽绝俗,陪伴在他身侧,手中拈了几株野花,一面走一面说:“印大哥,这几天你显得心事重重,悬疑不安,到底为了什么?”

他长吁一口气,苦笑道:“我是为了八手仙猿,不知为何迄今仍未前来报讯,委实令人担心。”

“八手仙猿是个老江湖,他……”

“小菁,我知道他可靠,只担心家师有了意外。”他忧虑地说。

“大哥,从此地到武昌,来回二十天不算充裕。八手仙猿要与令师联络,得费工夫寻觅,总不能一到武昌便碰上,来去匆匆办不了事的。”

“可是……”

“放不下心,是么?”

“是的,我打算到武昌跑一趟。”

“大哥,不行的。武昌高手群集,群魔乱舞,你一个人盲人瞎马乱闯,会上当的。”小菁焦急地说。

“我会小心的。”他语气坚决地说。

“这……你打算何时动身?”

“就在这两天。”

“大哥,再等几天,可好?”

“小菁,我无法定下心,心不专便难以体会你爷爷所传的心法,会令他老人家失望的。”

姑娘深长地叹息,黯然地说:“你一走,我便没有伴了。印大哥,你会回来看我么?”

“我会怀念你的。小菁,你待我真好,这一生中,除了儿时那段值得回忆的黄金岁月之外,只有在府上这段时日,令我深深的怀念。这里的静宁、安祥、清雅、远离尘嚣,一切是那么美好,令人心中感到万分平静、满足、超然物外。主人一家老小才华盖世,技绝天人,世外高人隐世奇士,待人又如此纯真、热诚。我想,我会永远怀念你们,感激你们。”

“哦!大哥,你是否有一天厌倦了江湖生涯?”

“是的,我会的。”

“你是否想拥有一处宁静安祥的小天地?”

“是的,但必须等到急流勇退那一天到来。”

“为何不这时打算?”

“不,我年轻,心境无法平静。大丈夫四海为家,人活在世间,总得尽人的本份。不管士农工商,皆需为世俗贡献一分心力。”

“你不认为这种生活值得留恋?”

“请勿误会我的意思。做一个葛天氏之民,当然是值得追求的境界。可是,人活在世间,并没有那么简单,每个人皆有他的希望、志向、抱负和困难。令祖伉俪壮年退隐,羡称福慧双仙,才华绝世,技绝天人,与世无争,超然物外,在此隐终,可说得其所哉。但我,双肩担一口,需为生活奔忙,一掬饭一瓢饮,皆需以本身的能力赚取,岂敢奢望?以心境来说,家师因我之事,正与群魔周旋,吉凶难料,我哪有心情去妄想遗世孤立的隐士生涯?”他喟然地说。

小菁沉吟良久,说:“印大哥,也许爷爷可以出山……”

他呵呵笑,笑声带有涩味,抢着说:“不可能的,小菁。你爷爷隐世三十余年,心如止水,除了琴棋书画,别无他求。他不会为了一个陌生人的事,重新佩剑踏入江湖,卷入江湖仇杀的漩涡中。”

“不,爷爷如果真的心如止水,便不会传授你的防身绝技了。”小菁自然地说。

他淡淡一笑,说:“他老人家只是爱惜我,如此而已。”

“我去求爷爷……”

“千万不要这样做。”

“为何?”

“我心难安。”

“这……”

“君子爱人以德,我岂能为了一己之私,而令你陷亲于不义?即使他老人家肯出山,我也不愿同行。”

“你……”

“人各有志,不可勉强。小菁,你像是温室中生长的幽兰,不知世道艰难江湖风雨是如何诡谲可怖。江湖恩怨牵缠不绝,一入是非出更难,自己的事必须自己担当,连累旁人不但罪过,而且残忍自私。好了,咱们不谈这些。”他轻松地说。

“我想……”

“你什么也不要想。哦!这两天令尊该返家了吧?”他转变话锋问。

小菁知道他不愿再说,笑道:“最近恐怕不会回来,上江来的一批货发生了小问题,要留在店中处理。昨天方派人捎信来,恐怕要月杪方可返家。”

“哦!那我要到岳州去向他辞行了。”

“印大哥,月杪再走可以么?”姑娘向他垦求。

“这……”

“请你……”

他不忍心拒绝,点头道:“好吧,希望八手仙猿能有消息来。”

姑娘嫣然一笑,欣然地说:“我希望他不要提早来。走啊!我们爬上山巅。”

姑娘领先奔出。他盯着姑娘婷婷的优美背影出神,心说:“她一家子都是神仙中人,集天下灵秀于一身,哦!多可爱的姑娘!”

他发觉自己失神,一声苦笑,赶忙跟上。

又是十天,八手仙猿音讯全无。这天,池英华带了一名从人,匆匆到家。

进门看脸色,这位丰神绝世的公子爷,眉心紧锁神色不宁。

右粯不好动问,心中疑云大起。

久久,福老请他到书房,交给他一封书信说:“孩子,你先看看。”

他看了封面一眼,双手奉回欠身道:“这是奶奶给你老人家的家书,佩儿不敢。”

福老收回信,说:“书信上说,江湖大劫将兴,拙荆打算尽早返家,以免卷入漩涡。”

“哦!不知是否有关家师……”

“令师酒狂与穷儒,皆突然失踪。半月前,武昌附近的江湖高手名宿,突然神奇地失踪。”

“哎呀……”

“小媳母子已与拙荆会合,准备一同返家。”

“那……八手仙猿……”

英华苦笑道:“沈兄的船,在邓家口沉没,未能到达武昌,生死不明。”

他大惊,变色道:“奶奶所指的江湖大劫将兴,不知有何用意?”

福老苦笑道:“信中语焉不详,想来必与武昌的江湖高手神秘失踪有关。反正这几天她会回来……”

“佩儿必须赶到武昌看看究竟。”他焦灼地说。

英华摇头道:“不,切不可轻生涉险。我已派人前往武昌打听消息,不日便有回音。”

右粯怎能等?恨不得插翅飞往武昌。

酒狂也失了踪,那么,跟随在身旁的左婷,也可能有不测之祸。两位恩师皆失踪,他能不急?

当天晚间,他不辞而别,留下一封谢函,披星戴月从陆路奔向岳州。

这天,他带了一个小包裹,胁下挂了一个外套布袋的百宝囊,像一个落魄的贩夫,雇了一艘小舟,从平湖门驶出,到了鹦鹉洲木厂码头,请船夫稍候,直趋洲北的一座小村。

这座小村只有一二十户人家,滨江处有一座小码头,与汉阳府的东南角遥遥相望。居民全是些渔夫,开了三家小酒店,接待些三湘来的木商。

水枯期间,洲上虽仍然靠了不少木排,但三湘来的木客,早就返湘了,要等到明年方能前来。

目前是淡季,洲上冷落,酒店的生意极为清淡,仅供应一些小菜茶食而已。

他到了一家小酒店,跨入店门,向正在打瞌睡的一名小店伙问:“小兄弟请了。”

小店伙一惊而起,睡眼惺忪问:“哦!客官要吃些什么?”

“在下有事请教。”

“客官所问何事?”

“晴川木行的李东主,近来曾否在贵店露脸?”他一面问,一面递过一吊钱。

小店伙快速地将钱纳入怀中,笑道:“好教客官失望,李大爷近一月来,从未来过。”

“哦!他到何处去了?”

“不知道。”

“唐老二呢?”

“你是说排帮的唐二爷?”

“正是他。”

“哦!上月中便返回湘西去了。”

他脸一沉,哼了一声说:“你胡说!上月底他曾经在点鱼套江楚酒楼宴客。”

“客官……”

他逼进两步,魁伟的身材雄壮得像座山,往小店伙面前一逼,像是金刚压小鬼。

小店伙打一冷战,战栗着将钱取出递过说:“小的不……不知道,钱还……还给你。”

“钱已是你的,得人钱财,与人消灾,你得说实话。”他颇具威严地说。

店堂中出来一位中年店伙,抢出说:“客官请息怒,怎么啦?”

他迎向中年店伙,冷冷地说:“在下打听唐老二的消息,贵店伙竟然胡说八道。”

中年店伙摇头道:“客官有所有知,唐二爷确是月中走的,但仅离开鹦鹉洲,到武昌去了。他说是回湘西,至于为何在府城宴客,迟至月杪方动身返乡,便不知其详了。”

“你的话未能令在下满意。”

“客官如果不信,可向村口左面第二家的王五打听,他今天在家。”

“哦!是不是在黄鹤楼码头一带混的翻江鼠王五?”

“是他。”

“咦!他怎么混过江来了?”

“不知道。”

他心中一乐,笑道:“武昌的土蛇地混,竟然纷纷离巢,真是怪事。武昌目下是最干净的一座城,不知贵地汉阳是否也同样干净?”

“抱歉,小的听不懂你的话。”店伙讪讪地说。

他大踏步离店,到了村口左首第二家,大门半掩,里面毫无声息。他当门而立,伸手叩门叫:“王五,在家么?”

“谁呀?”内堂有人大声问。

“远方来的客人。”他高声答,推门而入。

内堂出来一个短小精悍的中年人,一面走一面披衣,一同嘀咕:“远客?有多远?这……”

他坐在长凳上,笑道:“老天,巳牌正了,还在睡觉?何老兄真会享清福,大概你这一辈子,从没有这些日子清闲,很无聊是么?坐吃山空真不是滋味。”

主人发怔,满脸疑惑,问:“你兄弟是……”

“兄弟姓赵,百家姓上第一姓,名三,行三,从上江来。”

“你……”

“久闻王五爷的大名,不揣冒昧慕名拜会。来得鲁莽,五爷海涵。兄台大概就是……”

“兄弟王五,你……你怎么知道兄弟落脚在此?”

“黄鹤楼滩头渡口一带,五爷的兄弟竟然全部失踪,好不容易才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雾疑云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醉杖门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