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杖门生》

第17章 九阴教主

作者:云中岳

--------------------------------------------------------------------------------

从城东五里的普应庙右首,沿小径北行里余,有一座建在大池塘旁的道院,叫七星灵妙观,供奉的主神是真武大帝。三间殿堂,两座客院,规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惜香火并不旺盛。

九指头陀头戴斗笠,穿了一袭青布衲,打扮像个庄稼汉。九尾狐则是村妇打扮,扎了花布包头。

两人都带了香篮,一看便知是香客。

七星灵妙观外表与平时一般,安祥静谧毫无异处,但所有的道侣的神色与平时略为不同,有一半是生面孔,不苟言笑,比平时严肃得多。

两人在观门外以手势打出暗号,跟随两名香火道人进入客院后面的静室。

室内共有四名道人,其中一人赫然是雷少堡主。上首那人高大健壮,年约五十出头,脸貌与雷少堡主相差无几,满脸横肉怪眼厉光闪闪。他,就是威震群豪的雷老堡主霹雳雷振声。

另两人一是雷家堡的总管,飞天蜈蚣成兴,是个虬髯花甲老人,一个铁石心肠的煞星。另一人生了一副斗鸡眼,大酒糟鼻,鲇鱼嘴,胖胖地,一脸愚蠢相,但却是江湖上以一双黑煞毒掌横行天下,大名鼎鼎的独夫山俊。这四个江湖巨豪,穿了道袍冒充方外人,不伦不类,非驴非马,令人莫测高深。

九指头陀与九尾狐同行稽首礼,同声说:“参见副教主与护坛法师。”

雷堡主抬手冷冷地说:“两位辛苦了,就坐。”

两人告坐毕,九尾狐问:“副教主以法旨宠召弟子前来,不知有何赐示?”

雷堡主慢腾腾地说:“奉教主法谕,三天后,本教法坛座下弟子,候命撤出武昌,这三天内必须留意各地动静。三天之后随时准备动身。”

“是,不知是否带行囊?”九尾狐问。

“撤出,当然要带,除了负责武昌法坛的人,其他的人皆需离开。”

“弟子这就回去准备。”

“对,两位的地面,届时自会有人前往接手。哦!这两天地面上有何动静?”

“没有。哦!副教主知道撤往何处么?”

“要等信差到来,方知去处。目下教主尚未得到确实消息,事关机密,最好不要打听。”

室门外传来叩门声有人叫:“于副教主派弟子求见。”

“请进。”雷堡主说。

门开处,进来一名老道,行礼毕,恭敬地说:“弟子奉于副教主所差,请雷副教主于日落时分,于广平桥张宅会晤,有要事相商。”

雷堡主脸现喜色,问道:“是不是有关印小辈的事?于副教主得到消息了?”

“弟子不知。”

“好,请上覆于副教主,本座准时到达。”

“弟子告辞。”

“好走。”

九尾狐离座,欠身道:“弟子也该回去了。”

雷少堡主笑道:“慢走,谈完公事谈私事,你与头陀留下,在下邀请两位至后院小叙。”

九尾狐冷笑道:“私事,本姑娘恕不应邀。”

雷少堡主脸一沉,冷笑道:“你说什么?别给脸不要脸。”

九尾狐也沉下脸,说:“你神气什么?”

“你……”

“你要假公济私?”

“住口!你忘了你的身份?”雷少堡主怒叱。

九尾狐咬牙道:“论身份,你副教主座下的使者,管不了我坎字坛的传奉。哼!要不是你杀了家师,三大副教主之中,家师亦是其中之一,我也将是九大外坛的领坛,何至于有今天?论今天的地位,你也无权调遣我。”

雷老堡主虎目怒睁,正待发作,却又忍住了,嘿嘿怪笑道:“沈传奉,你敢在本座面前放肆?”

九尾狐冷笑道:“弟子奉有领坛法谕,此期间暂时接受副教主调遣公务,不管任何人的私事。公务以外,副教主如有派遣,请先向领坛下谕,或者请教主下法旨。本教新创伊始,每个人皆须各安本位,公私分明,教规森严,决不容许任何人弄权玩法。雷使者刚才的所为,显有弄权玩法假公济私之嫌。副教主如果有何不满,请呈报教主处理,弟子请求开香坛,由十大执法明辨谁是谁非。弟子听候调查,告退。”

飞天蜈蚣看雷堡主即要发作,赶忙打眼色相阻,向九尾狐说:“且慢,沈传奉。”

九尾狐夷然无惧地问:“请问成护坛有何赐示?”

“你这些话是否有犯上之嫌?”

“弟子仅是分辩,指出事实而已。”

“你考虑到后果么?”

九尾狐冷冷一笑,说:“护坛如果记不清教规,最好是抽暇读读。”

“你认为副教主便不能处治你?”

“传奉的地位虽不算高,但教规上说得明明白白,不管大错小错,皆由十大执法受理……”

“如果撇开教规……”

“不可能的,掌法真人,决不容许任何人……”

“你说,副帮主与传奉,谁重要?”

九尾狐大笑,笑完说:“九阴教不是一个人便可撑住的,需要每一个人尽一己之力,方能欣欣向荣,方能称霸江湖。当初开堂立教,教主说得明明白白,没规矩不能成方圆,在教规之前,不论地位高低,人人平等,任何私人恩怨,皆须撇开。”

“你以为是真的?”飞天蜈蚣阴笑着问。

“当然,不然哪还有人为教主效忠?”

雷堡主重重地哼了一声,脸上杀机怒涌。

九尾狐心中虽惊,但仍然沉着地说:“家师之死,教主一清二楚。如果我九尾狐死在此地,这附近的人,跳在黄河也洗不清。天下间想做副教主的人多的是,教主如果不在意副教主藐视教规,九阴教如不众叛亲离,真是天意。”

雷少堡主倏然而起,怒叫道:“这贱婆娘可恶……”

“你给我坐下!”雷堡主怒叱。

飞天蜈蚣知道九尾狐难缠,挥手道:“你走吧,这件事算是过去了。”

九尾狐行礼告辞,冷笑着走了。

雷少堡主咬牙道:“爹,这恶毒的女人……”

“住口!”雷堡主大叫。

“爹……”

“你这畜生!为何不收敛些?要不是你在黄盖湖胡作非为,胆大妄为不计后果,令咱们雷家堡的弟子寒心,落个众叛亲离,为父何至于受三妖道所制?我警告你,今后你得小心,万一做出违犯教规的事,为父想护短也无能为力,你少给我惹是生非。”雷堡主愤怒地说,恨恨地一掌拍在桌上。

飞天蜈蚣笑道:“堡主,也不能全怪少堡主。”

“不怪他怪我不成?叫他带了头陀滚蛋!”

飞天蜈蚣冷笑一声道:“咱们仍有机会,等权老到达,咱们便可设法对付三妖道。”

雷堡主吁出一口长气说:“怪事,王贤弟怎么至今尚未前来会合?快两个月了,音讯全无,难道在华容发生了意外?委实令人放心不下,即使请不到神风羽士,也早该前来会合了。”

“也许在等候神风羽士,那假老道极少在家,他的纸坊生意兴隆,用不着操心,可能到外地云游去了。”

“那总该派人捎信来呀?”

“堡主暂且放开权老的的事,目下有重要的事待办呢!”飞天蜈蚣加以劝解。

“是六老山的事么?”

“是啊!教主限令咱们在明日傍晚之前,屠尽六老山庄的那群白道高手,来回有一百里路,必须准备动身了。”

雷堡主咬牙道:“教主分明在试咱们的实力……”

“也在试咱们对九阴教的忠诚程度。”

“哼!我霹雳雷振声,不是可任意驱策的人……”

“堡主,小心隔墙有耳。”飞天蜈蚣低声急叫。

“附近全是本堡的人,这倒可以放心。”雷堡主颇为自信地说。

飞天蜈蚣却谨慎地说:“少堡主与头陀在后面,头陀靠不住。”

“哼!他们恐怕早就到后院女人堆里鬼混了。”

“三妖道阴险毒辣,可能收买了咱们的人,只要有一位弟兄被他威逼利诱所动,咱们便得一切小心。”飞天蜈蚣凛然地说。

“你在杞人忧天,咱们的弟兄,都是忠心耿耿的英雄好汉……”

“堡主不要小看了三妖道的手段,咱们今天落得如此狼狈,便足以说明一切了。咱们不得不承认,妖道确是比咱们棋高一着,比咱们更狠更毒辣。”

雷堡主脸色阴沉,咬牙道:“总有一天,那老毒物会落在我手里的,那时,连本带利一起算……”

话未完,门外有人叫:“教主座下使者求见副教主。”

飞天蜈蚣向雷堡主打眼色,叫道:“请他进来。”

门推开,进来了穿青袍的追魂浪子令狐楚,和一名香火道人打扮的中年人。

雷堡主虎目怒睁,似要发作。

飞天蜈蚣赶忙发话道:“使者此来,不知有何贵干?”

令狐楚上堂行礼,笑道:“奉教主法谕,特来向副教主请安。”

“好说好说,可是为六老山庄的事而来?副教主正准备动身!……”飞天蜈蚣堆下笑说。

令狐楚呵呵笑,接口道:“到六老山庄要不了两个时辰,不要去得太早了。”

“那你……”

“首先,教主请问副教主的拜弟鹰爪王权,不知目下在何处?”

雷堡主脸色一变,怒声道:“敝拜弟的下落,并不需教主关心,是么?”

“副教主请……”

“有事么?”

令狐楚一挺胸膛,强作镇定地说:“教主法谕,请副教主至秘坛一行。”

“不行,本副教主须立即动身赴六老山……”

“难道副教主不惦念令拜弟?”

“你……你说……”

“令拜弟从岳州来,伤势仍然严重……”

“什么?你说……”

“副教主前往秘坛一行,便知其中情形了,请。”

雷堡主正需要鹰爪王的消息,赶忙问:“敝拜弟怎么了?受什么伤?”

“副教主亲自前往,便知究竟了。”

“好,走!”

走上了南行小径,雷堡主一面走,一面阴恻恻地说:“教主居然敢派你前来传信,未免太过冒险了。”

令狐楚镇定地说:“教主神机妙算,确是令人佩服。”

“哼!你该知道,虽说咱们已完全控制了武昌的局面,但仍有不少对头潜伏,随时皆可能发生意外不,你不怕万一么?”

“有副教主同行,可说万无一失,是么?再说,副教主与家师不和,教主已一清二楚,即使可能发生意外,相信副教主也会防止意外发生的。”

“谁也不敢保证意外不发生。”

“副教主请回头看看,那位老大娘是香堂的执法使者,她会将所见所闻,从实向上禀报。钟不敲不响,鼓不打不鸣;弟子有几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你说吧!”

“家师也是奉命行事,事非得已。弟子认为,副教主没有迁怒家师的理由。”

“哼!本副教主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家师……”

“除非你劝令师将解葯交出,不然……”

“那是不可能的……”

“咱们走着瞧。”雷堡主咬牙切齿地说。

令狐楚打一冷战,不由自主地拉后两步,不敢跟得太近,深怕雷堡主反脸无情突下毒手。

“你别怕,老夫目下并不想杀你。”雷堡主又道。

“杀了我,也解决不了你的困难。”令狐楚壮着胆说,但心中懔懔。

半个时辰后,到了一座丛林中的小庄院。

令狐楚在庄外的松林前止步,欠身恭敬地说:“弟子须至太极堂听候差遣,副教主请自行至秘室参见教主,恕弟子告退。”

雷堡主哼了一声,独自举步入庄。

庄院不大,仅有六七户人家,似乎甚少有人在外走动,只看到三五个长工打扮的人在干活。

其实,庄内警卫森严,警哨皆隐起身形。庄外的树林,更是暗桩四布,任何外人接近至里内,皆在暗桩的监视下,无所遁形。

密室在后庄。雷堡主踏入秘室,里面已有不少人相候。

三个长相阴沉的年约花甲的老道,两名小道童,一个文士打扮的人,和气色甚差的鹰爪王权,最后一人是风扫残云公冶风。

三个老道来头不小,叫无风谷全真三子,在江湖上声威远播,名号响亮,不但真才实学值得骄傲,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九阴教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醉杖门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