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杖门生》

第18章 虎穴寻踪

作者:云中岳

右粯在发呆,似已陷入幻境。

小娃娃伸手一探九尾狐的鼻息,叹道:“印兄,她像是死了。”

他一惊,轻轻放下九尾狐的尸体,怆然道:“她已经死了,愿她的魂魄能得到安息,虽则她不是什么好人。”

他抹下九尾狐的眼皮,开始拾掇行囊,一面说:“小兄弟,谢谢你的帮助。”

“你要走了?”小娃娃问。

“是的,不走难道留下打人命官司?小兄弟,你也走吧,等会儿就走不了啦!”

“你是说……”

“九阴教的人,必定去而复来。”

“你要到何处去?”

“到九星灵妙观。”

“我陪你走一趟。”

他背起包裹,佩上剑,苦笑道:“小兄弟,你以为是去看热闹么?像这种仇杀的江湖恩怨是非,避之尤恐不及哩。”

“我不怕是非……”

“你不怕我怕。”

“咦!那你……”

“我不怕九阴教,怕你卷入是非,咱们后会有期,小兄弟,珍重再见。”

说完,抱拳一礼,出门走了。

已经是四更初,七星灵妙观静悄悄,观前的两盏灯笼随风摇晃不定,四周的树林鬼影憧憧。

右粯像个幽灵,从东面探入。他不是独自来的,带了一头加了络口的大黑狗。

一个成功的江湖人,必须具备的条件是锐敏的耳目,精明机警的头脑,和料事如神的敏捷老练判断,与灵活决断的本能反应。他,已具备了这些条件。看到了七星灵妙观的灯光,远远地绕察一周,便已看清了四周的形势。观外围半里周径内的树林,何处可布伏桩他已心中有数。

黑犬的四脚绳索松开,狗尾巴挨了一击,便发狂般向树林窜去。嘴上有络口,叫不出声音。

夜黑风高,只听到声响。

两个黑影急射而出,暗器先飞。

黑犬久受折腾,正所谓丧家之犬,逃命时更为警觉,黑影一动,它便惊惶地折向窜逃,暗器落空,黑犬逃得更急更快。

“哪儿走!”两黑影同声低叱,奋起狂追。

追了百十步,最快的黑影叫:“老七,截住他,这小子滑得很。”

前面黑影一闪,连珠镖破空而至。

黑犬猛地一蹦,“砰”一声摔倒在树下的草丛内。

拦路的黑影到了,一把抓起死了的黑犬,突然放手丢掉,愤然叫:“老五,你疯了么?”

追的两黑影到了,一个问:“老七,怎么啦?人截住了……”

“见你娘的大头鬼!哪来的人?”

“你……”

“你自己提起来看。呸!你白混了半辈子,居然将一头狗看成人,大惊小怪你就不怕丢人现眼。”

另一面,右粯已悄然接近了观南。

观中静悄悄,除了观门的灯笼之外,黑沉沉像是鬼屋,里面声息全无,不见有警哨,也不见大殿有灯火,按理,大殿该有长明灯的。

外围警哨森严遍布,内部怎么反而松懈?也许,雷堡主太过倚赖外围的伏桩。

不管怎样,他要深入虎穴,找到雷堡主身侧的首脑人物,问出酒狂的下落。还有,随酒狂同走武昌的左婷姑娘是生是死?

他对雷堡主存有五七分顾忌,人的名、树的影,他毫无制胜的把握。至于其他的人,包括雷少堡主在内,他并不放在心上。而且在黑夜中,即使碰上雷堡主,他仍可脱身,只要他不恋战,撤走该无困难。

他疑云重重,怎么观内静得反常?

他应该潜伏等候警哨现身,但天色不早,他不能等。

沉思片刻,也守候一刻工夫,他毅然下了决定,那就是决不身入宝山空手归。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闯!

他像个幽灵,飘入了丈二高的院墙。

蛇行鹭伏接近大殿后的静室,刚要闪入室旁的屏垣,左面的一丛花树下,升起一个人影,喝道:“朋友,站出来说话。”

他伏在花径旁的一座石碑下,心中一惊,忖道:“他竟能发现我?那是不可能的。”

蓦地,人影的右侧不远,飞起一个黑影,向一旁的花圃中一钻。

人影也飞跃而上,喝道:“留下啦!老兄……哎!”

“砰!”一声大震,花木簌簌暴响,追袭的人影重重地跌入花木内。

黑影重新出现,一声轻笑,身形如飞隼,两起落便消失在静室的屋角后。

右粯一怔,心说:“咦!这人好大胆,竟敢不隐形迹呢。”

黑影重新出现在屋角,向他招手。

“是友是敌。”他想。

把心一横,他现身飞掠而进。

黑影不等他奔近,伸手向左一指,示意他到左首另一同静室,然后一闪不见。

他无暇多想,掠向左首的静室。

两个黑影突从屋顶跃下,开门声入耳,门开处,也窜出两个黑影,其中一人叫:“发讯号,咱们先擒这一个。”

偷袭失败,他只好改暗为明,止步沉喝:“玄门弟子修真之地,你们敢在此撒野?亮名号。”

四个人将他围住了,迎面拦住的人大喝道:“小辈,瞎了你的狗眼,你为何乱闯?亮万字。”

“宫观寺院,十方施主皆可来得,何谓乱闯?”

“住口!目下七星妙灵观不许香客走动。咦!你带了剑,来者不善。”

“善者不来。”

“太爷明雄,你朋友如何称呼?”

“好,你是雷家堡的狗腿子神刀明雄,来得好。太爷我人屠赵三。”

神刀明雄一怔,讶然问:“咦!你是白天在楚汉楼闹事的人?”

“不错,正是区区。”

“你……你怎么来的?”

“你们的人栽了,客店的消息尚未传到?哈哈!可知你的消息传递太差劲了。”

“你来……”

“来讨公道。”

神刀明雄嘿嘿笑,拔刀出鞘怪叫道:“好小子!你吃了豹子心老虎胆,竟敢不死心前来撒野叫阵,你该死。”

“善者不来,你们四人上。”他拔剑豪勇地叫。

神刀明雄扬刀逼进,狂笑道:“哈哈哈哈!你小子口气倒是不小。我姓明的刀下曾死了不少冤魂,但今晚不杀你,擒你问问来历,看你凭什么敢前来送死。”

“你一个人上?算了吧。喂!咱们商量商量。”他轻松地说。剑出鞘,他的激愤、怒气、冲动,已一扫而空,变得轻松沉静,前后判若两人。

“商量什么?”神刀明雄狐疑地问。

“咱们到外面谈谈。”

“谈你投降的条件么?很好,咱们正需要人手。你能脱出九尾狐那些人的围捕,想必有不凡的身手……”

“咱们谈……”

“不必到外面,进屋内谈。小辈,还不收剑?”

他收了剑,笑道:“在下要请见雷堡主。”

“堡主不在。”神刀明雄不假思索地说,可知定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

“不在?他……”

“他到六老山庄收拾一群白道匹夫去了,明日近午时分方可返回。”

“那……雷少堡主呢?”

“到城里快活去了。”

“哦!这……”

“你可以等他们回来。”

他摇头,说:“在下不能等。既然他们都不在,这里由谁主事?”

“由明某主事。”神刀明雄拍着胸膛傲然地说,颇为自豪。

他心中大失所望,苦笑道:“你一个雷家堡跑腿的小混混,居然在家担起主事人的重责来,可知此地确是一无所有的了。”

“什么?你……”

他重新拔剑,失望地说:“好吧,塘里无鱼虾子贵,大鱼不在,太爷就捉你这个虾子,聊胜于无。我总不能空手而归,对不对?”

神刀明雄方知受愚,勃然大怒,急冲而上,挥舞着狭锋长刀,怒啸着冲进,像头发狂的牛,声势之雄,令人心惊胆跳,胆小的人真会被吓昏。

右粯并未被吓昏,屹立如山静候对方冲近。

怒啸声与钢刀破风声急剧地传到,刀光疾闪,好一招“力劈华山”,刀沉力猛急如雷霆。

人影一扭一歪,一刀落空。

“噗!”人影相错而过的刹那间,右粯诡异的身法占了上风,灵蛇似的一滑而过,一肘反撞,正中对方的腰脊,力道甚猛。

“咦!”其他三个黑影骇然叫。

“砰!”神刀明雄趴倒在地,“当”一声刀跌出丈外去了。

三个黑影一怔之下,反应迟钝,竟然不知及时上前抢救同伴。其实,他们根本不知神刀明雄是如何倒地的,并未看到右粯动剑。

右粯抓住机会,人化狂风,回头迅捷地抓起了明雄挟在胁下,如飞而撤。

三黑影神智一清,呐喊着狂追。

右粯将人改扛在肩上,飞越院墙,向观南的树影中飞掠而走。

各处皆有人现身拦截,但已嫌晚了,追之不及啦!

只有三个黑影能衔尾狂追,但双方的距离逐渐拉远。正追间,后面突传来一声怪笑,有人叫:“别追啦!朋友。”

“砰!”在后面的人倒了。

前面两人大骇,止步不追迅速转身,其中一人惊叫:“咦!你……”

是先前招引右粯的神秘黑影,正扛起昏迷了的人,咧嘴一笑说:“我也要攫一个人走,要知道消息,唯这位仁兄是问,我走啦!”

两人惊怒交加,拔剑猛扑,叫:“小辈该死!”

黑影说走便走,肩上有一个沉重的人,依然纵跃如飞,三两起落便摆脱了追的人,似乎眨眼间便消失在视线外,像是鬼魅幻形。

唿哨传出,是示警的信号,通知外围的暗桩拦截。可是,已来不及了。

右粯在一条小河旁放缓脚程,将俘虏放下等候,这是一条小径,附近不见有人家,天交五更,即使有人家,也不会有人出现。他伫足回望,左等右等,却不见那位相助的神秘黑影跟来。

“我得先问口供。”他想。

他到河旁将神刀明雄往水里一丢,再拖上河岸。

明雄陡然醒来,狼狈地吃力地挺身坐起,朦胧中,看到站在前面的高大人影,相距甚近,依稀可看清面目。

右粯正用巾擦去脸上的易容葯,露出本来面目。

神刀明雄闯了半辈子江湖,是雷家堡的一流走狗,在江湖颇有名气,地位虽不如四大金刚,但论真才实学,并不比四大金刚差多少,甚且可能与四大金刚的老四铁腕银刀,功力在伯仲之间,两人如果拼命,还不知谁死谁活呢。不然,也不会主持留守大局。

神智一清,立即便想到脱身,这是人之常情,理所当然。如果对方艺业过强,脱身是唯一的生路。

神刀明雄见右粯正在擦拭面孔,认为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猛地手脚全用上劲,向侧飞跃而起。

右粯早已留了心,突然伸脚一勾。

“砰!”神刀明雄跌了个大马爬。干紧万紧,性命要紧,跌倒了仍得逃命,再次爬起冲出。

腰臀一震,挨了一脚,又趴下了。

狗急跳墙,逃不掉只好拼命,猛地翻身出脚反击。

右粯反而到了他身侧,双脚突袭无功。

这次右粯不让他撒野了,一脚踏住了他的咽喉。

咽喉是不易被踏实的,但他却无法转动,更无法解脱,双手死命扳扭右粯的脚,下身仍然顽强地蹦扭挣扎。

可是一切枉然,终于失去挣扎之力,手脚一软渐陷昏迷境界。

右粯抓起了他,接着是一阵令他魄散的拳脚,打得他全身瘫痪,四肢百骸像要崩散般难受,起初他尚能嚎叫,最后终于像濒死的野猪,躺在地上喘息,成了一堆死肉。

右粯在一旁坐下,冷笑道:“阁下,如不服贴,在下替你刮肉卸骨。”

神刀明雄好半晌方神魂入定,嗄声沮丧地说:“在……在下认……认栽……”

“很好,你愿招供么?”

“我……我招……招什么?”

“说出你们袭击酒狂的经过。”

“老天!我……我怎知道?这……”

“大概你不愿说,休怪在下……”

“请不要动……动手。这件事,咱们确是不……不曾参予,只听说是掌法真人带人前往,无功而还,被酒狂逃掉了。”

“酒狂的同伴呢?”

“只有掌法真人知道。”

“掌法真人是谁?”

“太灵子。”

“哦!太灵子,是天风谷三子的老三,老大老二呢?他们……”

“太玄子是咱们的教主,他不知在何处落脚,只有堡主知道他的住处。太昊子是护法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虎穴寻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醉杖门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