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杖门生》

第23章 冲破埋伏

作者:云中岳

天色已黄昏,晚霞正逐渐消退,满天红云已渐变成暗黄色。南湖里的鱼虾仍在湖面跳跃游动,似乎所有的鱼虾都游上水面来了。

前面百十步的旷野中,站着两个青衣人,分立路两侧,似在等候什么人。

右粯目力奇佳,认为路左那人是青衫客彭驹。

小祥从未在江湖闯荡,不知彭驹是何许人,问道:“佩哥,是敌是友?”

右粯长叹一声,黯然地说:“是敌,也是友。”

小祥发觉他的神色有点异样,惑然道:“怪事,此话怎讲?”

“说来话长。”

“现在是敌?”

“是友。”

“佩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右粯又是一声叹息,说:“小弟,人到了我这种年纪,按老一辈人的想法,第一件事是准备娶一房妻室。”

“是啊!但与姓彭的……”

“彭驹的妹妹玉芙蓉彭容若,是武林三佳丽之一。不瞒你说,我曾经对彭姑娘付出挚爱的感情。”

“哦!她父兄反对?”

“彭驹可能不曾反对,而是雷少堡主……唉!不说也罢,改天我再告诉你。”

“要不要见姓彭的?”小祥问。他小小年纪,对男女间的事毫无兴趣,只要知道是否要发生冲突。

“见见他也好,我要把消息告诉他。”

彭寨主父子早已看到了他们,先前并未在意,但见两人脚下一慢,便暗中留了神。

接近至三二十步内,彭驹一怔,说:“爹,看谁来了?”

右粯这次化了装,但并未易容,因此彭驹认出是他,但彭寨主并未与右粯照过面,眉峰深锁哼了一声说:“儿子,你怎么说话没头没脑的?”

“这……”

“我怎知道他们是谁?”

“他们正是九阴教倾全力对付的右粯两个人。”

“哦!就是你栽在他手下的年轻人?”彭寨主兴奋地问。

“正是他。”

彭寨主随即长叹一声,兴奋的神色一扫而光,说:“为父不与他计较,你和他打打招呼好了。”

“爹,咱们可与他联手……”

“胡说!彭家的事,从不假借外人之力。”

彭驹不敢再说,右粯到了,也不便说。

右粯首先打招呼,抱拳施礼道:“彭兄,一向可好?”

彭驹赶忙回礼,笑道:“托福。你好,印兄,这几天你辛苦了。”

“没什么。彭兄,知道令妹的消息么?”

彭驹恨声道:“知道,兄弟就是赶来与雷小狗算帐的,他必须偿命,血债血偿。”

“唉!早知今日,悔不当初;如果我能将令妹……”

“这都是命,舍妹福薄,你也无能为力。”

右粯黯然,长叹一声道:“目下雷奇峰父子投靠了九阴教,你要报令妹之仇,恐怕寡不敌众,须小心在意,如需在下……”

“谢谢,印兄的好意,兄弟心领了。你知道午间的事么?”

“午间?午间在下尚未出城。”

“兄弟昨晚约斗雷老狗,约定午间在梅亭山梅亭决斗。”彭驹愤愤地说。

“他们去了没有?”

“哼!懦夫。说好了不许带人来,五更天,便有不少混帐东西到了梅亭山十面埋伏。”

“九阴教有的是人,他们不会与你约斗的。”

“他们在午间去了,但我不见他,宰了他们三个埋伏的人,击伤一名利用那人传信,告诉他父子在雷家堡生死一决。”

“哦!你要走了?”

“不,等家父的人到齐之后,跟踪老狗父子,在路上动手。如果我所料不差,不久他们便会赶回雷家堡应变,在途中与他一决生死。”

彭寨主突然接口道:“小兄弟,你与九阴教的事,老夫不加过问,但你必须立即放弃向雷老狗父子寻仇。”

右粯一怔,说:“在下的事,也不劳尊驾过问。请问尊驾高姓大名,可否见示?”

“不要问我是谁,记住我的话便可。”彭寨主傲然地说,口气颇不友好。

右粯不愿多事,向彭驹道:“不打扰了,告辞。”

彭寨主沉声道:“你还没有表示意见。”

右粯大踏步而过,淡淡一笑道:“在下没有表示的必要。”

彭寨主跨出一步,正待伸手相拦。随后的小祥大眼一翻,不悦地说:“你如果动手动脚,我可要骂你了。”

彭寨主大怒,沉声道:“小子无状,老夫……”

“怎么?想打架?”小祥双手叉腰大声问。

彭寨主掌一伸,却又收回挥手道:“小子真狂,你们走吧,老夫……”

“你如敢与我一个后生晚辈打架,保证你占不了丝毫便宜。”小祥得理不让人,轻蔑地说。

彭寨主怒火又发,吼道:“滚你的蛋!小小年纪牙尖嘴利,真该有人管教你,免得你日后闯祸。”

右粯不愿树敌,扭头叫:“小弟,走吧,手痒了是不是?留些精神,晚上再摩拳擦掌。”

彭寨主等两人去远,向彭驹说:“儿子,你记住,这人不是领袖群伦的材料,日后不必担心他,他不会与你在江湖争霸。”

“爹,怎见得?”彭驹问。

“他的眼神中,缺乏令人震慑的煞气。一个领袖群伦的人,这种令人慑服的煞气是不可或缺的。”

“哦!听人说,以德服人……”

“儿子,以德服人,不能用在江湖道上。”

“这个……”

“以威服人,你可以毫无困难地叫一百个人去死;以德服人,你决不能叫那一百个人去送老命。雷堡主英雄一世,九阴教凭什么能要他服贴卖命?儿子,你明白了么?”彭寨主神色肃穆地问。

“是的,爹。”彭驹心诚悦服地答。

“以为父的声望,与江湖实力,去巴结姓雷的狗王八,给了他不少好处,也替他化解不少纠纷,可谓结之以恩。到头来,他竟纵容儿子,逼死我的女儿,以怨报德,欺人太甚,你明白我的意思么?儿子。”

“孩儿明白。”彭驹咬牙切齿地说。

“你说被小畜生逼死的人,还有一个银菊?”

“是的。这些日子以来,那恶贼在武昌还糟蹋了不少女人。孩儿不明白,人怎么会变得如此走样的?以往那恶贼并不是好色之徒。”彭驹显得迷惑地说。

彭寨主哼了一声,道:“以往他被迫练功,从未近过女色;也不许可近女色。一旦获得自由出外闯荡,一切随心所慾,一旦沾上色字,便会诱发他的潜在兽性,一发不可收拾。一个真正的男人,生长在积非为是的家庭中,慾堤一溃,便不可收拾了。天下间最可爱的东西只有两样,美女与金钱。只有两件东西值得争,金钱与名位;有了这两件东西,也就拥有其他的一切了。你知道,雷堡主是天下第一堡的主人,而且一生中除了发妻以外,曾经威逼利诱巧取豪夺过上百个女人。小畜生一旦闯荡江湖,那还会安份么?”

“他将自食其果。”彭驹恨恨地说。

“是的,彭家寨与雷家堡,势不两立。儿子,你能找得到天雨花的消息么?”

“爹是说银菊的父亲?”

“是的,天雨花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将是咱们的可靠盟友。”

“孩儿将设法与他联络。哦!爹,右粯目下正与九阴教作殊死斗,咱们该与他……”

“你信任他么?”

“是的,他是个……”

“一旦你完全信任一个人,那就表示你快要完了。”

“这……”

“只有你最信任的人,才能把你从三十三重天,打下十八层地狱。最好的朋友,方能变成最可怕的敌人。为父与雷堡主,便是最佳的证明。”

“可是,他……”

“不必提他了,谁知道他会不会被九阴教所收买?九阴教所开出的条件太过优厚,我认为他早晚会上钩的。哦!天色快黑了,松风道长该到啦!”

三十步外的湖旁柳树下,突然闪出一位仙风道骨的老道,轻挥拂尘飘然而至,稽首笑道:“无量寿佛!贤父子款款深谈时,贫道便到了,不便打扰故未现身,恕罪恕罪。”

彭驹上前行礼,说:“仙长万全,小侄有礼。”

“不敢当,贤侄少礼。”

彭寨主颇表惊讶地说:“这几年隐修,道长的进境委实惊人。”

“好说好说,可说一无所获,白白浪费了几年光阴,哪有什么进境?”老道微笑着说。

“道长客气,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接近至三十步内而兄弟却毫无所知,佩服佩服。”

“不是光天化日,而是暮色苍茫,何足为奇?哦!寨主约贫道前来,但不知有何见教?”

“呵呵!无事不登三宝殿,咱们是有过命交情的朋友,目下兄弟有了困难,故而想向老朋友乞援。”

“客气客气。诚如寨主所说,咱们是有过命交情的朋友,贫道永远记得早年寨主义薄云天,多次临危援手之德,不敢或忘,如有吩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道长这些话,未免见外了。”

“呵呵!这是实情而非见外。寨主目下……”

“道长可知道小女容若么?”

“噢!贫道岂是健忘的人?六年前贫道在尊府盘桓,令千金好像只有十几岁呢。”

“正确地说,该是十一岁。”

“对,咱们是不时兴算实足岁的。令媛……”

“她死了。”彭寨主切齿叫。

“什么?”松风老道吃惊地问。

“是被人害死的!”

“谁那么大胆?该下地狱……”

“死在雷少堡主之手。”

“雷少堡主?谁是雷少堡主?”

“西安南五台……”

“天!你是指天下第一堡?”

“不错。”

“是霹雳雷振声的儿子?你们不是最要好的朋友么?怎又……”

“最可恨的仇敌,常常是最要好的朋友变成的。”

“你们……”

“雷振声父子,目下在武昌。”

“在武昌?我怎不知道?”

“你在大冶的灵峰山苦修,当然不知府城所发生的事。要不是兄弟遣人促驾,你也不会前来府城亮相了。”

“是的,贫道这几年来封关辟谷,对外界几乎完全断绝了往来。”

“兄弟的人返报说,道长昨日不在观……”

“哦!贫道到城内见一位施主,傍晚返观方接到贵价留下的手书,因此今天急急赶来了。”

“小女被雷小狗逼死,小畜生居然向人表示小女是自尽的,与他无干。兄弟派人传口信给雷振声,要他至梅亭山见面说明白,他竟先期派了四十余名爪牙至梅亭山埋伏,简直欺人太甚。兄弟独木不成林,有自知之明,对付不了老狗父子,无奈只好向道长求援。”

松风老道拍拍胸膛,义形于色地说:“寨主,一句话,水里火里,贫道义无反顾。但不知寨主有何打算。”

“老狗父子不可能在武昌久耽,咱们等他动身返回西安,在路上与他说道理。”

“对,在武昌到底不方便,回西安万里迢迢,远着呢。”松风老道表示完全赞同。

“好,就这么办,今晚道长可至兄弟处落脚……”

南面的树林中,突传出一阵洪钟似的大笑声,雷堡主从容踱出,笑完说:“世杰兄,你这样做,是不是太狠了?”

接着出现的是雷少堡主、鹰爪王权、总管飞天蜈蚣成兴……足有二十人之多。

彭寨主父子大骇,脸色大变。

二十余名高手迅疾地把住了三方。除非彭家父子赴水跳湖,不然难以脱身。

彭寨主长剑出鞘,沉声道:“你们来得好快,彭某大感意外。”

雷堡主站在两丈外,笑道:“世杰兄,兄弟是讲理来的,你不是说,要在路上与兄弟说道理么?”

“你既然来了,在这里说也好。你说吧,小女是为何而死的?”

雷少堡主踏出一步,朗声道:“你女儿跟我来武昌,她先到,那时在嘉鱼,她已经病入膏肓了。我派了人日夜照顾替她治病,她自己却看不开厌世自杀,她的事怎能怪我?”

“小畜生你……”

“你少给我出口伤人,我雷奇峰眼中认得你是家父的好友,剑可不认识你是谁。”雷少堡主厉声说,态度傲慢已极,咄咄逼人。

“气死我也!你……你你……”彭寨主狂怒地叫。

雷少堡主嘿嘿笑,抢着说:“你如果真讲理,便该现身开诚商谈。按理,我该称你一声岳父,我与令媛成亲,令郎彭驹兄当日也在场。我如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冲破埋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醉杖门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