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杖门生》

第29章 自相残杀

作者:云中岳

大荒毒叟跟在梅庄主身后,对沿途未发生意外极感欣慰,一面走一面说:“梅兄,不管你对兄弟的看法如何,但请你多加考虑,不要举棋不定三心两意。九阴教这次失败,算不了什么,些小挫折,影响不了咱们称霸江湖的大业。教主师兄弟三人,道力通玄,法术无边,而且雄才大略,是罕见的领袖人才,咱们跟着他打天下,保证人人如愿,后福无穷。等咱们立坛遍天下,江湖豪杰皆为我所用,那时你我便可各霸一方,便可从心所慾了。饮水思源,那时恐怕你谢我还来不及呢。”

梅庄主恨恨地说:“像你们这种阴险恶毒的人,用这种下毒的下流手段网罗羽翼,虽能快意于一时,但终究会人人心怀怨恨,将成为心腹大患,早晚会自掘坟墓葬送在自己人手中,你等着瞧好了。”

“梅兄,下毒乃一时权宜之计,不得不然。你想想看,咱们江湖人谁不是心高气傲的亡命之徒?谁又不自私自利?利之所在,莫不奋勇争先;风色一紧,立即及早抽身各自为计。如果没有足以致命的控制手段,谁又能令天下的英雄豪杰甘心效命?你放心,只要咱们九阴教收服江南各地豪杰之后,兄弟负责解去你的蛊毒,决不食言。”

“哼!你以为梅某还敢信任你?”

“你不信任我,我倒信任你,只要你发誓不生二心,兄弟立即释放令媛。”

“梅某顶天立地,不知如何发誓。”

不久,他们到了右面的山脊。

大荒毒叟兴奋地说:“想不到沿途竟未发生意外,咱们有希望了。下面一两里的脊顶附近,便是教主坐镇的地方,快走。”

“前行半里地,在前面开道的梅中玉突然放下探地的树枝,喝道:“什么人?现身答话。”

前面十余步,站起六七个黑影,有人高叫:“毒剑雷奇峰,你是梅中玉么?”

“正是。你们还剩下多少人?”

“还有七个。你们呢?”

大荒毒叟抢先走出,说:“你们也来了?雷少堡主,令尊呢?”

“还在后面。于副教主,你们那一带有没有埋伏?”

大荒毒叟大喜,说:“还好。你们跟我走,去与教主会合。”

一面说,一面走近。

雷少堡主身后,突飞出一把飞刀,闪出一个俏巧的人影,挺剑急追。

雷少堡主拉住了俏巧的人影,喝道:“梅姑娘,不可妄动。”

大荒毒叟十分机警,看对方的人影移动有异,便心生警兆,下意识地侧闪,无意中避过飞刀的袭击,讶然问:“那一位是梅姑娘?”

金梅站在舀少堡主身后,切齿叫:“于老贼,你这该死的老猪狗。”

大荒毒叟大惊,扭头叫:“尤修明……”

他在叫双尾蝎。梅庄主扭头一看,看人数便知有异,身后除了大荒毒叟的一名爪牙外,该有六个人。

动身时共有十一名,梅中玉带了两名手下在前探道而进,大荒毒叟已超出前面与雷少堡主打交道。而一瞥之下,身后剩下三个人。

梅庄主反应快捷,猛地一掌反劈,“噗”一声响,劈在大荒毒叟硕果仅存的爪牙右肋上,喝道:“捆上。”

两名弟子不约而同捉住了尚未倒下的爪牙,迅速地拉脱爪牙的双臂关节。

“哎哟……”爪牙狂叫,失去了抵抗力。

大荒毒叟大骇,向左跃丈余,拔剑叫:“雷少堡主,梅老贼妄图叛教……”

身侧草丛中升起雷堡主的身影,嘿嘿冷笑道:“姓于的,梅兄并未入教,叛字似乎用得不当吧?”

大荒毒叟又是一惊,说:“雷副教主,梅……”

“不错,梅兄是雷某出面诱骗他上钩的,但这是雷某受迫奉命行事,相信梅兄不会怪我。”

“你……”

“不久之前,在下碰上了梅姑娘,她已将阁下擒她作为人质的事说了,因此带咱们至此地等你。姓于的,你做得太过份了。”

“雷副教主……”

“呸!你少叫我为副教主。”

“你……”

“如果不是你出主意,胁迫火眼狻猊与雷某攀交情,在酒中下毒逼雷某就范,雷某哪有今天?本堡的弟兄十死八九,雷某恨重如山,此仇此恨,刻骨难忘。”

“这都是印小辈……”

“印小辈固然可恶,但罪魁祸首却是你。”

梅庄主大叫道:“雷兄,咱们先擒下他再说。”

大荒毒叟桀桀笑,说:“原来你被梅丫头所蛊惑,也要乘危向于某讨解葯,小丫头没告诉你,说解葯在教主处么?你们即使能把于某杀死,也于事无补。”

“哼!咱们擒住你之后,便知是否于事无补了。”雷堡主咬牙切齿地说。

“那是不可能的,于某英雄一世,宁可横剑自绝,也不会被人活擒。你们这些人中,必定有一半以上的人要垫于某的棺材背下,何况你们根本就毫无取胜的机会,不必妄想擒住于某,于某任何时刻,也可击溃你们然后离开,不信你可以试试。雷兄,快放弃这愚蠢的念头,于某死了,你们也完了,何苦……”

雷堡主挺剑欺进,抢着接口道:“姓于的,雷某不是梅兄,不会上你的当。咱们总算是共事一场,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

“你……”

“你交出解葯,咱们放你一马,你可以平安离开。”

“解葯在教主……”

雷堡主一声怒啸,疾递出剑猝然抢攻。

梅庄主也挥剑夹击,如山剑影吐出。

大荒毒叟向侧闪,迎向梅庄主避重就轻,雷堡主的艺业要比梅庄主高得多,他自问足以应付梅庄主,所以先要击败梅庄主以收震慑之效。

“铮铮!”连接两剑,梅庄主被震得向左飘。

雷堡主及时到达,剑一出风吼雷鸣,以空前猛烈的声威行雷霆一击,霹雳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

大荒毒叟不敢硬接,移位避招并奋勇反击,斜攻雷堡主的左胁肋,捷逾电光石火。

雷少堡主一跃而上,大吼道:“老猪狗,你这该死一万次的畜生!接我一剑。”

雷少堡主的剑术,比乃父要高明些,突然加入袭击,立将大荒毒叟逼得慌乱地游走。

梅中玉也从旁截出,叫道:“咱们要乱剑分了你的尸。”

四比一,每个人都是身经百战勇悍绝伦的高手,大荒毒叟心中暗暗叫苦,想脱身恐怕比登天还难,生死关头,他必须设法自保,大喝道:“住手!你们难道真想同归于尽么?”

“铮铮!”他崩开攻来的两剑,斜飘出丈外,脱出重围,再左手一挥,撒出了一把灰蓝色的毒雾。

梅中玉被震得急退四五步,虎口一麻,剑几乎脱手,也因此而保住了小命,恰好退出毒雾的圈子外。

雷少堡主刚扑出,雷堡主伸手急拦喝道:“快退!老毒魔的毒雾沾不得。”

大荒毒叟嘿嘿笑,徐徐向后退,说:“你们对本教还有用处,本副教主不想毒杀你们。现在再给你们一次赎罪的机会,限你们立即至教主处投到,同心协力共御外敌,天亮之后,印小辈难逃大劫,大家都有生路;不然,你们难逃印小辈的毒手,更难逃教规的严厉惩罚。”

说完,左手不住挥洒,毒雾漫天飞舞。罡风一吹,下风处雷堡主的两名爪牙突然狂叫一声,猛烈地蹦跳,重重地摔倒,嚎叫声渐弱。

众人大惊失色,悚然后退。

大荒毒叟悄然后撤,隐入茫茫夜色中。

雷堡主只剩下五个人了,跌脚大恨道:“我该先用暗器击倒他的,我怎么如此愚蠢?”

雷少堡主苦笑道:“爹,如果用暗器,黑夜中容易失手,万一将他击毙,咱们岂不死定了?”

梅庄主也说:“在下也是有此顾忌,因此始终不敢偷袭。罢了,除了去找妖道之外,咱们毫无希望。”

雷堡主一咬牙,断然地说:“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对,反正是死,不如拼死与妖道们决算,拼个同归于尽,九泉无憾。三妖道只剩下两个了,护教真人已经进了枉死城,咱们痛下杀手,拼一个算一个。梅兄,你意下如何?”

金梅冷冷一笑,说:“雷堡主,公然与妖道拼死一决,等于是飞蛾扑火,万无生理。妖道们已摆下九绝大阵自保,希望能支撑到天亮,谁能闯得进去?除非假意表示仍向妖道们效忠,只要能进阵,再设法刺杀妖道也许有望。”

“唔!你说得不错。”雷堡主点头道。

“只怕妖道不让咱们进阵,岂不枉费心机?”雷少堡主颇感忧虑地说。

金梅镇静地说:“妖道以妖术惑众,希望藉鬼神来愚弄所有的人,只要咱们肯发誓效忠,他们会让咱们进阵的。”

雷堡主恨声道:“事到如今,也就顾不得发誓了,反正老夫在上香加盟时,已经发过一次誓,再发一次又有何不可?走,咱们破釜沉舟,与妖道们一决生死。”

梅庄主哼了一声说:“抱歉,梅某一生中,从未发过誓,我得仔细想一想,雷兄你先走吧!”

“梅兄,还有什么可想的?难道你真信鬼神?”雷堡主不耐地问。

“这不是信不信鬼神的问题,而是有关个人的自尊,以发誓来博取他人的信任,置自己于何地?”

“你的意思……”

“你先走吧,在下想通了再行决定。如果在下不来,便表示在下宁死也得光明正大。”

金梅赶忙接口道:“雷堡主请先走一步,家父会随后赶来的。”

雷堡主冷冷一笑道:“这是有关生死荣辱的大事,需要勇气来作决定,在下不愿勉强。梅兄,在下先走一步了。”

“不送。”梅庄主也冷冷地说。

金梅等雷堡主五个人去远,立刻在四周察看一遍。

梅庄主忍不住问:“女儿,你怎么啦?”

“女儿看四面有没有潜伏。”

“让他们来吧,没有什么可怕的。女儿,你是怎样脱险的?双尾蝎呢?”

金梅在一旁坐下,向乃父乃兄低声道:“女儿是被右粯救走的。”

“他……他会救你?”梅庄主讶然问。

“是的,我们梅家与他无冤无仇,虽则女儿与哥哥曾经得罪了他,他并不记恨。”

“这……”

金梅掏出几颗丹丸,说:“这是从双尾蝎处得来的解毒丹。右粯果然是个宽宏大量的人,取得了解葯,依约放走了双尾蝎。”

“解毒丹?”梅庄主兴奋地问。

“是的。据双尾蝎说,仅是爹与哥哥中了蛊毒,只需一颗便可除蛊。雷堡主父子与鹰爪王权也中了蛊毒,女儿不愿将解葯丹给他们服用。”

梅中玉咬牙切齿地说:“宁可用来喂狗,也不给这老匹夫服用。”

金梅分给他们每人一颗丹丸,神色肃穆地说:“右粯曾经表示,要求我们梅家置身事外。”

梅庄主吞下丹丸,苦笑道:“为父已心灰意冷,不会再上当了。”

“他曾经要求女儿将雷堡主引至妖道处,女儿已经办到了。”金梅颇为得意地说。

“他能对付得了?”梅庄主问。

金梅长叹一声道:“爹,难道你老人家还没看出来么?据右粯说,妖道在山上布阵自保,仅有十四个人。加上大荒毒叟,与雷堡主父子五个人,我们梅家,也只剩下七条漏网之鱼。昨天围困洪山,人数约有两百余名高手,昨晚与今晨沿途损失约在五十名左右,目下总共只剩下七个人了。如果右粯没有把握,他怎会要女儿将雷堡主引去会合?”

梅庄主打一冷战,悚然地说:“如果右粯要想雄霸天下,依我看,那该是轻而易举的事。酒狂能调教出这么出色的门人,委实令人羡慕。哦!女儿,白天与右粯同行救走他的小姑娘是谁?”

“他没说,女儿也不好问。其实他并未受伤,伪装受伤以引妖道前来送死而已。”

“哦!他早就……”

“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他称之为死亡陷阱。”

“那位小姑娘的剑术,委实令人心惊胆跳。看了他们的造诣,为父雄心尽萎,壮志全消,今后江湖道上,已没有咱们梅家一席地了。走吧,我们回家。”

金梅摇头道:“遍野全是机关陷阱,夜间怎能离开?”

“这……”

“白天右粯会来带我们出困,而且要请我们帮忙。”

“帮忙?这……”

“帮助掩埋尸体善后,他还得清除陷阱。”

“哦!应该。我们就在此地等候天明吧!”

雷堡主五个人沿山脊摸索,似乎这一带并未设下机关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自相残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醉杖门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