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杖门生》

第30章 剑蒂情梦

作者:云中岳

沿途发现不少尸体,天气冷,尸体总算尚未发臭,但血腥中人慾呕,惨象令人心惊胆跳。

雷堡主横行江湖数十年,是黑道的霸主,可说杀人无算满手血腥,但看了这些同伴横死的惨象,也为之惨然色变,心中发寒,在死亡的威胁下,畏死的念头比任何人都强烈,这才知道生命的可贵,才知道被人迫害的滋味。

没有人把守的机关陷阱,在白天里都成为废物。

父子俩小心翼翼沿山脊探进,破除不少窝弓、吊索、圈套、兽夹、刀阵,不久,已可看到大荒毒叟了。

大荒毒叟仍在狂叫:“印小狗!有种你给我滚出来,拼个你死我活。看见了么?我在此地,在此地等你……”

雷堡主小心地钻出及肩草丛,踏上山岳叫:“于兄,不要叫了,咱们走吧!”

大荒毒叟突然掩面哀嚎,像是中箭的哀猿,惨然叫:“我有何面目去见江湖朋友?花了一生心血与三位道长筹组九阴教,一夕之间全军覆没,门人子弟死得一干二净,一生心血付东流,我有何面目还在江湖活现世?我与印小狗仇不共戴天,我要与他拼了。”

雷少堡主将妖道放下,厉叫道:“你要拼就留下吧,把解葯给我们。你要死就死吧,不要拖咱们在黄泉路上做伴,咱们雷家堡的好汉,为了你已经伤亡殆尽,对得起你了。”

大荒毒叟乖戾地叫:“休想,要死大家死,要活大家活。黄泉路上阴惨惨,多一个伴便少一分寂寞。”

雷堡主倒是沉得住气,苦笑道:“于兄,好死不如恶活,一个活的老鼠,也比死了的一头狮子强。目下有机会脱身,你为何不一同走?”

“哪来的机会?”

“前面湖滨的山头上,不是有几个游客么?他们定是乘船来的,咱们可夺船脱身。”

大荒毒叟打一冷战,脸色灰败地说:“你说前面山头上那几个人是游客?”

“是啊,你瞧。”雷堡主向前一指说,那座山丘比这里地势高,已可清晰地看出男女的身影了。

“你在做梦。”大荒毒叟恐怖万状地说。

“做梦?那不是游山玩水的人?”

“那里面的几个男女中,有一个是酒狂。”

雷堡主父子大骇,雷堡主如中雷殛,战栗着问:“天!真……真的?他……他没死?”

“不信你可以去看看,甚至可以向他打招呼。”

“这……”

“如果能走,于某还不走了?我已接近他们至三二十步内,酒狂摇着酒葫芦叫我滚过去。他的一个年轻门人印小狗,便将咱们九阴教两百余名江湖高手武林名宿,杀了个落花流水,再由他亲自出面拦截,那还了得?你如果不怕,那就走吧,咦!你把教主怎样了?”

妖道躺在草中,呻吟着说:“他……他偷……偷袭……”

雷堡主冷哼一声,抢着说:“雷某赫赫一代黑道霸主,被你们用诡计胁迫入伙,受尽了冤气,可说恨重如山,也是天下第一堡的奇耻大辱,早晚要与你们拼个你死我活,雷某岂是甘受胁迫的人?把解毒葯交出,万事全休。不然,咱们必须有人在此血流五步。咱们好来好去,于兄,放明白些。”

大荒毒叟一咬牙,问:“给你解葯之后,你肯同心协力重整九阴教么?”

“我答应你,但咱们得另举教主。”雷堡主一口答应,不假思索,显然胸有成竹。

“我信任你。”大荒毒叟也爽快地说,探手入怀取出一只玉瓶,倒出两颗暗褐色的丹丸,又道:“这是第一次服用的解毒丹,十天之后,再另服第二种丹丸,蛊毒便可完全消除。”

他将两颗丹丸分别抛给两人。雷堡主接过问:“那第二种丹丸呢?”

“不在身边,咱们可到府城去取。”

雷堡主不住打量手中的丹丸,迟疑地说:“在下不信任这颗丹丸。”

大荒毒叟阴阴一笑,收了玉瓶说:“你最好是信任,因为你已别无选择。你体内已有蛊毒,毒发期该是三天后,于某还用得着另外下毒么?”

很有道理,雷堡主狐疑尽消,捏碎蜡衣,毫不迟疑地将丹丸吞入腹中,说:“那么,走吧,回府城。”

大荒毒叟等雷少堡主也将丹丸吞下,方哈哈大笑道:“好,这就走,时辰不多了。”

雷堡主一怔,问:“你笑什么?”

“咱们已成为可推心置腹的同伴,不值得一笑么?”大荒毒叟笑问。

“你不是这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

“你那些解葯,是真是假?”

大荒毒叟摇摇头,似笑非笑地说:“你这人怎么啦?在下不是已说明了么?如果不是解葯,对我有何好处?早知你这人疑心重,我何苦给你解葯多此一举?”

雷堡主总觉得对方的暧昧神色不对劲,可是又无法指出有何不对,哼了一声说:“如果你捣鬼,哼!”

“走吧,还等什么?”大荒毒叟说,却不动身,显然不愿走在前面以背示人。

刚要动身,不远处的树林中,踱出右粯、小菁、小祥。

右粯在中,左手按住佩着的剑把,亮声叫:“要走么?你们之间的恩怨还未结清呢?”

雷少堡主眼都红了,重重地放下妖道,拔剑叫:“印小狗,今天不是你便是我,来吧,在下等得太久了,上次没宰掉你,太爷一直就在遗憾。”

三人渐渐走近,在三丈外止步。

右粯呵呵大笑道:“本来,昨晚在下便要按原定计划,将你们全部除歼的,但随即发觉有修改计划的必要,因为你们之间,应该有机会结算新仇旧恨,在下也盼望给你们一次公平决斗的机会,所以你们尚能活到现在。雷奇峰,先不要激动,不必先找我,因为你如先伤在印某剑下,那就九泉难以瞑目了。”

“在下要结算的人是你。”雷少堡主怒叫。

“是我?你未免太不知轻重了。印某是受你迫害的人,找我岂不是倒因为果?我不找你,已是天大的幸运了,你该找害你的大荒毒叟才是。”

“怪事,为何要找我?”大荒毒叟怒声问。

“呵呵!你的解蛊葯共有两种,一种是一劳永逸的纯粹解葯,一种是包有丸心的毒葯。这种毒葯十分恶毒,外层是解葯,服下后慢慢溶化,葯力行开,化解体内原有的蛊毒。丸心需一昼一夜之后方可溶解,那是新的蛊毒。这就是你们为何每十天半月,需向教主讨取解葯的原故,旧有的蛊毒离体,新蛊毒随即在体内滋生,循循相因,你们一辈子也逃不出九阴教的控制。纯粹解蛊葯是没有蜡衣的,刚才在下远在百步外,好像看见你父子接过老毒魔的解葯后,剥去蜡衣吞服,不对么?”

雷堡主脸色大变,迅疾地拔剑。

大荒毒叟更快,侧射丈外叫:“雷兄,你竟听他胡说八道?小畜生不惜千方百计唆使咱们自相火并,他的话还能信?”

“你说,那是什么葯?”雷少堡主怒吼。

“是解葯……”

右粯大笑道:“我替你说吧,那是十二个时辰之后,腹裂肠穿的剧毒,瞧,谁要服食,我送一瓶给他。”

他探手入怀,取出与大荒毒叟相同的一只玉瓶,顺手向雷堡主抛去,又道:“这是在下从双尾蝎身上所获之物,双尾蝎是老毒魔的大弟子,已获衣钵真传,老毒魔所有的毒物,他也该有一份。”

“你把小徒怎样了?”大荒毒叟怒声问。

“呵呵!在下放他走了,希望他今后真能永远不沾毒物,改邪归正做一个有用的人。”

雷堡主倒出瓶中的丹丸,果然与所吞服的丹丸一模一样,厉叫道:“姓于的,这是解葯?说!”

“当然是解葯。”大荒毒叟硬着头皮说。

雷堡主将玉瓶抛过,咬牙道:“好,你把这十颗葯丸都吃掉。”

右粯呵呵笑,接口道:“别忘了叫他嚼烂吞下,不然他与你一样囫囵吞下,那就得等十二个时辰,方可在腹中溶化,十二个时辰,他尽可从容另找解葯除毒。”

大荒毒叟倒出丹丸,信手向远处一丢,冷笑道:“雷振声,你真想知道?”

“说!”雷堡主狂怒地叫。

“不错,是穿肠葯,一个对时葯力发散,大罗天仙也无能为力。”

“你……”

“五毒瘟神已经在前天到了武昌,他与你交情不薄,为免你去找他,因此于某不得不另打主意。等你能将于某与教主带至府城,时辰也就差不多了,你便没有工失去找五毒瘟神啦!”

雷堡主大吼道:“你这恶毒的老狗……”

吼声中,剑光一闪,剑气爆发,像是响起一声乍雷,猛扑大荒毒叟,用上追魂夺命的霹雳剑术,以雷霆万钧之威,突下杀手。

大荒毒叟冷哼一声,举剑接招。

双剑行将接触,大荒毒叟左手的大袖猛地挥出。

雷堡主早有准备,急剧冲进的身躯突然折回,抢至上风。

毒雾飞腾,三枚淬毒透骨钉也随雾急射。但劳而无功,雷堡主已先一刹那闪开了。

大荒毒叟一声长啸,身剑合一反扑。

雷堡主再向侧闪,移位快逾电光石火。

大荒毒叟跟着旋转,洒出了一把毒针。这一转转坏了,背部恰好暴露在雷少堡主眼下。

雷少堡主怪眼彪圆,杀气直透华盖,悄然发出了一把小匕首,无声无息一闪即至。“嗤”一声响,不偏不倚射入大荒毒叟的右肋背近腰处。

大荒毒叟浑身一震,突然僵住了,身形一晃,竟未倒下,厉叫道:“你们将要垫于某的背。”

雷堡主为闪避毒针,已飘出丈外,重新急跃而上,剑挟着殷殷雷鸣,排空而至。

雷少堡主也扑上了,剑挥向大荒毒叟的下盘,前后夹攻,形如疯狂。

大荒毒叟想挥袖,可惜已失去活动能力,袖底漏出一团毒雾,失去洒出的机会。

双剑一合,大荒毒叟的脑袋飞起,双脚也齐膝而折。

人影乍分,雷堡主父子俩同时飞退,以免被漏出的毒雾所沾。

“噗噗……”人头尸体先后坠下。

雷少堡主再进,厉叫道:“不剁碎了他,此恨难消。”

一剑大开膛,第二剑尚未砍下,右粯已飘然而至,沉声道:“人死如灯灭,一了百了,损毁尸体,你算哪门子的英雄好汉?”

“你少管闲事。”雷少堡主怒叱。

“你父子的夹攻手段,委实够熟练,高明高明,可惜有失光明。好了,现在该由你我作一了断啦!”

雷堡主却抢先迫进叫:“你杀了老夫许多弟兄,老夫要与你了断。”

“在下正要领教阁下的霹雳剑术。快制止令郎,打消他重施故技的愚蠢念头,公平决斗,他最好退远些。”

“来吧,不是你便是我。”雷堡主怒叫,扑上了。

右粯却不拔剑,左手一拂,吐出青锋录交与右手,沉声道:“在下内力修为没有你精纯,因此不宜用长剑与你决死。一寸短一寸险,在下就用小匕首与你决斗。”

“不知死活的小畜生!”雷堡主咒骂,猛地疾进,出招,风吼雷鸣,剑吐十道长虹。以小匕首拼长剑,八寸封三尺,一寸长一寸强,这简直是自杀。

一阵狂风暴雨似的急攻,右粯在漫天彻地的重重剑网内八方游走,争取贴身的机会,短期间似乎无法突破剑网,快速绝伦神奇莫测的移位术,消耗了雷堡主不少精力,但仍然难以近身,姜是老的辣,黑道一代霸主果然了得。

雷少堡主紧张地随情势而移动,似在见机插手。小菁则监视严密,随着移动冷笑道:“你如果妄图加入,死路一条。”

雷少堡主不加理睬,阴阴一笑道:“看,追魂夺命霹雳三剑出手了。”

雷堡主的剑突然雷鸣,虹影化为重重剑山,罩住了右粯,其中一道剑虹,以全速吐出,在无数如虚似幻的快速剑虹中,并未显得突出,但却是真正的致命一剑,射向右粯的七坎要害,强劲无匹的剑气,足以震偏防守者封架出来的任何兵刃,让剑虹排空直入,行猛烈的雷霆一击。

八寸长的小匕首,根本不可能阻挡这威力骇人的绝着。

“哎……呀!”右粯惊叫,身形诡异地一扭。

雷堡主大喜过望,眼看剑尖及体,却发觉对方中剑之后仍能扭动身躯,颇感意外。但经验令他不假思索地拂剑,要将右粯腰部拂断。

已慢了一刹那,右粯身形如电,乘对方被惊叫声大喜分神的瞬间,抓住机会贴剑切入,近身了。

雷堡主大骇,侧射八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剑蒂情梦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