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杖门生》

第06章 恶枭惨败

作者:云中岳

人人有脸,树树有皮;活报应委实受不了,置生死于度外,坚决表示要离开。

他胸口挨了一剑,成了个血人。

这一剑并未能阻止活报应离开,却令身为四大金刚之一的铁腕银刀寒心,也令其他的人心灰意冷,雷家堡的得力臂膀火麒麟,油然兴起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慨。

剑尖指向活报应的咽喉,雷少堡主的神色冷酷无比。

活报应视若无睹,昂然举步。

火麒麟心中一惨,叫道:“冯兄,不要……”

铁腕银刀也急叫:“少堡主,不可……”

人剑接触,剑尖无情地贯入活报应的咽喉。

活报应身躯一晃,想说话,却无法出声,怪眼彪圆,死瞪着雷少堡主。

火麒麟如见鬼魅般向后退,张口结舌浑身战栗。

铁腕银刀打一冷战,悚然后退。

“砰!”活报应终于倒下了。

火麒麟扭头便走,身躯仍在战栗。

雷少堡主沉喝,声如乍雷:“站住!你也想走?”

火麒麟身旁多了一个人,是铁腕银刀,两人并肩举步,背影颇为苍凉,垂头丧气双肩下坠,弯腰驼背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十年。

雷少堡主大怒,大踏步跟进叫:“你们也想抗命?站住!”

火麒麟突然转身,左手亮出三颗朱红色鸡卵大的火弹,脸色冷厉地说:“雷少峰,不要逼我。”

雷少堡主一怔,不敢再进,沉声问:“你敢用火弹打我?”

“会的,除非你让我走。”

“你……”

“不要试图拦阻我,千万不要试。”

雷少堡主口气一软,叫道:“井叔,你这算什么?”

火麒麟惨然一笑,说:“不要叫我井叔,我会发抖。冯兄亲眼看你长大,爱你比亲子还胜三分,甚至将冯家不传之秘的剑道神髓,帮助你揉入霹雳剑术冶成一炉,你雷家的剑术在你手中,方能青出于蓝发扬光大,而你……好了,不必多说了,井某与雷家情义已尽,不要阻我。”

铁腕银刀也说:“少堡主,好自为之,不要让井兄做下不义的事。”

火麒麟长叹一声,扭头举步。

铁腕银刀也喟然长叹,举步走了。

雷少堡主的尊严受到挑战,向身旁的四名青衣剑士沉喝道:“上,把他们留下。”

两剑士脸色苍白,同声叫:“少堡主……”

剑光疾射,左右分张。

“啊……”两名剑士狂叫着躺下了。

原先跟随火麒麟活报应的人,惊恐地向外退走。

雷少堡主已被怒火冲昏了灵智,怒吼道:“你们也敢走?杀!”

这一声杀!众人立即扭头狂奔。

雷少堡主狂怒地飞跃而上,挥剑狂追。

程大小姐见对方飞射而来,大吃一惊,左右一看,人都走光了,剑虹已排空而至。她心胆俱寒,滚倒在地逃命,滚向最近的一丛矮林。

上了铐镣的令狐楚蛰伏不动,等雷少堡主疾冲而过,方伏地爬行,藉草木掩身溜之大吉。

六名青衣剑士在原地发怔,呆如木鸡。

人已逃散,雷少堡主终于自承失败,半途折回,眼中冷厉怨毒的寒芒,凶狠地注视着对面的拔山举鼎,咬牙切齿地说:“姓汪的,在下向你要求决斗。”

拔山举鼎冷笑道:“抱歉,汪某缉凶要紧,凶案与你无关,汪某毫无兴趣逞匹夫之勇。”

“你一度曾经是江湖人。”

“不错,但那已是十年前的事了。”

“你曾是江湖人,因此在下有权要求公平决斗。”

“抱歉,在下有权拒绝。”

“在下坚持。”雷少堡主厉叫,挺剑逼进。

拔山举鼎冷笑道:“如果我是你,就不会愚蠢得上前送死。在你冲近之前,每张弓最少可发三支无坚不摧的狼牙,二十四支箭你决难侥幸。”

雷少堡主不敢再进,只恨得直咬牙,转向虎牙双煞大叫:“虎牙双煞,还不将印三交出来?”

大煞狞笑,得意地说:“年轻人,你已无能为力了,目下你势孤力单,不是印三的得主了。”

“你好大的狗胆,你。”

“再进一步,印三便血溅青锋,那时,你雷少堡主也脱不了身。现在,你们都退下山去。”

“你……”

“老夫以十声数替你们送行,数尽你们如不退走,印三便要人头落地。一!”

金枪太保突然急窜而出,大叫道:“那人不是印三……啊!”

有人掷出一把飞刀,贯入金枪太保的背心,金枪太保惨叫着冲倒在地,突又大叫:“印三已掉落水……大湖死……死了。”

甘姑娘大惊,飞跃而上。

虎牙双煞回头狂奔,急急逃命。

雷少堡主相距最近,一声怒啸,人化龙腾,冲入逃散的人丛,剑光闪耀,所经处血肉横飞。

六剑士跟到,剑影浸天。

甘姑娘到了,一把抓起伏在地上的人,叫道:“果然不是他,捉两个人来问问。”

山头大乱,狼奔豕突,各找目标。

妙手天君早就逃掉了,但被虎牙双煞制住的六个人,除了已死的金枪太保,另五人脚下不便,四散而逃,怎逃得掉?奔出百十步,便被射倒了两个。

拔山举鼎要捉凶手,甘姑娘要擒虎牙双煞的人;雷少堡主要杀虎牙,双煞四散而去。

甘姑娘身法奇快,轻功已臻化境,迫至山脚下,追上了一名中年人,相距三丈外,叱道:“站住!不然杀无赦!”

中年人大吼一声,大施身手,剑发“回龙引凤”,先下手为强。

“铮!”甘姑娘轻搭来剑,架出偏门,急抢而入,左手一拂,“嗤”一声拂过对方的右胁肋。

“砰!”中年人摔倒在地。

甘姑娘上前一脚踏住对方的小腹,说:“从实招来,饶你不死。”

“哎……哎唷……”中年人如丧考妣地狂叫。

“好好说。”

“饶命……”

“说实话,你死不了。”

“你……你要我说……说什么?”

“印三在何处?”

“在……西南面的大……大湖底……”

“怎么回事?你们杀了他?”

“不!不是,不……他失足落水的,我们也掉下去两个人。”

“如何失足的?”

“在下不……不知道,你……你们索人时,印三由咱们两位弟兄,押在后面湖边藏身,没想到距湖过近,三人一挤,不慎一同掉下湖去了。”

“你们没下去救?”

“失足处深不见底,当时相距最近的只有两个人,奔近救应已来不及了。正好你们在索人,敝长上无奈,只好弄昏一位妙手天君的朋友,将人交给你们带走了。”

“你们知道印三谙水性么?”

“不知道,即使谙水性,也毫无希望,他受伤甚重,三个人抱成一团往下掉,死也不会分开。”

追魂使者到了,接口道:“叫他带路,我们去打涝。”

远处传来雷少堡主的狞笑,大声道:“你们不必去打捞了,留下命来。”

说话间,七个人飞掠而至。六剑士浑身血污,各提了一个人头。雷少堡主手中有两颗首级,是虎牙双煞的脑袋,血仍在往下滴。

甘姑娘挥手示意令追魂使者带了同伴后退,独自迎上冷笑道:“本姑娘不想与雷家堡为敌,但也不退缩。”

雷少堡主掠近,将首级往脚前一抛,冷笑道:“你已经与本少堡主为敌了。”

“就算是吧!”

“你姓甘?芳名呢?”

“你知道本姑娘姓甘便可。”

“在下也知道你长得美。”

“夸奖夸奖。”甘姑娘粉颊涌霞大方地答。

“你是在下所见过的女人中,最美最动人的一个。”

“废话。”

“武林三佳丽在你面前逊色多了。”

“你还有心情说这种话?”

“在下杀了人,心情轻松多了。”

“众叛亲离,你居然……”

“咱们不谈这些。”

“你想谈些什么?”

“谈你,目下,在下指引你两条路。”

“你说说看。”

“本少堡主不追究你劫夺印三的罪过,不追究你屠杀敝堡弟兄的仇恨。”

“你不像是气量大的人。”

“这当然有条件。”

“妙,居然还有条件。”

“我要你跟我走,我会善待你,甚至会娶你……”

“狗东西!闭上你的脏嘴。”甘姑娘大骂。

雷少堡主仰天狂笑,笑完说:“骂得好,打是亲来骂是爱,本少堡主不计较。如果你……”

“住口!”

“本少堡主所提的两条路,跟我走是活路,不答应便走另一条死路。”

追魂使者大怒,上前说:“姑娘闪开,我宰了他这个畜生!”

雷少堡主暴怒地叫:“你上,在下三招必定杀你。”

追魂使者疾冲而上,剑发“飞虹贯日”抢先进击。

雷少堡主冷哼一声,剑一起雷声隐隐,“铮”一声吐出一朵剑花,轻易地化去“飞虹贯日”,电虹乘机疾进,风雷骤发排空而入。

追魂使者大惊,剑气彻骨光华迫体,百忙中撤招飞退,失去先机。

雷少堡主一声长笑,剑如影附形跟进,绝招发如狂涛,攻出一记“电耀霆击”,喝声震耳:“第二招!”

追魂使者祸不单行,剑招架不住已是心虚,要命的是暴退避招,左脚突然陷入一个小坑内,立脚不牢,向后便倒。

剑虹及体,生死间不容发。

光华及时从侧方射到,“铮”一声暴响,甘姑娘的逸电剑锲入解危,震开了致命的一剑。

雷少堡主的剑也是神物,而且内力已注剑身,逸电剑未能发挥威力,克制不了雷少堡主的剑。

雷少堡主含忿一击,非同小可。甘姑娘接了一剑,救了追魂使者,她自己却被震飘丈外。

“你也接我三招。”雷少堡主豪勇地叫,挥剑冲进,气吞河岳无畏地进击,吐出重重剑网,笼罩了甘姑娘全身的要害部位,声势之雄,无以伦比。

甘姑娘初逢敌手,怎肯示弱?定下心神全力周旋,展开了一场武林罕见的凶狠疯狂恶斗。

冲刺、闪避、冲刺……各展奇学拼命。

十招、二十招……愈来愈凶险,剑影飞腾,身形进退如电快速绝伦,剑啸声惊心动魄,一步一凶险,一剑一死亡,剑气直迫八尺外,三丈方圆的圈子内皆是死亡的陷阱,旁人无法接近。

好狂、好野、好烈、好险。

三十招……双方皆慢下来了,剑势却更为凶险。

蓦地,左近有人怪叫:“哈哈哈哈!简直荒谬绝伦,彼此功力相当,怎可逞强以力相制?该用机智决斗,制胜之途,非用诡奇招术不可。”

激斗的双方皆心中一惊,同时撤招疾退,准备出诡招应敌,同时也好奇地向发话者注视。

来的不仅是一个肮脏的酒狂,还有池大嫂、左婷、侍女、老苍头、老仆妇。

雷少堡主一惊,心中一跳。

甘姑娘突然弃剑,拜倒在地,娇喘着叫:“两位老前辈天恩,晚辈叩谢昔年救命大德。”

左婷却尖叫:“是她,她刺了印哥一剑,迫杀不休,她……”

甘姑娘大哭道:“老天爷,果然是印大哥,我……我该死。天哪!我百死莫赎……”

池大嫂上前扶起她,点头道:“哦!你是千手灵官的孙女?六年不见,你长成了。那次右粯救了你,你不认识他?”

“晚辈该死,不该听信公孙和的话,加以夜色朦胧,晚辈……晚辈该死,我……”

“过去的不提也罢,见到右粯么?”

“他……他……”

“他落在虎牙双煞手中。老身被早年一位恶妇所引走,这时方能赶来,虎牙双煞呢?”

雷少堡主冷冷地说:“在下已砍下他们的头了。”

“你是……”

“在下雷奇峰,绰号毒剑。”

酒狂怪眼一翻,向雷少堡主走去,怪笑道:“你好像认识老夫,仍敢如此狂妄?”

“哼!你们这些老一辈的人,都该进棺材了。长江后浪催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你们为何不早些退出江湖,也让年轻人出人头地?”

“你要出人头地么?”

“当然。”

“你能打倒老夫,便可出人头地了。”

雷少堡主徐徐举剑,傲然地说:“酒狂的名头,吓不倒在下雷奇峰,在下正要找你们这些老而不死的高手名宿……”

话未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恶枭惨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醉杖门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