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杖门生》

第07章 假作风流

作者:云中岳

正走间,他看到右面五六里外的另一条小径中,有一个白衣人向东走,轮廓依稀像是个女人。

正想仔细察看,白影已被竹林树丛挡住了。

“我得赶快离开,到黄盖湖找船脱身。”他想。

走了半里地,小径向田野伸展,五六里外传来了犬吠声,定然有村落,也许就是玄天大帝庙呢!

蓦地,他站住了。前面路旁的一株白杨树下,有人仆伏在地,一双脚有一半搁在路面,脚上穿的是小弓鞋。花布衫裙,一看便知,本来就是女人,这一带的村妇,喜穿这种碎花布衫裙。

“她被杀死了!”这是他第一个念头。

死了,他必须避嫌,走远些,免得被人看见打人命官司。正迟疑间,村妇双脚移动了,正吃力地向树下爬行,状极可怜。

他不假思索地奔出,救人要紧。

接近至五步外,村妇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手脚一软,不再移动,伏卧在地吃力地扭动身躯。

村妇的头发梳了高髻,一看便知是中年妇人。他火速上前俯身伸手相扶,急叫:“大嫂,你……”

大嫂是九尾狐,就在被他翻动相扶的刹那间,手中的香罗帕扑上了他的脸面,奋身一滚,便将他撞倒在地,娇笑道:“你跑不掉了……”

他已失去知觉,但手脚仍在动。

九尾狐一蹦而起,毫不客气地抓住他的双手擒住反扭,再拾起香罗帕掩住他的口鼻。

终于,他停止了一切挣扎。

右粯一念之慈,着了九尾狐的道儿。

任何人在这种情势下,也难逃此劫,迷香帕扑上脸面,再加上扑击,最后迷香帕掩住了口鼻,一切都完了,只怪他救人心切,毫无戒心,吃亏上当理所当然,活该。

九尾狐大喜过望,顾不了他一身是水和泥沙,将他扛上肩,越野而走,向鹰神柯大嫂的住处急奔。

两条小径在前面的村庄会合,这一段两路相距不足两里,恰好那位白衣女人重新出现在树隙中,看到九尾狐背着人越野飞奔的背影,停步注视片刻,抄捷径随后急赶。

右粯一觉醒来,发觉自己躺在一张简陋的大床上,吃了一惊,挺身而起。

娇笑声入耳,他神智一清。

床沿,坐着一个穿碎花衣裙的美妇,正冲他媚笑。

“是你!”他惊叫。

“嘻嘻!感到意外么?”九尾狐笑问,笑得好娇,好媚,好得意。

他想跳下床,却被九尾狐按住了,说:“小弟弟,不要枉费心机,你的气门穴已被我用独门手法所制,目下我一个指头,便可将你制得服服贴贴,请不要自讨苦吃。”

“你……”

“嘻嘻!你看你多好笑?”

他这才发现自己穿的是女衫,只羞得无地自容,也愤怒如狂,厉叫道:“九尾狐,你怎能这样侮辱我?”

九尾狐格格笑,说:“好弟弟,你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一身泥水,不更衣怎成?这里没有男人的衣物,主人是母女俩,你就将就些吧!”

“你……你想怎样?”

“咦!我是救你哪!”

“混蛋!我好意救你,你却计算我,利用在下的恻隐之心,你未免太卑鄙了。”

“嘻嘻!兵不厌诈,不择手段……”

“该死的……”

“别骂别骂,你已经远离雷少堡主那群爪牙,你该谢我。”

“你说吧,你打算如何处置我?”

九尾狐偎近他,含情脉脉地说:“右粯,你好没良心,你不想想你我在九华谷的情谊?你不……”

“鬼才与你有情谊。”

“你……”

“我右粯顶天立地……”

九尾狐流下了两行清泪,颤声道:“右粯,你真这样绝情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心好痛。”

他哼了一声,恨恨地说:“你这种楚楚可怜的多情姿态,确是惹人怜爱。说吧,你这一生中,曾向多少人表露过这种动人情怀?”

“啪”一声响,九尾狐抽了他一耳光,接着,却抱着他轻抚他的脸颊,偎在他怀中饮泣道:“右粯,不要,请不要说这种话刺伤我。”

“你会被刺伤?哼!鬼才相信。”

“真的,我所获得的男人,容易得难以想像,只要我肯展颜一笑,他们便会像狗一般跟来作不贰之臣。这一生中,我从未……”

“得了得了,我不听。我不会作你的裙下不贰之臣,要命你就拿去。”他烦躁地说。

“你……”

“在九华谷,在下已经表明态度了。”

“冤家……”

“别叫得那么肉麻。”

门外,突然响起轻叩声,有人低叫:“沈姐姐,有人来了。”

“小妹,什么人?”

“一个佩剑的白衣女人。”

“能看出来路么?”

“你不要出来,让我好好打发她离开。”

脚步声渐远,九尾狐说:“右粯,你最好安静些,来人可能是追索你的人,希望你少打歪主意。这次,我不会上当了。”

右粯心中一转,问:“你有一位小妹?”

“不,她是我一位朋友的女儿。”

“哦!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

“她就是向我袭击的柯姑娘。”

“对,你击败了她。”

“她打头阵,败了,因此你改用诡计诱我上当,是么?软硬兼施,九尾狐名不虚传。”

“好说好说。”

他展颜一笑,问:“你真想与我结露水姻缘?”

“不,我要你娶我。”九尾狐居然羞答答地说。

“这……”

“露水夫妻不到头,我发誓,我要做一个贤妻良母,从此……”

“不要说得太早了,你年纪比我大一倍……”

“可是,这并不影响我做一个好妻子。”

“我可不愿做个小丈夫。”

“我……”

“你该知道男人的心理。”

九尾狐讶然问:“咦!你的态度转变了,为何?”

“为你。”他笑答。

“为我?”

“你,美艳如花,一代尤物,天生媚骨……”

“你骂吧,挖苦吧,我不在乎。”

“你听我说,我无意损你,这是实情,相信你比我还要明白。”

“那……你用意何在?”

“我的意思是,你不是做贤妻良母的材料,却是最可爱的妾侍,和最令人倾倒的情妇。”

“你……”

“你愿做妾么?”

“你?你要我作妾?”

“不错,你想想看,娶你为妻,日后我有何面目与江湖朋友相见?而妾却不同,娶妻娶德,娶妾娶色,你不反对吧?”

九尾狐大感意外,不知所措地说:“你……你说愿娶我作妾?这……见鬼,我……我不信任你,你……”

“你不信就算了。”

“我不知你有几分诚意……”

“你是说,你不反对?”他含笑追问。

仅用笑容是不够的,他用手助势,温柔地挽住了九尾狐的纤腰,亲昵地轻抚对方的秀颊。

九尾狐兴奋得感到脱力,腻声轻唤:“冤家,你……你不要害我……”

“丽姑,我不会害你,我要娶你作妾。”他在九尾狐的耳根亲了一吻。

九尾狐如中电触,晕头转向地说:“如果你……你有心,我……”

“我有心,但有条件。”

“什么?”

“我要娶柯敏姑娘为妻,不然就算了。”

九尾狐一怔,接着一指头点在他的额上,格格娇笑腻声道:“你呀!真是鬼,原来也不是什么好人,也是个好色儿?柯小妹与你说了些什么,你便被她迷住了?说呀,好人。”

他也呵呵笑,手不老实往九尾狐怀中探,笑道:“她没说什么,只是凶霸霸地,但却又清雅脱俗,刚中有柔谈吐可人,哪个男人见了不倾心?够了么?”

九尾狐软倒在他怀中,娇喘吁吁地说:“好人,我……我成全你,只是,此中恐怕有困难,但困难不是不可克服的。”

“有何困难?”

“怕她的母亲不肯。”

“她母亲是谁?”

“鹰神柯大嫂,我称她为柯姨,她早年与家师好过一段时日。”

“咦!令师人妖不是女的么?”

“正确的说,家师是阴阳人。”

“哦!难怪称人妖。”

“柯大嫂并不满我的为人,这就是困难的所在。”

“但你会克服困难的,是么?”

九尾狐目露凶光,说:“是的,我会克服的。”

“如果她不答应……”

“她会答应的。”九尾狐语气坚决地说,往床上一倒,两人缠成一团。

久久,一阵令九尾狐昏眩的亲吻过后,他问:“柯大嫂不在么?”

九尾狐摇头道:“不在,她带了两头心爱的金鹰诱敌去了,她不愿有人接近她的住处。”

脚步声接近门外,柯姑娘在外叫:“沈姐姐,那女人走了。”

“走了?不是来寻仇的人?”九尾狐坐正身躯问。

“不是,来问路的。”

“问路?曾探她的底么?”

“口风很紧,她说她姓阴,阴阳的阴。”

“问些什么?”

“问至蒲圻的捷径。”

“哦!快去跟踪看看。”

“是,家中你留心了。”

右粯心中一动,忖道:“白衣佩剑女人,会不会是白衣丧门阴筑君?如果她知道我被困,会不会感恩图报前来救我?”

至少,他不能放过这一线希望,笑道:“要跟踪,你为何不去?”

“我去?你想打主意逃么?”

“你已用独门手法制了我的气门穴,我为何要逃?再说,在这里我能一箭双雕,此间乐,不思蜀,你以为我傻得自找麻烦逃走?阿呵!我才不愿放过左拥右抱……”

“哼!你最好少打歪主意。”

他往床上一躺,大笑道:“天下间值得一争的事,唯名与色,目下我有了你们两个绝色美人,左拥右抱够惬意了,我才不愿放弃呢。”

九尾狐饱含深意地坐在床缘向他诡笑,说:“小冤家,你言不由衷,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鬼主意?少在我面前耍花枪。”

“你怎么啦?我耍什么花枪?”

“想当初在九华谷,我那几位师妹,哪一位比柯小妹差?那时,你丝毫不曾动心……”

“你又来了,亏你是个阅人多矣的九尾狐,居然不知男人的爱好与对女色的看法。”

“唷!你想充行家?”九尾狐怪腔怪调地问。

“不然,只是你无知而已。”

“你说说看。”

他撇撇嘴,得意地说:“要说,你可别生气,不然……”

“我答应你不生气,够了吧?”

“好,我说。不错,你美艳如花,你那几位师妹,当然也是绝色美人。可是,你们都是曾经沧海的人,美则美矣艳亦超群。但在我看来,你们都缺乏少女的清新之美。也许因为我年轻,看法不同。你看柯姑娘,她像朵含苞待放的蓓蕾,刚好发育婷匀,浑身充溢着青春的活力和气息,隆起恰到好处的酥胸,足堪把玩的小腰肢,平坦的腹部……”

“唷!愈说愈不像话了。”九尾狐说。

他一声轻笑,一把将九尾狐拖倒,不客气地替对方宽衣解带,放肆地抚弄着对方,含笑附耳说:“当然,你这种成熟女人的魅力……”

“老天!你……”九尾狐婬笑着说。

“我怎么啦?”

“你……你像个花丛老手……”九尾狐喘息着说,动情地、火热地、像蛇般缠住了他。

“很可爱,是么?”他问,上下其手。

房外有脚步声,九尾狐一怔,说:“等一等,我去看谁来了……”

右粯这时是唯恐天下不乱。同时,在九尾狐的纠缠下,他也受了感染,似已弄假成真,激起了生命的本能,身躯已起了极大的变化,已接近激情边缘危险关头。他不放手,气息粗重地说:“管他呢,天掉下来也不关你我的事。”

九尾狐反而心虚,说:“冤家,不行的,咱们到底是客人。好人,留不尽之欢,晚上……”

“不,我要,我……”

“老天爷!你……”

外面,突传来柯大嫂的叫声:“女儿,女儿。”

九尾狐挣扎慾起,急急地低叫:“是柯姨!快起来。”

右粯神色一清,但颇为得意,放高声音说:“不管,这是内房,饮食男女……”

“敏儿,小敏。”柯大嫂高叫。

右粯突然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假作风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醉杖门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