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杖门生》

第08章 白衣丧门

作者:云中岳

柯姑娘确是对右粯有好感,虽则谈不上情意,但情势逼人之际,要她嫁给右粯,她并无多少不满,只是在九尾狐不择手段的胁迫下,极感愤懑而已。

如在平时,她求之不得呢。论艺业、论人才,右粯正是那些怀春少女梦寐以求的如意郎君,得夫如此,尚复何求?

少女的心极为徽妙,一听对方是为了要右粯的命而来,她不但未生快意的念头,反而适得其反,对右粯反增三分情意。

她黛眉一轩,冷冷地说:“抱歉,我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你请吧。”说完,离座送客。

白衣丧门冷冷一笑,说:“我已经来了,丧门入宅,你送我不走的。”

“你想怎样?”

“我要搜,那怕拆了你这个茅屋,翻过附近的地皮,我也要将人搜出来。搜不到,你走运;搜到人赃俱获,再和你算帐。”白衣丧门沉下脸说。

“你休息在此撒野。”柯姑娘声色俱厉地说。

白衣丧门睥睨着她,冷冷一笑问:“你要阻止我搜?”

“不错。”

“试试看?最好不要试。”

柯姑娘知道势难避免动手,打定主意先下手为强,猛地急进两步,一掌劈出叫:“本姑娘试定了。”

白衣丧门扭身避掌,出腿反击,以快打快,腿闪电似的扫向下盘,快逾电光石火。

柯姑娘一掌走空,便知遇上劲敌,一声娇叱,左脚上提,弓鞋尖向扫来的腿迎去,硬接一腿。

她的弓鞋底尖装有钢锥,外面有布裹掩,外表无法看出,如果踢中白衣丧门的迎面骨,白衣丧门的小腿必断无疑。

白衣丧门冷哼一声,扫出的腿突然中止,身躯前倾欺进,反掌劈向柯姑娘的右耳门,快极。

双方的反应都快,但柯姑娘毕竟缺乏搏斗的经验,更没白衣丧门如此高明,凶猛攻出的腿竟能突然收势,而且能迅速反击,这一掌出乎意料之外,几乎无法应变,百忙中向后一跳八尺,指尖擦颊而过,危极险极。劲气掌风直迫脑门,令她大惊失色。

白衣丧门已占了上风,怎肯让对手脱出喘息?但见白影似电,一闪即至,掌如巨斧开山。

柯姑娘快速地侧闪,扑向门旁。

白衣丧门如附骨之蛆般跟到,叫道:“你来不及取剑。”

柯姑娘如想攫取门后的剑,使得冒不死亦残可怕风险,只好再次闪避,扭身游窜。

大厅并不大,宽丈四长两丈空间有限,游斗术无法施展,柯姑娘的处境险恶万分。

内堂的右粯心中暗喜,暗赞白衣丧门机警。他更精明,向九尾狐低声说:“快解柯大嫂的气门禁制,让她们母女联手拒敌。”

他当然知道九尾狐疑心重,因此不叫解他自己的气门禁制。

九尾狐果然上当,冷笑道:“解了她的禁制,她母女正得其所哉,不与白衣丧门联手对付我们才是怪事呢。”

柯大嫂冷哼一声,说:“我只要喊一声,白衣丧门便会冲进来了……”

九尾狐冷笑道:“你敢?我先宰了你。”

右粯苦笑道:“早晚她要进来的,柯姑娘最多只能再支持片刻。丽姑,我要从后门溜走。”

说走便走,向后开溜。

九尾狐一把抓住他,低喝道:“你敢溜走?”

“要我留下等死么?”

“还有我呢。”

“你?算了吧,柯姑娘比你高明,但难逃白衣丧门的毒手。白衣丧门一代女煞星,你的迷香对付不了她这个老江湖。”

“你出去怎样?”九尾狐急问,显然心中已乱。

“我?免了,我不一定能胜她。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我出去凶多吉少,而你却从容溜之大吉。”

“你非出去不可,不然大家遭殃。”九尾狐急叫,伸手替他解气门禁制。

他心中狂喜,但不现于词色,苦笑道:“你好自私,明知白衣丧门其志在我……”

“我与你一同出去,三比一稳操胜券。”

“不,我们从后门脱身远走高飞。”他慾擒故纵。

“走不掉的,谁知道外面是否有更可怕的高手?”

“那……”

“三人联手,这才是生路。”

他活动筋骨,试行运气,淡淡一笑道:“好吧,咱们出去,但你将后悔无及。”

“我为何后悔?”

“因你将难逃公道。”

“你认为三比一也胜不了白衣……”

他呵呵一笑,出其不意一把扣住九尾狐的右曲池,猛地一扭,擒住了。九尾狐骤不及防,乖乖转身就擒。

他左手一勾,便叉住了九尾狐的咽喉,笑问:“你是不是该还我公道?”

手三紧三松,九尾狐吃尽了苦头,一而再窒息咽气,突眼伸舌死去活来,最后终于停止挣扎反抗,回过一口气,虚脱地说:“杀了我,你难逃白衣丧门的毒手,你……”

“为你自己担心吧,反正有你垫背,我怕什么?”他轻松地说。

“何必呢?我可以帮助你。”九尾狐心寒地叫。

“算了吧,你与追魂浪子同样恶毒,同样靠不住,事急便求人援手,事过便变脸反噬。你这种人留在世间,不知要害死多少人……”

“你……你这没良心的……”

外面一声惊呼,柯姑娘飞跌而入,挣扎难起。

白衣丧门跟入,疾冲而上。

右粯一急,叫道:“阴姑娘,放她一马。”

白衣丧门看清了他,大喜道:“咦!你可无恙?”

他颔首为礼,笑道:“幸而姑娘及时赶来,不然难以善后,感激不尽。”他将经过说了。

九尾狐大惊,丧气地说:“老天!原来你们认识。”

白衣丧门冷笑道:“何止认识而已?你这騒狐狸真该死,要不是我恰好经过此地,印兄岂不栽在你手上,日后他有何颜面见江湖朋友?”

“咦!你怎知道我需要援手?”右粯惑然问。

白衣丧门便将看到他被暗算的经过说了,最后说:“说起来真是巧合,鬼使神差被我碰上了。首先我便想到被暗算的人可能是你,但不敢冒失动手,假意问路探虚实,再折回相机行事,没料到果然不出所料。如果直接向她们讨人,她们岂肯放你?被我用计一激,省了不少麻烦,异数。”

柯姑娘已摇摇晃晃站起,脸色苍白地说:“你们都不是好东西,你们要怎样?”

右粯笑道:“柯姑娘,在下无意冒犯你,只是设法脱身,不得不用些手段,没料到弄巧反拙,也没料到贤母女竟然着了道儿,在下深感抱歉。现在,把九尾狐交给你处治,你不反对吧?”

柯姑娘心中一宽,愁容一扫而空,恨声道:“小女子求之不得,谢谢。”

九尾狐脸色大变,骇叫道:“右粯,你……你不能如此对待我。”

“你又是怎样对待我的?”他沉声问。

“我……”

“在九华谷,你用色慾来胁迫我。”

“右粯,不要怪我,我……”

“不怪你怪我么?”

“我对你是一片痴心……”

“呸!你对我痴心,我就不用活了?”

“千不念万不念……”

“念在你一而再胁迫我,因此我将你交给柯姑娘,因为你几乎恩将仇报毁了柯姑娘母女。”

“不!不要将我交给她们,求求你,我……”

“我不能答应你。”他愤然说。

九尾狐长叹一声,垂泪道:“右粯,我对你确是一片真心。你落在那些恶贼手中,我不顾一切,冒着与雷家堡结仇的危险……”

“住口!你本来就与雷家堡结了血海深仇。”

“你不否认在荆门州道上,我曾经示警救你吧?”

“我也救过你。”

“我……”

右粯吁出一口长气,松手道:“罢了,今后,不许你纠缠我,不然休怪我心狠手辣。解了柯大嫂的气门禁制,你走吧,给我走得远远的。”

柯姑娘咬牙切齿地说:“你这恶毒的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九尾狐打一冷战,向右粯说:“我解了柯姨的气门禁制,你得保证我的安全。”

右粯哼了一声说:“我只保证你在屋内的安全。当然,我会给你远出里外的机会,你不能奢求太多,那对柯大嫂母女不公平。”

九尾狐不敢不答应,解了柯大嫂的气门禁制,提了小包裹,垂头丧气地匆匆溜之大吉。

右粯把住了出路,向柯大嫂歉然地说:“在九尾狐远出里外之前,恕在下留住贤母女,休怪休怪。”

柯大嫂脸色铁青,恨声道:“老身不屑与你这种婬贼说话。”

“你……”

“房中的景象,委实令人恶心。”

右粯脸一沉,冷笑道:“柯大嫂,本来在下不需向你分辩,但婬贼两字,在下恕难接受。哼!你以为在下是什么人?告诉你……”

他将在九华谷的事一一说了,又道:“在下如果是婬贼,便不会离开九华谷温柔乡了。不错,在下的行为,确也足以引起非议,但在下仍感到心安,因为错不在我,在下不在乎你的想法如何,问题是这件事贤母女难辞其咎。如果你母女受了委屈,也是自作自受。”

“你反而怪我?”柯大嫂厉声问。

“不怪你怪谁?”

“你得说清楚。”

“好,说个一清二楚。我问你,在下与你有仇?”

“无仇。”

“有恨?”

“无恨。”

“好。那么,我再问你,你母女为何帮助九尾狐计算我?说呀!”

“这……”

“说呀!”他迫近大叫。

柯大嫂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期期艾艾地说:“九尾狐是……是老身故……故友的门人……”

“故友的门人,你就可以助纣为虐?你就可以不问青红皂白计算我、陷害我?”

“这……”

“你不怪你自己引狼入室,还怪我?哼!”

白衣丧门冷笑道:“印兄,有恩不报非君子,有仇不报枉为人,让我收拾她。”

他摇摇头,苦笑道:“算了,何必和这种不可理喻的无知恶妇计较?九尾狐该已去远,咱们走吧!”

两人出门扬长而去,径奔嘉鱼。

右粯一面走,一面问道:“阴姑娘,你气色不太好,伤势怎样了,为何不好好调养一些时日?”

白衣丧门喟然长叹,说:“伤势已无大碍,我不能静养等仇敌上门。印兄,那次要不是你……”

“算了,过去的事,不提也罢。哦!你不是要到蒲圻么?不必送我了,你……”

“本来我要到黄盖湖东岸访友的,去不去无所谓。哦!你怎么在此地与神鹰母女冲突的?”

他将受伤被擒的经过说了,叹息道:“看来,雷少堡主今后不会放过我的,可能今后在江湖将寸步难行,凶多吉少。”

白衣丧门恨声道:“我要找朋友相助,与那小畜生结算。”

他摇头表示不赞同,说:“其实,你与我的过节何足挂齿?彼此无仇无恨,只不过恰好赶上这场热闹而已。胜负等闲,不值计较,希望你看开些。”

“可是,他不会放过我的。他父亲霹雳雷振声,便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但他没有不放过你的理由,你已伤在他的剑下。除非你不肯罢手,存有争强斗胜的念头。”

白衣丧门默然良久,苦笑道:“不瞒你说,闯荡江湖的人,谁又没有争强斗胜的念头?”

“名枷利锁,害人不浅。阴姑娘,看开些吧!”他喟然地说。

两人不再多说,撒开大步直奔县城。

在县城分手,白衣丧门送了他一百两银子作盘缠,一声珍重,各奔前程。

他想乘船往上走,打听左婷的消息。他对左婷颇有好感,对这位曾经共过患难的少女印象甚深,心中有点放不下。

他曾随乃师九现云龙闯荡了不少时日,九现云龙不幸身死池州山区,然后随酒狂闯荡江湖五年,其中有半年与落魄穷儒相处,传给他不少绝活。

因此,他不但获得三位名师的绝艺,也获得丰富的江湖经验。

之后,酒狂要他自行闯荡,要他小心火眼狻猊找他算帐。他独自浪迹江湖经年,尤哉游哉混得不错。

上次无意中得到一笔勾销的下落,跑了一趟白河月儿湾。可是,他饶了一笔勾销,一笔勾销并未饶他。

白河一行,他闯出名头,但却惹上了雷少堡主,闹了个天翻地覆,几乎送掉小命。

他已可算是老江湖了,不难在城内打听消息。

黄盖湖的风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白衣丧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醉杖门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